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我在冷宫第五年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遇到我,还是苦的

第二十六章 遇到我,还是苦的

        第二十六章遇到我,还是苦的

        我没有晕过去,我只是痛了很久,真的很久。但皇上要求我把这个案子的整个过程全都写出来,详详细细地写出来,并且甚至要详细到孤本药典中关于这些毒物相生相克的内容。我很是认真,一边哭一边写。肖不修就坐在一旁,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看着我。

        我只要写到秦骁的时候就会哭,后来肖不修干脆就不让我写了,拉着我站在南厂的院子里看天。秋色如此之美,我却无心欣赏。

        “肖小七,那些大道理我都不会说的,只是希望你明白,这人世间很复杂,人心也很复杂。此时此刻,你会觉得秦骁的死很可惜,但你应该想想,他害死的,因他而死的那些人,他们的人生结局又应如此么?”肖不修也不看我,只是看着天空。

        “我知道的。”我抹了抹眼泪,“秦骁杀人是错的,他若不自杀,也是会被判斩杀的。只是啊,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特别坏,干嘛要对我这么好呢?让我把他查出来的时候,特别有罪恶感。我之前想把他揪出来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错的。可是,看到他的时候,我就特别难受了……”

        “那你喜欢他么?”肖不修直接问道,“我指的是爱。”

        “那倒没有,但我喜欢他的。”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是一个好朋友。”

        “那这个好朋友只是离开了你而已,仅此而已。我们这一生会有很多好朋友,但也会离开他们,有时候,一个转身就是一辈子。只是他这一次的转身,就不会再回来了。这样想,你会不会觉得好受一些?”

        “算了,肖大人,你也别劝我了。我知道的,秦骁这样做是不对的,他杀了人,觉得自己报了仇,可他却没有想过他在河曲县的父母以及爷爷么?那些人对他的真心实意的付出,难道也是假的么?难道应该被辜负么?所以啊,他选择这样的路,遇到佛,遇到魔,就是看要跟谁走了。他没有跟我走,自己走了。”

        肖不修没有再说话,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出去了。接下来的几天,又看不到他的人影了。我感觉他有事情在做,并且是极为秘密且重大的。我也没有问,他若是不说,也没有必要问的。我只是老老实实写完了这件事情,呈交给了皇上。

        皇上说要我在冷宫里躺几天,吃吃喝喝就好。我想想这样也挺不错的,因此半个月都没有出冷宫。这事情的解决以及昭告天下的文书,是这样说的:御医秦骁因个人恩怨,毒杀刑部大员杜国祥,且嫁祸兵部大员莫淮桑,因事情败落,畏罪自杀。从犯余小亮早已畏罪自杀,其余人等不再追究。皇上感念杜国祥及莫淮桑为大月国做事的功绩,特给杜、莫两家丧银一万两,且日后两家若有优秀子弟,可优先录用。

        至于杜贵妃的事情,依然是葬在了皇陵之中,皇贵妃规制。

        “杜贵妃最讨厌这些虚套路,所以把她挖出来么?没有任何意义,还劳民伤财。就这样吧,若是日后朕住了进去,也会放她自由的。”皇上这番话,令我有点惊讶。说实话,我越来越看不懂这位君主,他到底是痴情种,还是多情汉?到底是碌碌无为的君王,还是潜藏野心的帝王?他的种种作为,让人觉得合理又虚伪,可又透着人情味。

        我看不懂了。

        娘亲说这人很讨厌,很虚伪,又非常狠绝。

        我现在判断不了。

        有一天白御医过来说给我请个平安脉,问起了乾元堂案子中的一个细节:“曹老板包鹤顶红的那张纸没有烧完,被苏先生看到了。那苏先生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包了鹤顶红的呢?”

