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玄幻小说 - 争命从符文之地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第六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沙沙沙...!”

        夜晚清凉的秋风拂过,远处的草地随风摇摆响起的声音,惊醒了这个寂静的夜晚。

        一身白袍身形挺拔的男孩,与另一个站在不远处身形佝偻,身披着浅蓝色棉麻长袍的老者互相对视着,一老一少、一蓝一白在这夜晚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时之间,这两人谁都没有率先开口,他们就像两座雕像一样,沉下心来等待着什么。

        直到半晌过后,素马长老的脸上突然挂上一抹疑惑,开口说道:“年纪到底还是大了,现在年轻人的心思都这么沉稳么?”

        收回自己手指,面对素马长老的感叹,殇月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自己毕竟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被对方撞破自己会他的疾风剑术,而且还表现的也没有一丝慌乱,这确实不正常。

        所以,皱眉思考了一番,殇月回道:“家学秘传,让我对风的气息有些敏锐,没想到能这样也能用出老先生的绝学。”

        “好一个家学秘传!”素马长老的语气中突然泛起一抹无奈,抬手捋了一下自己鄂下的山羊胡继续说道: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堵死了老夫接下来要问的问题。你这孩子...心机太深。”

        素马长老的这句话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夸人,不过殇月也没有在意,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个时间段中,任何艾欧尼亚人对自己的评价。

        见眼前的少年再次沉默,素马长老缓缓上前,围着殇月打量了两圈,最后才再次开口说道:

        “无论是下午交谈,还是今晚狂欢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似乎是在刻意远离所有人。”

        “就连我刚刚说话语气中带着的那种挖苦,你都能视而不见,保持岿然不动,小友可否告知老朽,你这么做的理由么?”

        挑眉看了一眼已经绕到自己身后的素马长老,会告诉他们么?殇月自然是不会说出自己远离他们的原因的。

        怎么说?说未来会有侵略者屠杀他们,然后你们要奋起反抗么?

        如果他们都是正常人,保持着人类该有的警惕心的话,自己可以委婉的透露一些内容。

        但是这里是艾欧尼亚,除了那些怪物猎人会动手杀死恶兽以外,他们压根都想象不到这个世界会有人与人之间的战争。

        就算殇月说出来又如何,这些艾欧尼亚人也只会把自己说的,当做是小孩子的天方夜谭。

        所以,面对素马长老的询问,殇月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刚才一样,继续保持着自己的沉默。

        又过了半晌,殇月的身后再次响起了叹息,语气中的无奈比之前更加浓重了。

        “罢了,罢了。既然不愿意说,那老朽也就不再强求去问了。”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素马长老说完话之际,也绕回了殇月的面前。

        “疾风剑术,重点不是剑术而是疾风。出剑如风,人也要如风。”

        话音落下,素马长老在殇月惊讶的目光中,突然从刚刚在自己近处的位置闪现到了旁边的一座兵器架边。

        “气流无处不在,疾风也无处不在。带动气流掠起疾风只是基础,若想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就要体会自己身体每一次动作所带动的气流。”

        “然后去控制它、指引它,进而让自己融入疾风,变成疾风的一部分。”

        说完只见素马长老对着远处木桩猛然喷了一口气,霎时间一股狂风猛然掀起,将包裹在木桩上的麻绳和麻布袋绞了个粉碎。

        做完这些之后,脸上带着笑意的素马转头看向殇月,妆模作样的扭动了几下手腕,做出放松肌肉的动作,一边自嘲道:

        “到底是年纪大了,说了几句话就累得不行。殇月小友,时候不早了,老头子我得早点休息了。”

        老者逐渐远去,殇月这时才猛然惊醒,扭头转向远去的背影大声问道:“长老为何教我?”

