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暴风雨的前兆

第九章 暴风雨的前兆

        舒锦没有想过会在这个时候见到颜建国。

        这个男人一走进病房,她就认出了他。和十一年前比起来,颜建国并没有显得苍老多少,只是多了一根拐杖。算起来,他该有五十出头了,但身材并未发福,皮肤也没松弛,要是和颜泽站在一块,很难相信他们是父子。

        但谁也无法想到,这个看起来儒雅的老男人是杀人犯。

        舒锦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他,她躲在妈妈的身后喊了他一声舅舅,他把她抱起来,笑得很慈祥。她当时想,这个舅舅长得真好看,笑得也好看,如果可以经常见到他就好了。

        “阿锦,你还认不认得我?”颜建国拄着拐杖走到病床边。

        舒锦下意识地握紧手,强烈的恨意排山倒海般袭涌来,关在心底的那只野兽又开始咆哮——杀了他!只要这个男人消失,她的愤怒和痛苦才能得到平息;只要这个男人消失,她被扭曲的心理才会恢复正常。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我听阿泽说你住院了,很担心你的身体……”颜建国有些迟疑着问,“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舒锦素白的脸容冷漠而平静,沉默地紧抿嘴唇。

        她担心自己一开口,就会失控地发泄出关在心底的恨意。这张伪善的脸,让她日日夜夜被噩梦纠缠,双亲惨死的样子历历在目,而这个本该被关在监狱里的男人却还逍遥法外,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公平。

        颜建国见她不吭声,又说道:“我只是想补偿你。”

        舒锦闭了下眼,再睁开的时候,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颜先生,我现在的生活很好,并不需要你的补偿。如果你真的想要表达你的歉意,那么就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我的面前,因为看到你,我就会想死我妈妈从楼上跳下去的样子,就会想到我爸爸躺在天平间的场景。”

        提到舒锦的母亲,颜建国的神情变得伤感起来。

        颜建国的来意是想接舒锦回颜家生活,但是舒锦对他如此排斥,他自然不好再提,最后确定她的身体没有大碍,才离开了医院,但走之前留下了电话号码,让她遇见麻烦的时候,可以打电话找他,或者找颜泽。

        颜建国离开病房后。

        舒锦将那张名片扔进垃圾桶,眼神转为冰冷。稍稍迟疑了片刻,她拨通了原韶景的电话:“可以行动了,我会想办法让沈三撤资。”

        沈三住院的这一个多月,过得极其的幸福。

        舒锦病好后,就一直在医院照顾她,虽然知道她是出于愧疚,但他还是欢喜得找不着北。第一次喝到舒锦熬的骨头汤,他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有种“赚到了”的感觉,原来受伤一下,就可以让舒锦给他好脸色,真值!

        只要没有通告,舒锦就来医院陪他,但是很多时候都是在一声不吭地看剧本。沈三不喜欢舒锦这样冷淡的样子,就好像和他从她的世界隔离开了,所以他总是一会儿喊舒锦帮他拿东西,一会儿又喊她给他削苹果,把她指使得团团转,这样他看着就特别满足,恨不得一辈子都住在医院了。

        郑于几个看医院探病,看到沈三居然被舒锦照顾得这么好,惊得差点跌破了眼镜,纷纷打趣地说,还以为舒锦会趁机虐待他。

        沈三非常不要脸的表示:“你们这是嫉妒。”

        还是唐明宇厚道,微微笑着说:“沈三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这牺牲得太有价值了。换成我是舒锦,我也该感动了。”

        陈京国看了看病房,困惑道:“怎么没瞧见裴文的影子啊。话说你们俩是不是吵架了,昨晚我们提起你,他语气也古古怪怪的。说什么红颜祸水,不想再管你的事情,让我们也别参合,让你一个人去死。”

        “没事儿,他就嫉妒我和舒锦感情好。”沈三随口道。

        “得了,全世界人民都在嫉妒你们感情好。”郑于打趣了一句,然后难得正色道,“你们因为舒锦吵架了?怎么回事?”

        沈三也很正经地回答,“因为我告诉他,我死了,就把遗产给舒锦。裴文觉得我不公平,应该要分一半的遗产给他。我说那不行,你已经有那么多钱,但是我死了谁来照顾舒锦啊,我得把钱全部留给舒锦,后来他就生气了。”

        “尽胡扯。”三人异口同声鄙视道。

        “行了,你们别瞎操心,能有什么事儿啊,裴文那人就是想太多,所以这会儿脑袋转不过弯,过几天就正常了。”沈三轻松道,看了一眼时间,开始赶人,“我说你们是不是该走了。舒锦就要送汤来了,打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雷劈的。”

        三人对他表示了不屑和鄙视,然后在沈三催促下,不情愿地离开了医院。他们也想看看舒锦是怎么照顾沈三的,那个面不改色、拿着一把刀子把沈三睬在脚下的可怕生物,真的有好好照顾沈三吗?

