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欢喜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毒舌的原大导演

第六章 毒舌的原大导演

        一家和风茶馆。

        从敞开的纸门可以看见庭院中的梨树,清泉淙淙地从竹筒中流过,汇聚到清澈的小池塘里。这样美好的环境,着实让人感到愉快。

        但凡事总有例外。

        舒锦放下陶瓷茶杯,袅袅的清茶雾气中,她素白的脸容看起来比平时更加冷淡平静:“你找我出来,就是请我喝茶吗?”

        对面的男人赫然就是原韶景,深v的毛衣,金丝眼镜,漂亮的丹凤眼。这个男人不管在何时,看起来都是这么一副高高在上,让人看了倒胃口的态度,舒锦得再次承认,她很讨厌这个长得妖孽的男人。

        “如果就是这样呢?”原韶景喝着茶。

        舒锦把视线转向庭院,“如果你不怕被记者发现的话。”

        原韶景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给自己倒了杯茶,淡淡道:“找你有两件事情,第一,是为我的新电影《一剑天下》而来;第二,是因为沈三。外界传言他在你的楼下守了一晚,结果被雨淋得发烧。”

        请注意他的语气,前半句是纡尊降贵的倨傲,潜台词是——你太不识相了,居然要本导演主动开口,你该跪下谢恩了。而后面的语气是讽刺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视,潜台词的意思太过昭然——本导演就是看不起明星,除了一张脸可以看,每天除了八卦就是潜规则!

        曾经有记者问过一句话:原导为什么不去当明星?

        原韶景用他特有的傲慢和刻薄的语调回答:只有脸蛋可取的家伙,我有必要去和他们抢饭吃吗?……对,我就是职业歧视。

        舒锦每次和他见面,都会深深地体验到这种鄙视之情。

        “什么时候你也变得这么八卦。”舒锦无视他的潜台词,她也鄙视原韶景,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妖孽,就跟古代的贵妃娘娘似的,又从来不和女性接触,她也有理由他根本就是一个gay,还有禁欲倾向!

        简而言之,他们就是相看两相厌,但却为了同个目的勾搭成奸。

        “这是《一剑天下》的剧本,一星期后公开试镜。”原韶景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傲慢,“真是小瞧你收拢人心的本事,先有夏莲生,后来jon这个经纪人,明知道我和jbf是死对头,还敢直接找上门。”

        舒锦微微皱起了眉,冷冷地望住他:“该谈正事了吧。”

        原韶景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方才继续话题:“这个剧其实是为你量生定造的,就算jon没找上我,我也会找上他。我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单靠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这个圈子站稳脚步。”

        这话听起来很温和,但是前提是忽略他傲慢、又略带讽刺的语气。

        舒锦喝下冷掉的茶,心说,和贵妃娘娘说话真是折磨人。

        “虽然你红不红,对计划影响不大,但是以防万一总是好的。”话完,又将一份文件袋推到她的面前,示意她先拆开看完它。

        几分钟后,舒锦将资料看完。

        “我知道沈三和颜建国要合作建影视城。”

        舒锦放下资料,微微蹙了下眉:“他们选的地址刚好是我父母的墓园,前段我在那里见过沈三。”

        但是因为一直没有收到墓园的通知,而且地点比较晦气,她以为沈三和颜建国应该已经放弃了,没想到这个计划还在进行。从资料上看,估计过段时间,她就会收到墓园那边迁坟的通知。

        这两人真是够混蛋的!

