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的下人是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不可凝视深渊

第七十四章 不可凝视深渊

        寒风吹进房门,撞在了几人的身后,又如同无形的落叶一般,“扫”在满桌子的佳肴之上,掀起阵阵白烟,如仙如幻。

        白烟之中,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严肃,唯有王远依旧在自顾自地喝着酒。

        “咕噜!”

        数息之后,长孙无忌咽了一口唾沫,打破了沉默,说话间牙齿都在打颤。

        “王公子,老李我们还是别聊这个话题吧?”

        “毕竟这属于皇家私事。”

        “不如我们聊点别的吧,比如不久之前发生的四夷朝拜。”

        “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聊聊现行官吏制度的优缺点,没有必要只吊死在一棵树上!”

        长孙无忌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擦着冷汗,余光一直在观察李世民。

        他此时,已经和杜如晦缩在桌子的角落,相互靠着,从王远说完话的那一刻起,就在瑟瑟发抖!

        如果有可能,他们真的好想直接升天,什么都听不到呀!

        呆在这里,每一分每一秒,都简直是折磨呀!

        至于小乐儿,早就吃完饭,小脚丫一迈,就溜出去玩雪了!

        “真是的,你们一个个都在害怕什么呀?”

        闻言,王远眨了眨有些醉意的双眼,很是鄙夷地放下酒杯,看了两人一眼。

        然后红着脸,没好气道:

        “不过是几句话而已,瞧把你们两个怂货给吓得。”

        “李二陛下又不在这里,我说的这些话就是天知地知,你们仨知我知,难不成还能传到李二的耳朵里?”

        “只要你们不作死,到处乱传,谁会知道?至于那么害怕吗?”

        问题就是,李二...呸!圣天子就在这里呀!

        根本就不用乱传,王公子你已经在骑脸输出了呀!

        听到这话,两人完全炸毛了!

        他们很想直接站起,然后把真相全部都给王远说出来,让他明白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但两人看了看李世民阴沉的脸色,又硬生生把到口的话语给咽了回去!

        他们两个,实在是太难!

        念及,两人一脸生无可恋。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干嘛都是一脸猪肝色?”

        李世民也逐渐回过神,神色不善,看着两人,冷漠道:

        “王公子说的话有错吗?”

        “李二...英明神武的圣天子又不在这里,你们需要那么害怕吗?”

        “呜呜呜~”

        听完自家陛下这番不当人的发言,两人当即捂着嘴,直接放弃了狡辩,但泪水已经流了出来。

        淦!

        陛下,你怎么不把小母牛借给他们——让他们也来牛一把呀!

        而李世民说完之后,也没有要继续理会这两个逗比的想法。

        话语一落,他就默默坐下,神色间流露出了浓浓的疲惫和倦意。

        不得不说,他现在是真的累了。

        说到底,他自己虽然南征北战了那么多年,在秦王的位置上坐了那么久,又在皇帝的位置上混了两三年。

        但还是有很多问题,他都没有看清楚本质。

        相较之下,王远的年纪虽然只有自己的一半。

        但无论是文才武略,还是政治觉悟,都比他这个所谓的“圣天子”要高得多。

        真不知道王远这如渊似海的智慧,到底是修炼出来的。

        好在王远天性就是懒散,如果他心存恶意,意图造反,恐怕以自己这些部下,还不够王远一个手指打的。

        有时候,连李世民自己都会怀疑,王远其实不是世间人,而是天上仙。

        他实在是太妖孽了。

        可惜,哪怕是这等如仙般的神人,也无法解决自己现在的困境。

        既想要保全父慈子孝,又不想自己的统治,出现一丝一毫的意外,就那么的困难吗?

        纷乱的念头闪烁而过,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没有任何的进展。

        “哎!”

        想不到方法的李世民,只觉得满脑子都是乱麻,不由得扶额叹息:

        “果然生在帝皇家,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很多明的暗的道理,我等这些寻常人家,一生都难以触及,根本就无从推测。”

        “真是多谢王公子解惑,否则我可能到现在还会对圣天子和太上皇抱有幻想。”

        “没事的。”

        王远也站起走来,一手拿着酒水,一手拍了拍李世民的肩膀,安慰道:

        “其实这所谓的帝皇心术,本就是在皇城之内才会存在的垃圾玩意,它也不值得学习。”

        “这玩意学的越多,就会越没有人性,会让人一步步走入无尽深渊,眼中只剩下纯粹的利益和所谓的制衡,变成没有任何感情的怪物。”

        “所谓的人呀!终究还是要自己凭借着直觉去尝试几次,哪怕是失败也没有关系。”

        “说到底,唯有无所顾虑,任我自在几次,才算是真正的活过呀!”

        “你不懂这些弯弯曲曲,其实才是天大的幸运呀!”

        人要凭借这直觉去尝试几次?

        无所顾虑,任我自在?

        我其实很幸运吗?

        李世民听了王远这番话,顿时感觉心中豁然开朗了不少,越是思考,就越觉得深奥。

        就如同拨开云雾,见得光明,甚至眼眶都有些发红。

        这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感动。

        虽然有些讽刺,但李世民背地里,的确是一个很重视亲情的人。

        无论是对待妻子,还是对待儿女,他都是尽心尽力。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失去越多,就越想珍惜吧。

        “王公子,真是谢谢你......”

        李世民擦了擦了眼角,刚想要起身行大礼,向王远表达感谢。

        但在下一秒,王远的一句话,却让李世民当场直接愣住了。

        甚至连同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也完全呆滞。

        “其实对于李二来说,虽然太上皇和他的立场是水火不容,但也不是没有相安无事的可能。”

        “哎!可惜如今在我身旁的人是你们三个逗比。”

        “如果在我身边的人是李二,我倒是可以给他出一个绝妙法子,没准李二高兴之下,还能让我混个蓝田县令当当。”

        说着,王远有痛饮了一杯酒,感叹道:“好喝!还是我亲自酿的酒够劲呀!”

        “长安的酒都跟清水一样,啥味道都没有,老李你说是不是呀?”

        “咦?奇怪了,为什么你们要那样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