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暗夜夫宠之司君要命在线阅读 - 第71章 你说一对就一对吧(2更)

第71章 你说一对就一对吧(2更)

        我看那两条恶龙冲上来我便很紧张,急忙走了过去,但玄君凶起来还真是很厉害,那两条龙转了两圈竟无法靠近。

        要不是玄君发现了我,那两条龙根本不能将他怎样。

        玄君回眸的时候,那两条龙瞬间将他缠住,龙吟嘶吼着,要将他勒死似的。

        我在一边跑上去,其中一条恶龙便冲了过来,玄君一剑划开,其中一条恶龙,瞬间倒在地上,另外的这条朝着我冲过来要将我吞下,玄君一剑划过,竟将龙头砍了下去。

        巨大的龙身轰然落到地上,龙头砰一声甩到一边,滚了很远才停下。

        我吓得脸都白了,对面玄君把剑对着我:“滚出去!”

        我盯着他:“我不知道怎么出去!”

        玄君一剑朝着我劈来,我立刻双手挡住头,但剑没落下,反倒是一边的龙头一分为二,下了我一跳。

        玄君转身走去,我立刻跟着追了上去,他冷冷看我,把我吓了一跳,我急忙后退两步,但还是跟着他。

        他继续走,收起手里的剑,但他对我恨之入骨,始终不理我。

        但我紧随其后,他想把我甩掉也难。

        进入陵墓玄君在墙壁上找了一会,很快就打开了墓门,往里面走,地上有很多的兵俑,兵俑聚拢上来,想要阻拦玄君,结果全部死在玄君脚下,我在后面怕跟不住他,急忙拉住他的袖子,他那条手臂没了,却还有袖子,他叫我滚开,我反倒不理他。

        两三次我不肯离开,玄君便不理我了。

        我看着手里空空的袖子,心里就难过。

        玄君带我进入墓道,我才发现墓道是高级别的格局,再加上外面的盘龙柱,极有可能是一个皇陵。

        但我也不记得,那里有这样的皇陵没被发现。

        墓道的尽头有墓室,但玄君并没有去理会那些墓室,而是一直找,找到一处巨大的墓室,他仅用一只手就震碎了墓室的墓门,陵墓都震动了。

        我们进去后,对面是一口青铜棺。

        我愣了一下,好漂亮的青铜棺?

        我松开玄君不自觉的去看青铜棺,结果青铜棺的棺盖砰一声震开,青铜棺的对面走出一人。

        那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长得英俊不凡,看他的袍子上是龙头,不禁被惊讶道,果然是帝王家的陵寝。

        男子打量玄君,看到他的手臂愣了一下。

        “你硬闯本王的陵寝,就是要本王的手?”那人还是有些先天预知?我都没看出来。

        但难道抢了人家的手,就接的上了?

        玄君漠然道:“没办法,你有!”

        说完玄君就斩下了那人的一条手臂,那人后退倒在墙上,手臂上滴滴答答的血,他痛苦不堪的看着玄君:“今日之仇,你不杀我,我必要你偿还!”

        玄君看了眼那条手臂,手臂便不见了。

        我急忙看玄君的手臂,竟然还是空的,玄君也看了一眼,而后便走了。

        我看那人,那人把手臂拿了回去。

        “不行么?”我问玄君,玄君并不理我,他走他的,我就在他身后拉着他。

        离开陵墓,玄君又去了很多地方,但都是规格极高的陵墓,其中一个我竟看着那人穿的是龙袍,着实吓人一跳。

        虽然是在梦中,但我也被深深的震撼。

        只是找了十几个,个个都不是,倒是砍了不少手臂。

        然而,玄君终究没找到他要找的。

        他那条手臂,还是空的。

        而我跟着他来到一处很古老的宅院,院子里还有假山和莲花池,长廊环绕,鱼群在睡莲下游动。

        我拉着他的袖子在长廊里走,朝着水里看,竟看到玄君一身红色的袍子正给我拉着,但我朝着他看去,他又是一身黑衣。

        我一脸惊讶,玄君甩开我:“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我不走,你不跟我走,我就不走。”我开始耍赖。

        玄君冷哼,却好笑起来:“你又不喜欢本君。”

        “……你毕竟是我师叔,你……”

        “离殇……”

        玄君转身看我,他双眸冰寒,我嗯了一声。

        “要留下,就要与本君圆房,要么就滚!”

