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不同的信念

第七章 不同的信念

        熊熊的火焰将干枯的树枝烧的噼啪直响,两个看起来只有15岁左右的少年对坐在篝火两边相视无言。

        不知道眼前的素云到底是故意试探,还是初见同为穿越者,一时兴起问出了这种隐晦话题,难道他不知道这是个人隐私么?

        在殇月的观察中,素云的眼中除了期待以外,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多余的神色。

        “额...!”半晌之后,素云终于想起了自己问题的敏感性,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带着歉意说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记这是咱们彼此之间的私事了,这种问题确实不该问。”

        看着眼前正在跟自己道歉的人,脸上的那抹真诚溢于言表,殇月笑着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一时激动,我能理解。”

        说完之后两人好似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默契的开启下一个话题,而先开口的仍旧是素云,只见他一边用面前的木棍,让火势撩拨的更汪了一点,然后才抬头问道:

        “殇月兄弟,我15年考入的军校,后来就没怎么玩过lol了,背景故事什么的都不记得。”

        “不过我还有印象的是,好像正是因为素马长老死亡,所以才导致亚索师兄被同村人追杀吧!后来拳头给这个故事填坑了吗?”

        殇月闻言眉头一挑,马上就懂了眼前这个人的意思,将自己细小的胳膊拄在大腿上,试探着问道:

        “你想救素马?”

        “为什么不救?”素云对于殇月的反问充满了不理解,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自己,但还是十分认真的回道:

        “不管怎么说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开始,他就照顾我,并且教我学习剑术一直到现在,既然我知道他未来有一场劫难,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救的。”

        眼前之人所说的话和刚刚一样的真诚,殇月也能理解,毕竟自己是自己,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从小到大是天生地养。

        而他和自己不同,通过昨天的观察,殇月从他们交谈的神态和行为举止,以及刚刚的对话中能得知,素云从小到大都和素马长老以及永恩兄弟有着甩不脱的关系。

        可是若自己真的帮他的话,未来势必会产生自己无法掌握的变化,不说性子有些古板的永恩,未来的亚索可是抗击诺克萨斯人的主要战力之一。

        也正是因为那次变故,让亚索从一个只知道莽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历经沧桑,看透人间的浪人。

        若是真的告诉素云的话,他会不会让未来产生自己无法掌握的变化,这殇月可拿不准。

        “你不想救人?”一段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的话突然在耳边响起,惊醒了正在衡量得失的殇月。

        抬头一看,眼前只有素云那张挂满了不理解的脸,也许是他从自己的眼神中得到了他想知道的答案,急切间又问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要死很多很多人的,你就忍心看着他们死在别人的刀下?”

        素云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殇月,他无法理解眼前这个看起比自己还小的孩子,居然有这么冷血。

        明知道未来这片土地会被鲜血染红,却没有做丝毫准备,竟然任由这样的场景到来。

        听着眼前之人的质问,心底的良心还是让殇月眼底闪起了一抹愧疚,不过也只是转瞬即逝。

        “你觉得这里的人值得么?”殇月半晌之后,才对素云幽幽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殇月的话让素云更加摸不着头脑,有些气愤的将手中捅篝火的木棍一扔,带着些许愤怒的低吼道:

        “救人就是救人,还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生命是无价的,你居然还问我这些生命值不值得拯救!?”

        说到最后,素云甚至已经站起身,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殇月质问着。

        面对和自己同为穿越者的质问,殇月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退让,而是抬头望着那双愤怒的眼睛反问道:

        “如果,当屠刀降临在他们的头顶时,他们并没有反抗,甚至有些人还甘愿就戮,祈祷着自然之灵为他们复仇呢?”

        “如果,他们认为拿起手中的武器,会破坏心中一直信奉的均衡,会被自然之灵抛弃,无法再成为一个艾欧尼亚人呢?”

