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在线阅读 - 【112】不及你厉害

【112】不及你厉害

        秦寐语托着腮,自己劝着自己。

        去看一眼也无妨,了了心愿,从此天大地大,永不再见就是了。

        舍下所有,才能重新开始。这辈子她不再奢望,安安静静地只做自己。

        心里有了决定,秦寐语像是卸掉了千斤重担,人终于是舒坦了许多。

        把自己重新丢到被褥上,秦寐语来回打着滚。刚翻了一圈,就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她忙坐起身来,若无其事地拂了拂额前的乱发。

        楚卿芫捧着饭菜进来,像是没看到秦寐语水牛钻泥地的狼狈样,径自走到桌边,放下手里的托盘,言简意赅地说道:“吃饭。”

        清濯真人亲自端饭过来啊。

        秦寐语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她忙站起身,理了理刚刚打滚乱了的衣裙,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过去。

        尽管一个劲在心里暗示自己自己不再是眼前这个人的徒弟,眼前这个人也不再是他的师父……

        不是师父,不是师父,不是师父……

        可,一看到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容,尤其是那双清冷淡漠的眼睛,与她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眼睛。

        心神微乱,脚底下被裙摆所绊,秦寐语一个踉跄,人没摔倒,倒是以一个极其迫切的姿态扑向了桌子,好似饿鬼抢食一般。

        “别急,都是你的。”

        好在楚卿芫修养好,没有借机大笑特笑,就连一丝笑意都没有,很是气定神闲地看着她。

        这人真是的,好歹问一句“可有哪里受伤”之类的话啊。

        果然长大以后就不可爱了,还学会落井下石了,小时候还知冷知热的呢。

        “着急倒是没着急,我这不是被感动的么,你用拿破执的手给我端吃端喝的。”话说得漂亮,事却不是这样做的,秦寐语很是厚着脸皮地等着他把手里的饭菜递到她面前,顺势歪在桌子边,拍了拍身边的位子,笑得眼睛眯了起来,“来,坐这边。”

        楚卿芫没有坐她身边的位子,走到另一边坐下,把碗筷布置好,还是问道:“你的伤……”

        快死的人现在突然活蹦乱跳的,是该给个解释的。

        “呃,应该是没事了。”秦寐语心头一虚,“是不是你医好我的啊,真是厉害啊,哈哈哈……”

        瞎扯两句,她忙把筷子塞到他手里,“快吃,这家就这道乌鸡汤最是有名,趁热喝啊,凉了就不好喝了。”

        说完秦寐语就后悔了。

        她是“第一次”来,怎么会知道这家乌鸡汤好喝的,真是多说多错!

        斜眼飞快瞟了一眼楚卿芫,见他还是波澜不惊的模样,秦寐语这心里着实没有底了,这到底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啊!

        楚卿芫望着手里的筷子,还是放了回去,伸手端起秦寐语面前的空碗,给她盛了一碗鸡汤递过去:“不是我。”

        什么不是我?

        哦,应该是是说医治好她的人不是他吧。

        这姓楚的小子真是越长越没趣了,听不出来她这就是随口说出来岔开话题的吗,还这么认真地回答。

        人是比小时候好看了,可瞅着就是没有小时候招人喜欢。

        楚卿芫看着她又道,“我本想带你回不恨苦地,找掌门……”

        找萧风衾!

        “不必了!”秦寐语慌忙打断他的话,“我好得不能再好了,可不敢麻烦萧大掌门……”

        楚卿芫执起筷子给她夹菜,淡淡看了她一眼:“你知道?”

        秦寐语倒抽一口气。

        对啊,自己刚醒就知道这几年的势头正盛的不恨苦地的掌门姓萧,自己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

        “我是听宋听澈说的。”秦寐语眼睛都不眨地说道,“我还知道你如今是晓风残月居的清濯真人,真是厉害啊,哈哈哈……”

        楚卿芫见她说着话,一碗汤就快要见底了,把那道乌鸡汤往她面前挪了挪:“不及你厉害。”

        好好的一句话听在秦寐语的耳中,失了味道,顿时她心虚地被口中的鸡汤噎住了,捂着嘴咳嗽起来。

        咳得满脸通红,就着楚卿芫的手喝了几口温水才活过来。

        “慢慢吃。

        秦寐语还是觉得他这话意有所指。

        对上那双清冷的眼眸,秦寐语恼火地恶人先告状:“食不言寝不语,谁让你招我说话的。”

        修长的手从莹绿的茶盏上挪开,楚卿芫没说话,静静看着她,似是在探究着什么。

        秦寐语被看得心虚,心头发颤,双膝发软,勉力克制想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怂样,她龇了龇牙:“看什么看!”

        哼,怕你做甚!

        你如今又不是我的师父了。

        殊不知,秦寐语的此番做派更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一只做贼心虚的猫。楚卿芫眼睫轻垂,掩住眸中一闪而过的浅淡笑意。

        这个时候,传来敲门声,秦寐语一口喝尽碗中的鸡汤,粗鲁地抹了抹嘴,没好气地嚷道:“进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风姿绰约的老板娘一扭三摆地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个老红色的酒壶和酒盏。

        闻到那淡淡的酒香,秦寐语眼前一亮。

        是梅子酒啊。

        刚要起身去接,就瞧见那个老板娘端着梅子酒,身子一歪,就坐到了楚卿芫的身边,娇媚一笑:“俏郎君,这壶酒是我亲手酿的,请你喝啊。”

        见老板娘柔情似水,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楚卿芫,秦寐语在一旁看得直咋舌。

        这个老板娘的眼睛要是能长出手来,估摸着就这一会的功夫,恐怕早就把人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全都那什么光了吧。

        啧啧啧,生得好,就是占便宜啊。

        这梅子酒味道好,是这家店后来的金字招牌。她以前每次下山来都非喝个够不可的,然后还会再带一些回去偷偷藏起来喝,从来都是一文钱都不给少的。如今楚卿芫凭自己一张俊脸,就可以白喝,秦寐语决定更加不客气了。

        反正人已经被看了,不喝白不喝。

        五分姿色,三分风情,在秦寐语看来,对付一个初出茅庐不懂人情世故的清濯真人,这个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已经十成十的胜算。于是,她趁机去拿那瓶梅子酒。

        好久没喝了,甚是想念呢。

        手刚一触到那红色的酒壶,一只修长的大手抢先一步将酒壶拿走了。

        手里一空,秦寐语看向楚卿芫,不悦地道:“看一看都不可以啊!”

        ------题外话------

        秦寐语:不及我厉害是什么意思?

        作者君:省略的那一万字里你干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