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的下人是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第九十五章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李世民很是迷惑,他不清楚这股预感从何而来,但却怎么也甩不干净。

        就好像心头有个小妖精,时不时挑拨着小心肝,让你恨不得把它给......掐死。

        话说,那个狗大户不会在长安城内遇见李渊吧?

        李世民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神色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他之前为了进一步改善父子二人的关系,已经解除了对李渊的“特殊保护”,让他和裴寂可以在长安城内随意走动。

        反正寻常百姓也不知道李渊的面容。

        可如果王远也在长安城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有可能碰上面?

        “小乐儿,王公子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

        担忧不已的李世民,想要通过小丽质,来问出一些情况。

        然而他刚刚回头,却发现原先小丽质和长孙皇后站立的地方,早已经是空无一物,母女两人都已消失不见了。

        空荡荡的大门前,就只有他和明叔两个人,站在这里相互干瞪着眼。

        李世民愣神了数秒,看向明叔,迷惑道:“她们去哪里?”

        “已经进去了。”明叔翻了翻白眼,接着道:

        “小乐儿没有叫你,拉着你妻子在一炷香之前就走进到了厅堂里面。”

        “而我刚才看着你那一副疯病发作的模样,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

        李世民:“......”

        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有点堵了。

        “哎!”

        李世民扶额叹息,无奈地走了进去,决定不再管这些烦心事。

        狗大户和李渊应该不会碰上的,毕竟长安城那么大,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呀!?

        如果真得能遇上,那才是见鬼了呀!

        而且就算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遇上了,两人也完全没有见过面,是彻底的陌生人。

        除非是巧合到了极点,否则也不会认识!

        而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呀!

        李世民彻底安心了,觉得刚才完全只是自己的多虑,因为这怎么想也不可能呀!

        .......

        “老人家,今天我能和你们认识,简直就是命运的安排,上天的注定呀!”

        “真得是太让人高兴了呀!”

        “今天我们就来一个不醉不归!”

        长安城的一间酒馆内,王远已经包下一个超级豪华的包间,点上了各种美味菜肴,正和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谈笑风生!

        王远和这两位老人家是碰巧认识的,他刚刚“折磨”完坊柜掌柜之后没多久,就恰巧遇到这两个老人。

        而他们一愣之后,也很是亲切地上前搭讪,说自己是外来的商贾,在此人生地不熟,想要问路去东市。

        而本着乐于助人,传播真善美的好心肠,王远自然也是当仁不让,拍着胸口保证带好路。

        然后王远就带着两人前往东市,并在里面闲逛了起来。

        而这一路上,两个老人对王远也是一顿海夸狂夸,说在这个动乱刚匿的时代,像这王远这般优秀的少年郎真得太难得了。

        而王远听后,虽然表面推辞,但内心早已经乐开了花。

        老家人就是直爽,就会说大实话!

        甚至在逛累之后,高兴至极的王远还主动提出,要出钱请两个两个老人去大吃一顿,所以便有现在的这一幕。

        “多谢公子你了!”

        “谢谢公子!”

        两个老人连连道谢,面上全是笑意。

        如果李世民在现场,看到这两人的面貌后,绝对会惊讶到当场哭晕。

        因为这两个老人家就是太上皇李渊,以及裴寂!

        居然还真被他一语成箴了!

        简直就是离谱躺进了棺材里面——离谱到天了呀!

        “公子,你文才武略如此了得,绝非寻常百姓家。”

        “恐怕不出十载,这大唐朝廷上,必有你的一席之地呀!”

        李渊对王远赞不绝口,给予了最高的评价。

        其实他和裴寂之所以会主动上前搭讪,也不是因为出于什么巧合,而是裴寂认出了王远。

        当初离开长安城的时候,王远看不见裴寂的面孔,而裴寂却是早已将这个少年郎的样貌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在裴寂说明了王远的身份后,李渊就主动上前,打算借机表达一下感激之情,随便再与之结交。

        当初皇城斗争十分激烈,以至于在裴寂被贬出长安,发配静州的时候,都没有一个大臣敢站出来替裴寂说上一句话。

        更别提送别了,所有人都是畏而远之。

        哪怕这只是李世民的一时念起,但也无人敢触其霉头。

        而他这个太上皇,也被软禁在大安宫,一离开就会受到“严密保护”。

        什么是太上皇?

        说白了,就是被夺权了!

        能当皇帝的,又有几个愿意当太上皇呢?

        所以李渊对这个少年郎,是真正心底里表示感激,裴寂也是如此。

        本来按照他们原本的打算,是想要暗中考验了一下王远的才学。

        只有还过得去,就打算动用一些关系,让他在朝廷上当个闲官。

        没办法,身为太上皇,李渊不能认命任何一个拥有实权的官职。

        否则的话就是逾越了皇权,而且也会害了这个少年郎。

        毕竟,他已经不再是皇帝了。

        然而,在一番交谈之后,李渊和裴寂两人都被完全吓住,不断大口抽着凉气。

        因为身旁这个少年郎的才学见识,可谓是完全超乎了两人的想象!

        无论是军事,政策还是天文星象,地理历史,四书五经。

        这个少年郎居然都能对答如流,而且还能引经据典,举一反三!

        可以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这是一个还不足弱冠之年的少年郎能够拥有的见识!

        真的太恐怖了!

        “公子,你才华之绝世,通天,实乃老朽平生仅见!”

        李渊毫不掩饰自己对王远赞许之意,感叹道:

        “泱泱大唐,恐无一人能出公子其右。”

        说着,李渊已经不打算摊牌自己的身份了。

        因为面前的这个少年郎,完全不需要他的帮助。

        知道他的身份的话,也只是会害自己,给自己平添污点而已。

        “哈哈!那有老人家你说得那么夸张?”

        王远大笑着,内心无比愉快。

        果然,优秀人走到那里,都会有人出来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