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柯学的空想物语在线阅读 - 20.下毒

20.下毒

        巧克力吃归吃,派对上也是要玩耍的。

        只不过这一回园子没了兴致,靠在沙发上,一副怏怏的样子。

        所以,忱幸临时补习了好些天的追求女生的‘知识点’就用不上了。

        他本以为派对会有什么好玩的娱乐项目,没想到就是坐着干聊,网球社的这几个人都很熟,几人之间的关系瞧着有些复杂。

        园子一不说话,毛利兰也就很安静地坐着,柯南守着他的小兰姐姐很乖,忱幸有点想睡觉。

        这时候,芥川克彦走过来,“怎么了,看起来都很没精神啊。”

        “没有啊。”渡边好美笑了笑。

        “这样好了,大家来玩游戏吧。”芥川克彦拍手道。

        忱幸眼皮抬了抬,终于有点乐子了吗?

        “好啊好啊,玩什么?”这回积极响应的可不是园子了,而是暗恋芥川克彦的关谷香。

        至于园子...仰头看着天花板,仿佛神游。

        “掰手腕!”芥川克彦笑道。

        “……”众人。

        还真是打破尴尬、活络气氛的好游戏呢。

        忱幸用腿轻轻撞了园子一下。

        “干嘛?”园子歪头。

        “还不开心吗?”忱幸问。

        “切,你竟然会关心人吗?”园子瞥他一眼。

        “为什么不会?”忱幸疑惑。

        园子沉默了一会儿,“那可能是我刚知道吧,反正你以前可没关心过我。”

        忱幸愣了愣。

        “我想起来了,是你从那些杂志上学到的吧?”园子忽然笑了下。

        忱幸没说话。

        园子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好啦好啦,又不是第一次表白被拒,我没那么脆弱。”

        然后就又开始逗弄小兰了。

        忱幸眼睑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柯南将一切收入眼底,心思一动,难道说土方忱幸其实喜欢园子?这么一想,就能解释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了,原来跟自己一样啊...

        说起来,那晚在警局门口,从车上下来的女生该不会就是园子吧?那她跟土方忱幸之间,或许真有不浅的关系呢。柯南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两人。

        这时候,掰手腕的两人也分出了胜负。

        “不是我说,芥川,想要赢我的话,你还得再练十年呢!”洛松俊秀一脸得意,丝毫不是之前被教训的时候了。

        芥川克彦大怒,两人就推搡起来。

        忱幸觉得有些吵,决定以后再不参加这种场合了。

        “好了不要吵架了。”芥川克彦的妈妈端着咖啡过来,“大家先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

        很快,她又端上蛋糕。

        园子看起来真的没事了,没有化悲愤为食欲,而是跟毛利兰品尝着蛋糕,有说有笑。

        一直注意她的忱幸松了口气,默默喝了口咖啡。

        柯南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沙发后面,在他身侧冒头。

        “你很关心园子姐姐?”

        “嗯。”忱幸点头。

        柯南一怔,这就承认了?

        “怎么了?”忱幸问。

        “没有,就是有些意外。”柯南挠头。

        忱幸没多说什么。

        铃木家对自己有恩,园子也是自己的朋友,他当然会在意。

        “咦,你这小鬼,在跟忱幸偷偷说什么啊?”园子忽然转过头来。

        “哪有。”柯南无辜一笑,“就是再说刚才的巧克力好好吃。”

        “算你们识货。”园子轻哼一声,“那可是我特意挑选的巧克力。”

        众人吃着蛋糕,喝着咖啡,说着闲话,倒也安适。

        芥川克彦烟瘾很大,喝了几口咖啡便要出去抽烟,渡边好美劝他,结果引得芥川发脾气,期间那个地中海青年直道给他递了烟。

        “不好意思,我可能是喝多了。”芥川克彦歉然道,然后起身离开。

        渡边好美也跟了出去。

        忱幸从落地窗看着院中的男女,突然思索什么是‘喜欢’。

        但未果,便听到了渡边好美惊恐的喊叫声。

        柯南眼睛一睁,直接从沙发上翻过去。

        院子里,芥川克彦趴在草地上,手边还有燃烧的香烟。

        芥川妈妈第一个扑上去,抱头痛哭。

        ……

        很快,警察到了。

        “芥川克彦先生,刚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目暮警官神情沉重。

        渡边好美坐在沙发上,泣不成声。

        关谷香神情悲戚,洛松俊秀等人也是默不作声。

        “死因是农药中毒。”目暮警官说道:“渡边好美小姐,刚才只有你跟被害者在院子里,是吃了你送的巧克力才倒下的对吧?”

        “嗯...但我没有杀他。”渡边好美啜泣道。

        这时,冷不丁跳出一个人来,“不要再狡辩了,凶手就是你,渡边好美小姐!”

        “吓,你怎么在这?”目暮警官按了按帽檐,显然吓得不轻。

        突然出现的不是别人,正是接到了小兰电话的毛利小五郎。

        此时,大侦探微微一笑,目光锐利而笃定,“杀人的动机很简单,就是爱的纠葛啊!”

        “这么简单?”目暮警官惊讶。

        “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杀他啊!”渡边好美掩面痛哭。

        忱幸却是看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心中下意识想到了上两次的案件。

        或许,这位大侦探擅长的并不是侦破案件,而是排除凶手...

        “嗯?”毛利小五郎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注视,“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崇拜吗?”

        忱幸礼貌一笑。

        “不对,如果凶手是渡边好美的话,是不是太简单了?”柯南托着下巴,仔细回想,“可如果凶手是其他人,大家都吃了寿司跟咖啡,咖啡是在同一个咖啡壶里面倒出来的,而寿司种类太多,也不能保证凶手就一定会吃到下毒的那一块。至于蛋糕,被害者不喜欢吃甜食,根本就没有吃。”

        鉴识人员递给目暮警官一个证物袋,里面是芥川克彦刚刚抽的香烟。

        园子忽然道:“我记得芥川先生的香烟,是直道先生给的吧?”

        “是这样吗?”目暮警官看向地中海的直道,目光严厉。

        直道张了张嘴,清楚瞒不过去了,“没错,我在香烟的过滤嘴上下了毒,谁让他总是看不起我,还欺负阿香!”

        “直道,你...”关谷香根本不领情,意外且怨恨。

        直道一脸黯然,垂首不语。

        懦弱的他好不容易有了杀人的胆子,可还是一厢情愿的舔狗。

        忱幸眼神微动,眼看着毛利小五郎像是喝醉酒一样摇摇晃晃,最后立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抱臂沉思。

        始作俑者猫着腰藏到了沙发后面。

        “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