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的下人是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又该怎么做?

第七十章 又该怎么做?

        马车飞奔着,没多久就便来到了蓝田县附近。

        李君羡带着众多侍卫伪装成下人,收起了刀刃,驾驶着车队来到王府。

        而车轮子刚刚停下,李世民,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便走下了车。

        “王公子,我们来......”

        李世民整理好仪容,脸上露笑,正要敲门。

        但没等他下手,门却“咔嚓”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哼!王公子你要是再不给我糖吃,我就不干了!”

        “今天你不拿出十根棒棒糖,就别想哄我回去!”

        “我小乐儿就算是冻死,死在外面,也要反抗到底!”

        王府内,小乐儿一边娇声嚷嚷着,一边迈着小腿,雄赳赳,气昂昂地抱着一个小包裹就要走出,摆出了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模样。

        然而她刚刚走出门栏,就看到了李世民三人。

        “啊?”

        小丫头愣了好几秒,才眨了眨大眼,小腿丫慢慢退后,又“嗖”一声再度缩了回去!

        李世民:“......”

        可怜的大唐天子,此时的额头上真的全是黑线!

        自己就有那么可怕?

        明明都快要离家出走的亲闺女,结果一看到自己就缩回去了?

        李世民感觉自己胸口有些堵。

        不得不说,这着实有些扎心了!

        “哈哈......”

        而杜如晦和长孙无忌在一旁身影颤抖,强忍着笑意。

        “你们这是在笑什么呀!”

        李世民实在忍受不了,直接给他两人一人一个“肘击”。

        “啊!”

        两人顿时发出惨叫声,脸露痛苦之色。

        陛下这一手也太狠了!

        可怜的两人翻了翻白眼,敢怒不敢言。

        尤其是杜如晦,更是心中郁闷。

        要知道,他可是病人呀!

        果然,君臣感情是会消失的。

        “你这个丫头,不是说离家出走吗?”

        “怎么又缩回来了?”

        而此时,王远也骂骂咧咧地从屋内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个特大号的棒棒糖,边吃边走。

        “整天就知道吃棒棒糖,知不知道你已经对这玩意上瘾了呀!”

        “我明确告诉你,这几天就算你再怎么叫,我都不会再给你棒棒糖,而且还要当着你的面吃!”

        “有种的,来打我呀!”

        “啊!”

        “王公子,你这个大坏人,就会欺负我!”

        “呜呜呜!”

        看到一幕,小乐儿脸蛋一抽,大眼泪汪汪的,直接破防了,咿咿呀呀地大哭了起来。

        这一刻,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抱着李世民的大腿就是痛哭了起来,声音撕心裂肺。

        “王公子,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要弄哭我的闺女呀?”

        听到小乐儿如此“悲惨”的哭声,李世民也有些小揪心了,不由得想要上前抱住这个丫头。

        他可怜的小丽质,什么都受过这种委屈呀!

        “啊?原来是老李,老孙,老乔你们来了。”

        而王远此时,也发现了李世民三人,略微讶然地又添了一口棒棒糖,才继续道:

        “你们还是别管这个小丫头片子,她就是在演戏而已。”

        “其实这几天来,她都已经三次离家出走了,嚷嚷着要回长安城找你们。”

        “三次离家出走我都有派人去跟踪,结果这个丫头每次都是去别家屋内睡大觉,等到晚上就会自己溜回来。”

        “小乐儿,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赶紧回屋去!”

        王远越说越没好气。

        自从回到蓝田县后,他就开始不给这个小丫头片子棒棒糖吃,省的她蛀牙了。

        万一真到了那一步,以小乐儿那个无法无天的性格,给她拔牙,那绝对能把整个屋都给拆除了!

        所以,王远打算直接从根源上防止问题的产生。

        而小乐儿在多次反抗无果之后,居然还出现了戒断反应!!

        是的,没错!

        王远活了两世,也是第一次知道,棒棒糖这玩意居然还能让人上瘾的!

        当真是活久见了!

        如果不是这棒棒糖是由他亲手制造的,甚至他都会怀疑里面是不是有罂粟花了!

        虽然蓝田县也没有人种植罂粟花。

        所以任凭这个丫头怎么闹,怎么离家出走,他都没有任何松口,就是不给她棒棒糖吃!

        而且还为故意刺激她,特地在她的面前吃糖果。

        没办法,重病就要用重药!

        “可王公子,你这样做的也太狠了吧?”

        闻言,李世民还是心有不忍,无奈道:“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呀!”

        此景此情,似乎触动了这位大唐天子内心深处的某些东西,语气之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复杂。

        “是呀!王公子你的确有些过分了。”

        “她才十岁而已。”

        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也有些小心痛。

        他们是最早跟随李世民的谋臣,当初在秦王府就亲自抱过这个小丫头。

        所以,他们对李丽质也是格外的有感情。

        这孩子打小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受尽各种宠爱,那里受过这种委屈呀!

        “王公子,你就是一个大坏人!”

        小乐儿也出声,大眼睛发红,朝着王远吐了吐小舌头。

        “真是的,我怎么就成大恶人了?”

        王远撇了撇嘴,看着三人,无奈道:

        “瞧你们说的,她是孩子又怎么样?”

        “老李你这个思维是真的很不对!”

        “错了就是错了,难不成你要为了宠她,而纵容她的无法无天吗?”

        “为人父母,最大的职责就是要帮助孩子走上正途,学会明辨是否!”

        “你要帮助她明白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如果这都做不到,那你就是失败的父母!”

        “当然这也不怪你,毕竟这个世界上失败的父母多得是。”

        “毕竟当父母并不需要考试。”

        闻言,李世民浑身一震,眼中的复杂更甚了,内心的某种东西被彻底触动。

        见状,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这个时候,他们还是沉默为好。

        沉默了几秒,李世民看向还吃糖的王远,摸了摸小乐儿的脑袋,复杂道:

        “王公子你说的很轻巧,但如果孩子和父母闹了矛盾,谁也不肯让谁,那你又该怎么办?”

        “当然是孩子主动道歉呀!”

        王远无奈地摊了摊手,耸肩道:“天底下那有老子给儿子道歉的道理?”

        “当然,这是在正常的情况下。”

        “王公子,那如果在不正常的情况下呢?”

        李世民目光一闪,低声道:“就比如,当今的圣上和太上皇。”

        “如果他们两个想要缓和关系,又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