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永恒之花的来历(大章)

第三百二十二章 永恒之花的来历(大章)

        “把它放出来。”

        纸御剑的声音传递到了真木的脑海中,这种级别的精灵,就算不是超能系,拥有和人类沟通的能力也是件很轻松的事情。

        真木没有思考多久,就直接将小小放出来了,开玩笑,在纸御剑面前还想搞什么小动作,    怕不是就直接被一刀两断了。

        “笛?”

        小小在出来之后有些懵地看了真木一眼,就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一边纸御剑的压迫感一样,要知道此时的纸御剑站在那里在真木的种无疑就像是黑暗中的火光一样,及其耀眼,甚至还没有露面就将月月熊给逼停了。

        【有什么事?】

        可能是由于纸御剑的体型比较小,所以小小在出来的第一时间竟然没有看到它,    反倒是有些懵地问真木,毕竟刚刚真木就是莫名其妙地将他们收进了精灵球中。

        “咳咳,有人找你。”

        真木在咳嗽了两声后向后退了一步,看着身边的娜姿没反应,顺势也拉了她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来。

        同时在暗中也是向娜姿解释着纸御剑的来历,否则他还真怕娜姿做出一些自不量力的举动,她的超能力就算再强也不至于到和纸御剑相抗衡的程度啊!

        【所以它是来找花叶蒂……不,永恒之花的?】

        在进来之前,作为联盟的成员,自然也是听究极调查队那边的人提起过纸御剑的存在,但是任他们说的天花乱坠,终究还是不如亲眼所见。

        甚至如果真木告诉她的没有错的话,这只纸御剑的实力已经接近神兽领域了。

        娜姿不觉得一只花叶蒂,甚至是自己两个人需要这种级别的家伙亲自跑一趟。

        看到真木的做法后纸御剑倒是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将视线集中在了小小手中的永恒之花上。

        “可以给我看看吗?”

        纸御剑的语气出其的温柔,甚至真木如果不将这些话和纸御剑的形象结合起来,甚至会觉得这是一个拐骗小女孩……手中棒棒糖的大叔。

        在真木期待的眼神中,小小看了看纸御剑,    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永恒之花,果断地摇了摇头。

        “笛~”

        【这,    这个不能给你。】

        小小有些怯生生地说道,如果是在以前的话,她大概率不会说出这样拒绝别人的话,但永恒之花不同,倒不是说她明白永恒之花能够给她带来多大的利益,只是纯粹地因为,现在的她和永恒之花已经接近一个完全体了。

        就好像普通的花叶蒂,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不然是绝对不会舍弃自己手中的花的。

        只不过小小的这个回答差点给真木把血咳出,拒绝是件好事,但也得看对象吧!

        如果是其他人来要花,别说小小拒绝了,就算答应真木也得给他把头打爆,但纸御剑的话,真木觉得自己还是要有礼貌一点。

        纸御剑像是有些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虽然也没什么好摸的,就和刀片一样。

        但是从它此时的反应也可以看出它并没有生气,这对于真木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

        【我拿东西跟你换!】

        但虽然被拒绝,纸御剑也没有放弃的想法。直接从身后拿出了一片叶子。

        这片叶子很小,不过真木两根手指的指尖大小,    但显得极为鲜嫩,仿佛在上面轻轻一捏就能捏出水来一般。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也没有上面好稀奇的,只是一片普通的叶子罢了,但真木和娜姿却在第一时间在上面感受到了不同,包括一边的几只精灵都是。

        这种感受并不是来自于什么超能力或者是强大的精神力,而是单纯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

        而真木和娜姿,只是依靠特殊能力判断出了这种悸动的原因……强大无比的生命力!

        生命能量,真木并不陌生,像是那种治疗类的技能,甚至是平时风妖精所使用的青草场地中们就会带有类似的能量。

        但是那样的生命能量极为稀少,和眼前这片叶子相比,简直就是萤火比之皓月,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存在。

        小小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被这片叶子上面的生命能量吸引了,但是在反应过来之后还是摇了摇头。

        诚然,这朵花对于它,甚至可以说是对任何精灵的用处都极大,要知道这可不是上面属性能量,就像是水系精灵得到了火球石板,也很难得到什么好处,因为本源不同。

        但生命能量可不一样,这是所有精灵,甚至是所有生物都需要的,包括人类。

        虽然这片叶子上的生命能量再强,它的价值也很难和永恒之花相比,但终归已经是很客气了。

        “不用把花给我,给我看看就好。”