        “我们的计划估计需要变动,你不想更快地击倒颜建国这只老狐狸吗?”原韶景的嗓音非常华丽,压低声线,简直可以蛊惑人心,他总是能轻易的看透舒锦的心思,然后加以动摇。

        “现在,机会就摆在我们的面前。”

        舒锦端坐在那里,垂下长而精致的眼睫,整个人看起来很平静很温和,并会让人产生无害而无辜的错觉。但是原韶景从来不会被她的假象迷惑,因为他知道她随时会亮出她的爪子,将你挠鲜血淋漓。

        原韶景一直记得那个雨夜。

        她蹲在墙角等他,全身都被大雨淋湿,脸色苍白得似乎下一秒就会晕倒,但是看到他出现,却扶着墙站起来,用无比平静的语气说出她的来意。

        大概是去年六月份的事情吧。

        原韶景记得那天,一个自以为是的小明星溜进他的房间,他爆怒的喊来宾馆的保安,将人直接扔出去。在大堂经理的道歉中,他还是毫不犹豫的结束了那次的宣传活动,选择开三个小时的车回家休息。

        如果那天没有这个意外,或许他就不会遇见舒锦。

        舒锦与颜家的恩怨,他知道得并不详细,但是他知道,舒锦和他一样,将颜家视做肉中刺,除之而后快。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找上他,她的力量无法与颜建国匹敌,所以她必须拉上他当盟友。

        怀着相同的目的,他们开始了一系列的计划。

        舒锦会签到jbf自然不是意外。

        她说以颜泽的脾气只会暗中相帮,在能力范围内让她的星路平坦。当时他嗤之以鼻,认定颜泽不是如此良善之辈。

        她的确把人心看透了,颜泽之后的动向和她预料的无差。

        只是之后出现了一个沈三……喜欢小狐狸的土匪?应该可以这么总结吧,但他从来不看好沈三,小狐狸的情商很低,她是那种“就算她知道你喜欢她,但也仅限于知道而已”,小狐狸不会爱上沈三,他如此肯定着。

        “——什么机会?”沉默了良久之后,舒锦开口问道。

        “沈三。”

        舒锦微微蹙起眉,“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破坏颜建国和沈三的合作案?但是这前期的资金都是沈三在运做,就算破坏了这合作案,对颜建国的打击也不大……如果是到中期,让沈三撤出资金……”

        说到这里,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是到中期,沈三撤出资金,以颜建国的实力根本撑不起这个案子,再配合上我们原来的计划,颜泽和颜建国都逃不出这个局。”原韶景接下去说。

        舒锦却迟疑了,“让沈三撤出资金,有难度。”

        原韶景用低沉而华丽的声线、简直刻意得像在催眠的声音说道:“如果是为了你,他一定会撤资。”

        《一剑天下》的试镜以非常低调的方式进行,没有邀请任何媒体。当然,以原韶景的名气,就算低调也低调不到哪里去。从各种渠道知道消息的记者,一早就赶到了试镜的地方,守株待兔的碰运气。

        舒锦因为接到试镜通知,引起了不少的关注。

        要知道,原韶景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和jbf的艺人合作。记者当然是想采访舒锦,但是她那个经纪人被称为史上最狡猾的经纪人,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把舒锦藏得严严实实的,让人恨得直咬牙。

        舒锦是在保安里外的护送下,直接从后门进入会场的。

        记者只能遗憾的拍到几张照片,有的甚至连舒锦的背影也没见着。倒是影后徐曼云的出场一贯张扬高调,身后跟随着一大溜的随行人员,有帮她打伞的,有拿着dv在录制她的画面,还有工作人员在前面引路,影后的气场十足。

        大概这次的女主角又是徐女神吧。

        原韶景和徐女神的关系已经暧昧到没内容可以炒作了,人家徐女神都大方承认爱慕原韶景,就连第一次见面的时间,说了什么话,徐女神都很爽快的爆料过,女神的粉丝也一直将原韶景和女神看做是一对。

        原韶景没有正面否认,也没有承认。

        但是他电影的御用女主角就是徐女神,可以说徐女神今天的地位就是原韶景捧出来的。虽然偶尔几次不是她演女主角,但是戏份也是非常的吃重。有人说原韶景其实是喜欢徐女神的,只是毒舌傲慢的原大导演不好意思承认。

        ……

        舒锦看到苏紫涵的时候,有点意外。听说她已经离开了jbf,搭了新东家,而这个东家貌似就是jbf的对头东立,因此惹怒了jbf的高层,扬言要封杀她。知道这个新闻的时候,舒锦很吃惊,因为苏紫涵不像这么没头脑的人。

        两家的艺人在刚进培训班的时候,都会被提点,想换经济公司可以,但是如果是换到对头公司,那就不行,这等于打自家公司的嘴巴,想不得罪人也难。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这规则是非常重要的。

        jbf有一句流传的话:我们和东立隔着银河。

        苏紫涵这天穿了一身低胸的月白色长裙,露出圆润洁白的肩膀,清纯里带着一点性感,若单看外表,的确可以打高分。但是舒锦很困惑,心说,她为什么要用那么仇视的眼神盯着自己?她什么时候有得罪她了?