        三人离开了住院部,下了楼,郑于忽然拉住另两个人。

        “你们看,那是不是舒锦?咦?小白脸明星也在,舒锦要红杏出墙!”他用三个惊叹号表达了他惊讶的心情,一只手指颤抖的指着不远处的那两个人影,“沈三要被戴绿帽子了!”

        唐明宇和陈京国顺着他指着方向看去,惊讶地对视一眼,然后三人一起猫着身子蹭到大树后面进行监视。

        “我们得帮沈三灭了这个奸夫!”

        ——郑少你的语气可以不要那么兴奋吗?

        “必须的!”

        ——陈家公子同样是跃跃欲试。

        “你们俩安静点,我都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唐明宇不满了。两只损友赶紧安静了下来,先偷听再说。

        舒锦也很意外,居然会在医院见到唐尧。虽然男人戴着鸭舌帽和眼镜,全副武装的样子,但是相熟的人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看到唐尧提着一袋药,她猜测他是生病来看医生了。

        《一剑天下》的宣传上周就已经开始了,但是舒锦总是能推则推,因为沈三那个土匪死死认定她和唐尧有暧昧,一同参加宣传会闹诽闻。舒锦这段时间是难得的好脾气,居然真的没有参加新电影的宣传。

        唐尧多少猜得出这里面的曲折,他一早就想找舒锦谈谈,但是因为她手机一直没开,联系不上人。这会刚好在医院碰上,就索性找了处清净的地方说话。所以也就造成了狐朋狗友三人组看到的这一幕。

        “明天是电影的首映发布会,你这个女主角再不现身,原导就要变身成哥斯拉了。”唐尧打趣着说,“如果是沈三要你避嫌,我明天可以不出现。”

        舒锦坐在石椅上,把保温杯放到一旁:“行,我明天让jon送我过去。沈三现在伤得差不多,接下来的宣传我会参加,你帮和原韶景说一声。”

        唐尧坐在她的旁边,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喷泉池,语气温和:“你和沈三怎么样了?真和他在一起吗?”

        舒锦迟疑了片刻:“嗯。”

        唐尧似乎有些出神,许久没有说话。阳光暖暖的落在他身上,碎光在他眼底反射着,渐渐消失。

        舒锦有点纳闷,转过脸看他。

        唐尧是个好看的男人,她一直这么认为,360度无死角,并且能让人产生安全感的好男人。但唐尧不说话的时候,就会显得格外的严肃。舒锦有点困惑,唐尧的心情看起来不太好啊。

        “喂,你生什么病?”舒锦随便找了个话题。

        唐尧不着痕迹的把药袋放到一旁,淡淡道:“感冒。”顿了下,“阿锦,你是为了什么原因和沈三在一起?”

        舒锦一楞,没想唐尧会问这个问题。

        她没有回答。

        唐尧似乎也不是真的想从她这里得到答案,只是这么一问,继续说:“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你很麻烦,沈三,原韶景,哪一个是简单的人物,但是莲生喜欢你,他希望我们也能好好相处。”

        舒锦有点茫然,他怎么忽然提到这些事情。

        唐少受什么刺激了吗?

        “……后来发现你和莲生的脾气真像,一踩就炸毛,很可爱,难怪你们那么投缘。”唐尧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我最近一直在想,如果我也有沈三那样的权势地位,你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和他在一起……”

        唐少是不是想上演狗血剧,来个爱的告白?舒锦想道。

        “虽然你对沈三很冷淡,也从来没掩饰过你对他的利用,但是你的性子却并非凉薄,你这样对他,时间越久,你就越内疚……这次沈三更是不要命地保护你,你对他无法不动摇,无法不动容。”唐尧的眼神渐渐黯然,“以后呢?等你达到你的目的了,你要拿怎么去回报沈三?世上最难还的就是桃花债。”

        舒锦垂下眼,淡淡道:“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你的事情哪里是闲事,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以后后悔。”唐尧转过脸,望住她秀丽的侧脸,“阿锦,不管是为什么,放手吧。沈三的感情,你还不起。”

        舒锦抿着唇不吭声,长长的眼睫在她的脸上投下淡淡的痕迹。她就这么安静地坐着,像是思考着什么,完全将身边的唐尧忘记了。这副样子的舒锦,就像无害无辜的小猫,不具备任何的攻击力。

        她的外表太有欺骗性了。

        唐尧等了许久,才听见她的声音:“你说得对,但是已经迟了。”

        “什么意思?”

