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double fly

第二十二章 double fly

        “不行~~”

        “为什么?”王泉痛心疾首,“人家上刑场之前还能按要求吃上断头饭呢!我点个鲟都不行?”

        “因~为~我~不~喜~欢~”黑旗袍的安小姐折扇合起轻点嘴唇,她还俏皮地闭上右眼,“王先生~我说过要取悦我的吧,那就必须都按照我的喜好来~~我不喜欢吃鲟~~”

        她语气变得比之前更加轻飘飘。

        死都要死了,还要老子听你的?王泉微微一笑,决定展现男人最后的硬气:

        “行呗,你是老大你说了算,都听你的。”

        不是他怂,主要是他也不喜欢吃鲟。

        红旗袍的安小姐拍拍手,很快,就有一群穿着各异,但是都顶着安小姐脸的人端着盘子上来了。

        红烧排骨、土豆炖牛腩、辣子鸡丁、麻婆豆腐、黑椒铁板牛柳、清蒸鲈鱼、青椒炒鸡蛋、油焖大虾、牡丹燕菜汤。

        总共八菜一汤。

        王泉沉默不语。

        黑旗袍的安小姐双手合十满脸期待,“王先生不尝尝吗?这些都是我的得意之作,也都是我喜欢的菜~~”

        王泉抬起头,眉头紧锁,“安小姐,咱们以前......见过吗?就我来魔都之前。”

        “没有哦~~”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都是我喜欢的菜。”

        “唔唔~~”安小姐折扇掩唇,眉眼弯弯,“这样附和我,我可是会当真的哟~~”

        王泉没解释,只是拿起筷子勺子默默吃着。

        他这次不是为了所谓的相亲去附和对方,也不是为了活命去取悦对方。

        他说的是实话。

        这八菜一汤,都是曾经他吃腻的东西。

        他母亲每天中午做饭,基本就是从这几样里面挑个两三样来做。

        时间长了,他吃的想吐。

        甚至还跟他妈妈调侃过,说天天就这几样,以后也别问“今天吃什么”了,反正也没新花样。

        他本以为这些都是他最讨厌的菜。

        可当父母过世之后,他无论是跟朋友同事吃饭点这些菜,还是自己尝试着做,都不是当初吃到的那个味道。

        可今天......他找回了记忆中已经不再清晰的味道。

        “怎么样?”

        黑旗袍的安小姐手托着腮,眸中倒映着他的吃相。

        “很好吃。”王泉抬起头,眼神真挚,“可以跟我妈做的并列天下第一了。”

        顿了顿,他低声道:“无论如何,谢谢。”

        哭是哭不出来的,时间能冲淡许多东西。

        只是一时间有些莫名的惆怅,也许还有感动。

        反正王泉现在觉得心里暖暖的。

        这大概就是有人关心的感觉?

        至于安小姐说以前没见过自己......

        王泉已经不想去探究了。

        无论是她查看了自己的记忆还是怎样,都无所谓了。

        就好好用心伺候好这两位“富婆”,然后等着她们处理自己就行。

        甚至她们都不需要处理自己,只要让自己继续呆在魔都,那就会被精神污染,要不了几天就会变成冯朗他们那样疯掉的行尸走肉。

        如果离开魔都......那更好,可以直接去死了,连全尸都不用留。

        王泉放下筷子,拿出纸巾抹抹嘴,继而抬头道:“下一步要我做什么。”

        八菜一汤,两位安小姐都不吃,他也没什么胃口。

        只要尝个味道回忆一下过去就足够了。

        人要向前看,被过去束缚的人,是无法前进的。

        “那就......来跳舞吧~~”黑旗袍的安小姐伸出手。

        王泉顺势牵起她的手起身随着她来到旁边大厅的空地上:

        “我就一粗人,以前就是上学,后来为了生活奔波,从没跳过交谊舞,一会儿出丑了请见谅。”

        “我也是第一次呢。”安小姐左手与王泉右手十指交叉紧握,右手搭在王泉左肩,樱唇凑在他耳畔,轻声呢喃:

        “王先生,这几天是我有意识以来这五十亿年中最快乐的时光。你回去之后会忘掉我吗?”

        “如果你真的愿意放我回去的话。”王泉无奈道,“我就是想忘记也难吧?”

        这几天担惊受怕的......

        而且五十亿年......

        他所在的那个世界的地球诞生于四十六亿年前,特么安小姐最少就有五十亿岁......