        “这苏紫涵倒是有几分手段?居然没消失。”jon似乎什么内幕。

        “什么意思啊?”

        “这说来话长了……”jon想吊她胃口,可是见她也就随口问问的样子,就接下去说道,“之前不是传闻苏紫涵勾引沈三失败,其实这事儿还有后续,我听说的是她在沈三面前诋毁你,结果惹怒了沈三,将她给封杀了。”

        “不是因为她跳到东立,被jbf封杀的吗?”舒锦问道。

        jon摆摆手:“那是对外的说辞。沈三怕你知道了不高兴,就不许知道这事的人在你面前提……对,说到哪里了,这说到苏紫涵被沈三给封杀了,但是她不甘心断了星路,就攀上了一个黑道大佬,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签到了东立。”

        舒锦听完,也没感到吃惊。

        苏紫涵当初怎么当上《妖物志》的系列女主角,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不是她后来参演了《狐变》这个单元剧,女主角的位置应该还是她的。靠潜规则上位的明星不在少数,这圈子看似光鲜亮丽,其实糜烂不堪。

        “沈三正处在失恋中,估计没心情理苏紫涵的事情,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她又开始活跃起来了。”jon把事情从头到尾详细的解释了一遍,然后又八卦兮兮地问道,“阿锦,你怎么拒绝沈三了?”

        舒锦平静地扔下一句,“轮到我试镜了。”然后就走了。

        得不到答案而兀自纠结的经纪人,愤恨地想道,“阿锦的属性其实是腹黑!”

        上一个试镜的是徐曼云,她试镜的是女主角,红衣女侠与男主角的第一次见面场景,虽然她的年龄和剧中女主角不太符合,但是她的演技够硬,勉强将这点瑕疵掩饰过去,并且轻易的就打动了评委

        《一剑天下》的男主角是内定的——上一届的影帝林诸风。东立的台柱,近两年往好莱坞发展,很少接拍国内的电影,但原韶景面子大啊。他曾经放话说,只要原韶景的片子有符合他的角色,就算是配角,他也接。

        舒锦试镜的片段是女主角和男主角决裂的场景,台词只有三句,但是很考验功力和眼神,也就是内心戏。

        第一句:林沉醉,你要杀我吗?

        第二句: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骗我,你要江山,要权利,要报仇,但是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我,我只是棋子。

        第三句:能不能告诉我真名?好歹让我知道,我该恨谁。

        苏紫涵刚才也抽到这个片段,她是用哭戏来演绎。而舒锦换了另一种方式,她说第一句台词,是颤抖的,到了第二句转为哀伤,第三句却是最为平淡的,仿佛哀莫大于心死,什么都无所谓了。

        但是,如果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睛,就会看见绝望和痛苦。

        林诸风有一瞬间的失神,她的眼睛有一种魔性,一直看着她的眼睛,会被她带进戏里。这对林诸风这样的老戏骨来说,是不太寻常的,向来是他来带动对手的情绪,但这次却被一个后辈给反过来了。

        原韶景看着表演中的舒锦,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

        他没有立刻宣布女主角是谁,而是让她们回去等消息。

        场内只剩下他与几个评委,投资方、制作人、东立的代表、还有唱片公司的老板。原韶景本来不打算搞这么一出试镜,但是如果不让他们看过舒锦的演技,一个两人又全部跑来烦他。

        ——原大导演很讨厌解释。

        “原导,你认为谁比较适合?”投资方客气的询问。

        “是啊是啊,我们都尊重原导你的意见,我们都不算内行人,还是以原导你的意见为主。”制作人顺口接道。

        “投票吧,我这人很民主的。”说完,原韶景又不经意地提了一句,“舒锦的演技不错。”

