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如此堕怠,怎能成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早上写到现在,获得了一万两千字的废稿,悲伤……

第二百六十九章 早上写到现在,获得了一万两千字的废稿,悲伤……

        屋里,床上。

        红璃闭着眼睛,慵懒地躺在黑阳怀里,小声嘟囔着:“说好了嗷,到时候你要跟我一起去。

        见到姥姥姥爷直接叫就行,我叫什么你就叫什么。”

        “晓得晓得,我办事,你放心。”

        黑阳手掌顶在怀里女孩的脑袋两侧,手指轻轻地替她按摩着太阳穴,幽幽叹气。

        “就是不知道我去到那里会不会显得比较尴尬,你们那边的亲戚大都算是熟面孔了,可我明显就能看出是新来的……”

        “哎呀哎呀,这种事情很正常的……”

        红璃不在意道:“每年都会有表兄弟带着他们的女朋友,或者表姐妹带着他们的男朋友回去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多出几个生面孔,这都不要紧的。

        甚至还有些都有孩子了,抱着自己家的娃一起四世同堂什么的,说白了就是凑热闹,他们大概觉得人多比较喜庆吧……”

        顿了顿,红璃突然想到什么,叹了口气。

        “突然想起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老妈估计会把小火也带过去见人。

        这样说起来的话,咱们这家也成四世同堂了呀。

        其实说起来我还是很喜欢那些走路都走不稳的小屁孩们的,倒不是因为他们可爱还是怎么的,单纯是因为有他们在,能够吸引走大部分七大姑八大姨,帮忙分担压力。”

        “唔,听起来确实很热闹的样子……”

        黑阳叹了口气:“就是不知道那边的亲戚们好不好相处……”

        “还行吧,就是太热情。”

        红璃同样叹了口气:“话说回来,你之前在那个世界,就没有过年跟各种亲戚打交道的时候吗?

        说着是亲戚,其实那关系已经差了很远了,很多事情你傻笑两下就能直接敷衍掉了。

        因为实际上不少亲戚们同样不太熟,大家打招呼也只是客套而已,应个声就行。

        相比来说,他们还是喜欢凑在姥爷他们身旁,又或者两三成组在一起谈天说地……哪有人闲着没事干去故意针对你啊?”

        “说的也是,挺有道理……”

        “那肯定的好吧,我可是……嗯?”

        红璃猛地睁开眼睛,感觉脑袋旁边的两只手移开,一脸不满地看向黑阳。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了,说好的按摩呢?啊?”

        “说好是二十分钟,我已经多给你按了十分钟了,还不行?”

        黑阳露出死鱼眼,两手箍住女孩儿腰身两侧,将一脸懵逼的红璃举在空中,幽幽道:“别太过分嗷,药剂和巧克力大家都有份儿,大家各退一步,我都已经给你按摩脑袋了,你还想让我给你揉一天?”

        “啊哈?”

        红璃也挣扎了两下没能成功,心虚地讪笑道:“其实吧,也不是不行,如果你真的这么热情的话,我也不好拒绝是吧……”

        “爬爬爬,一整天我把你脑袋给你钻出两个窟窿来。”

        黑阳翻了个白眼,把红璃放下,后者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所以说……”

        红璃好奇道:“你想要让我替你做什么?

        我警告你嗷,太过分的话,我是会报复回来的!”

        “揉腿,半小时。”

        “好嘞哥!”

        红璃露出一副乖巧小媳妇儿的模样,两只小手伸向黑阳的腿,隔着裤腿帮男友揉着,突然出声。

        “话说回来,你以前在家睡觉的时候……”

        红璃幽幽道:“都是穿得这么严实的吗?”

        “废话,那必然不是好吧……”

        黑阳翻了个白眼,手伸向面前五个礼盒,随口道:“又不是在什么荒郊野外之类的恶劣环境里,在自己家里,睡觉肯定会脱衣服睡啊!”

        “啊哈?”

        红璃挑了挑眉头,揪着黑阳裤子:“所以您是没把这里当家吗?”

        “别尬黑。”

        黑阳神色淡定地揪了揪红璃裹得严严实实的上身衬衣,暼了后者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啊这,我这……”

        红璃表情一僵。

        “你这什么,严于律人,宽于律己?”