        “天然的璞玉难寻,若不雕琢上两刀,岂不是浪费了自然之灵的安排。”长老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殇月却也听的分明。

        这一瞬间殇月的内心突然泛起了一丝丝的感动,这个老头明明和自己初次见面,接触的时间连一天都不到,却将他独门绝学的精要告诉了自己。

        当然,这种感动也只是一瞬间,清醒了的殇月很快内心中就泛起了一丝鄙夷。

        这丝鄙夷不是针对素马长老,而是对整个艾欧尼亚人天真和单纯的鄙夷,过分的相信自然之灵,终究会在未来为他们带来难以磨灭的伤痛。

        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空,月亮不知何时已经西落,天色已经很晚了,想到明天还要赶路,所以殇月收起了烦乱的思绪,再次回到了长老家的客房,和衣而卧躺在床上,争取能多休息一会。

        在之后殇月的记忆中,鸡鸣的声音很快就响起,一个清脆的少女声在耳边响起,随着有些干涩的双眼睁开,殇月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全力摇动自己身体的艾瑞莉娅。

        “殇月哥哥,快起来了,我们该要出发了。”

        殇月不记得自己究竟睡多久,不过好在度过了最初的难受后,常年修炼的他也很快精神了起来。

        几人在素马长老的招待下,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简单收拾了一番,然后又一起来到了村子的东侧出口。

        离别之际终于到来,艾欧尼亚人的热情也在逐渐冷却,不过他们没有多少分离的伤感,毕竟也不是什么至关重要之人。

        从昨天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隐藏在每一个艾欧尼亚人深处意识中,告诉他们应该这样款待远方的来客。

        就像现在,殇月和艾瑞莉娅即将再次踏上远方的路,素马长老也会派遣村子中人,带领两个少年前往普雷希典。

        而那个领路人也不出所料,就是素马长老的小弟子,疑似和殇月一样的穿越者,素云。

        又是那几个人,又是远处那片金黄的草原,殇月和艾瑞莉娅已经离开村口,在道路的起始点等待着。

        看起来只比殇月大一两岁的素云此刻正躬身站在素马长老的面前,老人背着双手一脸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小弟子叮嘱道:

        “此去普雷希典,虽不是你第一次远行,但还是要切记,路上不可贪图玩耍,早去早回,莫要让为师担心。”

        与他的两个师兄在脑后绑一个马尾不同,年纪小小的他确实个中分齐肩长发,只见他抬手抱拳一礼恭敬的回道:

        “是,弟子谨遵老师教导。”

        “去吧,去吧!”嘴角挂着笑意,素马长老扭头向着村里走去。

        而没了老师在这里镇场子,留下来的亚索与他的兄长永恩,也变得活络了起来。

        首先有小动作的居然是看起来十分沉稳的永恩,只见他突然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像是马头琴的东西交给素云,然后小声说道:

        “臭小子,上次你练剑把我的琴弦砍断了,你给我去普雷希典找人修好。要不然我就把你平时偷偷去打猎的事告诉老师。”

        一旁的亚索听到兄长的话后,直接翻了个白眼,挑眉调侃道:“说的好像小云打来的猎物你没跟着吃一样。”

        弟弟的一番调侃让永恩尴尬无比,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亚索也从身后掏出一个小包裹递给素云小声说道:

        “云弟,你去普雷希典的时候看看,如果要是有从弗雷尔卓德来的匕首或者比尔吉沃特来的火枪啥的,给我买一把我留着把玩。”

        “你买那东西干啥?”听到弟弟的话,永恩脸色顿时变得严厉起来。

        他的这个意图似乎碰触到了永恩的底限,亚索发现兄长似乎真的有点生气,只是小声的说道:“买来玩玩还不行了?”

        “你是疾风剑术的传人,那种东西配我们把玩么?不许!”

        ......

        接下来就是兄弟俩的一番小声争吵,奈何他们虽然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但价值观却完全不同,又怎么可能有双方都认可的结果?

        直到他们发现远处还在等待上路的殇月的脸上浮现除了一抹不耐烦,永恩这才拿出自己兄长的身份强压下亚索,对素云说道:

        “云弟,你就给他买一把竖笛吧,就向艾瑞莉娅小姐的舞蹈一样,希望音乐能洗涤他心中的戾气。”

        说完头也不会的返回了村子,顺道还将脸上带着浓重不服神色的亚索也给拉走了。

        告别了自己的两个师兄,素云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才转身来到殇月和艾瑞莉娅的身边说道:

        “抱歉,两位久等了。我这两个师兄就是这样,让你们见笑了。”