        “是很不错,居然能让原导上心。”

        “就是。”

        “演技也很有感染力,我刚才都忍不住想帮她揍一下男主角了。唉,这剧本谁写的,怎么不编得温馨点,我不爱看虐恋情深……”

        在大家对舒锦的赞誉中,原韶景露出了可以称为错觉的微笑。

        居然不是刻薄的,讽刺的,傲慢的,而是得意的——简直就像在告诉他们这个人是他选中的,是最无可挑剔的。从某种程度而言,其实原导也很幼稚,总是不断讽刺舒锦,蔑视她、用他的毒舌打击她,但是把她推到众人的面前的时候,却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应该选择舒锦。

        或者对比小明星,我们的原大导演其实是高看了舒锦!

        几分钟过后,结果出来了。三人选了徐曼云,理由是她的票房号召力够,而且一直是原韶景的御用女主角,拆cp什么的会让观众反感。

        选了苏紫涵的东立代表人,反驳道:“徐女神天天在原导里的电影里晃,观众也该看烦了,就该换年轻的新面孔。”

        “新面孔就代表没号召力,你懂什么,我们才是专业的!”

        “你们这群老古董,苏紫涵年轻漂亮,演技好,捧一捧就是下个影后了,徐女神是好,但是片酬也高啊!”

        三对一,开始争吵,到底是女神好,还是年轻的新艺人好?原大导演抚着额头想,怎么没人选舒锦?果然后台不够硬,光有演技也没用。这次的评委和jbf没能扯上利益关系的,也难怪是这结果。

        “原导,你是什么意见。”吵得面红耳赤的四人询问原韶景。

        原韶景推了推眼镜,淡淡说出一个名字——“舒锦。”

        然后在四人惊讶的眼神里站起身,直接宣布:“这次的女主角就决定她了。我先走了,你们继续讨论吧。”

        四人内流满目,他们的讨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原导,你都决定好了,还让我们讨论什么啊。所以说什么民主投票,根本就是浮云吧。如果大家都选舒锦,你就高高在上的表示一下赞同,如果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直接ko掉我们四人的意见,是这样吧。

        因为原大导演的“民主投票”,最终女主角还是舒锦。

        第一个知道消息的是徐女神,投资方和她交情很不错,结果一出来就给她发了个短信,把原韶景的民主方式也给讲了。看到消息的徐女神意外的没有发脾气,而是冷笑地说了一句:“原韶景,这是你逼我的。”

        舒锦成为原韶景新片的女主角,一时间成为各家报纸杂志的头条新闻。

        就连jbf的高层也惊动了。

        怀疑这是陷阱的,怀疑这是原韶景的示好的,各自发表了意见了,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得益的还是舒锦,所以jbf的高层表示很满意,对jon的能力大为赞赏,如果能在原韶景的新片中再塞几个他们公司的艺人,那就更好了。

        外界甚至传谣jbf和东立握手言和。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jbf和东立的高层面都马上反驳了:什么,我们需要和和东立(jbf)联手吗?你们不是在说冷笑话吧。

        就在如此和谐的时候,一个爆炸性的诽闻登场了。

        ——潜力新人舒锦再陷潜规则门。

        相对于上次舒锦和沈三的诽闻,这次的报道更具有爆炸性。从照片上看,舒锦和原韶景深夜从酒吧离开,舒锦披着一件男人的西装。深晚、酒吧、衣裳不整、一个是国家大导演,一个是刚被钦点为女主角的新人。于是,这种情况,大家就自动的脑补出各种的潜规则。

        报道不仅有照片,还有详细的文字描述,分析舒锦被原韶景钦点为女主角的原因,徐女神是否要成为过去式?文字犀利直白,将舒锦完全塑造了一个靠潜规则上位的三流女星,并为戴了绿帽子的唐尧报不平。