        黑阳打开第一个礼盒,紫光溢出,嗯,发挥失常。

        “夫妻嘛,这样子是很正常的,而且里面还有内衣,也算个心理安慰。

        不过咱俩也知道,咱们就找着结婚后再怎么怎么样,找借口硬拖嘛,害怕嘛!”

        黑阳轻声说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懂得都懂。

        也就是修士意志力比较强,不至于那么容易被荷尔蒙多巴胺之类的激素所支配,可对彼此的爱意却做不了假。

        “我不喜欢小璃”,这句话,别说直接说出来,黑阳甚至在心中默念或者脑海中想想都做不到,也不愿去做。

        面对红璃,黑阳永远表里如一。

        他的心中远没有言语中表现出的那么淡定,恰恰相反,心中的猛虎渴求着爱,不停嘶吼着,却怕尖牙利爪伤害到珍视之人,强迫着自己在原地徘徊。

        这种感觉,其实并不是很痛苦,反而还有些奇妙,让黑阳无时无刻不意识到,有那么一个人,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自己心弦。

        非要去形容这种感觉的话,这大概就是痒吧。

        顺其自然就好,迟早会的……

        二人这样说服着自己,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却表现得有些幼稚可笑,青涩的恋爱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黑阳静静地品味着这股感觉,他知道这也是人生中一次美好的回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

        当从小孩子长大成人,回首看向自己当初那些“黑历史”“中二言论”,许多人都会觉得羞耻难当。

        黑阳感觉不到多么羞耻,可能是他如今依旧幼稚,又可能是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看自己。

        也有可能,他从来不觉得那是什么可羞耻的事情,以前觉得那样的自己很帅,现在……哈,我以前真帅!

        小时候的想象力是那么丰富,眼中的世界是那么多彩,随手而为便是打破常规的行为,随口说出,便是极具创造性的开拓思维。

        一群被现实所打败,心灵逐渐麻木的人,丢掉了自己的那“不切实际的白日梦”,没有了幻想的能力,又怎么好意思去扭过头去嘲笑他人的“中二”“幼稚”呢。

        “你应该正视现实”

        “你知道这不可能”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因为自己幻想的王国坍塌了,于是想要把别人的也推倒,让他们也和自己一样暴露在所谓的残酷现实中,接受所谓社会的毒打。

        把幼虎驯养成绵羊,然后扔进狼群之中。

        只是因为从小看了太多的白,乍一下看到灰,便以为那是极致的黑。

        成熟的代价是失去快乐与想象能力的话,那成熟是为了什么?

        为世界更美好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可因为自己的存在,反而让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不快乐的人不是吗……

        如此徘徊着,那些推倒别人王国的人,又试图盖起新的房屋来抵御现实的严寒,并将其称之为信仰。

        ……

        黑阳认为,既然他的生命依旧在流淌着,那他就用心去享受自己生命中的一切——而苦难,是后来才加上的。

        两双黯淡无光的死鱼眼,仿佛对什么都不关心,仿佛对什么都不在意。

        可实际上,他们却是最敏感的人,身体一动也不想动,脑海中却停不下地胡思乱想。

        他们小心翼翼地接触探索着这个世界,一举一动都怕惹人不快,陌生的环境让他们感到不安。

        于是他们选择不去做就不会错,在舒适区倒塌之前,不会踏出去半步。

        甚至于不断加固自己的舒适区,让它变得牢不可破。

        这样的代价是很难获得成长,没有改变,再过多少年或许也还是开始的模样。

        黑阳不想去想那么多,他只想要快乐。

        他大可以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故土难迁,说不忘初心,说赤子之心……

        他懒得去找理由,找理由说给谁听?

        于是,躺平了,不动了,毫无进取之心了……

        啊,这么一想,陶渊明好像也是个懒人吧……

        他无法改变那个时代,自己也无法改变世界,不如归去……

        黑阳脑海中冒出一个个狂妄的念头,极度的自负与极度的自卑在心底不断交替,可他脸上表情依旧不变。

        是啊,他改变不了整个世界,可他能够换个世界,比如说身边的女孩,就是他的世界。

        黑阳心绪杂乱,只能靠着开礼盒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啊,第二个也是紫色,今天状态差到离谱了啊……

        “其实……”

        红璃揉着黑阳的腿,突然挤出一句话,小声道。

        “其实可以试试看的,我还穿着胸衣之类的……没什么好害羞的不是吗?”

