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诡道众昌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新闻

第二章 新闻

        推开门,走进屋。

        屋外雨后傍晚的夜色也顺着开了一半窗帘的窗,爬进了屋里。

        屋里,同样有些昏黑。

        这会儿,只是开了的客厅门,透进些楼道里的光,

        站在门边的陈沦还挡住了大多灯光,在客厅地上,映出道拉长了的影子。

        伸出手,合上了门,隔断了楼道里的灯,

        将手上已经收起来的伞靠在了墙边,伞面还淌着的水顺着伞,在墙角边的地面上蔓延淌着。

        脱了脚上沾了些泥水的鞋,从门边鞋柜里拿出双拖鞋,穿了上。

        陈沦将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子,放到了客厅的桌上,

        这时候才回身,按开了门边墙上客厅灯的开关,

        灯亮起,照亮了客厅里,却更加显得客厅过去,往各个卧室去的走廊昏黑。

        客厅里,有些空。

        靠着墙,摆着长桌。

        长桌上空着,只是放着刚才陈沦放下的菜。

        另一边靠着墙,摆着个电视柜,电视柜上,放着个有些年头的电视。

        电视正对着过去,摆着张茶几,

        茶几旁摆着几张凳子,茶几上放着两本一本封面一样的笔记本,旁边还放着一支用了一半墨水的中性笔,和有些落了灰的电视遥控器。

        从衣兜里摸出了个手机,解锁了屏幕,依旧显示无信号网络。

        也没有去熄灭屏幕,将手机放在了长桌上,

        再走过去,到茶几上,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机,便将遥控器重新摆回了原位。

        “……欢迎继续收看本台为您带来的新闻报道……”

        有些陈旧笨重的电视机再发出些声音,再这安静的屋里响了起来,

        转过身,陈沦将放在桌上,袋子里的那根莴笋,两颗辣椒,五两瘦猪肉拿了出来,只留着那带着附近超市名字的塑料袋子依旧在桌上,往着客厅旁边的厨房里走了进去。

        厨房里,灯早已经坏了。

        客厅里亮着的灯光,勉强照亮着厨房里。

        厨房不怎么宽,一边靠着墙的灶台,灶台旁边便是洗碗池。

        灶台上,炒菜的锅靠着煤气灶边上的墙立着,案板也靠着一边的墙。

        一口煮饭的电饭锅,面上擦拭的很干净,和着炒锅,案板,在一边整齐的放着。

        放下了手里拿着的两颗辣椒,一根莴笋,五两肉。

        陈沦伸手打开了厨房灶台上的柜子,

        拿着就放在盛米袋子里的盛米杯,

        装了四分之三杯子的米,再从电饭锅里取出锅,

        倒进米,米淘三遍,

        接正常水刻度稍少些的水。

        陈沦喜欢吃干一点的米饭。

        将电饭锅内胆重新放回,按开了电饭锅的开关。

        再回身,取下案板,菜刀,冲洗了菜。

        “咚,咚……”

        “……叮咚,叮咚……”

        “……让我们再来关注下前些时候的群体***事件……”

        厨房里,陈沦切着菜,菜刀切过了菜,落到案板上的声音一声声响着。

        客厅边上,放在桌上刚熄灭了的手机再亮起了屏幕,

        似乎是再有了信号,通讯软件中,积蓄了许久的消息,再接连弹出,响着叮咚声响,

        又混杂着客厅电视机里,传出的新闻声中。

        “……前日,新山市发生一起群体暴力事件,事件所发生小区内,超过数十名业主持械攻击小区内其他人员,疑似群体性癔症,造成极大损伤。根据现场监控记录显示,数十名攻击伤害其他人业主当时似乎处以意识混乱状态,据现场目击者描述,攻击他人的人,眼睛通红,面目狰狞,状若疯狂,嘴里反复念着些含糊怨毒的话语声,似乎同被伤人有极大仇怨。但据了解,持械伤人的数十名业主平时并无其他人有太大仇怨,且可以根据现场目击者描述,数十名伤人业主属于无差对其他人进行攻击……对此,首都医委发表相关公告称,此次事件可能为寄生虫群体感染事件。寄生虫入侵人体,攻击了人体中枢神经,导致被寄生人意识混乱,产生暴虐伤人倾向……相关进展本台还会密切关注。再来看下条新闻……”

        客厅里,电视里声音交杂着那手机消息提示音响着。

        厨房里,陈沦一下下切完了莴笋,再拿过那瘦猪肉,接着一刀刀切着。

        “……你们有看到国外那视频吗?”

        “……就是西加国的人跑到我们国家网上发的那视频?”

        放在客厅桌上的手机屏幕亮着,通讯软件,不知道哪个群里,不停弹出着消息。

        “……就是那西加国人说,他居住的个边陲小镇被西加军队用导弹夷为了废墟,当时他父母亲人都还在小镇里生活,他发视频控诉西加国军队还被删了,只能跑到我们网上来发视频那个?”

        “……西加国那不是掩耳盗铃吗?你都不辟谣下,就删。”

        “……对,就是那个,之前那个原来的视频我还看来着呢,那哭得简直撕心裂肺……”

        “……诶,有人在外网上锤他了,说根本就没那小镇,还扒出了他的籍贯,说他根本就不是他编出来小镇的人……”

        “……你们信他是编的……要是编的,那简直是影帝,最开始那视频你们没看到,那简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来个原视频看看。”

        “……诶,那人发我们网上的视频也被屏蔽了。”

        手机响着提示音,一道道消息往上刷着,

        厨房里,陈沦切好了肉,再切了辣椒,

        拿过案板,和菜刀,在洗碗池上冲洗着,

        从水龙头里流出的些水,裹挟着案板上,菜刀上沾着的些辣椒籽,

        往下流淌着。

        “……刚才八幢的被抓走的是谁啊?有谁知道吗?”

        “……那架势,看着都吓人……”

        客厅桌上,手机亮着的屏幕上,

        显示是业主群里,再弹出些消息,响着提示声,

        “……不知道,八幢那边还没说话呢?”

        “……有人看到了吗,把谁给带走了啊?”

        “好像十几楼上的住户?”

        ……

        “……咕嘟……咕嘟……”

        旁边的电饭锅里,再渐冒出些热气,响着些水开了的声响。

        将还滴着些水的案板,菜刀,顺着墙重新靠着,

        一些水在案台上蔓延,

        拿过了锅,放到燃气灶上,就要点燃火。

        “咚咚,咚咚咚……”

        这时候,客厅外响起阵敲门声,混杂在那客厅里的手机消息提示声,电视机里播报着新闻的声响中。

        停下了动作,没再去点火,收回了手,就将这锅放到了灶台上。

        “……国际石油价格再次上涨……相关问题,我们再来连线下相关负责人……”

        “……钱主任,您好……你觉得是为什么,在现在这种新能源汽车已经广泛推广,石油已经从汽车主要能源的位置上退下来的时候,还会有现在的持续增长,而且啊,我们还注意到,从今年年初开始啊,不仅是石油价格……”

        “……叮咚……叮咚……”

        在那电视机里播着的新闻声,混杂着那手机不停响着的消息提示音中,

        陈沦挪着脚,重新回到了客厅,走到客厅门前,打开门。

        门外,楼道里,站着个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