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渣了美人师父在线阅读 - 【109】世间唯一的温暖

【109】世间唯一的温暖

        “老板娘,你店里最有名的那道什么乌鸡汤,送一份到房间里,还有梅子酒也送一壶上去……”

        信嘴胡扯了几句,秦寐语没空再去理会老板娘,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老板娘应了两声,忽然回过神来,不由得嘀咕:“梅子酒是我的私藏,这小姑娘是第一次来的啊,怎么像是熟客一般?”

        只是这怔愣的片刻,老板娘就瞧见秦寐语已经走到了街道,恰好一群人去前面搭制香桥,她身形一闪,就在人群中匿去了踪影。

        -------------------------------------

        人群拥挤,熙熙攘攘,耳边竟是嘈杂之声。

        秦寐语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民间举行的庆祝活动,很是好奇,跟在人群里也顺着人潮胡乱走着。

        这些人要用裹头香搭成长约四五米,宽约半米的桥梁,装上栏杆之后,还要在栏杆上扎上五色线制成的花装饰。待入夜之后,祭祀双星,祈求福祥,然后再将香桥焚化,象征双星已过香桥,欢喜相会。

        秦寐语听了之后,来了兴致,不过对人们兴高采烈搭了香桥,又兴高采烈给焚烧了这件事有些闹不明白。可瞅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开心兴奋的笑,她的心情也跟着很是轻松。

        他们还可以把美好的愿望寄托在这上面,真是单纯可爱啊。这么容易就得到满足,所以才会这般快乐。

        兴冲冲跟着走了一会,秦寐语不知道被谁踩到了裙摆,身子一歪,又要摔倒。对此,秦寐语表示不厌其烦。

        以后老子就是吞剑玩,也再也不穿这碍事的家伙什。

        微倾的身形被扶住,手肘处被一道柔软而又有力的力道拖住,随即一道无比熟悉的男子声音在耳边响起:“姑娘,小心些。”

        这声音竟是无比的熟悉!

        温柔的话语仍如当年一般,春风化雨一般,是她最渴望珍惜的温暖。

        事发突然,身子僵住,秦寐语没敢回头,傻愣在原地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从身边经过,然后慢慢融入前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慢慢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是……薛庭竹……

        他怎么会在这里?

        子空楼位于不恨苦地的西北角,和晓风残月居离得很远,可中间有一条近路,只有薛庭竹和秦寐语知道。

        子空楼的宋道人又懒又嗜酒,只收了薛庭竹一个徒弟。

        薛庭竹这个人真是没得说,相貌俊秀不说,性情温和,虽然修为一直都是半死不活的,可医术还算不错。只不过,大家都拜师入了剑道自然都以修为论高低,谁管你的医术有多好,除非和清濯真人一样,修为高强,一身好医术做锦上添花。

        大家都知道薛庭竹的修为不怎么滴,医术也只是从宋道人那学了半桶水,为人温和得没有棱角,简直就是一只任打任骂的温顺小绵羊。可秦寐语知道薛庭竹很聪明,什么机关术数,结界阵法看一看,就能了解得七七八八。

        奈何宋道人擅长剑道,对唯一的弟子又是散养。他只负责教,至于学没学会,学会了几成,他一概不问。一知半解极易走错路,后来都是秦寐语指导他,薛庭竹才勉强在每年的弟子过招中维持住勉强过关的水平。

        薛庭竹之于秦寐语的意义不同,和那位倾注了她所有隐忍爱恋的清濯真人不同……

        自己上辈子所得到的所有温暖和信任,全都是薛庭竹给与的,要说她唯一舍不得伤害的人,就是薛庭竹。

        对于楚卿芫,她犹如烈火,爱极,怨极,可与之共焚。

        只有薛庭竹是她心头唯一一处柔软,谁都不可以触及,不可伤害。

        薛庭竹待她从来都亲厚,她被扭着双肩打倒在地,被压赴冰火狱潭的时候,他不顾生死为她求情。

        后来,她叛逃出不恨苦地,痛下杀手,被世人唾弃为女魔头时,各大门派施加压力,让不恨苦地给出交代。

        萧风衾已死,不恨苦地从里到外一片狼藉,初任掌门的薛庭竹以一己之力默默抗下所有,就连事后,薛庭竹也严禁不恨苦地门下弟子参与围剿秦寐语的任何活动。各大门派对此不满,让薛庭竹给个交代,他只说数年情谊,他坚信秦寐语并非大奸大恶之人,所习之禁术,虽威力巨大,可她并未滥杀无辜,会规劝她回不恨苦地,永不再下山,请求诸位莫痛下杀手,饶她一条性命……

        秦寐语辗转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一个人坐在树下喝了一夜的酒。

        子空楼的宋道人已死,晓风残月居在秦寐语闯出不恨苦地的时候,打砸得一片狼藉。气息奄奄的不恨苦地在薛庭竹的带领下,艰难得恢复元气,后来围剿女魔头的活动之中,清濯真人也只出现过两次。

        第一次,应该是对她还有一丝奢望,想带她回去,却被她所掳。第二次,则是雪山之巅,各大门派将她围死在雪山之巅,他匆匆而来,清理了门户……

        前尘往事瞬间涌上心头,秦寐语再也无力维持自己的情绪。

        身边人群拥挤,眼前晃过一张张笑脸,她更觉得孤寂悲凉。

        周围的熙熙攘攘,和她无关。

        本来,就和她无关。

        从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

        从来,她都是孤独的,为什么非要把自己往热闹里塞?

        外面嘈嘈杂杂的声音越来越大,不知道人们在高兴着什么,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灿烂的笑容,都是那么的刺眼。

        耳边似乎又响起呼啸的鞭子声,秦寐语吓得身子不由得颤抖起来,似乎那些痛穿越时光再次落在身上,还有那些不堪入耳的咒骂声……

        “贱骨头,吃啊!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

        “打死你个野种,贱骨头,打死你!”

        ……

        贱骨头,野种……这两个词每每响在耳边,犹如利刃一遍一遍割着她,很疼很疼。

        她想逃,她想躲!

        可她避无可避,也无处可去,只能生生受着。

        为什么我是野种,为什么我没人要!别的孩子有爹娘疼爱,他们都有糖吃,有新衣裙穿,我却只有挨不完的打和不堪入耳的咒骂!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是我!

        不,我不要一个人!

        我不能和你们一样,那我就要你们都和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