        舒锦仰起脖子,看着天上的浮云,语气淡淡的:“意思就是,我布的局已经开始了,该死的人会死,该毁掉的东西会毁掉……已经停不下来了。”

        唐尧没有追问她,她在做的是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舒锦走在悬崖边上,如果没有人拉住她,她会自己掉下去。她和沈三的关系,总会有天会把她逼进绝境,沈三爱得太重,她要不起。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用担心。”舒锦提起保温桶站起来,“沈三等这么久没见着我,又会抱怨了,我先走了。”

        唐尧忽然拉住她的手。

        舒锦有点困惑地转回脑袋看他,“怎么了?”

        唐尧的神情有些古怪,他盯着她,过了许久才发出声音:“如果哪一天你无处可去,或是觉得累了,就到我的身边来。”

        舒锦呆怔住,只觉得被他握在掌中的手,微微发烫。

        偷窥三人组听到这里,觉得他们再不出场,沈三的绿帽子真要被戴上了。郑于正了正身形,咳了几声,然后用夸张地语调大声道:“那不是舒锦吗?”

        “真是巧了。”陈京国附和道。

        他们刚才偷听的位置是舒锦的后方,三人绕了一下,走到了舒锦的面前,没个正形的打着招呼:“哟,你们拉着手,这是要做什么啊?”

        这话是郑于说的,陈京国马上接过话头:“就是就是,小心记者藏在哪里,回头闹了诽闻,沈三非暴走了不可。”

        唐明宇很想提醒他们俩,舒锦是心眼很小的,根本就是睚眦必报的脾气,他们是不是应该含蓄一点?才这么想完,就看见舒锦皱起眉,视线冷淡地扫过他们,语气冷淡而不耐:“沈三没你们这么无聊。”

        潜台词——我知道你们刚才偷听,所以你们给我等死吧!

        郑于和陈京国委屈地闭上嘴巴,明明就是她私会小白脸,想要爬墙给沈三戴绿帽子,怎么倒来指摘他们不是?有没天理啊!果然就像裴文说的那样,舒锦是坏到家的小狐狸,应该离她远远的。

        唐明宇和气地打着圆场:“我们真是恰巧路过。”顿了顿,又道,“刚才沈三把我们给赶出来了,说是你快到了,不准我们打扰到你们培养感情。”

        舒锦的眼神顿了顿,不像是尴尬或之类的,反而像是迟疑。她把手从唐尧的掌中抽出来,然后扭过头对他说了一句,“谢谢,我会记住你的话。”说完,提着装着骨头汤的保温桶走了。

        舒锦一走,狐朋狗友三人组也走了。

        他们本来想威胁一下唐尧,让他不要接近舒锦,但想了想,沈三都没办法让舒锦不和唐尧见面,他们怎么可能做得到?回头舒锦知道了,把这笔帐算在沈三身上就麻烦了。

        处对象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啊!

        ——三人同时想到。

        剩下一个唐尧安静地坐在石椅里,看着舒锦离开的方向,微微出神。他收回自己的手,眼神渐渐转为黯然。

        沈三因为舒锦抛下她去参加《一剑天下》的宣传而不满,但看到她在媒体面前承认和他交往的事情,怨气马上就消了,堪称忠犬之楷模。尤其听到舒锦对记者说“我和唐少只是朋友,大家不要再提以前的事情”,心情就更舒畅了。

        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沈三的伤势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本来就是为了让舒锦照顾他,才整天装出一副残废掉的样子。现在舒锦忙通告,忙宣传,忙广告,来医院的时间越来越少,沈三只好忧伤地出院。

        医院的设备再好,那也比不上家里来得舒服自在。

        舒锦的厨艺是很糟糕的,她只会熬骨头汤,而沈三因为这是舒锦熬的汤,每次都是很欢喜地喝掉,以至于舒锦误会沈三很爱喝骨头汤,所以就算他出院了,她还是每天熬一份骨头汤送过来。沈三又是高兴又是痛苦,再美味的骨头汤,连续喝上一个月多也该腻味了。

        这天上完通告,舒锦熬好骨头汤,却接到裴文的电话约她见面。所以舒锦就让jon帮她送骨头汤到沈三家,自己去赴约了。jon很纠结,要是沈三问他,舒锦去哪里了,他是该出卖她的行踪,还是该坚决的隐瞒下来?