        纸御剑有些皱眉,脸上本就威严的表情,使得它现在看起来不怒自威,仿佛下一刻就要发火了一般,毕竟纸御剑能和真木他们谈条件已经很客气了。

        “笛~”

        【真的?】

        小小歪了歪头,一副有些不是特别相信的样子,一边的真木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了。

        “给他吧。”

        【哦~】

        听到真木开口了,小小才将手中的永恒之花递了出去。

        纸御剑瞥了真木一眼,似乎是在想着这家伙说话竟然比自己好使?

        真木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毛了,也只能是讪讪地笑了两下。

        不过也没有纠结太多,纸御剑就拿起来花叶蒂手中的永恒之花,放在身前端详了几番,一时间没有什么动静,真木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倒是小小在一边壮着胆子碰了碰纸御剑。

        “笛笛?”

        【给你看了,交换的东西呢?】

        很显然,小小还在惦记着纸御剑刚才承诺的那片叶子。

        应该说什么呢?或许就是不知者不畏吧,不知道纸御剑的真实身份以及实力,所以也没有太大的敬畏之心。

        纸御剑倒是也没有赖账,直接将那片叶子随手一扔,然后就精准地飘到了花叶蒂的手中。

        “收好了。”

        纸御剑提醒了一句。

        随后似乎是看够了,就将这个永恒之花还给了小小。

        感受着自己手中的叶片散发出来的生命能量,花叶蒂傻傻的笑了两下。

        “不过这个东西你可能用不了,还要小心一点,不要让它和你的花碰到。”

        纸御剑的语气有些冷淡地说道。

        “笛?”

        小小愣了一下,怎么还不让用了呢?

        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花叶蒂的问题,纸御剑先是看了真木一眼。

        “人类,你知道这个花叶蒂手中的花,是什么来历吗?”

        真木在思考了一下后还是摇了摇头,虽然他知道这是永恒之花,很有可能可以给小小带来特殊的蜕变,但是真要说起永恒之花真正的起源,他还真不知道。

        永恒之花到底是怎么来的,真木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是传说中的az知道了。

        但是让真木有些没想到的,则是纸御剑接下来的一些话。

        没有过多的废话,纸御剑显然也不是这样的性格,仅仅只是来到小小的面前,重新拿起那片叶子,然后在永恒之花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嘶~

        两者像是水火一般,在接触的一瞬间就开始了战争,永恒之花上的能量似乎是想要将叶片上的生命能量全部汲取,但是没有成功,应该说是没有完全成功。

        因为叶片上原本极为翠绿的颜色在那一瞬间显得黯淡了,虽然在短暂的接触结束后又恢复了过来,但很显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永恒之花似乎是它的克星?

        “这一朵花和这一片叶子如果深究的话,可以追溯到两只精灵身上。”

        纸御剑不知为何在一边独自解释了起来,而听到这里的真木也是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哲尔尼亚斯和伊裴尔塔尔?”

        永恒之花的本质就是毁灭,这一点从那个专属技能——破灭之光上就能看出。

        至于这片叶子,上面的生命能量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如果真要将这两件东西和两只精灵联系到一起,真木能想到的也就是哲尔尼亚斯和伊裴尔塔尔了。

        至于纸御剑则是用略微惊讶的眼神看了真木一眼,似乎有些惊讶于真木竟然了解这些,然后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真木说的是对的。

        【跟我来。】

        知道了自己不用解释那么多的纸御剑直接转身,只将自己的背影留给真木,随后便飞上了天,又像真木看了一眼,示意他跟上自己。/

        “喷火龙!”

        真木没有犹豫,直接将喷火龙放了出来。

        “你留在这里。”

        真木一个健步来到了喷火龙身上,然后对一边的娜姿说道。

        虽然纸御剑对于自己大概率是没有敌意的,但这显然也不能完全下决定,还是让娜姿留在这里安全一点。

        娜姿看了真木一眼,也没有多废话,直接就使用超能力瞬间移动到了真木后面吗,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觉得你能甩得掉我?”

