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修真小说 - 大炎不良人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真天劫分身、三个问题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真天劫分身、三个问题

        “零,让我向你问好!”

        随着燕昊天的起身,释劫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燕昊天看向的方向,然后瞳孔骤然一缩。

        “释天龙!你怎么来了?!”

        随着释劫的话音落下,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从乌云之中走出。

        男人年龄并不大,也就三十多岁,长相俊美,燕昊天跟其有七分相似,显然二人有一定的关系。

        “昊天,多年不见,你老了啊。”释天龙走出来,眼神平淡的看着燕昊天说道。

        “是啊,多年不见,我老了,你还是一如当年啊。”

        “你含辛茹苦,机关算尽,搞出这些花里花哨的东西,就是为了让我现身,你想做什么?”释天龙问道。

        “当然是报答你的生育之恩咯。”

        说到这,燕昊天嘴角上扬,继续说道:“我是该叫你父亲呢?还是该称呼你为老祖宗呢?”

        “嘶!!!”

        此话一出,释天龙脸色未变,释劫的脸色却瞬间大变。

        “你...你是...释天?”释劫看着释天龙,结结巴巴的问道。

        释天龙似乎才注意到释劫,缓缓转过头,看着释劫,笑道:“好久不见啊,释劫!”

        释劫:(?_?)    (?_?)    (?_?)

        闻听此言,释劫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刚刚站起的身体,瞬间一个摇晃,虽然他在第一时间站稳脚步,可身体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释天!

        释家的老祖,也是释家第一任国师,他居然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释劫清楚的记得,在数百年前,在释天无数儿子当中,出现了一个更加惊才绝艳的儿子之后,释劫就吞噬了释天,是他亲手杀死了释天。

        但,很快释劫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当初杀死释天,并不是他的主意,而是天劫,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释劫才开启了续命行动。

        或许,从那个时候,天劫就已经抛弃他了。

        谁说天劫的分身只有一个的?

        释劫回想释家历代家主,他惊骇的发现一件事,释家历代家主,长相都酷似初代家主释天。

        对于这个现象,释劫起初也怀疑过,不过在一番调查之后,并没有发现问题,于是他就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极西之地是很注重血脉传承的,这种重视程度,是比中洲皇族还要疯狂。

        为了保证血脉的纯正性,他们做了很多有悖人伦的事情,如此一来,很多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患有各种疾病,也出现过很多长相酷似父母的情况。

        可有些事情,仔细回想一番,就会发现,释家历代家主,几乎都是一个完美的人。

        修为深不可测,最重要的是他的智谋奇高,这一千年来,极西王朝在历代国师的打理下,实力得到了天翻地覆的增强,现在的极西王朝,其实力其实不比悬空寺逊色多少。

        按理说,这种诡异的变故,悬空寺不可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才对。

        可偏偏悬空寺就对其视而不见,之前,释劫以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的存在,悬空寺才会视而不见,现在想想,他可真天真。

        悬空寺一直把天劫视为至高佛,视为主人,一个不知道真假的天劫分身,固然会受到悬空寺的重视,但绝对不会完全让他们信服。

        对于这一点,释劫深有体会,他为了保持住自己的光环,这些年来,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稳坐首座的位置。

        最重要的一点,悬空寺跟儒家不同,悬空寺跟南陀山很相似,他们对世俗王朝的约束力和掌控力是极强的,悬空寺是绝对不允许世俗王朝有能力威胁到他们。

        在历史上,不是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而每次出现这种情况,悬空寺都会给予其雷霆一击,谁说话都不好使,除非是天劫颁下法旨。

        现如今的极西王朝,已经可以跟悬空寺平起平坐,之前的几场针对西域的大战,都是极西王朝自己做出的决定,而悬空寺对此没有任何的阻拦,当然,也没有给予任何的帮助。

        如果悬空寺插手其中的话,西域西部的战争绝对会更加的惨烈。

        现在,释天龙,不对,是释天出现之后,释劫就明白了。

        真正的天劫分身,不是他,而是释天,他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傀儡罢了。

        想到这,释劫只感觉浑身冰凉,整个人如坠冰窟。

        释劫自诩为才智过人,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能够从一个小沙弥,一步步走到今天,除了天劫分身的身份,还有超强的战力之外,他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的智商。

        可最为他最大依仗的智商,此刻却被燕昊天和天劫摁在地上摩擦,这其中的滋味可想而知。

        此时,释劫回想起方才燕昊天对自己说的话。

        “我的后手不是为你准备的,你还不配!”