        这“富婆”的年龄可真够大的。

        “那还是忘掉的好~~”安小姐挤挤眼睛,颇有种御姐装少女的俏皮反差感,“毕竟只是我最快乐的几天,但却是你最紧张的几天。你看,你精神都已经崩溃了。”

        “确实,我现在虽然看上去挺正常,但被你点醒之后我自己就能感觉的出来。以前如果遇到看不惯的事情我会权衡利弊然后忍了。现在嘛,说不定我直接就莽上去了。”

        王泉自嘲道:“生活不如意,十之八九。我这么个疯子回去之后万一看到不爽的事情就乱杀怎么办?到时候我肯定完蛋。安小姐你得负责啊。”

        安小姐点点头,“放心,我会负责的。这饭店还蛮大的,今晚就别走了。”

        王泉惊了,“不是说不睡我的吗?”

        “必须要睡的,不然不圆满~~”安小姐直起身看着王泉,“不喜欢我这个形象吗?”

        “喜欢,可以说我最喜欢的几个点全都集中在安小姐你一个人身上了。”王泉上下打量着,“头发放下来就是及腰黑长直,身高超过一米七,前凸后翘曲线完美,而且腰细腿长,颜值更是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我实在找不出比你更完美的姑娘了。”

        “那就好~~”安小姐喜滋滋道,“我也很满意呢~~”

        一曲终了,安小姐松开手,自己退到一边,“还有另一个我,王先生,这次可不要再踩脚了哟~~”

        王泉含笑颔首。

        很快,又一首曲子响起,王泉牵起红旗袍安小姐的手,继续这场没有观众的舞蹈。

        跳了一分多钟,红旗袍的安小姐忽然道:“你是不是有很多事想问我。”

        “嗯。”王泉点点头,“那位安小姐我看不透,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个人?我总觉得你们俩性格不太一样。她给我的感觉,是我脑海中最完美的那个形象,各方面都是。但你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个......有着丰富情感的‘人’。”

        “我是她,但她不是我。”红旗袍的安小姐说话倒挺直接,“她创造了我,她知道我的一切,包括思想。我知道她的一切,但最早只能追溯到两百万年前她创造我的那个时候。”

        这位安小姐饶有深意地注视着王泉,“不要抱这么大的戒心,她对你说的很多话都是谎言,但是唯一一句一定是真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最后一个对你好的人,那一定就是安婉莹。”

        王泉沉默几秒,开口道:“哪一个。”

        “两个都一样。”

        一曲终了,红旗袍的安小姐拍拍王泉肩膀,“不过这个‘不伤害你’,不包括肾亏。”

        王泉脸皱成了苦瓜,“真要睡我?”

        “嗯哼~~”安小姐拍拍王泉的腰子,调笑道:“加油哦~~”

        王泉:“......”

        “王先生!”

        外眺阳台上,黑旗袍的安小姐招招手,“快来快来~~”

        红旗袍的安小姐嘻嘻一笑,挽着王泉的胳膊走了过去。

        黑旗袍的安小姐挽上他另一只胳膊,指了指远处的天空,“王先生,请你数三个数~~从一到三~预备~~”

        王泉:“三!”

        安小姐笑嘻嘻道:“我就知道~~”

        下一秒,漆黑的天空亮如白昼。

        无数烟火焰火在空中绽放。

        绚烂的美景映入王泉瞳孔。

        不过他没在意这些,他只是看着黑旗袍安小姐的侧颜。

        他忽然想起一篇小学生作文。

        “那一瞬间,天变得好亮,你在看天,我在看你”。

        小小年纪就深得舔狗精髓,那小学生以后必成大器。

        似乎注意到王泉的目光,安小姐回过头,好看的眉毛微微上扬,“怎么了王先生?”

        王泉砸了咂嘴,“你是不是想睡我?”

        安小姐眸子瞪得溜圆,小嘴微张,露出两颗洁白的贝齿。

        接着她眼神开始乱看,但就是不跟王泉对视,甚至耳廓、脸颊、脖子都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这可是之前几天从来没有过的。

        她斯斯艾艾道:“王先生......你如果不想的话......”

        “也没有。”王泉打断她,笑眯眯道,“本来吧确实也没准备,不过你气氛都烘托到这儿了......”

        安小姐没说话,不过她拉起王泉的手就跑。

        “去哪儿啊这是?”王泉抵不过她的巨力,边跟着跑边翻白眼,“咱好不容易气氛到位,我特么也才忽然心动,安小姐你别表现的这么急色破坏气氛行不行?”

        “不是的,我怕王先生你顶不住。”安小姐头也不回,拽着他跑的更快了,“所以在回安公馆前要先去趟药房,王先生你身体太弱了,我们两个一起上,你不行的。”

        男人不能说不行!

        王泉正要反驳,却忽然反应过来,“两个?!两个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

        王泉回头,看到红旗袍的安小姐不紧不慢的跟着两人。

        见王泉看过来,她舔了舔樱唇,双手上下摆动做了个扇翅膀的动作:

        “double    fly哟~~~”

        王泉:“......”

        这特么是得吃点儿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