        “你……”

        真木还想和娜姿说些什么,但是前面的纸御剑可没有看着他们顺便吃一顿狗粮的想法,直接就向前飞去。

        真木看纸御剑出发了,自然也不敢怠慢,瞪了娜姿一眼,然后就示意喷火龙出发了。

        【你留在那里不好吗?】

        真木有些气的牙痒痒,使用心灵感应对娜姿问道。

        娜姿的回答倒是也很简洁,就两个字。

        【不好。】

        【你……回去再说你。】

        虽然知道娜姿是担心自己才留下的,真木心里也是有些感动,但这不妨碍真木觉得这个决定很蠢。

        【我能感觉的出来,纸御剑对我们没有敌意。】娜姿冷静地说道。

        【你的预感就一定准确了?】

        真木白了她一眼,但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纸御剑的速度很快,而且很显然还是刻意放缓了步子,不然就算是真木再怎么追赶也不可能追上。

        但就算是这样,在喷火龙用处全力再加上风妖精在后面用着顺风的情况下,也就是勉强不被落下,有的时候纸御剑甚至还要特意停下来等真木他们。

        这一点让喷火龙很不爽,长这么大了还没有被瞧不起过,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不过基于纸御剑的实力吗,他选择了一个和自己主人一样的决定——从心。

        纸御剑要带他们前往的地方似乎并不近,就算是在喷火龙的全力飞行下也足足用了接近一个小时,落地的时候差点没把喷火龙累趴下,从龙变成虫。

        至于风妖精也是不轻松,毕竟全程在给喷火龙用技能加速来着。现在也是趴在真木的脑袋上,好险落地的时候没被风刮走。

        真木给喷火龙喂了一块能量方块,就让他先回去精灵球里休息去了,进球前喷火龙倒是有点担心真木这边的情况,怕他遇到危险。

        不过真木觉得,在纸御剑面前说这个也没意义,就算喷火龙在外面,纸御剑要是有什么想法,最大的区别就是多砍一剑罢了。

        真木看了眼周围的环境,这么说呢……他甚至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从真木的这个视野上看,左边是一片异常荒凉的沙地,在其之上寸草不生,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各位奇怪的是,真木的右边,赫然就是生机勃勃的森林。

        两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在这里仅仅只隔着一小段距离,实在有些过于匪夷所思。

        “这里,曾经有过一次战斗,两只无比强大,甚至是我只能用这一生去想象的强大,那两只精灵,在这里曾经爆发过一次战斗。”

        纸御剑平静地说道。

        “哲尔尼亚斯和伊裴尔塔尔曾经在这里发生过战斗?”

        “对。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距离现在的话……一千年?大概吧,不过对这里造成的影响始终无法完全消除,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消散了许多。”

        正常的两只精灵想要对环境造成这种程度的影响是极为困难的,但他们就可以做到,不只是他们,还有固拉多、盖欧卡这两位也是一样。

        甚至因为自身特性的原因,这丰缘二傻对于环境的影响还要更加剧烈。

        不过时隔一千年了还有这种程度的影响,可见哲尔尼亚斯和伊裴尔塔尔的强大。

        “那它们呢?”

        知道了纸御剑对于自己并没有敌意,甚至相当友好之后,真木说话也稍微地底气足了些,指了指小小手中的永恒之花以及自己手中的生命之叶说道。

        这个叶子在它和永恒之花相抵触的时候就被小小扔了过来,虽然上面的生命能量也很吸引她,但显然还是永恒之花更重要。

        纸御剑先是指了指真木手中的那片富含生命能量的叶子。

        “哲尔尼亚斯在每次苏醒结束后都会沉睡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这个时候,它的身体往往会以树的形态存在,进入深层次的休眠中,以待下一次的苏醒。”

        说道这里,真木实际上已经大致明白了这片叶子的来历。

        “哲尔尼亚斯虽然在沉睡期间以树的形态存在,但并不会像普通的树木一样开枝散叶,而是将自身的全部生命力集中在一起,全部收敛起来。但终归是会有极低概率的偶然事件发生,这片叶子就是由哲尔尼亚斯自身泄露出的少许生命能量构成。”

        纸御剑为真木解释着这片叶子的来历,而听到这里的真木也是不由得开始感慨哲尔尼亚斯的强大,仅仅只是露出的些许生命能量,就如此强大。

        “所以永恒之花也和伊裴尔塔尔有关系?”