        刚才只觉得是笑话的言语,此刻却沦为了现实。

        燕昊天真正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而是释天,真正的天劫分身。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刚才他看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在演戏。

        想到这,释劫连忙转过头,看向两尊法相,然后他的瞳孔就猛地收缩了一下。

        刚刚还被他摁在地上摩擦的三头千手佛像,此刻完好如初,而他的法相根本无法近身。

        呵呵!小丑居然是自己!

        就在释劫心思百转千回的时候,燕昊天则跟释天交谈上了。

        “你到底有多少分身?”燕昊天问道。

        “你到底是天道的人,还是零的人?”释天反问道。

        “现在正是大战开启之际,你作为极西王朝的国师,不在后方坐镇,却出现在这里,这说明他不是你唯一的分身。”

        “看你的样子,你应该不是零的人,那家伙精明的很,知道打不过我,在祂实力没有恢复之前,祂是不敢跟我正面对抗的,这么说,你是天道的人。”

        “我很好奇,现在的极西之地,还有多少人不是你的傀儡。”

        “堂堂天道不待在苍穹之上,居然也降临凡间,你是在害怕吗?”

        “.......”

        两个人的对话,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自说自话,气氛十分的诡异,却又那么的和谐。

        在一番外人不明所以的对话之后,释天说道:“你坏了规矩,也打破了平衡,不该如此的。”

        燕昊天则说道:“如果继续遵守规矩,维持现在的平衡的,最终获胜的就是你。”

        “看样子,你真的感到害怕了。”

        燕昊天却摇摇头道:“我只是不想再给你时间准备了。”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

        “当然。”

        “看样子,你准备的后手很强,能杀死我这具分身。”

        燕昊天沉默不语。

        释天却继续说道:“我很好奇,你知道我不止一个分身,也知道即便杀死这具分身,你也杀不死我,更阻止不了我,你为何还要这么做呢?”

        “难道你仅仅是以此来向我宣战吗?在我的印象里,天道不该如此幼稚才对。”

        燕昊天挑了挑眉头说道:“你似乎很了解我?你觉得你稳赢了?”

        释天摇摇头道:“稳赢谈不上,但我这次势在必得,至于说了解你,算是吧,不然我也不会做这些事情的。”

        说完这些,释天看着燕昊天,说道:“请开始你的表演,我想看看你给我准备的礼物。”

        “如你所愿!”

        “天道在我!”

        随着燕昊天的声音落下,燕昊天直接消失不见,而他的巨大法相,骤然发生变化。

        原本三头千手的无相佛像,瞬间变成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

        女子年龄不大,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长相极美,不似活人。

        长相美艳只是其一,最重要的还是她身上的恐怖气息。

        在女人才出现的时候,她的气息就远超燕昊天,但下一秒,这股气息就荡然无存,而女人更是仿佛不存在一般,可她明明就在眼前。

        “我既天劫!”

        在燕昊天出手的瞬间,释天也出手了。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释天身上激荡而出,他的样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释天变成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年长相普通,一张大众脸,丢在人堆里根本找不到的那种,跟女人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但,少年身上的气息,却跟女人的气息不逞多让。

        没有高大的法相,只有两个平凡的人,可他们带来的恐怖威压,比那巨大的法相还要恐怖。

        二人出现之后,直接大打出手,没有丝毫的废话。

        -------------------------------------

        “知道的太多,太过于聪明,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悬空山山巅之上,释菩提缓缓坐起身来,正眼神冷漠的看着许一凡。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剑九更是第一时间来到许一凡身边,其他隐藏在暗处的言午卫,更是纷纷现身,把释菩提包围住。

        许一凡却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坐在蒲团之上,单手托腮,饶有兴趣的看着释菩提。

        “终于舍得出现了?不装了?”

        ‘释菩提’看着许一凡,对剑九等人的如临大敌,视而不见,他只是活动了一下脖颈,缓缓道:“既然已经被你看出来了,我已经没有伪装的必要了。”

        说到这,释菩提转过头,看向剑九,嘴角翘起,笑道:“小丫头,剑术不错,就是剑差了点儿。”

        此刻,释菩提身上的伤势,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插在他体内的九把仙剑,直接掉落出来,然后这九把仙剑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宝儿一样,委屈巴巴的回到剑九身边。

        剑九瞥了一眼仙剑,瞳孔就收缩了一下。

        她从云关镇剑楼拿走的九把仙剑,可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经过她剑气的温养,再加上在炎城的时候,经过番号军当中最顶尖的铸造师,进行了一番加工和改造,一般法宝根本不是其对手。

        可此刻,九把仙剑上,却出现了陷坑,剑锋更是被磨损的严重,其中两把仙剑上,还出现了肉眼不可见的裂纹。

        这让剑九如何不惊讶?