        完全不懂jon纠结心情的舒锦,到了见面的茶楼。

        裴文生得好看,眉目精致却不女气,戴着眼镜非常斯文,正经起来的样子很精英很有气场,只是大多时候是一副风流的样子。舒锦看到他这么正色的样子,倒是呆楞了一下,才走了过去坐下。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舒锦客气地问。

        和郑于三人给她的感觉不一样,裴文看她的眼神透着清明与犀利,就像是知道她要做什么事情,把她的心思一起给看穿了。这样的眼神,让舒锦觉得不舒服。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她隐隐就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就是随意聊聊天。”裴文微微笑起来,眉梢眼角都染上了风流,“沈三把你当宝一样藏着,我们想见你一面可不容易。”

        “裴先生真会开玩笑。”舒锦不冷不淡地说着。

        裴文倒了一杯茶给她,忽然道:“沈三和颜建国闹翻了。如你所愿,他已经撤出影视城的开发案了。”

        舒锦呆怔了下:“沈三知道我的目的?”

        “我告诉他的。”裴文慢悠悠地说,“他不想你设计他,所以他自己主动站到了和颜建国对立的位置,不仅前期投入的几亿美金打了水漂,更有可能把因为这件合作案的毁约,之前他在岚岛市建立的势力毁于一旦。”

        沈三的大本营是在香港,沈家是黑道起家,到了沈三手里,他是想正路,所以亲自到岚岛市坐镇,经营了一年多才把关系网建了起来。而颜家的权势最中心是在岚岛市这个地方,当家的吭个声,岚岛市的高层都要小心掂量。

        颜建国是颜家的人,排行老二,很得颜家老爷子的欢心,分到他手上的除了jbf这家娱乐公司,还有一家证券公司和一家房产开发公司。他和沈三合作的影视城开发案就是挂名在那家鼎天房产底下的,但是资金是和证券公司绑一起的。颜建国的关系网铺得深,沈三要是一意孤行和他对着干,到时候真有可能是两败俱伤。而且颜家要是出手帮忙的话,事情就更复杂了。

        沈三和颜建国闹翻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因为后期资金马上要投入了,需要签署一些文件,而这些文件是他送到医院的,沈三当时就说不签。他气沈三脑袋发晕干这等糊涂事,好长一段时间不管他了。

        但是琢磨了几天,他又着实不放心舒锦。

        在心里长长地叹气了下,裴文摘下眼镜,说道:“我找你出来,也不是想告诉你沈三到底为你牺牲了什么,他多么爱你,我只是希望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如果你对沈三没有感情,就离开他吧。”

        舒锦垂下眼睫,素白的脸容很平静。

        她喝掉了那杯清茶,把杯子握在手里。她没有正面回答裴文的话,只是平静而冷淡地说:“你放心,沈三不会和颜家对立。颜家现在掌权的是颜清,他不会出手帮颜建国。”

        裴文略一挑眉:“颜清?按照辈分,他还得喊颜建国二叔。”

        “颜清的老师是颜辞镜,也是颜家的五爷,他说的话,颜清一定会听。”舒锦把自己的底牌透露给他,“我们一直是有联系的。”

        颜家那一代出了两个绝色,一个颜殊。倾迷了无数富家公子,另一个则是妖孽无双的颜辞镜。当然,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暧昧不起来的,颜殊二十三岁出嫁的那一年,颜辞镜不过才九岁,年龄差距太大了。

        但是颜辞镜和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关系却是极好的。颜辞镜早年抛下颜家的产业,远走英国创业,据说这里头就有颜殊的关系。自家二哥杀了他姐姐的老公,害得她姐姐跟着自杀,而家里的老头子又偏偏维护着杀人犯,颜辞镜总不能大义灭亲啊,所以干脆就离开了,眼不见为净。

        但是对舒锦,他是极为照顾的。

        现在她回来报仇,他不好帮忙,但是出个声,让颜家不要帮颜建国,却非什么难事。这个布局里头,她最不想利用的人就是沈三,她知道岚岛市的发展对沈三很重要,和颜建国对立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关系网当中的利益。

        但是事情到这个地步,她没有喊停的权利。

        “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一切。沈三为我做的,我自然会记在心上,至于你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舒锦说完这些,就离开了茶楼。

        裴文看着她离开,眉心微微一皱。

        “沈三要是知道我给舒锦这样的建议,估计得灭了我。”他托着下巴想了想,“我是不是应该出去避避,等事情了结了再回来?”

