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战争在线阅读 - 第八十节 克星

第八十节 克星

        在地球上的床上醒过来,如往常一样第一时间接到了老刘的问候电话。

        “老弟,过得怎么样?”

        “哈,有点麻烦。”张成回答道。“不过应该能解决。你那边如何?”

        “我这边就这么回事……凑合着过呗。不过我告诉你,我发现有一队鱼人居然在我这边路过。不是那种普通的鱼人,而是带着虎鲸和海豚的商队。我第一次发现,鱼人也有牲畜的。”

        “哈……驯化了虎鲸和海豚?这个倒很合理。别说鱼人了,地球上我们人类都可以部分驯化它们呢。毕竟这种动物智力高啊。”张成其实也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个带着海豚和虎鲸的商队是什么样的。

        “是啊是啊,我开始有点好奇心了。那边可能真的有一个繁华之处,吸引鱼人们聚集。”老刘说着。“抱歉,有人打我电话……中午要不要去搓一顿?文珠的事情,我这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晚上吧,中午还有点事情。下午我还要参加驾照的路考呢。”张成说道。

        “好,我三天后拿到驾照,老哥我送你一辆车!”老刘哈哈大笑,然后挂掉了电话。

        张成爬起来,一边洗漱一边将自己脑子里的事情整理了一下。今天事情还不少。简单的吃了早餐后出门,一小段时间后就来到了克星的家……不,应该是克星的住处。

        现在的问题就是……克星死了吗?

        上次克星被张成来了这么次“实体穿越”之后,他在异世界的身体不知道会怎么样……按照正常的逻辑来推算:三天不吃不喝人类就会死。哪怕因为睡觉可以降低消耗,也降低不了太多。错过这次穿越,克星在异世界那副身体较大可能已经因为饥渴而死。当然另外一个可能是他上次既然没有穿越,那就解除了穿越者的身份。

        张成用力的开始按门铃。如果克星出来开门,那么他就假装自己是找错了。

        门铃也按过了,门也敲过了,敲门声因为比较响,甚至把隔壁的住户都惊动了。但是过了好一阵子,照样没有人来开门。

        张成的心里开始有点预感了……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克星是宅男,是那种整天宅在家里正常情况下很少出门的人,三餐都点的外卖(张成观察过一段时间,所以可以确信克星不是那种出门吃饭的人)。

        可惜上一次忘记自己该再复制一把钥匙。

        好在作为一个旅法师,这种事情还是能做到的。张成先离开,在外面随意的逛了十几分钟。确信这边已经没人在意之后,重新进了楼。早上的光线相当明亮,但总算不是阳光直射,所以张成把已经好久没用过的“幽暗甲虫”召唤出来。

        巨大的甲虫出现在楼梯口之间,如果此时有人经过,估计会直接被吓出病来。不过事实上幽暗甲虫对于环境非常不满,拼命的通过精神链接向旅法师抗议。张成只好勉强安慰它,努力半天才说服它运送一程。

        果不其然……张成在房间中央找到了克星的尸体。

        很平静的躺在床上,没有脱衣服,而是和衣而卧,身上则盖着那条散发着馊味的被子。如果不是知道真相,那么任何人都觉得他正在睡觉。

        床边的电脑没有关掉,还在开着那个网络赌场。可见克星这次睡觉之前一直在赌。张成凑上去,用对方的账号查了一下赌博记录……这货一个月输掉约莫八十多万。虽然张成知道网络赌博都是骗人的,但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

        这就是赌徒啊!

        张成拿起克星丢在桌子上的手机。

        打开手机后,能够看到一大堆催款短信。来自好几个平台的催款短信,各种说法都有。谩骂的,哀求的,严厉的,委婉的……可以看出,克星至少在四五个借款平台借钱了。当然这些是催款的灰色平台,至于白色的,如银行信用卡什么的肯定就更多了。

        说起来,不知道他在那个世界是什么身份,取得什么成就。但在地球上,穿越者混成这样子实在只能说可悲……不,和穿越者无关。任何人混成这样子都可悲。说起来,还不如亚当那么轰轰烈烈的为自己来一次谢幕演出呢。呸!亚当那是殃及无辜了,比这更糟糕。

        张成最后一词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克星始终保持平静的表情,面带轻松,嘴巴微张,一脸幸福和兴奋的表情。正常来说你很难在一个睡着的人脸上看到这个表情,但是张成刚刚查过对方网络赌博的账号,所以知道他入睡之前最后一笔赌博赢了。大概赢了四五千左右。难怪这么开心。

        也许在他心里,这次穿越之后就能得到一枚文珠,至少暂时可以缓解一下催债之苦吧。当然了,这是没用的。无需预言家或者超自然能力就能知道,只要他继续赌下去,那什么都没用。

        张成撇撇嘴,将手机丢回床边。手机是旧款的,电脑也是,并不值得他带走。事实上你也别指望能从一个穷的被人满世界催债的赌鬼那里能得到什么。唯一得到的就是一个不好的情报。暂避穿越是没有用的,只是治标不治本,下一轮穿越时间到来照样会中招。由此推测,异世界的身体并不会因为穿越无法实现而恢复自我意识。不止如此,异世界的身体还可能因饥渴或者其他理由而死。

        总之基本可以确定,“避开一次就能不再穿越”这个思路是错误的。下次要找目标的话……需要一个更合适的对象。最好张成在地球上能找到他,在异世界也能找到他。

        张成推开门,走出克星的住处,深深吸一口气。然后沿着楼梯离开了这栋房子。一直走到大街上打车的时候,他才回想起那深吸的一口气就是克星留给自己心里最后的一丝波澜。

        他打开手机,本来是想要删掉和克星的聊天记录,却意外的看到有小丫头发过来的一句留言。看看时间,却是昨夜了,估计是小丫头睡觉前发给自己的。

        “我已经开始建设造纸作坊了,可以将一切照顾的很好哦!”

