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的下人是李世民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公子,我们去买花灯吧!

第六十二章 公子,我们去买花灯吧!

        “王公子?”

        长孙冲两边脸都肿了起来,活脱脱就像个仓鼠,此时的他咳着血,脸上全是懵逼!

        刚才是他出现了幻听吗?

        他的亲爹,刚才居然在喊那个田舍奴叫王公子?

        “凭什么呀!他配吗?”

        长孙冲下意识地叱问,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但他得到的却是长孙无忌更加愤怒的巴掌,而且力量之大,直接一下子就把他给拍晕了过去。

        “他不配,难道你配呀!”长孙无忌怒吼着,非常的愤怒。

        此时的长孙无忌,是真的暴怒!

        他身为大唐丞相,本来就被四夷朝拜的事情给忙到焦头烂额,差点连饭吃不上了。

        结果现在还被自己这个逆子给背刺了一套,差点连人带走,害得他不得不放下工作,特地跑过来!

        他如何不怒火冲天呀!

        所以,向来爱子心切的长孙无忌,这一次直接下重手将长孙冲打晕,免得他再胡说八道。

        而长孙冲昏迷之后,长孙无忌的怒火也慢慢散去,微微吐了一口气之后,又满是歉意地看向了王远,行礼道:

        “王公子实在太抱歉,是我家教不严,让这个逆子冒犯了你们。”

        “如果公子还觉得不解气,我还能再扇几个巴掌!”

        “那倒不用了,这其实也是一个误会。”王远连连摆手。

        随即,他又看着昏死过去的长孙冲,眨了眨眼:

        “既然他是老孙你的儿子,那这件事情就算了,而且小乐儿也没受伤。”

        老孙这几下,打的可比明叔他们要厉害的多了,毕竟连血都吐出来了。

        只能说,不愧是亲生的......

        “那就好,多谢公子大人有大量!”

        长孙无忌立马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件破事总算是过去了。

        随即他又看向了大兴县令,恭敬道:

        “这位县令大人,此事是我儿有错在先,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与其让长孙冲到处去惹事,还不如让这个逆子在牢房里面好好呆着,等待朝拜大典仪式结束再弄出,这样他也能省心。

        “遵......好的!”

        闻言,那位县令连忙一个哆嗦,冷汗直冒,将刚才的判决又说了一次。

        然后就让几位官差上前,把昏死的长孙冲,以及在一旁的瑟瑟发抖的房遗爱和柴令武都给扣押下去。

        而此时的两人,看着王远的目光之中,已再没有半分嚣张,只有深深的恐惧。

        这一刻,哪怕他们再傻再蠢,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长孙无忌是什么人?

        毫不夸张的说,他可是整个大唐的百官之首!

        在朝廷之中,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他们的父亲,在很多方面的影响力都比不上他。

        可就是这样的人物,居然在和这个少年郎称兄道弟!?

        还一口一个王公子?老孙?

        由此可见,这位所谓的王公子,身份是多么的恐怖!

        这一刻,他们心中除了后悔,就是懊恼。

        如果不是长孙冲那个傻缺非要主动上前挑衅,他们又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呢?

        可惜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而就在房遗爱和柴令武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平静下来的长孙无忌,同样也是后怕不已。

        好在他来的及时,不然真的要出现大问题了!

        房遗爱和柴令武可能以为他惩罚长孙冲,是因为王公子身份的原因。

        但长孙无忌可是清清楚楚,他会有如此举动,纯粹就是因为惹不起王远呀!

        要知道陛下可是下令了,如果暴露身份,那就要被倒吊在太极殿门前一天一夜呀!

        不但身子饱受折磨,还要忍受同僚的怪异目光。

        这谁顶得住呀!

        想到这里,他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连忙走到王远的跟前,恭谨行礼:

        “王公子,本来身为地主,我应该好好招待公子你。”

        “但我和老李他们还有要事忙,就先行告辞了,请望海涵。”

        “没事,你们忙你们的。”

        王远闻言,露出微笑,客气道:

        “我这次来长安就是想带小乐儿玩一下而已,并没有什么要事。”

        “不过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那过来蓝田县找我一趟,虽然小乐儿只是孩子,但她的婚约可不能开玩笑哦。”

        “没问题,那先谢谢公子!我告辞了。”

        “告辞!”

        告别完之后,长孙无忌就连忙离开了大兴县衙。

        而王远也带着小乐儿,明叔等人在一众复杂目光之中离开了。

        走出衙门之后,王远不由感叹:

        “真想不到呀!这个县令人还不错,处理事情起来既公正又有效率。”

        “长安不愧是大唐天子所在的都城,刑罚倒是清明!”

        说着,他又看向了小乐儿,笑道:

        “你说是不是呀?小乐儿。”

        闻言,小乐儿眨了眨还有些发红的大眼,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含着棒棒糖吃。

        因为......她不知道说什么借口来糊弄过去。

        “怎么了?”

        看到小丫头沉默,王远一愣,以为小乐儿还在意着之前的事情。

        于是含笑慢慢蹲下,一只手抹了抹小丫头的梁鼻,有抬手顺顺了秀发,语气温和地安慰道:

        “你还在担心之前的事情吗?”

        “放心,那些坏人都被严惩了。”

        “这一次是打掉他的门牙,要是那个棒槌还敢那样叫你,你就告诉我,下一次我一定亲自动手把他的腿都给打断!”

        感受着头顶的温暖,小乐儿轻轻晃了晃小俏鼻,然后略微低头,陷入沉默。

        但很快,她便再度抬起,眨眼看着王远,逐渐露出甜甜的笑容。

        “嘻嘻~王公子,其实刚才的事情小乐儿已经忘记了。”

        “别说这些了,我们现在就去买花灯玩吧!”

        说着,她还主动拉着王远的手,朝着远处的大街小跑而去,笑声清脆悦耳。

        “那么急干什么?”

        “今天长安没有宵禁,花灯要晚上玩才有意思,现在都没到晚上呢!”

        看到小丫头片子这幅模样,王远也没有抵抗,任由小乐儿拉着。

        明叔等人见状,都是笑着跟了上去。

        “小丫头,我们要不先去吃个饭吧?”

        “不!我就要玩花灯!”

        “可不吃饭的话.......”

        “求求公子你,陪我去嘛!”

        “......”

        “行吧!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