        《一剑天下》首映的票房成绩就创下了本年度电影票房榜的首位,受欢迎的程度让原韶景都感到意外。舒锦也因为这部电影开始走红,广告通告接到手软,但是她却耍起了大牌,让jon把这些广告全部推了。

        jon心疼啊,这都是多少人想求也求不到的广告。

        按照惯例,票房爆满是开庆祝酒会,这首映过了大半个月了,原韶景才想起这茬子事,让底下的人赶紧办了。他最近和舒锦很忙,两人忙着狼狈为奸算计颜建国这对父子,关系倒是和谐了不少。

        舒锦这晚是和沈三一起出现的。

        大家也是见怪不怪了,人家这都要结婚了,一起出现在这种场合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酒会邀请的记者不少,都围上来采访,这舒锦绝对是最近风头最足的女明星,又是嫁进有黑道色彩的豪门,又是原导力捧的新人,又是岚岛市历史最悠久的颜家的人,话题八卦不断。更重要的是,人家实力也很强,剧组的老戏骨都是赞不绝口,这星途可谓一片坦荡,着实让不同期的艺人嫉妒又羡慕。

        “结婚?这个顺其自然吧。”舒锦和记者打着太极拳。

        “听说沈老板已经向你求婚了?可以说下详细的情节吗?我们可都好奇得要命。”记者笑着问。

        沈三去帮舒锦拿饮料回来,刚好听到这个问题,一手搂着舒锦,笑着回答:“第一次求婚的时候,舒锦以为我是在戏弄她,很生气,因为当时我们才认识;第二次求婚的时候,她回答了我一个字……”

        记者们好奇道:“好?是不是这个字?”

        沈三哈哈一笑,却没有回答。他把饮料放到舒锦手边,低声问她累不累,要不要回家休息,舒锦摇了摇头。

        记者们没得到答案,问得更加凶猛了。

        jon上前拦住了记者,而舒锦被沈三带走。晚上舒锦喝得有点多,这会儿都已经有两分醉意了,不过精神却很好,眼睛亮晶晶的,脾气也好得出奇,刚才被记者纠缠着问了那么久,也没见她半分不耐烦。

        “阿锦阿锦……”夏莲生跑过来,“哎,你的脸真红,喝了不少吧。”

        舒锦穿了一身拖地长裙,露出圆润流畅的肩臂,看起来就像世家的小美人,矜持而娇贵。她这么安安静静地站在沈三的身边,两人看起来居然有那么一点登对的意思。夏莲生因为上次泥石流事情,对沈三的印象是大为改观,看到他们这么亲密的一起来参加酒会,居然还对唐尧说:“阿锦和土匪在一起也挺好的。”

        ……所以说在某方面,莲美人和舒锦的神经都是够迟钝的。

        唐尧看到他们的时候,脸色就沉了下来,一声不吭地离开酒会。

        夏莲生大大咧咧的,完全没注意到友人不正常的反应,自顾着填抱肚子,然后跑去找舒锦了。

        “唐尧呢?怎么就你一人?”舒锦拍拍脸,企图让脸不那么烫。旁边的沈三听到她提起小白脸的名字,眼神马上就变得凶狠。

        “唐唐喝醉回家去了。”

        听到夏莲生的回答,沈老板才缓和了脸色。夏莲生在心里偷偷诽谤,沈土匪可真爱吃醋,但是为什么阿锦没有告诉他,其实她和唐唐是清白的?难道阿锦其实就喜欢看沈土匪嫉妒吃醋的样子?

        “对了,原导在找你。”夏莲生忽然想起正事,忙道,“说是在二楼的放映厅等你,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舒锦眼神闪了下,扭头对沈三说:“我上楼一下,你要是等得无聊,就先回家去吧。”她这么说,是因为沈三脚上的伤才刚好,站这么久,骨头会受不住,但是让舒锦直接这么提醒他,是不可能的事情。

        沈三是明白舒锦这别扭的脾气,听懂这别扭的关心,顿时乐得眉开眼笑。结果乐过头,就给忘记舒锦是要去和原韶景单独谈话。回过神,想阻止的时候,舒锦早就不见人影了。

        放映厅里正在播放《一剑天下》,原韶景没有开声音,只是看着电影里人物的表情。徐曼云虽然是影后,但是论演技,比不上舒锦的天赋。把声音关掉后,肢体语言运用得最好的,当属舒锦。

        下一个影后,一定是舒锦。原韶景这样肯定。

        舒锦进来的时候,电影已经播到结局了。她的座位和原韶景离了三张椅子,不近不远,就像他们关系。

        “你找我?”

        原韶景看着屏幕中的舒锦,笑容温软,但耳边真人的声音却非常的冷淡,他忽的有了一种违和感,有点莫名的烦躁。

        “听说沈三和颜建国闹翻了,也已经撤出影视城开发案?你做的?”