        “素云,我们都是第二世,是在这里从小长到大的,应该知道自然之灵在艾欧尼亚人心中的分量,在他们的世界观中,军队、暴力还有战斗,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

        “你说这样的艾欧尼亚、这样的人,真的值得救么?”

        殇月说的这些都是艾欧尼亚的现状,素云没有办法反驳,但这并不代表他被殇月说服了。

        每个人从出生后,父母的言传身教,以及后天他在这个世界上走过的路,造就了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尤其是像素云这样的,在华夏的军队有过5年服役经验的人,他的价值观更是坚不可摧的。

        从他踏入军营的那一刻起,无论是他以前的认知,还是军队首长的言传身教,都在告诉他,自己的责任就是保护那些站在自己身后的平民。

        更何况他已经是军队的一名军官,这种责任感与使命感,是不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产生任何改变的。

        所以,尽管殇月说的都是实情,但他仍然无法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冷漠的看待周围的生命。

        “我不知道值不值得!”因为殇月说的确实是那个道理,素云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气馁,只见他有些颓然的坐在刚刚做的石头上继续说道:

        “但我无法认同你的想法,我也做不到你的冷漠。我生活在这个世界十多年了,眼前的一切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未来战争会爆发,我也不可能救下所有人,但我还是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救那些我能救的人,这一段谁也无法改变我。”

        “因为从我进入军队的那一天起,我的班长,我的连长以及我身边的战友们,都在为此做准备并随时准备牺牲。”

        “可那是现实世界!”殇月闻言不由得皱起眉头,他不希望和自己一样穿越过来的人,去卷入未来的那场屠杀。

        所以看着眼前略显执拗的素云,殇月也开始第一次对外人吐露心声,准确的来说是他穿越之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素云,我们是在一场游戏的内测之中。虽然这是游戏,可我们是真实的穿越了。”

        “一个人穿越了也许是意外,但是你我都穿越了,而且可能还有别人也和我们一样来到这个世界,这还是意外么?”

        “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的蹊跷之处么?把我们扔到这个世界的人,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们对于这方面的信息是完全不知道的!”

        “我们现在眼前所处的世界,生活在这里的人,如果按照游戏里的说法,他们就是npc罢了,你没有必要那么去在乎他们的。”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尽量隐藏自己,等我们摸清了隐藏在这个世界后面的大秘密之后,再做打算也是不迟的。”

        殇月的一番说辞,将这场穿越所隐藏的问题摆在了素云的面前,他又何尝不知道殇月所说的这些呢?

        这时候就能看出当一个人的思维中,理性与感性产生矛盾时,他本人会如何抉择。

        也许是过往的军营生活的影响,素云压根不相信这个世界没有人无法改变的现状,仔细的斟酌了一番之后,他抬头看着殇月说道:

        “你说的这些确实是我们要面临的问题,但我还是不能认同。”

        “我的眼睛告诉我,我看过这里,我的舌头告诉我,我吃过这里的东西,我的声带告诉我,我与他们进行过语言交,我的记忆告诉我,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没办法把这十几年经历的一切,都当做一场梦幻。”

        “殇月,我知道理性对于一个人的重要程度。但我们不能完全被理性掌控,太过于理性会让我们失去人性。”

        “我们从进化之初到现在创造出的文明,是理性与感性的并存,才让我们创造出了多姿多彩的世界,不是么?”

        “至少......我师傅的事情告诉我吧,他毕竟将疾风剑法教给你了,你说呢?!”