        一时间,舒锦被推到了浪风口上。

        而徐曼云去了法国参加电影节,大有不想卷进是非当中的意思。此外,原韶景的态度是否认,一贯毒舌地说:“潜规则是什么,难不成只要爬我的床,我就要捧她女主角,我的女主角没这么廉价。”

        还有一句话把记者全部噎到,“你们是猪脑子吗,我需要对艺人潜规则吗?我必须要更正你们龌龊的想法,就算他们送上门给我潜,我也完全不需要。……不,我不仅歧视明星这个职业,我还歧视娱记这种苍蝇职业。”

        娱记们每次和原大导演打交道,都会有种恨不得自己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生过的感觉。对比之下,舒锦这个新人就好欺负多了,所以记者们很愿意放过毒舌傲慢的原导演,改为全力跟踪舒锦和唐尧。

        身陷潜规则门的女主角,此时却淡定的宅在家里,看书养花,修养身心,把访问节目全给推了,一副不理俗事的模样。

        “……绝对没有这种事情,误会,只是误会,过几天我们会开记者会,到时候真相就清楚了。”jon把电话挂断,然后直接关机。他被记者们的轰炸,弄得连连叫苦不迭,疲于应付。

        “这事儿都怪我,要是那天晚上没让你去赴郑公子的饭局,就不会折腾出这么多事情了。”jon内疚啊,“幸好原导出现,不然你就要吃大亏了。原导可真是好人啊,到这种时候,还帮我们保密。”

        舒锦的额头默默冒出黑线,原韶景是好人?

        jon看到报道,就马上联想起那天晚上郑公子约她在酒吧见面的事情,猜测那晚想潜规则她的是郑公子。舒锦懒得提沈三,就解释那晚原韶景出现,帮她了一把,将她送到酒吧的门口。

        “你老也别太担心,船到桥到自然直。”舒锦放下书本。

        jon叹气:“我担心再闹下去,公司就要雪藏你。这件事情给公司的负面影响也很大,高层几个老头子对你非常不满。阿锦,要不要找唐尧商量一下对策?”他试探地问出这个建议。

        “不用。”舒锦马上就拒绝了,“两天后,事情就会解决。”

        “怎么解决?”jon好奇道。

        舒锦微微一笑,“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jon离开小公寓后,舒锦还是一直在看书,既不打电话联系朋友帮忙,也没做什么准备。那么,她所说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天色渐渐暗下来。

        晚上八点左右,罪魁祸首沈三终于登场。沈土匪还是从隔壁的阳台爬过来,然后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对于他的出现,舒锦表现得非常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见她,神情间没有丝毫惊讶。

        “病好了?”舒锦这个语气和原大导演还真有几分相似,难道说,两人狼狈为奸久了,就把原大导演的毒舌也学会了?

        “嗯,好了。”

        温暖的灯光下,沈三有些尴尬地站着。男人并非是那种精致华丽的长相,可是却总能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他的存在。舒锦把这种气场称为匪气,看着就不像是良善之辈,不过他尴尬的样子看起来挺顺眼的。

        “我把郑于他们揍了一顿,你要是还不消气,我让他们来向你赔罪。”沈三非常诚心地说道。他觉得其实忒无辜,被他们几个折腾了一下,他在舒锦心里的印象估计已经是负分了,真是祸从天降啊。

        “这倒不用,我可消受不起。”舒锦轻飘飘地讽刺道。

        沈三被她的话噎了一下,真他娘的难伺候,难道要把郑于几个人绑到舒锦的面前,任打任砍,才能让她消气吗?如果非要这样,倒也行,能让舒锦消气,他们存在的意义绝对被放大百倍。

        ——见色忘义,大概说的就是沈三这种人吧。

        “我看到报纸了,这件事情我要付大半的责任。”沈三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的眼神,见她没有生气,继续道,“但我是生意人,不做赔本的买卖。我可以帮你解决,可是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舒锦鄙视地冷声道:“如果是结婚,我拒绝。”

        “当然不是。”他马上回答道。

        “那么条件是什么?”