        “不是。”

        “你不要告诉我是沈三发现了你意图,然后主动和颜建国闹翻,你当你们在拍八点档啊。”不管在什么时候,原大导演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高高在上又充满恶质的讽刺,让人暴躁得想远离他。

        “对,就是这样。”舒锦看着屏幕,“我的计划还没展开就失败了。裴文调查了我,推测出我的目的,但是他们不知道这个布局里还有你。现在事情才进行了一半,要是裴文在中间添乱就麻烦了,所以我这几天没联系你。”

        原韶景皱了下眉:“裴文找你麻烦了?”

        “不算吧,只是警告。”舒锦转了话题,“昨天颜建国来沈家,劝沈三继续往合作案里投钱,但是沈三没答应,他们应该是真的闹翻了。我这边的资料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呢?没出什么问题吧。”

        “这句话该问你。”原大导演的语气着实让人暴躁,他用特有的、刻薄的、傲慢的语气说道,“沈三如果不是真的和颜建国闹翻,他们或许有什么约定,现在的状况只是为了引你上当的阴谋。你就那么相信沈三会为了你放弃这个合作案,甚至影响他在岚岛市建起来的势力网。”

        “我信。”舒锦毫不迟疑地回答。

        原韶景的脸色一沉,镜片遮住那双转为凌厉的单凤眼。

        此时原大导演的心情是很微妙的,就像自己养的猫跑到了狗窝,而且还是一去不复还的那种。舒锦的防备心是很重的,她以前只信他一个人,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夏莲生和唐尧,现在又冒出一个沈三。

        原大导演的心情很糟糕。

        但是舒锦却完全不明白原导的心情,火上浇油地问了一句:“真的也要对付颜泽吗?他看起来不像坏人。他和原秋叶的事情是不是误会?”

        原韶景推了下眼镜,半眯起漂亮的丹凤眼:“再说一遍。”

        舒锦闭上嘴巴,踩到原韶景的雷点了,真是白长了一副贵妃娘娘的相貌,脾气却这么坏,总是傲慢讽刺他人,别人却是半点也不能碰他的雷点。

        ……小狐狸你的脾气就很好吗?

        “我只是很好奇原秋叶自杀的真相,外界传闻她是抑郁而死,但是你那么憎恨颜泽,难道是颜泽外遇?”舒锦不怕死的再次问道。

        换做别人这么当面问原韶景,估计早被原韶景灭掉。

        他和舒锦的情分,总归和别人不一样。而这点情分,不是喧之于口的那种,他第一次见到舒锦,是有那么几分怜惜的情愫。或者应该说,当时的舒锦很容易很让人动容,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只有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瞅着你看,看得你心底一片柔软,想将她带回家照顾。

        可是舒锦并不是可怜的流浪猫,她是有着锋利爪子的小兽。

        除却那晚的狼狈,再次站到他面前的舒锦,是自负骄傲、充满心计、擅长伪装的小狐狸。他有一种受到欺骗的错觉,有点愤怒,有点失望,还有一点伤心,为什么那晚见到的舒锦不见了?可怜得像流浪猫的舒锦是假像。

        再之后,两人狼狈为奸开始布局。

        原韶景想到那晚的舒锦,心口就有点闷啊,所以越看舒锦就越不满,他讽刺她不折手段,她就学他语气讽刺回来。于是原大导演就更郁闷了,尤其小狐狸决定跑去jbf当卧底,成了一个小明星。

        原大导演反感明星这个职业,是有原因的,其实他对很多老演员都很尊重,因为他们的情操和敬业值得尊重。现在的娱乐圈不比以前,浮华奢靡,充斥着各种潜规则和黑幕,他见过太多有天分的艺人堕落。在这个圈子混得越久,原大导演就越反感所谓的明星,所以舒锦要走这条路的时候,他是极力反对的。

        可是舒锦如果会听原韶景的话,那就不是舒锦了。

        所以之后,两人的关系就越来越坏了。

        “不想回答就算了,真是让人意外你也会有伤心事。”舒锦见他神游天外的样子,随口说,“原来你也不是百毒不侵的。”

        原韶景摘下眼镜,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轻轻看向她:“你很好奇?”

