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神相鬼医在线阅读 - 第2884章 直入

第2884章 直入

        第2884章    直入

        听到张凡这番话,萧冲想了一会儿道:“也是啊……”

        “既然这样,张先生,那就按照您的意思来,我这就带这两个人回平山。”

        萧冲应了一声,旋即,又满脸正色的叮嘱了一句,“您一定要小心,如果有什么事,您一定要联系我,我带联合会的人过来,虽然您很想名正言顺的得到那些龙须草,但是命才是最重要的。”

        “明白,你放心吧。”

        张凡笑道,“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看我什么时候轻视过我的生命?”

        “倒也是……”萧冲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

        随后,萧冲开始收拾行李,然后,将李生和王浩带上了车,直接驱车向着平山市驶去。

        张凡也退了房,换了一个距离特殊部门不远的酒店住下。

        吃过午饭,张凡戴上了另外一张人皮面具,穿上了一身故意弄的很脏的衣服,此时的张凡,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年纪,整个人给人一种十分邋遢的感觉。

        张凡就这么进入了尖峰市警局,来到警局的一楼大厅之后,张凡四下打量了一眼,跟平山市一楼大厅的格局很像。

        张凡下意识看了一眼二楼,平山市的特殊部门,就安排在二楼,不知道尖峰市的特殊部门在不在?

        就在这时,一名四十来岁,穿着休闲装的平头男子快步向着大厅的方向走来,然后,直接上了二楼。

        张凡之所以注意到这平头男子,是因为张凡从这平头男子身上感到到了一股道气。

        在这平头男子上楼后不久,张凡也跟着上了楼,张凡刚从楼梯间走出来,便看到一面玻璃墙上写着“特殊部门”四个大字。

        “诶!你干什么的?”

        就在这时,张凡的身后传来一声低喝。

        张凡回头望去,刚刚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身上溢散着道气的平头男子。

        “同志,我……我是来报案的……”张凡装出了一副局促,拘谨的样子。

        “报案不在二楼,在一楼……”平头男子道。

        “一楼接的是普通案子,我要报的案是特殊的案子……”张凡接了一句道,“你们这不是特殊部门嘛,专门接邪祟害人的案子吗?”

        听到张凡这一番话,平头男子眉毛一挑,有些讶异的在张凡身上打量了一眼,“你知道的倒不少,这些情况是谁告诉你的?”

        “一个叫李生的人。”

        张凡回道,“他说,他在这工作。”

        张凡在说这两句话的时候,故意增大了音量。

        “李生?”

        平头男子轻声呢喃了一句,然后问道,“你怎么认识的他?”

        平头男子的话音刚落,张凡还未回答,便听“嘎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一名五十多岁,头发呈灰白色,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向着张凡和平头男子的方向走来。

        大腹便便男人走到张凡和平头男子跟前之后,平头男子恭敬的道:“部长……”

        不错,这大腹便便的男人正是钱进,张凡也认出了他,联合会给张凡的资料上,是有钱进的照片的。

        “原来是领导来了,领导好……领导好……”张凡连忙跟大腹便便男子打招呼,整个人也变得越发局促。

        “你好……”钱进伸出手来。

        张凡伸出手来,想跟钱进握一下,但发现自己的手很黑很脏,又连忙收了回来,使劲在身上蹭,但他的衣服也是脏的,所以,越蹭越脏。

        “算了……算了……”钱进笑道。

        听到钱进这话,张凡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把自己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怕有人碰他,他身上佩戴了灵石,实力在第三境以下的修行者感知不到他的气息,但修行者一旦触碰他,探查他的身体状况,他必然会暴露。

        “大刘啊,你去忙吧,我跟这位小兄弟聊聊。”

        随后,钱进对平头男子道。

        “好的,部长,那我就先去忙了。”

        平头男子应了一声,然后便离开了,“有什么事您叫我。”

        “小伙子,请吧……”大刘走后,钱进对张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张凡带到了一旁的会议室,并且招待张凡坐下,给张凡倒了杯水。

        自始至终,张凡都是一副拘谨的样子。

        “你刚刚说,李生让你过来报案,你是什么时间,在哪见到的李生?”

        钱进直入主题。

        “昨天晚上,在我们工地门口的板面摊儿上见到的他。”

        张凡回道。

        “哪个工地?”

        钱进紧跟着问道。

        “大同路那个新开盘的小区。”

        张凡道。

        “梧桐华府……”钱进轻声呢喃了一句,“这小区周边也没酒吧和娱乐场所,他去那干什么?”

        “你是那的工人?”

        随后,钱进继续问道。

        “对……”张凡回道,“昨天晚上我们加班打灰,晚上十一点下的班,干完活,我们都感觉有些饿了,看着面摊还在营业,我们几个工友边去吃面了。

        我们去的时候,那个叫李生的人就在面摊上吃面,我们几个聊天,聊到了我老婆身上。

        我老婆出来跟我一起打工,半个月前突然昏迷不醒,不能动了,到医院什么也没检查出来,但却日渐消瘦。

        我老婆知道我家里穷,嫁给我时,没要一分钱彩礼,平时我们两个的感情很好,我想把她的病治好,虽然没有检查出她什么病,住院一天要花我三天的工资,我也把她留在医院了,希望有一天能检查出她的病,并且治好。

        在面摊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一直在哭,那位叫李生的先生应该是看我可怜,过来跟我说,我老婆可能是被邪祟冲撞了,让我来这里找他的同事,也就是您几位帮忙。

        而且,还给我们几个工友,加了两个小菜,点了几瓶啤酒,人很不错。”

        “李生为什么不自己帮你?

        而让你来找我们?”

        钱进问道。

        “他说他领导分配给了他任务,而且很急,跟我聊了几句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张凡回道。

        “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钱进继续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