        “不可知之地是天劫的自留地,真是没想到,天道大人居然在极西之地,还培养出自己的种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许一凡说道。

        “自留地?呵呵!”

        释菩提嗤笑一声,道:“曾经整个天下都是我的,不过是他人占据了而已,天地之大,何处是我不能去的。”

        许一凡闻言,点点头道:“确实,毕竟你是天道嘛。”

        释菩提的伤势恢复之后,重新变成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他看着许一凡,问道:“你如此煞费苦心的把我逼出来,想做什么?”

        然而,不等许一凡开口,释菩提就继续说道:“提前说好,你想知道的那些真相,我不知道,即便知道,我也不会说,所以你最好问一些我可以回答的。”

        闻听此言,许一凡点点头,说道:“我也没问那些问题。”

        “哦?”

        释菩提眉头一挑,说道:“你难道不好奇吗?就因为我这么说,你就不问了?你可以试试嘛,说不定我会告诉你呢?”

        “呵呵!”

        许一凡闻言,却笑了笑,说道:“真相是什么,对我是很重要,不过,我还是更愿意自己去探查,不想从别人空中得知。”

        “你不信任我?”

        “呵呵!”

        许一凡笑而不语。

        很显然,释菩提问了一句废话。

        天劫不可信,零也不可信,而之前觉得可以信任的天道,现在也不可信。

        见许一凡不说话,释菩提说道:“时间有限,我给你问三个问题的机会,记住,只有三次,所以你想好的再问。”

        然而,就在释菩提话音落下之后,许一凡就开口道:“你是天道吗?”

        “嗯?”

        (°ー°〃)

        释菩提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点头道:“是,也不是,正如你们看到的这样,他只是我的分身而已。”

        “你有多少分身?”许一凡又问道。

        “嗯?”

        (°ー°〃)

        释菩提又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

        “哈哈......”

        “小家伙,你很有意思,也很聪明,但这种小伎俩就用在我身上了,你们那点儿花花肠子,小心机,我早就知道了,也玩烂了,不过,你既然问了,我还是告诉你好了。”

        “我有多少分身,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有很多。”

        说到这,释菩提看着许一凡,咧嘴一笑道:“说不定,你也是我的分身之一哦。”

        许一凡闻言,若有所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释菩提也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说道:“这个问题不算,重新问一个。”

        “怎么杀死天劫?”许一凡问道。

        释菩提:?(^_-?

        “小家伙,刚刚跟你说了,不要跟我玩心眼儿,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觉我很好说话啊?”

        许一凡却直视着释菩提的眼睛,说道:“你是不知道啊,还是不敢说啊?”

        “激将法?呵呵!”

        释菩提摇摇头,叹息一声:“唉!”

        “天劫是杀不死的。”

        “为何?”

        释菩提瞥了一眼许一凡,笑道:“这是第三个问题吗?”

        许一凡摇摇头。

        “呵呵!”

        释菩提似乎心情不错,没有计较这个小问题,解释道:“如果在十万年前,也就是白记时代,你们可以杀死祂,毕竟,那个时候的祂,虽然很强大,却也很脆弱,可你们并没有把握住这个机会,现如今,十万年过去了,祂已经成长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你们是杀不死祂的。”

        “你也杀不死祂?”许一凡问道。

        释菩提似笑非笑的看着许一凡,说道:“小家伙,你别蹬鼻子上脸啊,我现在好好跟你说话,是因为我想跟你好好说话,但这不代表,我会一直跟你好好说话。”

        许一凡摸了摸鼻子,没有说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释菩提,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许一凡的脑袋,说道:“这才乖嘛!”

        就在释菩提伸出手的时候,剑九把拔剑了,但她的剑还没有完全出鞘,就静止不动了,显然,此时此刻的释菩提,已经不是剑九可以对付的。

        只是揉了揉许一凡脑袋,释菩提就收回手,说道:“最后一个问题。”

        许一凡似乎早就想好了要问什么,他盯着释菩提的眼睛,沉默片刻之后,问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问题。

        “怎么才能杀死你?”

        “嗯?”

        释菩提挑了挑眉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许一凡,说道:“你是说如何杀死这具分身,还是杀死我的本体呢?”

        “当然是本体。”

        “哈哈......”

        释菩提闻言,发声大笑,一边笑,一边伸出手指着许一凡的鼻子,笑道:“真是胆大包天啊,我还是第一次听人当着我的面,问我这个问题,有意思。”

        许一凡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释菩提。

        “想要杀死我,你首先得找到我的本体,然而这个世界,我无处不在,有规则的地方,就是我所在的地方,等你找到我的本体之后,我再告诉你,怎么杀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