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必有后福

第四十一章 必有后福

        上一秒还在恶狠狠,下一秒就开始给葛主任打电话问赢曼而的情况。

        呵呵。

        女孩啊!

        云朝朝知道潮长长在假装不知道赢曼而的状况,但他肯定没办法不关心。

        甚至会有【近乡情怯】般的不敢打电话去追问进度。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云朝朝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病了,为什么不能对一个讨厌的人下一点点的狠心,只敢自己一个人恶狠狠地想。

        明明和葛功明说好了有什么事情会第一时间和她联系,还是忍不住会想打电话追问事情的进度。

        云朝朝其实是能够理解潮长长的。

        越是曾经优秀的人,越不能接受自己的陨落。

        学业上的,生活上的。

        知道【最好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就很难会不负责任地,把喜欢的人,拉到【最差的自己】的身边。

        少年的心性,不羁中带着稚气。

        云朝朝之所以能感同身受,是因为她也有着非常类似的【少年心性】。

        她可以当着斯念的面,毫无顾忌地承认自己喜欢潮长长。

        虽然最后加了句一天可能变八回的玩笑话。

        但她在承认的时候,是一点负担都没有的。

        但她不可能当着潮长长的面,主动说出任何表白性质的话。

        这是十七八岁特有的拧巴。

        再早几年,或者再晚几年,她可能都不会这样。

        但现在,她就觉得两个人的付出应该是对等的。

        一份感情的起点,就应该是男生主动的。

        在云朝朝的眼里,势均力敌的爱情,是同等程度的付出。

        潮长长也是拧巴的年纪。

        在他的眼里,爱情的前提,是没有一堆都解决不完的麻烦。

        他其实并不介意门当户对一类的事情。

        如果他是个一无所有的人,他都有勇气遵从自己的内心。

        但他不是一无所有。

        他是泥潭,是深渊,不是他努力一下,就能改变自己的现状。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如何能忍心,把帮自己走出深渊的女孩给拉进泥潭?

        潮长长怂了。

        尽管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可是。

        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一直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呢?

        “啊嘿,小潮潮,思念你斯念哥哥了没?”

        斯念在潮长长思绪凌乱的档口打来电话了,一开口就和绕口令似的。

        “想了的话,你能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吗?”潮长长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嘴角还没有来得及上扬,就和他这会的心情一样,耷拉了下来。

        “你给哥等着,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哥一定迈着修长笔直的两米大长腿,风度翩翩地出现在你的面前。”斯念回答的很干脆。

        “谢谢哥。”潮长长附和了一下。

        “哈哈,小潮潮真乖,那我明天快到了给你打电话。”

        “你真来啊?”潮长长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我开玩笑的,你不好好追你的师姐,跑来这儿干嘛。”

        “师姐上班了啊,我都考上北语了,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开学再去追,你斯念哥哥有四年的大好时光啊嘿。”听得出来,好为人【哥】的斯念同学很兴奋。

        “暑假上什么班?”潮长长随口表达了疑惑。

        “你是不是没文化?大学辅导员哪有那么长的暑假?多得是放假不回家在学校待着的学生。谈恋爱的,打工的,哪个不需要辅导员操心啊?你以为大学辅导员是吃闲饭的?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师姐的工作?”斯念一下就来了个灵魂五连击。

        “斯念大哥,我错了。我刚就是随便那么一说,你马上要到北京上大学了,有时间多陪陪你爸妈,不用特地过来看我。”

        潮长长确实是想找个老朋友说话,但他真没有让斯念特地跑一趟过来看他的娇气想法。

        “特地过来看你?美得你。”斯念满嘴的嫌弃:“你兄弟我是去看云大美女的好吗。看你,那就是最多占1%的顺便。”

        潮长长很快就根据斯念打电话的节点,反应过来了:“朝朝邀请你参加mk    fairwill的发布会了?”

        “你不知道这事儿?”斯念颇感意外。

        “我就一个给围墙涂鸦的画农,我哪能知道发布会的事儿?”潮长长打趣道。

        和斯念说话,潮长长还是很放松的。

        严格说起来是踏实感。

        就是那种以前没事的时候是朋友、现在出事了是朋友、以后有事没事肯定还是朋友的踏实感。

        “那你下周要和我们一起去欧洲吗?朝朝姑娘前几天问我有没有签证了。”斯念直接问了。

        云朝朝这次找他过来有好几件事情,潮长长没理由像现在这么毫不知情。

        “我……”潮长长的心里,划过一种叫失落的情绪,“没听她说起过。”

        “没有吗?怎么会呢?就她说大后天发布会,然后发布会结束之后,就过去,和起诉云姚织带的欧洲协会沟通一下。”

        斯念有点不太理解这是什么操作:“国内涉外律所的人也一起过去,然后还有她爸爸和行业协会的人,应该都能组个旅行团了,怎么会没和你提呢?”