        “啊,是啊……”

        黑阳嘴角轻轻扬起,脑海中思绪全部消失,他能感觉到腿上女孩柔软的手,能听到女孩跳动的心脏,喘息声,血液流动声,身边的温软让他心安。

        第三个,金色,倒是正常了一些。

        第四个,金色,手感逐渐回来了啊。

        第五个,金色,感觉不错。

        物品:安神悟道香

        品质:紫色

        效果:进入悟道状态,加速神通融合速度,大幅度缩短融合所需时间。

        简介:有一说一,这玩意儿也能当蚊香用的,我认真的。

        物品:焦虑制造仪

        品质:紫色

        效果:因果推演,预测未来,制造专属于你自己的焦虑感!

        简介:预言嘛,十个里面有十个都是坏事……

        物品:境界全图挂

        品质:金色

        效果:扫描范围内所有生物的修为境界,并标记其位置以及修为。

        适用境界:炼气期——渡劫期。

        适用范围:一界(遨游界)

        简介:没错,不演了,这次我真的开了,我朋友给我的挂!

        物品:生死契约(二人份)

        品质:金色

        效果:生命值共享平均。

        简介:你真的确定要拿自己的生命去跟另一个人对赌吗?

        你真的有绝对信任到可以与你签订契约的对象吗,要知道,这个期限叫做永远。

        物品:绝对通行证*2

        品质:金色

        效果:一次性消耗物品,在任何“结界”“阵法”“特殊空间”“世界夹缝”“时空乱流”中使用此道具,可无视一切阻碍自由通行。

        简介:我们的本意是为了帮助那些误入险地探险者能够化险为夷,可总有些狗东西用它去偷窥!

        “……”

        “呼,哈,呼,哈……”

        红璃嘴里小声嘟囔着口号,两手不断在黑阳的腿上输出着。

        “怎么样黑阳,我们家祖传的红氏按摩法舒服吧?!”

        “如果我记忆没有被篡改过的话,我记得红家是没有什么祖传按摩法的……”

        黑阳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红璃。

        “我感觉红璃小姐您在拿我的两条腿当沙袋出气,托您的福,我已经感觉不到我两条腿的存在了。”

        “哈,想多了,想多了,这是正常现象……”

        红璃讪笑道:“证明你的腿已经乐不思腰,飘飘欲仙了!”

        “爬爬爬……”

        黑阳翻了个白眼:“偷懒就偷懒,腿都被你身子给压麻了,还搁这儿装呢!”

        “哎呀,哎呀,实在是老公大人结实的腿太温暖可靠啦!”

        “啊对对对。”

        黑阳撇了撇嘴,拿出生死契约,递到红璃面前。

        “少女,火速与我签订契约,然后成为魔法少女吧!”

        “啊哈?”

        红璃头上冒出个问号,简单看了一遍物品信息,露出恍然神色。

        “就是说,签了这个契约,就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要凉一起凉了?”

        “草,你这丫头一天天说话怎么这么晦气呢!”

        黑阳翻了个白眼:“赶紧的!”

        “嘿嘿,知道了知道了。”

        红璃笑嘻嘻地按照要求签上契约,一边签一边随口道:“话说这样一来,你遇到生命危险后,我岂不是也要跟着一起寄了?

        我还以为你会宁愿自己牺牲也不让喜欢的人死什么的呢!”

        “哼,铁废物一个,没了我你啥都干不成,我死了你还活着干啥!”

        黑阳恶狠狠道:“赶紧麻溜地一起死了算了。”

        “是是是,陪老公大人您一起死。”

        红璃嘴角止不住笑容。

        一起死?才怪呢。

        签了契约,就是在提醒彼此,悠着点,你的命可不止是你自己一个人的!

        “……”

        “……”

        凌晨三点五十,阳璃家门前,红乔静静地等着天亮。

        “二伯父说,黑阳哥和红璃姐说不准能给我一些帮助,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