        “为什么这么问?”我心里一动,秦骁应该是很早就知道紫桂丹中有鹤顶红的,那他是如何知道的?那个孤本药典可没有紫桂丹的制作方法。

        “我在秦骁的遗物之中,找到了一张烧了一半的红纸,那上面残留的味道是鹤顶红的。我是听说你们之前破案的时候,说道了紫桂丹是因为鹤顶红的配方,才令苏先生折辱而亡。那这张红纸,与苏先生和曹老板烧掉的那张红纸是一样的么?”白御医拿出了一张烧过的红纸,上面有鹤顶红的残留,所以他没有让我摸,只是让我看了看。

        “所以,你是说秦骁拿到了曹老板烧掉一半的红纸,苏先生烧的那张也并不是有鹤顶红的纸,也就是说,苏先生从头至尾都不知道配方里有鹤顶红,只是曹老板以为他知道,所以才害死他。”这就是一场误会,但这是人命。心胸狭窄造成的命案,但也是不是秦骁造成的呢?

        “我就在想,秦骁应该早就怀疑紫桂丹里有鹤顶红,以他的本事,只要望闻问切之后,能够发现其中的端倪。所以,肖小七,你也别难过。秦骁小小年纪就这么多的心眼,这要是日后长大了,再经过磨砺,心术不正的话,还不知道要犯出多少事端呢。现在这样也好,走了也干净。”白御医三观真正。

        “他是怎么死的?”我继续问。

        “他的领子里有毒药,早就藏好的。说不准,他在遇到你之后,应该说,是在京城发现你在查紫桂丹一案的时候,就已经在准备这一天了。毕竟,这种事情若不是你的仔细,恐怕也不会破解的。”白御医叹了口气,“秦骁这孩子,把仇恨藏得太深,也看得太重,放不下。”

        “那他还笑嘻嘻地陪着我去查案?”我心里又疼了起来。

        “年轻人嘛,也是觉得好玩。和你在一起,他很开心的。”白御医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世,只是认识这人的第一天,就觉得他身上有故事,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感和破碎感。当时也只是想,或许是他故意要做出来的呢?毕竟,在河曲县的那个小满药铺,那么幸福的一家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烈的仇怨感呢?就算是我,也没有多想的。”

        “碰到佛,碰到魔,碰到我……”秦骁唱得这些,是不是早就预兆了结局?可是,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在隅月庵的墙头见到过我,那他的小满药铺是不是真的与我有关呢?

        谜团越来越多了,我发现破解不了。想得越多,越发现这里面的问题很多。

        “思虑过重,脾胃不调。”白御医认为我最近又瘦了一大圈的原因无非是这个,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只能靠当事者自己缓解。所以,他建议我吃好喝好睡好,趁着最后灿烂的秋色出去溜达溜达,换换心情才是好的。

        净敕已经痊愈,他问我要不要去红光寺待几天,他顺便也能够把红光寺藏书阁的那些经文话本都翻出来晒晒最后的秋阳。“这种天气晒经书特别好,不是暴晒,而是干冷的晒,这样的书本不会坏掉。你那个孤本药典不是捐给了红光寺么?我找个匠人给修补一下,这样还能保存很多年。”

        “哦。”皇上说那本药典给我了,可我真心不想再看,就给了红光寺。那个秦若愚的诗画册我放回了杜贵妃的寝宫,皇上说等些时日,他差人给放进杜贵妃的陵寝里,也算是一种告慰。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特别多看了他一眼。

        可能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苦笑着说道:“你娘亲和杜桂娥当年也算是闺蜜好友,知道一些关于她的事情,也知道朕只是给了她名分而已。再有,你娘亲不搭理朕的时候,朕就找杜贵妃闲聊几句,就是聊聊天。”

        “哦。”这个事情我也没办法说什么,他们这种狗血剧,实在是没有兴趣知道更多。现在的我,特别小心翼翼,因为知道他要立我做女皇,我就很紧张。女皇有什么好做的,每天累得要死要活的,整日里看各地的汇报,还要算计,还要搞平衡。我这种小傻子可干不了这种事情。当然了,除非他说,我可以有很多男宠,都比肖不修好看,我可能还觉得有些意思。