        嗯,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逝问题相当奇妙。由于地球自转,所以张成和小丫头处于日夜相反状态。但实际上穿越上时间……就像是存在一个中转站,地球上的人都是先进入中转站,然后被集体送入异世界,然后再回来。只能说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逝非常奇妙。

        黄昏时分,张成和老刘再次来到某饭店包厢里见面。

        两个人一条狗,却点了一桌子菜。过去张成感觉这有点浪费,但是自从有了小灰灰,他现在觉得根本不可能浪费。

        小灰灰直接端坐在一张椅子上,闻着一桌子好菜嗅来嗅去。老刘自己吃的不多,但却很喜欢将各种菜肴丢给小灰灰。主要是这吃货动作确实很敏捷,口口不落空。这么一只肥嘟嘟又动作敏捷的贪吃小狗,其实很逗人喜欢——只要它不咬人。

        老刘正在细细讲述着自己选择石油期货的事情。之前老刘进行过细致的选择,好几次都属意其他的金融产品,但最终选择了原油期货。

        “……所以你看,这种情况下,无论期货上升还是下降都是合情合理的!”他将自己得到来到一系列情报细节讲给张成听。“多空头在进行激烈的争夺,如今貌似平静,实则双方对峙不下。有人不停抛出空单,有人不停买入。但是抛出空单源源不断,而买入一方同样看起来尤有余力……”

        必须要说老刘哪怕不是金融市场的专业人士,起码也是一只老鸟了。一番分析下来深入浅出,说的头头是道,让张成这种菜鸟不得不服。总而言之,老刘选择了石油期货,而当前石油期货的局势是典型的“一切皆有可能”。

        对正常投资者(特别是个人投资者)来说此时应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绝不可踏入。因为一步踏错可能就直接万劫不复。直接把自己宝贵的金钱送进别人的口袋。而所有投资方面的指导意见也是如此,这种情况下你不是财大气粗的机构或者掌握着某些别人不知道的关键情报的高手,最好还是离远一点。

        当然,对于某些特别的人,情况有所不同。

        经过多个选项的权衡对比,老刘已经最后决心选择石油期货作为使用文珠的方式。就在这两天,具体的说,就在后天。

        “我们文珠数量好像还不足。”张成说道。

        “没事,我已经买到两枚了。”老刘把一小块羊骨头丢给小灰灰。他特意丢的比较高,但小灰灰一跃而起,跳离椅子,半空中接到了骨头。然后又轻松落回椅子上。动作轻巧得椅子连晃都没晃一下。这种轻巧灵活的动作和那肥嘟嘟胖乎乎走起路来肥肉抖三抖的外貌简直完全不相称啊。

        小灰灰三下五除二连啃带咬,一块酥脆羊骨永久消弭在那张嘴里。老刘看的啧啧称奇。

        这狗别看小、肥,但牙口真好,力量速度也猛。长大的绝对是一条难得的斗犬!当然这是不可能的。看着张成天天抱着这条狗的架势,就知道它注定会是一条宠物犬,最多偶然去和其他的家犬野犬打打架,但绝不可能把战斗当做主业。

        “这个机会比较难得!”老刘说道。他显然已经下定决心了。“怎么样?”

        “好!”张成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两个人的做法是结盟:文珠两个人一起凑。钱则是各自出各自的,各赚各的。可以为了方便则放在一个账户里,也可以各自用各自的账户投资。只要文珠不出错,那事情结果并无不同。不过张成他自己并没有现成可用的账户,想要开户需要麻烦的手续,所以选择和老刘共用。

        对此张成并无异议。

        具体使用方式基本就和上次一样。这年头金融信息发达,各种制度手段都相对比较完善,想要接触期货并不算太难。东州市虽然不是什么一线城市,但是在这方面还是具备相应条件的。

        具体的说,张成其实没什么可干的。他只需要将钱转到老刘的账户上,然后在关键时间点和老刘一起使用文珠……然后就等着分红了。

        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那完全是因为有文珠。如果没有文珠,那么这种做法放在投资学里叫做“作死”或者干脆认为是自杀,所谓不作不死,早作早死就是指这种情况。

        至于老刘会不会骗他,张成觉得不太可能。这么说吧,除非老刘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已经生死存亡迫在眉睫,否则他就不会骗。文明时代和蛮荒时代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文明时代人们心中有了“共赢”这个概念。文明人更加倾向于合作,而野蛮人更加倾向于掠夺。

        张成也算是在异世界生存了一段时间了。但是怎么说呢……那种两个世界的人观念上的格格不入总是时不时的会冒出来。

        商量完毕之后,老刘显得很轻松。

        “对了,老弟,驾照考完了吗?”老刘说道。

        “嗯,过了。”张成回答。路考比预想的简单,后面的那个安全文明常识考试更不必说。毕竟这是给正常人设计的考试,只要认真学习,正常人都可以通过,也就是对一些年纪大反应慢的中老年有困难。“听说这边在搞什么驾照的‘高速通道’,三天内就可以拿到驾照。那边会电话联系我的。”

        “等这边事情完了,你也就拿到证了,老哥我送你一辆车!”老刘豪气的一挥手。

        “对了,”张成想起之前的事情。“你说我们这样大笔资金进出……会被监控吗?”

        “当然了。”老刘一脸惊讶。“这不是常识吗?我都忘记了是5万还是10万,总之高于这个数字的个人资金都会被监控。本来就是如此规定的!”他突然一笑。“你怕啥?先别说我们这种投资是明明白白光明正大的,哪怕不光明正大,这种监控其实并卵用。这事民不举官不究,除非有什么意外,或者有人告发,否则一切ok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