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在线阅读 - 【111】姓楚的,你学坏了啊

【111】姓楚的,你学坏了啊

        对自己那个黑心莲师父,秦寐语觉得自己一冲动,什么无耻的事都能做出来。可对姓楚这小子,她还真是下不去手。一想到那个仰着脸唤她秦姐姐的小小人儿,她的心就柔软一片。

        “我怎么知道你会去啊,那里是荒山,我醒来之后,肚子饿,就下山了……”秦寐语决定装傻,心虚地小声说着,“那里离不恨苦地又那么远……”

        “只有那里……”楚卿芫仍旧是不缓不急地走着。

        秦寐语明白,那个地势最适合布置锁魂阵,那个阵是楚卿芫所布置,离得再远,有什么异动,他自然是第一个知晓。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因为当年太小,亲眼见她殒命觉得太过内疚,还是因为她最后说的那些话……

        如果是的话,那,真的是太难为他了。

        “谢谢你啊,真的还救了我。”看不到楚卿芫的那张脸,秦寐语就不会把他和自己的师父联系在一处,不知不觉又将他当作十数年前那个一笑起来就春花灿烂的小小孩童,“虽然这十几年我只是睡了一大觉,可我知道你肯定是为了救我劳心劳力。既然你喊我一声秦姐姐,以后换我护着你。有事你说话,秦姐姐统统都给你摆平……”

        楚卿芫没应声,快到客栈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把秦寐语放了下来。

        俊俏的脸上没有笑意,眸色也是清冷寡淡的。

        他……生气了?

        不会这么不能开玩笑吧,以前他追着她喊秦姐姐的时候,她也是吓得屁滚尿流硬着头皮应了的。

        瞅了瞅客栈里那个老板娘正在八面玲珑地招呼着,秦寐语觉得楚卿芫肯定是不想麻烦上身。毕竟他如今有清濯真人这个叫得响的名头,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注意一些有的没的。

        还真是一成不变的酸腐迂腐,还不如街边炸的臭豆腐招人喜欢。

        “如今,我比你大。”

        楚卿芫垂眸看着她,言简意赅地说道。

        背着人走了好一段路,他看起来仍旧很轻松,连滴汗都没有冒,秦寐语不由得艳羡,年轻真是好。

        两人面对面站着,秦寐语这才真真切切意识到一件事。

        楚卿芫已经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如今她看他,需要仰起头了。

        难道他把自己放下来,就是为了比个头?

        哈,真是幼稚。

        不过,秦寐语觉得有些不对。即使对方的语气那般肯定,她仍旧觉得不对。她虽然占了山中一日人间已十年的便宜,可也不能就把她的年龄也给冻结了。

        她相貌和十几年前一样丝毫未变,那是她天生丽质,自己的本事。剑道可是讲究一个老字的,越老越值钱,以前在不恨苦地下山除祟的时候,她可是见过不少弟子出发前专门往脸上粘胡子的,就为了再也不要听到那句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那个……你这修为是不错,可术数不怎么样啊。”

        秦寐语想像当年前那般打趣他,可一触到那张神情寡淡的俊脸,就想起端坐在晓风残月居那个薄情寡性的清濯真人,嘴皮子就开始不争气地想颤抖。也想争点气,奈何还是怂,秦寐语直接放弃,很是熟练地扶额轻叹:“……呃……头疼……”

        这句话果然管用,楚卿芫闻言,立即伸手将秦寐语打横抱起。

        秦寐语被吓了一跳,却不敢伸手去勾他的脖颈,小心翼翼,无比僵硬地窝在他怀里,感觉自己后槽牙都在颤抖。

        看不到脸还能撑着,如今那张自己无比熟悉的俊美面容就在咫尺,且那幽淡的梅花冷香将人完全包裹住,真的是无比的……折磨……

        一样的容貌,一样的性情,秦寐语都快弄不明白眼前之人到底是清冷绝情的清濯真人,是自己那个冷心冷情的师父,还是那个自己曾一心护着的俊俏小郎君楚家小公子……

        天人交战,秦寐语哀哀一叹,索性闭眸装死。

        楚卿芫的脚刚一迈进客栈的门槛,秦寐语就听到那位老板娘极其夸张温柔的声音。

        “哎呦,俏郎君,你的娘子找到啦。我就说啊,人肯定是去街上瞧热闹去了,这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丢啊,偏你急得脸都白了,可把我吓得够呛……”

        秦寐语留意到老板娘说到“你的娘子”时,楚卿芫抱着她的手臂微一紧,秦寐语顿时骇得后脑勺一阵阵发凉。

        本以为不会回来的,自己临出门的时候,当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没成想,自己随手丢的石头,还是要砸在自己的头上。

        秦寐语有些后悔把阴丹给毁了。

        -------------------------------------

        回到房间,楚卿芫把人放在床榻之上,看着双眸紧闭的秦寐语:“我让人送点饭菜进来,你尽快苏醒。”

        说完,他转身出了房门。

        脚步声消失在门外,秦寐语睁开了眼。

        什么叫尽快苏醒,她是昏迷了,怎么可能听得见,听不见又如何让昏迷的自己尽快苏醒。

        哼,不就是明着说她是假装的吗?

        拐着弯骂人,姓楚的小子,你真是学坏了。

        秦寐语起身下了床榻,在桌子前坐下,没骨头地趴在上面,耷拉着眼皮子直叹气。

        这下被逮到了,肯定是不容易再逃了,真的要去不恨苦地吗?

        去了,做什么呢?

        把自己上辈子所经历的再经历一遍吗?不了,那么多的苦,太苦了,苦得她实在没有勇气再敢去经历一遍,即便是以旁观者的身份。

        可是,真的不要去吗?

        不去看一看薛庭竹吗,不去当面对他说一声谢谢吗?还有自己心心念念的晓风残月居,还有醉生,或者去看一看那个自己,那个拼尽全力倔强得浑身都是刺的另一个秦寐语……

        以前执着不愿放手的那些,从“死在”那个祭阵的时候,秦寐语就已经放开了。

        仔细想了想自己上半辈子,还真的是没有多少值得留恋的。

        对自己最好的薛庭竹为自己所累,自己心之所向的人和自己是对立的,其余的……似乎都已经忘记了。

        原来,自己上辈子这么失败。

        一无所获,一无所有。

        自己那么努力,恨不得把所有全部都抓在手中,紧紧抓住,到最后仍旧是孤家寡人,形影寂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