        玄君不像是开玩笑,倒像是动真的。

        我茫然的看着他:“你说真的?”

        “你以为本君很爱跟你玩?”

        玩不玩我不知道,但他如果非要这样,我也不是不能答应。

        “那也不能在这里吧?”我一脸窘迫,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玄君,但他要是出了这口气,能原谅我,日后还好见面!

        玄君似乎也没想到我会答应,他近了一些:“离殇,你可知道,你说什么?”

        “我知道,但我砍了你一条手臂,现在你夺走我的……那个,其实就不相欠了!”

        这样想,其实也不亏!

        季末扬不是说过,做人不能欠债,欠了债,就算这辈子不还,下辈子也要还!

        所以在回应玄君的时候,我是理直气壮的!

        玄君看着我他很好笑:“你可别后悔,离殇,是你自愿的!”

        “我也没说我要后悔!”

        玄君转身,朝着别的地方去,我忙着跟着他。

        来到一间很古朴的屋子,推门他进去我就跟了进去。

        那里的床都是红色的,他去坐下,看向我:“过来吧!”

        我放下背包过去,走到他跟前竟不知道做什么,但他的手一把将我搂住,翻身就将我压了下来。

        我被他吓得不轻,朝着他那条不在的手臂看去,他没了一条手臂,难道要做单手俯卧撑?

        可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了。

        我只听见撕拉一声,那事就发生了,我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圆房。

        之前虽然也有过接触,但我还以为那就是圆房了,可结果圆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睡的有些迷糊,玄君似乎还意犹未尽,他折腾下来便来找我,我睁开眼看他,有些囧色。

        我正想说什么,便看他脸色沉了:“不许你走,离殇你敢扔下本君,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便睁开了眼睛。

        齐宇正在车外跟人说话,我看了看车里,知道睡醒了,我才看了眼车里的后视镜,脸还是红的。

        看来不能没事的时候发这种梦,不然容易生病。

        推开车门下车,一下就摔倒了。

        齐宇猛然转身看我,我才知道玄君的厉害,我都不会走了。

        本打算进去的,但现在看我走路都难,怎么进去?

        “你怎么了?”齐宇问我,我摇头。

        “没事,我是老毛病了,腿麻了!”

        我说着又回了车里,上了车我就在车里躺着,齐宇给了我点吃的,我也不想吃。

        盯着牛头村看了一会,就开始犯困,连连打哈欠,我还以为是没睡好,梦里一直也没闲着,肯定要踏实的睡一会才行,结果睡着就回了玄君那里,玄君还没穿衣服,我看见他愣了一下,看着他那条手臂发呆,他手臂怎么长出来了?

        “过来!”玄君叫我,叫的有些和平时不太一样,我看了看我的腿,能走么?

        犹豫了一下,我才迈步走过去,好在没有摔倒。

        还没走到床前,玄君已经把我拉了过去,翻身他将我放下,这会也懒得说话,直接进入主题,操刀演练。

        被他折腾下来,我有些疲惫,眼皮总是要合上。

        但他也没阻拦我,将我抱住他也睡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而且我也没在牛头村村口,而是在罗绾贞的住处门口。

        齐宇在车里陪着我,我睁开眼睛还有些茫然,但看到天黑了,看到罗绾贞的住处,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想去洗洗澡,推开车门下车回了罗绾贞的院子。

        “你没事吧?”齐宇很担心我出事,估计是被罗绾贞的那事吓怕了。

        “我没事,就是累了,我去睡一觉,别理我!”

        回到房间去洗了洗,这才发现身上全是痕迹,这次比之前还要严重。

        许是玄君有些变态,他喜欢种花,种的到处都是,遇到特别的地方,便翻来覆去的种,如此,我便不敢多看一眼自己,急忙穿衣假装看不见!

        换上睡衣去躺着,没多久就睡着了。

        醒来都半夜了,我刚动了一下,就看到床上躺着的人,我起来,玄君也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我,那双无底洞似的眼睛深不见底。

        我看了眼房门口:“师叔什么时候回来的?”

        玄君眸仁微眯:“离殇是不想我回来?”

        我摇头,想了下:“不全是。”

        结果好好玄君便脸色一沉:“不全是?”