        “这有什么奇怪的,和欧盟打过反倾销官司的是你们家,带我过去不就是个累赘吗?”潮长长接受得很坦然。

        “啊嘿,谁敢说我兄弟是累赘?你至少还能当个翻译吧?云叔懂英文?”斯念一直都想着潮长长也会去的。

        他这趟答应去欧洲,也就是个忆往昔的功能。

        人请了一个专业的律师团,斯念家那些跨行业的经验,就不一定还有特别大的用处。

        斯念原本就存了带自家兄弟到欧洲散散心的小心思。

        “云朝朝懂啊,她英文又不比我差,人状元高考英语150分,你没听说吗?”潮长长笑了笑。

        “啊嘿?满分啊?我去!”斯念惊了。

        “对啊。”潮长长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不还有作文吗?”斯念继续吃惊。

        “人作文也满分啊。语文作文都能满分,英语作文没理由不允许满分吧?”

        “得,我不去了,这姑娘伤自尊啊。”斯念摆出了一副撂挑子的架势。

        “行啦,你赶紧过来吧。”不管怎么说,能见到斯念,潮长长还是开心的。

        “就我和小姑娘这么双宿双飞的跑欧洲去,你得多膈应啊?”斯念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行啦,刚不还说是个旅行团吗?不用照顾我的感受。”

        潮长长稍作思考:“我猜,我应该是被人申请限制出境了,所以她才没有和我说吧。”

        “啊嘿,这样子嘿?看不出来嘛,我们朝朝姑娘这么体贴的?”斯念开口闭口都是贫。

        前有【双宿双飞】、后有【我们朝朝姑娘】,叫得潮长长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潮小弟啊,你别不说话啊,你这样弄得哥哥我很尴尬啊。”

        斯念有点受不了潮长长的沉默:“这事儿整的!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

        “你都答应了,还能出尔反尔的啊?我这1%不要面子的啊?”潮长长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云老板有没有让你带滑板啊?她那发布会还带极限运动的,你肯定会喜欢的。”

        “啊嘿,发布会带极限运动?真的假的啊!那你等我哈!”斯念说风就是雨的,说变卦都不需要读秒的。

        挂完电话,潮长长用冷水洗了一把脸,然后用力地甩了甩头。

        他的心里有点堵。

        和云朝朝是不是要和斯念一起去欧洲没有关系。

        要换做以前,别说是欧洲,北极他都无所畏惧,说走就走想去就去。

        现在嘛……

        一个老赖,哪有什么现在?

        【认清现实吧,你连陪人去欧洲应诉都做不到,你还要存哪门子的非分之想?】

        潮长长有心无力,气得一拳砸在了洗脸池旁边的墙上。

        叮铃铃铃……

        电话又响了,看到来电显示,潮长长整个人一哆嗦。

        连手有没有被刚刚的那一拳砸破,是不是疼,都感觉不到了。

        叮铃铃铃……

        响了好久,潮长长才带着点手抖地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啊,老潮。”潮长长故作轻松地问:“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

        “也没什么事儿,就我和你妈,想去看看你。”潮一流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

        “怎么忽然想到要来看我?是有什么事吗?”

        “儿子出去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每个月还给我们寄生活费,我们想去看看不是很正常的吗?”潮一流解释了一下,语气里面还带着那么点自豪,听不太出来有什么异样。

        “我妈她身体怎么样啊?”潮长长决定直接问。

        “好着呢,不然我会带她一起去看你啊?”潮一流反问道。

        “真的吗?”潮长长不敢确定。

        “当然是真的,你还希望你妈有点什么事?”

        “我听硕哥说……”

        “小卢现在怎么这么不靠谱了,他早年要是这个样子,哪能让他做保镖啊!”潮一流顾左右而言他。

        “这怎么能怪硕哥呢,明明是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这两天还有点事情要收尾,我后天就能回去了,你好好照顾妈,我后天回去就不走了。”

        “打住啊,长长,爸爸还指望你给寄生活费呢。你妈真没事。之前在山村,两天晕倒了三次,我也是真的吓到了,才把小卢给叫过来了。”

        “硕哥不是说在做进一步检查吗?”既然已经出卖了,潮长长就不介意更彻底一点。

        “是没错,医生一开始以为你妈总晕是脑子里面有什么问题,你妈第一次晕的时候我没来得及扶,头撞台阶上,拉了个口子。”

        潮一流也索性把情况都说明了:“到医院全都检查了一遍,最后就是贫血有点严重。真没多大点事儿,连个脑震荡都没有,调养调养就好了。”

        “那你们等我两天,我去看你们,我得亲自去看了检查结果,问了医生,才能放心。你们钱够吗?”

        潮长长说过两天,一是秀场的涂鸦还没有做完,二来也想着要等斯念来了,实在不行就找斯念先借点钱,回头再想办法还。

        “检查就花了两千多块钱,你之前寄给我们的钱,都够的,你别担心。”

        说完,怕儿子还是不放心,潮一流又笑着加了一句:“小卢都把我和你妈给出卖了,真有什么,还不能让他出点血啊?”

        “爸,谢谢你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潮长长如释重负过后,有点哽咽:“我总觉得,我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好消息了。”

        “会好的,儿子。”潮一流出生安慰:“不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爸爸从二十二楼终身一跃都能没事,以后有的是福气。”

        “嗯,会好的。”潮长长擦了擦眼角:“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对吧?”

        “没错!潮一流的儿子,肯定超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