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1840印第安重生在线阅读 - 044 【成为酋长】

044 【成为酋长】

        眠熊老酋长望着眼前的庞大队伍,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是一位长者,自然是见过些场面的,但他已经忘记上次见到这么多人是什么时候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看向队伍前面的石鸦和马哨。

        石鸦笑着说道:“酋长,我们在高原之南大败阿拉帕霍人,这个消息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没错。我还听说……是马哨带领你们打赢了战争?”老酋长有点不敢相信地又问道。

        在他看来,虽然马哨毫无疑问是一个杰出的少年,但带领阿帕奇重挫阿拉帕霍人,听上去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石鸦接着说:“那场胜利绝对比你想象得还要激动人心!因为这个,很多氏族都愿意追随马哨,成为眠熊氏族的一部分。”

        老酋长愣了一会。

        随即他仿佛想到什么,竟毫不犹豫地一拍马哨的肩膀,笑容满面地说:“既然如此,马哨,现在你是眠熊氏族的酋长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为我们的英雄!”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现在的马哨更适合担任氏族的领袖,毕竟那么多加入眠熊氏族的人都是冲着他才来的。

        但老酋长如此痛快地退位让贤,还是难免让人感到意外。

        甚至于,马哨隐隐从老酋长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迫不及待的、求之不得的莫名意味……

        这是怎么回事?

        老酋长没有解释原因,而是开心地组织着合族仪式和继任仪式,第二天就将酋长之位正式交给了马哨。

        同时交给马哨的还有历任酋长沿用的名字,也就是与氏族同名的“眠熊”。

        “眠熊氏族的每一位酋长都会继承这个名字,如今他是你的了。”老酋长在仪式上说,一边还将自己的烟杆也递过去,“还有这杆烟。”

        马哨犹豫道:“我想名字就不必了,我早就习惯现在的名字了。”

        “那可不行,这是氏族的传统。你可以继续使用‘马哨’这个名字,但身为酋长,眠熊之名你必须继承。”老酋长坚持道。

        “好吧。”马哨只好接受这个名字,就当是个称号。烟杆他也收下了,他以为这能促使老酋长戒烟,直到老酋长拿出一杆全新的。

        老酋长为自己起了个新名字:“以后我就叫‘老熊’吧,老了。”

        “让我们为新酋长欢呼!”

        “酋长!酋长!”人们围着篝火纷纷高呼道。

        那些曾在马哨带领下击败阿拉帕霍人的战士们,他们对于这样一位骁勇善战的酋长的出现,更是感到欢欣鼓舞,喊出马哨教给他们的独特口号。

        “乌拉!”

        “乌拉——乌拉!”

        其他人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听着这情感强烈而富有节奏的呼喊,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喊了起来。

        “乌拉!乌拉!”

        于是不一会,所有人都在高喊“乌拉”,声震夜幕,营地中央熊熊燃烧的火焰仿佛都在跟着节奏跳动,

        千人山呼“乌拉”,气氛空前热烈,很多阿帕奇人这辈子都没见过此等景象。

        马哨也为族人们献曲数首,然后和众人一起吃烤牛肉。

        “哨子哥,你真的打败了一千个阿拉帕霍人?”小畜生仍不敢相信,几个月不见,他所熟悉的哨子哥竟然变得恐怖如斯。

        “现在要叫酋长。”厚肩纠正道。

        “哦……酋,酋长。”小畜生觉得很不适应。

        “没必要。”马哨对此不以为意,摆了摆手,“除了在正式场合,你们像以前那样称呼我就行。”

        小畜生露出笑容,贱兮兮地又叫了一声:“哨子哥。”

        “……”马哨看着他的表情,突然有点后悔了。

        厚肩继续刚才的话题:“这还有疑问吗,不信你看酋长头上——咦,酋长你头上怎么还是九根鹰羽?”

        “九根就九根吧,编个战冠也挺麻烦。”马哨本来还挺喜欢鹰羽战冠,但自从活捉乌鸦之后就再也没兴趣了——这玩意在战场上不是吸引火力吗。

        战冠平时戴着也麻烦,他索性就继续戴着这九根羽毛,意思意思得了。

        众人一边吃着烤肉,一边闲聊着,忽然红女向这边走来。

        “酋长。”红女微笑道,似乎有事要说。

        “怎么了?”马哨询问道。

        “酋长你今年已经十四岁了吧。”

        “嗯。”马哨点了下头,他其实还差几个月满十四周岁。

        红女缓缓说道:“十四岁也差不多是结婚的年龄了……”

        小畜生这时忽然眼前一亮,插嘴到:“老姨,你想把我妹妹嫁给哨子哥吗?太好了,她终于不能出来烦人了!”

        红女沉默了两秒钟。

        马哨则当即拒绝道:“十四岁太早了。不仅是我,以后族内所有人都必须年满十八岁才能结婚。”

        ……

        第二天。

        “马……嗯,酋长。”老酋长直接以酋长称呼马哨,然后道,“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是关于科曼奇人的。”

        “科曼奇人?”

        “就是南边的那个双狼氏族。”老酋长提示道,“在你们出征期间,我们和双狼氏族发生了一些复杂的争议。”

        “具体来说就是,双狼氏族把我们的土地卖给了白人。”

        马哨听得一头雾水。

        科曼奇人,把阿帕奇人的土地,卖给了白人?

        什么鬼?

        “你知道,虽然长期以来,我们和双狼氏族还算相安无事,没有什么冲突。但我们算是后来者,双狼氏族是在这附近定居最久的氏族,所以他们宣称这里的土地都是他们的。”

        “最近他们又比较拮据,结果就向白人出售了大量土地,包括我们所在的大片区域。”

        “早知道我当初应该听你的建议,给双狼氏族提供一些帮助,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