        “……还是想的!”我看他生气,便改了口。

        玄君眸仁不善,拉了我一下,我趴在他身上,他便要对我做那事。

        我能在梦里放开些,但现实里我便有些抗拒。

        挣扎了两下,玄君便失去了耐心,恼怒之下将我的衣服全都撕烂,我便打了他。

        但玄君岂会容我,他吓人起来,只是看我,我便怕他,他便要做那事。

        但他兴许是头次,还有些生疏,做起事像是个愣头小子,我有不让他,他来我挡,结果喊了起来!

        我刚喊了一声,门外就传来齐宇的声音,我不敢声张,玄君便脸色一沉。

        他朝着门口说:“没事。”

        结果齐宇便再也没说过话,只听见他脚步离开的声音。

        折腾到天亮,我宁死不肯,玄君气的用眼睛瞪我,但我有些困了,便抱着他在我怀里,与他说些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事情。

        玄君不知道是没辙了,还是累了,而后也没逼我,他这才睡下。

        等他睡下我便睁开了眼眸,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身体,他身上冰凉刺骨,可见他确实不是人。

        但他也不怕光照,他到底是什么?

        还有他的手臂,无端的就长出来了?

        我还有些不真实,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臂,他的肩膀一条疤都没有,多神奇!

        正摸着,玄君拉了我一下,手臂抱住我,用手掌按了我一下,将我按在身上,我正想说什么,他便把被子蒙到了身上,眼前一片漆黑。

        我又挣扎不过他,才安静的睡下。

        等我起来已经十点多了,我还觉得没精打采,困得眼睛睁不开。

        但罗绾贞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便忙着去看罗绾贞,玄君在我就不担心了,拉着玄君一起过去。

        到了罗绾贞那边,玄君把封口钱拿下来扔给我,抬起手在罗绾贞的眉心点了一下,我问玄君:“之前贞贞的手指有黑色的阴气,她的胸口还有一个小虫子,应该也是阴气所化,那是什么?”

        “那不是阴气,是术士所捏诀,她要把她知道的保留下来,只有危险的时候才会用到,会损耗一定的元气,所以不常用。”

        “那你刚刚在做什么?”我问玄君,玄君看了我一眼。

        “她的命魂不见了,三魂七魄剩下两魂七魄,体内的魂魄不能维持他的身体,长时间不封住灵穴,会让其他的魂魄离开,眼看七月十五,百鬼夜行会惊动一些散魂,先封住。”

        玄君比起之前要平易近人许多,倒是叫人意外。

        离开一些玄君看向赵挺他们几个,看齐宇那边说:“你留下照看罗绾贞,我们来处理牛头村的事情。”

        “你们两个?”

        “嗯。”

        玄君看了我一眼,迈步便去了外面,我也急忙跟了出去。

        此时已经中午,出了门玄君看了一会,一辆车停在门口,车里的人问我们要坐车,玄君弯腰上了车。

        我跟上车说去牛头村,司机把我们送了过去。

        到了牛头村已经三点钟了,玄君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我把钱给了司机,便准备进去了。

        “急什么?”见我要走,玄君不悦,我转身去看他,玄君把铃铛拿来给我挂在脖子上,我低头看着铃铛拿了起来,还是和过去一样,白的发光。

        我急忙放到怀里,免得又不见了。

        玄君倒是笑了下,他拉着我便去村子里面,我此时才发现,镇魂镯已经回到了我手腕上。

        我仔细看,还是原来的样子。

        “镇魂镯和镇魂铃是一对?”我问玄君,玄君回眸看了我一眼,显得不耐烦。

        “你说一对就一对吧。”

        这回答,稀奇古怪,叫人摸不着头脑。

        但找到罗绾贞的魂魄要紧,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巧了,进了村子便看见了那个小男孩了,小男孩刚好放学回家,正在路上很郁闷的走着,看到我小男孩也没说话,抿了抿嘴唇就走了。

        我奇怪便追了上去,小男孩看见我就说:“你离我远点,别靠近我。”

        “为什么不能靠近你?”我追问。

        小男孩低了低头,抿住嘴唇,半天才说:“跟我在一起的人都死了,你也会死,你离我远点!”

        说完小男孩就跑了,我则是很奇怪的看着他,都死了?

        玄君走来:“走吧,去找罗绾贞的命魂!”

        “师叔知道在那里?”我虽然知道玄君的强大,但是他一进入牛头村就知道罗绾贞的命魂在那里,这也太扯了!

        但玄君并未回我,而是跟着小男孩的方向去了。

        我便看着小男孩跑远的背影想,难道在小男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