        沈三反射性回答道:“和那个小白脸明星分手!这是第一个条件。”他已经做好被舒锦鄙视的准备,反正被她鄙视习惯了,脸皮不厚点,不无耻一点,什么时候才能把人追到。——好歹先让他们俩分手。

        “第二个条件该不是和你在一起之类吧。”舒锦随口接道。

        沈三尴尬地点头,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和她平视:“也不是,我只是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不要老躲着我。我不是用这个逼你和在一起,就是,我们可以试试看,说不定我们多处处你就会喜欢我。”

        舒锦神情淡淡的,看不出是不是生气。于是沈忠犬不安了,小心翼翼地盯着她的脸,心说,到底是什么态度,好歹吱个声。

        “如果两个条件,我都拒绝呢。”舒锦平静地反问道。

        沈三微微呆怔了下,然后眼神黯然下来。其实沈三真想拿舒锦怎么办,也不是没有办法,以他的手段,把一个人直接从这个世上存在的痕迹抹杀掉,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让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这是他一直想要的。

        可是他不敢。

        如果是以前,有人说他沈靖在这个世上有害怕的事情,他一定认为说这话的人是在开玩笑。但是他现在碰上了舒锦,他害怕从她的眼睛里看到厌烦。如果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眼神,他一定会发狂的。

        舒锦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如果是这两个条件,我答应。”舒锦用平静地语气说道。

        沈三惊了下,“什么?”

        “我答应你的条件,和唐尧分手、给你机会。”舒锦重复了一遍,然后就看见沈三兴喜若狂的眼神,接着就被他拥抱住了,“你真的答应了?”

        “嗯,真的。”舒锦垂下眼。

        过了三分钟后。

        “你想抱到什么时候?我觉得不舒服。”舒锦在心里想,这个决定真的没有错吗?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得寸进尺的最佳写照。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个答案的真实性。”沈三回答自若,恋恋不舍地松开手,“其实就算你不答应,我还是会帮你解决麻烦的。”

        舒锦垂下眼睫:“我知道。”

        这个回答让沈三意外,“那你为什么还是答应我的条件?”

        “沈三,你为什么喜欢我?”她忽然转了话题,但却不等他回答,又继续说下去,“你有没想过,我之于你并不是那么重要,只是因为得不到,所以产生了错误的执念,只要得到,就会不爱了。”

        沈三握住她的手,亲了一下,“这种问题根本不需要想。哪怕你要我的命,我也能毫不犹豫的送给你。”

        舒锦静静地坐在椅子里,仿佛因为这个答案而出神。

        片刻之后。

        “可是我不喜欢你,今天我答应你,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舒锦这样直白而残忍地说着,“就像唐尧,他已经无法再帮到我,所以我选择抛弃他。你想过吗?如果某一天出现一个比你强的男人,而他恰巧也喜欢我,我可能像对待唐尧那样对待你,毫不犹豫的离开你。”

        沈三呆怔了下,然后哈哈笑起来:“我早知道了,但只要我永远只最强的,就没人可以把你从我手上抢走。”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真的要你的命,你给吗?”

        “给。”沈三只回答了这么一个字。

        舒锦露出了一微笑,仿佛繁花盛开一样让人打心眼里觉得舒服.在沈三痴呆的神情里,她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在一起吧。”

        潜规则门很快得解决,jbf甚至没有出面召开记者会,各家媒体就纷纷发出道歉声明,照片是合成的,报道内容与事实不符。而最早爆料的这个八卦的杂志社,已经被人整得倒闭了。

        这个圈子又不大,什么消息,不出片刻功夫就传了个遍。

        ——原来舒锦的后台不是颜家,而是沈三。而且,他们俩不是什么潜规则,而是正正经经地处对象。沈三可是说了,他现在是在追老婆,不是养情人,谁惹他未来老婆生气,他就灭了谁。

        那么,唐尧呢?