        这话,我自然也是不敢说的。因为不止是皇上会揍我,肖不修也一定会揍我的。

        虎苑被清理干净了,那些猛兽被处理掉了。马茂春居然还问我想不想吃老虎肉?我扯了扯嘴角,让他去找皇上了。其实,我比较在意的是虎苑那块地最后要做什么用?那一片地可真是不小,并且如果收拾出来,应该也是很不错的。

        皇上说,“要不然把南厂扩充一下吧。”

        果然,他对肖不修是极其好的。这一下子就让南厂扩大了在京城的地盘,无形中更增加了其影响力和威严感。或许,他和肖不修又在琢磨什么新的事情了吧?

        ————————————不定时小剧场————————

        秦骁从京城回到河曲县的时候,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实施他的复仇计划。这仇恨深埋在心里,让他在享受平凡的生活时都有一种罪恶感。他没日没夜地学习医术,并不是为了治病救人,而是寻找杀人于无形的方法。

        他从来没想过报完仇之后要怎么样?直到那天小满药铺里进来一个姑娘,连喝了好几碗甜水,还买了好多山楂片。她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像是能够融化他的心一样。

        其实,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姑娘并非一般人,身边那些若隐若现的侍卫们都让他明白,这人很是重要。再后来,结合那些传闻以及侍卫们偶然露出的衣襟来看,他已经猜测出了她的身份。

        不过,她不说,他也就不问。

        两人很谈得来,无论说什么都能够笑得特别开心。就连他在小小舞台唱戏的时候,本来唱的是悲怆的戏码,结果看到她之后,居然就唱成了小调,后来还被她改了最后一句,成了爱恨情仇的话本子。

        如果,能够早遇到她一些该有多好?

        他娘亲弥留之际让他不要报仇,要好好活着,娶妻生子,安安静静过一辈子。他看到这女孩的时候,想到的就是这个。

        可惜,他已经行动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一切都晚了一点点。

        其实,也没关系了,她早就答应他,要做他的新娘了,还说要给他生一大堆孩子的。只是,她都不记得了。

        “我叫小满,你叫什么?”那天,在隅月庵外,这小姑娘想爬上墙头看看里面的模样,她说她爹爹进去了很久都没有出来,她也不敢去拍门,就想着干脆爬上墙,看看里面的样子。

        秦骁跟爷爷到隅月庵求一味草药,但爷爷进去了,也把他留在了外面。那时候,他的力气也不够,瘦瘦小小的,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但依然一脸的不高兴。不过,这个小满柔柔软软的,拉着他轻言细语,还时不时地笑着摸摸他的脸,说:“小哥哥呀,别不高兴,我给你买包子吃。以后,你就跟了我。我的目标是有一大堆好看的小哥哥跟着我闯荡天涯的!”

        “你要那么多小哥哥干嘛?”秦骁很是不解。

        “爹爹说,小哥哥力气大,能干活。不像我,总是给他添乱,吃的还多。所以,我就想找一堆小哥哥,能干活,以后爹爹的那些洗衣做饭的事情都让这群小哥哥干,我和爹爹就能够吃吃喝喝,他还能带着我飞来飞去,多有意思呀。”

        “小哥哥也能带你飞来飞去的,以后我也连武功,也能带你飞来飞去的。”秦骁觉得这个目标也挺好的。

        “那你先带我爬到墙头上去好不好?”小满亮晶晶的眼睛里全是秦骁的样子,这让秦骁的心完全融化了。有这样一个小女孩陪着,真的很好。报仇这种事情,是不是就先放一放?

        “山河非山河,飘过云是我。山河本山河,踏过泥是我。在天光,在黯然,匆匆只是路过。碰到佛,碰到魔,碰到我……”

        若干年后,他认出了她,但她没有认出他。可是,她认认真真地听他唱过了歌,还想着给这个故事一个结尾。可惜了,真的是可惜了。

        小满药铺,是小满的药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