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第十四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往下大概走了有个十米左右,就走到了楼梯尽头。

        这是一条直通前方的隧道,借着荧光棒微弱的光亮,几人默默观察着。

        这是个方形隧道,左右大概宽度在一米左右,高两米五左右。

        两边墙壁上还插着不少火把,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黑暗里。

        冯朗摸了摸旁边的火把,“温的,不久前有人走过这里。”

        他掏出热像仪,上面周围到处都是热源。

        微微皱眉,冯朗收起热像仪,吩咐道:“已经到这里了,再隐藏也没意义,手电都打开。”

        赌徒已经死了,无论如何,现在他们大概率在明处而对方在暗处。

        况且如果隧道尽头真的有密室且里面有人,那戴着夜视仪骤然见到光亮反而倒霉的是自己。

        吩咐完,他就打开强光手电,举着枪走在最前面,一行七人小心翼翼朝前走去。

        一路无话,只有王泉还在内心深情呼唤安小姐。

        贼真心,贼真诚!

        奈何人家就是不回!

        你特么就是说句“去洗澡了”也行啊!

        无奈,王泉只能跟在大家后面一直往前走。

        复行数百步,隧道已至尽头。

        尽头是一扇门。

        冯朗再次掏出热像仪,上面热源简直多的刺眼。

        收起热像仪,冯朗朝后招了招手。

        狗屠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成型装药定向破门弹递给他。

        王泉看的眼熟,这玩意儿不就是《使命召唤现代战争》里面正方形薄薄一片能贴墙上或者门上定向爆破那玩意儿嘛。

        果然,冯朗把成型装药定向破门弹贴在门上,带着大家后退两步。

        默数三秒,随着一阵巨响,木门朝内被炸成无数碎片!

        冯朗四人前滚翻的前滚翻,滑铲的滑铲,反正两秒内全冲了进去展开战斗队形。

        然后王泉跟忘川俩人在门外探头探脑。

        还特么脑袋撞到了一起!

        王泉撇撇嘴,后退几步,一脚揣在忘川屁股上把他踹了进去,“让你特么挡我!”

        接着他探头朝门内观察。

        这是个大概五十平米左右的石屋,没有窗户,也没有其他出入口。

        屋里靠墙位置并排摆放着四张血迹斑斑的木板床,每张床上分别捆着个人。

        人是活的,不过根据王泉的观察,这四个人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他们双眼眼珠不知去向,空洞的眼眶里朝外留着血泪,满口牙齿被人拔光,腹腔内的肠子裸露在外还滴着鲜血,看的王泉直犯恶心。

        他以后肯定是不吃猪大肠了。

        仔细看了看这四人的脸,冯朗等人的表情都变了。

        四人两男两女,两年轻两年纪大的。

        他们都看过申报,这四个人......分明就是报纸上介绍已经莫名暴毙的安老爷一家!

        在床边还站着一个男人。

        一袭灰黑色中山装,平头,鬓角斑白,顶着个面无表情死人脸。

        除了安公馆的管家刘叔之外还能是谁?

        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床上捆着的三人只是略微动弹了一下证明自己还活着,只有安少爷空洞的眼眶“看”向这边,嘴里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

        刘管家手里拿着把剔骨刀,似乎忽略了冯朗等人手里的枪口正对着他,只是淡淡道:“没想到你们竟然能找到这里。”

        王泉心凉了半截。

        这特么完全不按照剧本来演啊!

        不对!这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看床上那四人倒霉催的样儿,还有这刘管家一副大反派的表情,这特么自己想替安小姐洗都不行了

        到底谁才是反派?

        真没得洗!

        这时候就是三观跟着五官走都不行了!

        身为新时代成长起来的三好青年,自认罪恶克星的王泉根本忍不了!

        没等冯朗他们说话,王泉就站到冯朗宽阔的背后,只有个脑袋从他肩膀上冒出来,正气凛然道:“刘管家,你做的这些事......安小姐知道吗?”

        王泉问完,刘管家那副僵尸脸忽然柔和不少,“小姐不知道。”

        他看着冯朗......肩膀上露出的王泉脑袋,淡淡道:“我一辈子不曾结婚生子,小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不能让安家这群杂碎污染小姐。”

        王泉点点头表示我信了,这下也可以方便洗地了,“所以你就把他们绑到了这里?那你难道不知道外面的谣言会伤害到安小姐?”

        “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这群畜生越来越过分,甚至想带着小姐一起吸鸦片,我只好替小姐教训教训他们。至于之后......”他看着王泉,“王少爷,你是小姐的未婚夫,虽然我看不惯你这人太轻浮,但既然是小姐的意思......小姐她单纯的就像一张白纸,如果你对不起她,我不会放过你。”

        王泉表情奇怪,就连这血腥恐怖的气氛他都觉得消散不少。

        安小姐她单纯的像一张白纸?那我叫她“莹宝”怎么样?