        前段缠绵浪漫的一对恋人,就这么被沈三拆开了?大家脑补了一出土匪对付他们的手段,威逼利诱?恐吓胁迫?真是可怜的小情侣啊,舒锦怎么招惹上沈三,这下这对鸳鸯得浮云了。

        其实唐尧的心情也很复杂。

        前几天,她接到舒锦的电话,说他们之间的交易可以结束了。他担心她应付不来那些媒体,主动开口说:“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已经有办法了。”她却拒绝了。

        然后过了几天,他就看见各家媒体刊登出道歉声明,以及听到舒锦和沈三交往的爆炸性消息。——他们怎么又扯到一起了?如果舒锦愿意接受沈三,上次和沈三传诽闻的时候,就可以答应他,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才改口?

        “唐唐你的表情看起来失落,难道假戏真做了?”夏莲生直白说道。

        唐尧摸摸脸,“失落?”

        “是啊,简直就像失恋了一样,你是不是爱上阿锦了?”夏莲生猜测道,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性,鼓励地拍拍他的肩膀,“大胆的上吧,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追到阿锦的,那个什么沈三充其量就是炮灰!”

        “你想多了。”唐尧淡淡地反驳。

        “是吗?算了,我们去喝酒吧,庆祝你恢复单身。”夏莲生被leo下了禁止去夜店游荡的命令,忍了小半个月,已经快抓狂了。

        唐尧忍俊不禁:“我一直是单身。”

        “计较这么多做什么,有的玩才是最重要的。”夏莲生被他拒绝,雷厉风行地抓起他的胳膊,拖出去塞进车里。

        夜色酒吧的某个包厢。

        郑于三人好奇又尴尬地看着舒锦,想起那晚她拿着刀子、一脚把沈三踩在脚下的她剽悍而冷静的行为,郑于就在觉得脊背发凉。

        ——那晚打电话把她找出来的人可是他,不知道她是不是还记着他的仇。

        早知道舒锦的脾气如此可怕,打死他也不招惹。

        唉,都怪陈京国这混蛋,出的什么烂主意,瞧瞧,现在人家一转身就成了沈三的太上皇,等下她要把咱们蒸了煮了,沈三肯定狗腿地给她打下手。郑于越想越忧伤,简直都哭了。

        “他们就是想向你赔罪。”沈三在一旁解释着,“左边的那人是郑于,他旁边的那个看起来很流氓的家伙是陈京国,中间那个看起来很风流的是我发小裴文,以后见了面不用和他打招呼……最右边的那个,看起来很像好人但实际上也是个混蛋的是唐明宇,他在研究所上班,其他三人全是无业游民。”

        “对对对,好姑娘不能和裴文讲话,会怀孕的。”郑于很认同,这混蛋抢了他好几个女朋友,除了长得好看点,人狡猾了点,哪里比得上他。

        舒锦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但还是那副冷淡而安静的样子,和酒吧的气氛格格不入。

        裴文这也是第二次见到舒锦,上一次兵荒马乱的,也没太注意,现在仔细一打量,就想,难怪当初沈三会对她一见钟情,这人的眉目生得着实漂亮,而且却没有丝毫俗媚,就像古代养在深闺中的小美人,秀雅又干净,但眼神又透着骄傲自负。

        但是,为什么她会忽然答应和沈三在一起?这中间有什么原因?沈三现在是迷了心智,乐疯了,但他清醒着。沈三对小美人提的两个条件,是他教他的,以他推断,小美人应该会答应第一个条件,拒绝第二个条件。

        希望沈三不要乐极生悲。

        在心里叹气完,裴文踢了一脚郑于:“混蛋,不就抢了你几个女人,至于这么编排我吗,给小美人留下坏印象怎么办。”

        “防范于未然!”郑于抱着腿滚到另一张沙发里。

        舒锦的视线在那个叫做裴文、看起来很风流、很容易招惹桃花的男人的身上停了片刻,他的眼神让她不舒服,就好像在怀疑什么。

        她静默了片刻,毫不客气地反问:“怎么个赔罪法?”