        舒锦很喜欢原韶景的眼睛,实在生得太过漂亮,可是这句话却不能当着他的面说,任何男人得到“漂亮”这样的赞美,都不会觉得愉快。除了夏莲生,他是爱美到了极点,自恋到了极点。

        不等舒锦回答,他淡淡道:“颜泽外遇,和小明星谋害我重要的家人。”

        “……原导,你讲述故事的能力太差劲了。”

        “过程不重要,结论才是重点。”

        舒锦没有继续追问,但可以脑补出那段狗血的三角恋。颜泽和原秋叶结婚后,却又意外爱上了一个女明星。以他的性格,是不会委屈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就向原秋叶提出离婚,他或许是想,他们的婚姻是因为家族利益才产生的,离婚并不会对她造成伤害,但是却没想到原秋叶深爱着他。那个小明星可能到原秋叶的跟前说了什么,或许做了什么促使离婚事件激烈化,最后导致原秋叶自杀。

        刚才舒锦去了二楼的放映厅,沈三正想跟上去,但是接到林白的电话。沈家那边的几个老头子到了,他们联系不上沈三,打了林白的电话,他大半夜的亲自赶去机场接人。这林白虽然是沈三一手调教出来的秘书,但是沈家的老人又岂是好应付的,林白把人送到了宾馆,实在撑不住,只能赶紧打电话给自家老板。

        沈三明白,岚岛市的事情惊动了沈家的老一辈。

        沈三和沈家老人的关系是表面上的和谐。

        那些年沈家内斗很激烈,但一直认定两个嫡子才会继承沈家,各自选了人辅佐,结果到头来,却是沈三上位,把他们一干人等的权利给架空了。这些老人都是修炼成精的老狐狸,怎么可能甘心卸甲归田,安分的颐养天年,现在沈三在岚岛市干了糊涂事,和颜建都闹翻了,这不是明摆着给他们借口找他麻烦。

        所以大半夜的也不嫌累,一接到消息他们就直接过来了。

        沈三也明白他们藏的是什么心思,明面上听起来是为沈家着想,赶来岚岛市帮他收拾残局,但是真正的目的却是想借机搭上颜家,将他拉下位。他名义上的两个兄长,只是被流放到了国外,又不是死了,随时可以找回来。

        沈三素来烦这几个老头子,但是接到电话,还是赶去处理。岚岛市局势不明,不能再让他们添乱。沈三的脾气也就在舒锦面前好点,真是什么良善之辈,怎么可能坐得稳沈家掌权的位置,把族里的人压制得死死的。

        到了宾馆,沈三就先吩咐林白给几个老人定了回香港的机票。

        之后双方开始会谈,以长辈叔公自称的六位老人,痛心疾首地训斥了沈三在岚岛市的所作所为等等。而沈三以绝对的暴力说段镇压了他们,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成功退敌。

        至于会谈细节,涉及诸多不和谐,就此略过。这个事件告诉我们,沈三是披着忠犬外衣的土匪头子!但是伪忠犬却没有因此想起这些麻烦全是因舒锦而起。他现在在岚岛市的处境并不好过,大多数人认为他和颜建国闹翻,也就意味着他和颜家站到了对立的位置,开始重新审时度势。

        沈三回到酒会去接舒锦的时候,酒会已经结束了,他刚到门口,就碰到jon扶着舒锦走出来。沈三眉心一皱,大步走上前,把舒锦接过来,沉声道:“怎么喝醉了?你就不会帮她挡下酒。”

        jon直冒冷汗,“我也不知道阿锦的酒量这么浅。”

        沈三扔给jon一串钥匙,然后横着把舒锦抱了起来,“去把我的车开过来,我送她回家。”

        jon下意识地应下。

        舒锦喝醉后的样子很乖,不吵不闹,温顺得像可以捧在掌中的小动物,沈三低头看着她微红的脸,心里变得柔软起来。要是舒锦清醒的时候也是这么乖巧温顺,就算让老子少活十年也行。

        jon很快就把车子开了过来,狗腿地帮他打开车门:“我来开车。沈老板你和阿锦坐在后面就行了。”

        沈三弯下身,小心地把舒锦放到后面的座位里,关上车门,“不用,你回去吧,我送她回家。”

        jon迟疑着不吭声。

        沈三拿回悍马的钥匙,也不理jon,上车就走了。看着一溜烟消失在他视野里的悍马,jon很是纠结,沈三会不会把阿锦带回家吃掉?要是阿锦真的被沈三吃掉了,明天阿锦会不会灭了他?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沈三才忽然想起他没有舒锦家的钥匙,索性转了个方向开回他住的地方。当然,沈忠犬的心思绝对没有jon想的那么流氓,他只是考虑到舒锦要是晚上不舒服可以就近照顾,不如住他那里方便。

        过了半个多小时,车子才停了下来。

        舒锦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坐在车里,声音含糊的喊了一声“沈三”。他见到她似乎酒醒的样子,捏捏她的脸,“脑袋疼不疼?”

