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晚唐浮生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轻视

第六十一章 轻视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暂时不要点开,稍后修改)

        莫烈鳗中校在果阿港一待就是半个多月。

        期间,他参观了一些葡萄牙人的设施。为了表示友好,他代表东岸政府向果阿王家医院捐赠了一批药品。这家果阿城规模最大,同时也是最先进的医院,能够收治为数不少的病人,但说实话水平只能说很差。差劲到什么程度呢,其实举个例子就明白了。

        这家医院最主要的一位医生就是印度人,包括塔沃拉总督和许多贵族、教士、大商人在内的上层社会都对他非常相信,他治疗发烧的主要方式就是用胡椒将病人的头包起来,而不是如传统西医一样,用沥滤器个人大量放血,直到病人痊愈为止。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会放血。而且,这位医生还自己进行了创新,从乡下的印度教拜神者那里学会了给放完血的病人开处方喝牛尿,一次一杯,一天三杯,据说病人喝完后气色恢复得都很不错。

        或许这种荒唐的疾病治疗方式在东岸人看来有些难以接受,但不要抱怨,这位印度医生已经是果阿王家医院水平最高的医者了。因为此时的西医对印度各类常见疾病的无能为力,因此是从葡萄牙来到这里的欧洲医生,也必须先让这些印度人学习临床经验。否则的话,如果他们依据欧洲的方式着手为病人看病的话,那么可能治死得患者比治愈的还要更多,虽然印度医生治疗下病人的死亡率同样惊人地高。

        莫烈鳗派人捐赠的这些药品,说实话多半要被那位只会一些粗浅医术(或者说江湖骗术?)的果阿王家医院的主治医生糟蹋了,因为他看起来对那些药品完全不了解,更别说如何使用了。不然也无所谓了,他赠送这批药品主要是为了双方之间的友谊考虑,反正送到了就行,怎么使用是印度人的事。

        去完医院后,莫烈鳗上校又在葡萄牙人的陪伴下,来到了他们的军营,并再次参观了一下葡萄牙军人的“表演”。

        这些满脸不情不愿的士兵被从海外召集了回来。他们之前还乘坐小型战船(印度商船改装)在近海打击“海盗”,检查来往船只的“违禁品”呢,结果突然就接到命令,于是只能怏怏不乐地返回了果阿。

        这些士兵表演的项目主要是队列式和射击。队列式的话只能说走得一般般,当然这不是按照东岸人的标准来的,莫烈鳗上校见过比他们还差的部队,这支直属于果阿总督指挥的部队走成这副模样,已经算是平均水平了。

        而与队列式相比,他们的射击技术可就极为糟糕了,让人看不过眼,就连站在一旁陪同的塔沃拉总督都觉得尴尬,因为让未来的盟友看到了自家军队差劲的一面,总不是什么好事。

        “训练得少了,士兵们普遍对流程不是太熟悉,只有一些来自葡萄牙的老兵或富裕的印葡人士兵可以做到熟练射击,但那些黑人士兵的水平就不敢恭维了,实在是太差劲了。”莫烈鳗虽然是海军军官,对陆军不是特别熟悉,但看了后也是直摇头,脑海中也放弃了对葡萄牙军人战斗力的最后一丝幻想。同时,他也对葡萄牙人僵化的体制和意识形态有了更深的一层认识,都这个操行了,为何不去德意志地区招募那些苦哈哈的雇佣兵呢?要知道,无论是英格兰人还是荷兰人,都大肆使用这些廉价的炮灰般的士兵,但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两个国家第一选择都是用本国人,再次也得是天主教徒,否则宁可用殖民地的黑人士兵,就像果阿的这些葡萄牙殖民军队一样。

        “如果今后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爆发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的话,靠这些葡萄牙士兵,或许守守城可以,但野战的话悬得很啊,搞不好就被人一战击溃了。这么看来,这么多年来葡萄牙人在印度马拉巴尔海岸、科罗曼德尔海岸、锡兰岛、东印度群岛、斯瓦西里海岸乃至霍尔木兹岛的失败,也不是偶然的,他们的体制确实是太落后了,以至于连殖民地士兵的训练都做不好。看来以后第乌岛若是有事的话,绝对不能对他们报以太大的期望,这一点回去后一定要着重向上反应。”在前往军营食堂的路上,莫烈鳗上校默默想着。

        因为莫烈鳗上校的坚持,今天的午餐就安排大伙在军营内享用。果阿的军营可没有军官餐厅,所有人都在一个与厨房连通着的潮湿闷热的棚子内吃饭。因为距离遥远和气候物产的因素,来自地中海的三大食物——面包、油和葡萄酒——以及肉的价格十分昂贵,因此绝大部分普通士兵就如同本地的印度人那样用右手抓米饭吃,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印度人那样。

        当然了,莫烈鳗这几天了解到,这些士兵们被同化的方面显然不止这一点。他们学果阿人用罐子喝水,可以不让水沾到嘴;他们学当地人咀嚼蒟酱叶,用“甜紫檀”擦身体,喝由棕榈树提取、酿制的烈酒,经常洗澡。可以说,他们是学习并接受了印度异教徒的一切,很多习俗甚至已经在军中流行了很长时间了,让神父们忧心忡忡。