        艾瑞莉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在意,现在对于他们三人来说,赶路才是最重要的,从这里到达普雷希典还需要两天的时间。

        他们要赶在今晚日落之前,感到黄金草原的边缘地带,那里才有适合野外宿营的地方,而在这个季节其他地方宿营,篝火可能会燃烧整个黄金草原。

        接下来的时间里,齐人高的金灯草泛着银白色的光芒,随着秋季的微风左右摇摆,彼此的摩擦奏响了大自然的乐章。

        可就算如此,殇月也觉得赶路的时光是十分枯燥的。

        人就是这样,一切美好都在初见之时的惊艳,当时间抹去了激情与新奇的棱角,一切都会变的枯燥,而人们则美其名曰“朴实无华”。

        一天的时间,太阳在天空中洒下炎热,随着日落西山,寒冷也逐渐随着东升的月亮,从人的脚底板缓缓袭来。

        直到最后一抹鱼肚白从地平线的西侧消失,三人才堪堪走到了黄金草原的边缘地带。

        远方是此起彼伏的山脉,在那群山之中,普雷希典这座艾欧尼亚最大的城市,就坐落在那里。

        可惜的是,天色已晚实在不适合赶路了,再加上有俗语说“望山跑死马”,他们三人实际上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呢。

        出门在外,简单的晚饭,简单的帐篷和床铺,这些都是他们三人自己带的东西,当然除了一些吃的,那是素马长老特意安排素云带的。

        伴随着秋蝉的鸣叫,三个孩子边吃边聊,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素云在问艾瑞莉娅问题,看起来这家伙对于这位未来的传奇少女也充满了好奇。

        “我说你们两个走了一天不累啊!”直到很晚,艾瑞莉娅在刚刚回答了素云的一个问题后,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在殇月和素云身上来来回回的看着。

        而殇月和素云互相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同时开口说道:“还好!”

        少女在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种自己被孤立的感觉,小脸上泛起了一丝丝的委屈转瞬即逝,带着些许怒容起身钻进了自己的帐篷并留下一句话道:

        “懒得理你们,我先睡了。明早赶路你们要是起不来,要你们好看。”

        一番娇叱完全没有一丝的威胁,两个少年看着艾瑞莉娅钻入了帐篷后,脸上同时浮现了一抹放松的表情。

        艾欧尼亚夜晚的天空中,各种彩色的云彩如丝绸般铺满天空,今夜似乎很是安静,两个少年眼前的篝火自顾自的跳动着,没有前几夜那略显寒冷的秋风来干扰。

        也许是半个小时,也许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殇月和素云两个修炼已久的少年,能敏锐的察觉到,帐篷里艾瑞莉娅的呼吸变得匀称,这说明她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梦乡。

        接下来就将是两个穿越者的对话,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殇月还是在素云即将开口之前,抬手止住了他欲言又止的嘴。

        拿起一个小石子轻轻一瞥,正好砸在了少女帐篷前的一块石子上,发出了不大不小的声音。

        感受到帐篷里面的呼吸没有丝毫变化后,殇月这才转头看向了身边注视着自己的素云,这个和自己一样参与这场游戏的“内测玩家”。

        “哪的?”素云首先发问,也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奉天!”殇月也同样简单的回答,并且同样问道:“你呢?”

        “东北大兄弟啊!我长安的,嘿嘿!”

        之前还十分沉稳的少年,语气突然变得憨厚了起来,无疑让刚刚还很凝重的气氛缓和了很多。

        这也让接下来两个穿越者的交流变得自然了起来,对于穿越之前自己做的事情,殇月并没有多隐瞒,都一一如实相告。

        反之素云也将自己在现实世界的情况告诉了殇月,不过让张越惊奇的是,眼前这个少年,在穿越之前是国家西部军区某野战军的一个在役的连级军官。

        而在之后的交谈中,殇月更是解到,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一两岁的人,和自己一样,穿越到这个世界后,也是从婴儿开始。

        不过与自己天生地养的情况不同,他是直接变成婴儿状态后,出现在了一个人家的门口,并从小被他们养大。

        说完了彼此穿越前后的事情,接下来在殇月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素云提出了一个问题,让殇月顿时愣住了。

        “话说,你的第一个内测礼包是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