        太子党一行人呆楞了下,这问题还真答不上来。只是沈三说,他的太上皇还没气消,他们需要向她赔罪,为不被沈三再揍一顿,三人委屈的将舒锦请到了酒吧这边,不过他们想,只要把人请来,说穿他们的意图,舒锦应该不会刁难他们。

        但是,他们错了。

        小狐狸其实是很记仇的。那晚的发生的事情,对舒锦而言,是屈辱。他们高高在上的决定了她的命运,自以为是地安排了她的命运,这对舒锦只能用屈辱和愤怒来表达。

        陈京国见这架势,赶紧起来当和事老,“我就先自罚三杯。都是一家人了,以前的事情是我们的错,那啥,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就吱个声,我们一定尽心帮忙。”说完,就爽快地喝完三大杯酒。

        唐明宇和郑于也赶紧自罚三杯,说了一番客套的话。

        他们并不希望因为舒锦的关系和沈三闹僵,只是这舒锦的脾气,真不在他们的预想当中,怎么就这么坏!

        舒锦也不是不懂世故的人,她也不想和几个太子党闹僵关系。

        所以她也喝了杯酒,不冷不淡道:“几位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我再追究就显得我小家子气了。只是这样的事情,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三人一同点头:“绝对不会!”

        他们又不是嫌命太长了,再折腾一次,沈三非把他们给灭口了不可。

        沈三见事情圆满解决了,非常高兴。他坐到舒锦的旁边,殷勤又够腿的帮她削水果倒水,一会问她肚子饿不饿,一会又问她什么水果好吃……看得包厢里的另外四人目瞪口呆,还真是伺候太上皇啊。

        舒锦安静地端坐着,偶尔不冷不淡地回一两句。

        但是沈三只要舒锦有回应,就很满足了,哪怕就“嗯”、“还行”这样敷衍的字眼也不当回事,满面春风,惟恐别人不知道他恋爱了。

        四人很无聊喝酒,唱k,因为舒锦在场,所以他们不敢找人进来作陪,沈三事先警告过,那样舒锦会误会他也是他们这种败类的。四人一听完,就毫不客气地联手揍他,也不知道以前是谁玩得最不像话,现在装纯善是不是太迟了。

        “我出去吹吹风,你们随意。”舒锦显然明白他们的心声。

        沈三也站起身,“我也去。”

        “不用。”舒锦冷淡地拒绝完,就离开了包厢,留下哀怨的沈忠犬。

        “喂喂,要不要这样啊,她就出去吹吹风而已,又不是出国了。”郑于被沈三的哀怨样给恶心到了。而陈京国已经打电话让经理选几个漂亮的姑娘送进来,完全无视沈三了,他们和他已经不是阵营里了。

        “沈三的品位太糟糕了,哪天他们要是吵架,舒锦再拿什么东西把他脑袋给敲了怎么办?”郑于想到这个可能性。

        裴文嗤笑了一声:“你操的是哪门子的心,沈三是什么人,他要是不想让小美人砸的话,她能砸得到的吗?而且,说不定沈三还高兴被小美人砸伤,人家这叫情趣懂不懂啊。”

        “这不叫情趣,这叫找虐。”唐明宇精辟的总结道。

        沈三不满了,“喂,你们四个是在嫉妒!”

        裴文翻了个白眼,懒得和被了心智的家伙计较。可是,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不是我泼冷水,而是小美人的态度转变得很突然。虽然我也没什么证据,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你自己多留心一点。”

        沈三听了居然没生气,沉默了一下,很正经地回答:“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留在我身边,我都很高兴,如果可以一辈子这样最好。”

        裴文四人一起叹气:“没救了。”

        沈三笑了笑,却没有再解释。舒锦爱他,他自然是兴喜若狂;她不爱他,那也没有关系,只要人在他身边就行。沈三一直很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也从来不去强求她的爱情。

        虽然沈三的情商很低,但他有野兽般的直觉。

        舒锦从未将爱情看做是重要的东西,她也吝啬去爱一个人。在她眼里,有很多东西比爱情重要,比如,她的骄傲,她的自尊。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强求过她的爱情,他要的,是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