        纸御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永恒之花是你们人类的叫法吗?倒是也很符合,不过这朵花的存在和伊裴尔塔尔虽然有关系,但和那片叶子相差甚远。”

        “永恒之花的诞生是因为伊裴尔塔尔的力量始终残留在这个世界中,虽然大多的影响集中在这个区域,但还是有部分会扩散出去,绝大多数的植物在接触的一瞬间就会死亡,但永恒之花就是特例,你可以说它是在伊裴尔塔尔力量下变异的产物。”

        在纸御剑这一番解释下真木算是明白了一些,所以说永恒之花还和伊裴尔塔尔存在这种关系吗?这是真木之前所没有想到的。

        “所以,您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

        这才是真木最疑惑的地方,不管如何,永恒之花的珍贵程度摆在那里,更加没必要给出那一片哲尔尼亚斯的叶子。

        但对于真木的疑问,纸御剑只是任由自己的身体在半空中飘荡了一会儿,沉默不语了许久。

        “永恒之花已经和这个家伙绑定了,如果想要强行剥夺的话永恒之花大概率也会被毁灭,再者说了……我要这东西有什么用?”

        虽然很离谱,但仔细想想的话,实际上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是专属于花叶蒂一族的东西,纸御剑拿在手上啥用没有。

        “至于那个叶子,对我也没什么用了。”

        纸御剑的实力已经接近了神兽领域,这种实力下,只是哲尔尼亚斯沉睡时露出的少许生命能量对他自然没有什么用,如果是哲尔尼亚斯亲自来还差不多。

        那样对纸御剑可能还有点帮助,只是这一片叶子的话还是算了吧,没看见这玩意甚至在对碰的时候都输给了永恒之花吗?

        解释完了这一切后的纸御剑感觉稍微有些无趣,它这次大老远跑出来就是因为感受到了伊裴尔塔尔的气息,结果却是永恒之花。

        不过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永恒之花的存在与否对于这个究极空间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而且它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告诉真木,那就是这个究极空间原本也是精灵世界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在之前哲尔尼亚斯和伊裴尔塔尔爆发战斗的时候,被强行打了下来,才飘到了究极之洞中。

        凭借对战的余波将世界的一角打碎,也就只有一级神才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事情到了这里,有些无聊的纸御剑便想继续回去修炼了,原本的修炼计划还有好几个月来着,这次被意外打断了。

        真木想要拦下纸御剑再问些其他的事情,结果这个家伙直接一闪身就没影了,让真木有些无语。

        这年头的神兽都是这样的吗?不对,纸御剑似乎也算不上神兽,不过倒也差不多了,这种性格的家伙,在究极异兽里怕是也就只有纸御剑了。

        其他家伙看到真木手中拿着永恒之花,就算不是特别感兴趣,大概率也是直接抓过来一拳打死再看看是什么,哪里会像纸御剑这么好说话。

        不过似乎也正是因为纸御剑好说话,真木等人才得以来到这个究极空间中,闭环了属于是。

        “嗯……不管怎么说,白嫖了个东西,不亏!”

        真木举起手中的那片叶子看了看,虽然小小可能用不上,但对其他精灵来说都是件好东西啊!

        如果只是被吓一下就能有这种收获的话,真木愿意天天被吓!

        “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过。”

        就在真木庆幸这一点的时候,一边的娜姿突然冷冷地说了一句。

        “什么?”

        真木回头,不是特别明白娜姿的意思。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还记得我们刚才来的时候的方向吗?”

        真木:……

        刚刚让喷火龙使劲追着纸御剑,哪有功夫管方向啊!能追上就不错了。

        但只是稍微一想真木就释怀了,虽然自己没注意,但娜姿既然提到了这点,她肯定是知道的。

        “你一定知道吧。”

        “不知道。”

        “…你刚刚没注意吗?”

        “忘了,刚想起来。”

        “嗯……要不直接按求救按钮吧,反正也没几天了。”

        不过真木也就是开个玩笑,不知道方向就不知道呗,大不了继续保持最开始的传统就好了。

        “放心,我这个办法百试百灵!”

        真木风妖精从一边的树上折下一小段树枝,然后随手一抛,树枝的尖端指着左边,的方向。

        “相信我,这绝对是来自阿尔宙斯的……欸,你们去哪啊?”

        还没等真木说完,风妖精和大嘴娃就非常有经验的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了,顺便还拉上了娜姿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