        听到素云的最后一句话,殇月心中一凛,同时心中也瞬间反应过来,昨晚自己和素马长老相处的时候,他应该就在暗中看到了一切。

        意识到这件事情后,殇月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用任何借口,去阻止自己不愿意让素云做的事情了。

        况且两人虽然没有在根本上让对方认可自己的思维,但面对素云的请求,殇月真的无法不管不顾。

        他还是将现实世界中,联盟宇宙官网上所记载的素马长老的事情告诉了素云。(详情请看联盟宇宙官网《断剑的自白》。)

        “所以...这一切的起点就是这么狗血么?”这是素云听完了殇月的讲述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就是这么狗血!”殇月无奈的瘪了瘪嘴巴,拿起准备好的柴木,往身前的篝火中添加了一些并继续说道:

        “如果素云兄你真的要救人的话,只要战争开始之后,你一直跟着素马长老就好。”

        “你如果真的救下素马长老,未来肯定会产生变化的。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亚索就可能不会被赶出村庄,也不会误杀他的兄长。”

        “那么抵抗诺克萨斯人的战争就会少了亚索的参与,这之后会产生什么后果,你...要想好。”

        殇月的提醒让素云的思绪一时混乱了起来,不过半晌之后他还是对着殇月摆了摆手,叹息道:

        “今后的事今后说,反正能救的人我还是要救的。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望着已经离开这里,钻入帐篷的素云,殇月不由得心中生出一抹钦佩的感觉,因为他知道素云仍旧坚持自己的选择。

        那是怎么样一条艰难的道路,未来会充满多少的坎坷,殇月能想象到,他也相信素云一定也能明白。

        但自己却从始至终没能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退缩,也许这就是在那个大熔炉下所得到的永不言弃的品质。

        夜已经很深了,殇月一直等道篝火变成了木炭,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昨晚他就没休息好,所以回到帐篷躺下后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早,三人先后醒来走出帐篷,收拾了一番就踏上了计划中最后一天的行程。

        优美的景色不再优美,温馨的环境也来不及去感受其中的温馨,最后这一天的路上,两个少年心中只有无尽的思绪,一时间剪不断、理还乱。

        艾瑞莉娅也在上路的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气氛的沉闷,可是昨晚睡得死死的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尽管路上的时候,她尝试过让气氛变得活络起来,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难道他们两个男子昨晚吵架了?”只有13岁的她,小小的脑袋瓜也只能想到这些,完全不会想到,自己身边的两个大哥哥,在昨晚的谈话中涉及到了多少人的生死。

        烈日高悬,秋季午后的太阳正是最热情的时候,在他的照耀下赶路的三个孩子本应是满头大汗。

        可在这片土地上,自然之灵却在无声的调节着这里的每一个自然现象,照顾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人类,让大多数人生活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中。

        带着凉意的秋风拂过,脚下枯黄的草地卷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浪,从远方席卷而来,带走了身边的燥热。

        三人已经来到山脉的边缘,只要走过前方的一条峡谷,再有两个小时左右,就会到达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普雷希典。

        只是......。

        这条峡谷虽然不长,但是很细,两侧山壁笔直,仿佛就是被人用刀将一座山从中劈开一样形成的。

        山壁两侧只有极少的植物稀稀落落的挂在上面,也完全听不到任何动物的鸣叫声,与外面的艾欧尼亚婉如两个世界,安静的让人觉得可怕。

        一阵恍惚感突然从意识深处浮现,殇月努力的甩头提气注意力,身赋《神明灵》的他,对自然六气极为敏感。

        这条峡谷内,白天阳光照不进来,常年的阴暗让这里产生了浓重的湿气,正应对了阴、阳、风、雨、晦、暝六气。

        如果早知道这里,那么这里绝对是他修炼神明灵入门的绝佳之地,但现在他体内先天之炁与六气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只能屏息不让这些气进入身体破坏那种平衡。

        就这样三人又走了半个小时左右,突然一条岔路出现在三人的眼前。

        作为引路者的素云这时终于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走左边这条路,一个小时后出了山谷,就能看到普雷希典了。”

        说完就闷头向着左边而去,只是这一刻殇月的意识深处突然感受到了什么。

        “殇月施主,请走右侧,还请进谷一叙!”

        一道似是从远古的呼唤在殇月的意识深处响起,它似乎是让自己选择走右边这条路,所以他赶忙开口问道:

        “素云,右边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