        况且安小姐如果像一张白纸,那我王某人就单纯的像是一只草履虫。

        不过王泉还是越过冯朗肩膀,目光坚毅,“你放心,我王泉定不负她!”

        刘管家十分满意,“既如此,王少爷,还请远离那几人,此事不可暴露,他们都要留下。”

        王泉扭头看了眼。

        冯朗等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手里枪械闪着幽幽寒光。

        很有压迫力。

        王泉定了定神,正气凛然,恍若罪恶克星,“刘管家,刘叔!迷途知返,善莫大焉!莫要在执迷不悟了!安小姐有我照顾,你就放心的去吧!相信警察会替你主持公道的!”

        刘管家眼眸耷拉,“看来是不能善了了。”

        王泉忽然感觉一阵心悸,他后退两步,开口道:“跟这种邪魔外道不用讲江湖道义!大家伙并肩子一起上!”

        话音刚落,各种枪声便混作一团。

        冯朗等人毫不犹豫的全力开火,直接把刘管家打成了筛子。

        王泉长舒一口气。

        也不知道安小姐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他现在已经有点儿害怕了。

        这时候就要果断跳反,然后离开安公馆,之后再忽悠冯朗他们出城查探,看看有没有能让自己回去的办法。

        冯朗等人也长舒一口气。

        事情总算结束了。

        最高难度的酆都城级世界在只死一个人的情况下能完成任务,他已经很满意了。

        忘川这时候呲牙咧嘴凑到王泉身边,边揉屁股边道:“泉哥,你刚才那脚踢的可真够狠的!”

        王泉笑着掏出白天已经准备好的符合这个年代的香烟,给他们一人递了一根,“我那是舒缓一下紧张的气氛,况且现在不是万事大吉?

        “对了,你们之后有什么打算?”

        他一边点着香烟,一边指了指床上那四个,“还有安老爷他们怎么处理。”

        他这是在探口风,想知道他们任务完成没。

        冯朗点上烟深深吸了一口,等吐出烟气,才道:“我们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之后打算离开魔都,你呢?”

        说完之后,他愣了一下,似乎在努力想什么事情,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看情况吧,估计也会离开魔都。”王泉试探着问道,“要不咱们一起?”

        忘川叼着烟笑道:“泉哥,我们要去的地方......你可去不成。”

        王泉表情疑惑,“什么地方你们能去我不能去的?”

        忘川乐了,“难道我回老家相亲你也跟......”

        后面话还没说完,他整个脑袋就被一根猩红触手整个拍碎!

        冯朗等人都是一愣,接着马上掏枪转身开火。

        整整打光了一整个弹夹他们才停手。

        冯朗甚至还扔了个手雷过去!

        等烟雾散去,几人僵立当场。

        只见刘管家早已不成人型,他整个人都化作一团无数猩红触手团成的肉团!

        无数触手四下狂舞,甚至抓起了床上四个人,连带着木板床一起送进肉团中间锋利的口器之中!

        伴随着血液喷溅木屑翻飞,四个本来就快死的人连带着床板一起消失在肉团之中!

        同时触手肉团散发出一阵刺耳的让人头晕目眩的尖叫冲击着王泉他们的耳膜。

        “手雷都炸不死!现在怎么办!”师爷摸着八字胡,表情绝望且扭曲。

        他的精神已经开始有被污染的征兆了。

        王泉强忍着头痛耳鸣,叹了口气,“没办法,看来只能使出我的撒手锏了。”

        冯朗他们先是一惊,然后就是一喜。

        果然!这个重要角色不可能真的毫无用处!他肯定有办法!

        “什么办法?不管什么办法!赶紧用啊!”

        王泉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跑,“当然是特么快跑啊!”

        只要我比“朋友”跑得快,那死亡就追不上我。

        冯朗等人:“......”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无尽的触手就将他们吞噬。

        失去意识前的留在视网膜上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那个穿着藏青色西装的背影。

        后面发生的事情王泉已经完全不知道了。

        他使出了吃奶得劲拼命的跑。

        印象里就连中考一千米的时候他都没跑的这么用力!

        他跑的那么专注!那么认真!似乎除了跑之外,他的脑海里已经容不下其他的事情。

        如果当初学习这么认真专注,他估计已经985本硕博连读毕业了。

        不过只有专注是没用的。

        下一刻,他就脚下一软向前扑倒在地。

        这事儿不怪他。

        不是他关键时刻软脚虾,只不过隧道原本坚硬的石壁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变成了蠕动的血肉。

        他记忆中最后一个画面,就是周围慢慢紧缩的肉壁,还有身后缓缓移动过来的触手肉块。

        下一刻,他失去了意识。

        ............

        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站在马路边。

        旁边地上还倒着冯朗他们。

        一共六个人,其中有赌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