        “完全印度化了的葡萄牙社区与城市,成立几乎全是白人、印葡人、婆罗门和刹帝利,乡下则为印度人统治者,顶多对他们的葡萄牙主子表示一定程度的恭顺罢了,但在面对低种姓的时候,他们仍然是毫无疑问的老爷。奇特的社会、孱弱的军队、混乱的意识形态以及富饶无比的城市,好吧,我们就是在跟这样一群人合作啊。希望以后能够一切顺利吧,印度人总是喜欢给人‘惊喜’,至少他们的军队里纯血印度人还是极少数,我能为此稍稍感到欣慰一些吗?”莫烈鳗一边吃着特别为他准备的烤肉、面包、干酪、黄油以及葡萄酒,一边默默思考着:“荷兰东印度公司当年没一鼓作气付出些代价打破果阿真是个重大的失策,现在他们的锐气也渐渐失去了,果阿的葡萄牙人又引入了我们的势力,他们是再也没机会了。”

        结束了令人感到尴尬无比的军营参观之后,众人再度回到了果阿城内的总督府。在这里,双方最后交换了一些文件,互致了一些问候的话语,然后便分别了。弗朗西斯科·德·塔沃拉总督亲自将莫烈鳗一行人送到了码头,并吩咐手下的那些印度人将东岸人采购的货物免费送到了码头边,非常客气。而为了感谢他们的客气,莫烈鳗上校在思索了片刻后,决定将船上仓库内的六十枝崭新的备用步枪(32-丙式)、十枝手枪及若干弹药赠送给了葡萄牙人,以感谢他们这段时间的帮助。

        弄完这些后,东岸人便登上了“伏波万里”号战列舰,带着货物、带着换约完成的协议,缓缓离开了果阿港,沿着印度海岸一路南下。因为季节风和洋流的关系,他们大概是无法原路返回新华夏岛了,只能先行南下东印度群岛,然后画一个大弧线返回多凡港海军基地。至于此举会不会被荷兰人发现,发现后又会产生什么困扰,就不是东岸人所能管的了。

        “伏波万里”号离开之前,就已经先行在第乌岛派驻了更多的人员。他们将在葡萄牙人划定的一片土地上——当然是需要付费的,不过泊位众多,水深也足够,总体而言还算不错了——修建商站/堡垒。建设所需的资金已经预留了一部分,不足之处葡萄牙人同意暂时帮忙垫付,建筑材料等也全部从那些婆罗门商人处购买,人员都是从他们那里雇佣,以尽可能地节省成本——要知道,就连使用机器的成本都比使用低种姓印度人的成本高很多,那么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而就在东岸人走后没多久,1681年9月10日,正在锡兰岛南端加勒堡视察部队的巴尔萨泽·伯特突然接到了前来贸易的印度商人的消息,得知东岸人大概在三个月前抵达了第乌岛,并与葡萄牙总督塔沃拉进行了密谈。随后,与葡萄牙人关系素来不睦的阿拉伯商人发现东岸人开始大肆招募人员、采购建筑材料、兴建城堡,似有在第乌岛久居之意,因此便趁着前往东方进行贸易的机会,途径加勒堡时告知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方面。

        这些告密的商人,基本都是不满葡萄牙人在拉杰普特地区所作所为的摩尔人,不过与宗教相对宽容地荷兰人关系倒还不错,生意也是做得飞起。相应的,荷兰人与他们很多时候都会互相分享情报,这不,东岸人抵达第乌岛并开始大兴土木的事情很快便被他们告知了荷兰东印度公司。当然了,就算这会他们没有巴巴地前来告密,这种事情其实也瞒不了多久,荷兰人顶多是稍晚几个月得到消息罢了,影响不大。

        而巴尔萨泽·伯特得到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这是葡萄牙人对锡兰岛丢失之事的报复!因为在最近的时候,素来好战的巴尔萨泽·伯特刚刚纠集了一支规模相当不小的陆军,通过海路攻打了被英国人控制的亭可马里港。

        在这场战斗中,英国东印度公司、葡属果阿殖民地(他们也派船派人助战了)以及与他们合作的土人王国是一方,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德意志雇佣军及从属于他们的众多马来土兵是一方。战斗的结果与如今各方的形势是相称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一方大获全胜,英格兰人丢失了经营有些点头的亭可马里港,灰溜溜地被驱离了锡兰岛。

        如今在岛上,荷兰人的对手可就只剩下已经被重创的土人王国了,相信彻底消灭其并掌控全岛也只是个时间问题。达成了这么一个大胜,本来伯特将军还是挺得意的,觉得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印度洋的利益应该是得到了保证了,未来十年内应该都不会出现成气候的挑战者。可结果呢?今天一大早就听到了东岸人悍然进入印度的消息,这令他简直比吃了一场败仗还要难过。莫烈鳗中校在果阿港一待就是半个多月。可结果呢?今天一大早就听到了东岸人悍然进入印度的消息,这令他简直比吃了一场败仗还要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