        舒锦摇摇头,然后又呆呆地点了一下。

        沈三下车,把她打横着抱下来。舒锦皱着眉,似乎很不喜欢他这样抱着她,但是抿了抿唇,却没有说什么,闭上眼睛,脑袋一歪又睡着了。沈三把她抱回她之前住过的房间,给她擦完脸和手,又哄着她喝了一杯水。

        之前他刚出院的那段,舒锦被她缠得烦了,在这里住了几天照顾他。不过幸福的小生活没过几天,就被郑于几个家伙给破坏了。事情是这样的,沈三因为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了,就得瑟着向郑于他们炫耀,结果不小心被舒锦听到,知道他伤势其实好得差不多,就气得回家了。

        沈三看着沉睡中的舒锦,舍不得离开。

        看着看着,沈忠犬就有点浮躁了,忍不住凑过去亲了她一下。继续盯着她看了半响,又亲了一下。趴在床边的沈忠犬,盯着舒锦看得越久,就越觉得舒锦生得好看,于是忍不住又偷亲了她。

        舒锦并没有睡得很沉,只是脑袋晕晕的,身体软棉棉的没有力气。沈三这么亲啊亲,没完没了地骚扰她,逼得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爪子直接拍向他的脸,涨红着脸骂了一声:“流氓。”

        “我就对你流氓。”沈三接得很顺口,握住她的手,不客气地直接啃上,亲得湿漉漉的,“睡不着吗?是不是脑袋疼?”

        舒锦抽不回手,只能用眼睛瞪他:“我不习惯被人看着睡觉。”

        潜台词——你赶紧消失吧。

        沈靖边亲着她的手边笑着说:“我不会吵到你的。”

        ——忠犬的首条法则,就是脸皮要厚,要无耻。

        舒锦默默无语,过了老半天,正要张口说什么,就感觉眼前一黑,仅接着就被土匪给吻住了,里里外外被亲了一遍。舒锦惊吓地瞪大眼睛,反射性地想推开沈三,但是全身软绵绵,那点力道简直就像是欲迎还拒。

        沈三的亲吻一直是直接而粗暴的,就像恨不得要把她吞进肚子里一样。

        “混蛋……刚刚才说不会吵到我……”

        “因为你一直看着我,眼睛亮亮的,就好像在说要我亲亲你。”沈三非常不要脸地说着,又粗鲁地亲了上去,直到舒锦喘不过气才松开她。

        舒锦的眼睛湿漉漉的,瞪着沈三的样子根本一点杀伤力也没有,反而被她看得上火了。沈忠犬憋得难受,可是又不敢直接把小狐狸吃掉,把脑袋凑到她的脖颈旁边磨蹭了几下,就像委屈的大型犬科动物。

        “太不人道了,坚决要求喂食。”他无比哀怨地说道。

        “喂食不是这样用的……”

        舒锦推不开他,如此亲密的距离里,她很难忽略沈三的反应。她生气地踢他,想叫他从她身上滚下去,可是沈三抬起头,用狼狗望着骨头的眼神盯住她。这种露骨的眼神看得舒锦发毛,声音直接被他堵在了喉咙口,紧接着衣服就被粗鲁地扒掉了,大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里。

        沈三从她的喉咙一路亲下来,在她肌肤留下细细麻麻的痕迹,在微暖的灯光下显得煽情极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忍耐得住的,那是柳下惠,沈忠犬的本质是流氓,他想把小狐狸吃掉,嗯,忍耐不住了!

        被进入的时候,舒锦疼得掉下眼泪,毫无经验的小狐狸忍不住哭出来。沈三吻去了她的眼泪,仿佛安抚地说了什么话,但是舒锦听得不真切,委屈和疼痛占据了她的意识,她愤恨地咬住沈三的手。

        就仿佛落到陷阱里的小兽,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只剩下噬咬的本能。她的嘴巴里尝到滚烫的血腥味,可是不等她再有动作,下巴被人紧紧握住,男人的舌头再次扫过她的唇齿,并且充满占有欲的将她整个人抓在怀里。

        疼,除了难堪而隐秘的疼痛,更多的是一种惊恐。

        “我们生个宝宝吧。”沈三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脸上、脖颈上,带着仿佛安抚的意味,温暖又缱绻。

        但是舒锦完全感受不到,她发出了痛苦的更咽声,只觉得下身痛得厉害。她并不知道沈三在她耳边说什么,只知道自己难受得要死掉了……可是,一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推开沈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