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大言不惭

第三十九章 大言不惭

        “我希望你不要去。”潮·破坏气氛大王·长长的头,简直铁到不行。

        “你几个意思?”云朝朝毫无意外地有了生气的迹象。

        原本,在潮长长之前没有正面回答的那会儿,云朝朝就应该心生不快的。

        但她非常巧妙地化解了,还给了潮长长一个台阶。

        云朝朝没办法长时间的心如止水。

        一个大男生,拧巴到潮长长的这个程度,也是没谁了。

        “我希望……我自己也可以不用去。”潮长长又加了一句。

        “……”云朝朝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潮长长如果过两天要回去一趟,就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如果能当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等回头有时间了再找个机会回去看潮一流和赢曼而,才能算是一件好事。

        她一向自诩聪明,怎么能忘了这件事情的前提?

        “你把你的这套视觉导向系统里面,有哪些是你可以动手做的列一下吧。要赶在发布会开始之前的一天完场,不然临时出问题,就没时间想其他办法应对了。”

        云朝朝决定要以“云扒皮”的身份,给潮长长多找一点事情做,省得他闲了就胡思乱想:“动起来动起来,发布会近在眼前你别给我在这儿闲着哈。”

        云朝朝先前还以为,潮长长不知道赢曼而去医院检查的事情。

        现在想来,是知道了,但没有表现出来。

        云朝朝推己及人,她要是个男生,估计也没心思,在这么一堆事情,一件接一件地压下来的时候,还想着风花雪月的事情。

        她不是一直都有修理清华小学弟的长期计划的吗?

        最近这是怎么了?

        对的,她一直都是讨厌潮长长的。

        这么多年了,她必须要继续讨厌下去。

        也不差接下来这一年半载的。

        【来吧,让咬牙切齿来得更猛烈些吧。】云朝朝给自己做了一轮心理建设。

        “我能看看发布会的秀场设计吗?要是能融合到一起的话,应该会更好一点。我原本是想给你个惊喜,后来又觉得自己设计的导向拿不出手,就一直也没有问。”潮长长这会儿,倒是有什么说说什么了。

        “可以啊,我手机里面就有效果图,”云朝朝翻出一张图片,开始简单的介绍:“秀场有一个金属材质的t台,你看这边,不是一条直路到底,在这个t台的中段,是一个u型池,我们到时候找的模特,都要是会玩滑板的。”

        “会玩滑板的模特多吗?”潮长长表示困惑。

        云朝朝的这个想法,不可谓不前卫。

        也确实非常适合潮牌的“潮”。

        但实现起来会有一定的难度。

        “就不一定是身高和体型最出众的模特,但一定是拥有新生代气质的、并且擅长极限运动的年轻人。”云朝朝回答。

        “你这么一说我就比较理解了,就像成龙和中国李宁的联名款,除了专业模特还找成家班的人演绎,效果还是蛮特别的。”潮长长表示了赞同。

        “对,就是要有自己的特色。你看李宁这个运动品牌,这几十年,起起伏伏的,各种辉煌又各种波折,一度陷入危机。现在以【中国李宁】国潮系列为突破口,把潮牌做得特别好,在国际上也有很高的知名度。”

        云朝朝大概是天生的生意人,一说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两眼放光:“【中国李宁】让我看到了中国潮牌走向世界的希望。我就挺想做一个专门的中国潮牌的。”

        潮长长看向云朝朝,表情有些出神。

        照理说,他也是个在生意经里面泡大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以前对做生意,对一成年就继承家业一点兴趣都没有。

        当然了,现在就算他有兴趣,也没有家业可以继承了。

        但云朝朝的这种情绪,还是很能感染人的。

        “你好有理想。”潮长长由衷地说了一句。

        “你几个意思?”云朝朝不太确定潮长长是不是在说反话。

        “字面上的意思,由衷地赞赏。”潮长长竖起了左右两只手的大拇指。

        “本来不就这样吗?我要是再做织带,我也没办法做得比我爸好,我就算把全球1%的占比,再稍微提升那么零点几,那也不算是什么突破。”云朝朝显然并不满足于此。

        “我要是像你这么有志气的话,我爸肯定也不会生日就想着给我买车了,最后还弄出那么大动静。”潮长长及时做出了反省。

        “主要是我们做织带,一直都是低附加值的。就和服装加工那些一样。中国经济腾飞的下一步,一定是中国品牌的腾飞。我觉得这是个风口,我又刚刚好十八岁了,就想着要做一个高附加值的品牌。”这是属于云朝朝的中国梦。

        “那你怎么没想着要去做金融啊,地产啊什么的,第三产业附加值不是更高?”潮长长问了一句。

        “做地产啊?最后像你们家这样?”云朝朝略带挑衅地看了看潮长长,“我在第二产业出生,在第二产业成长,我就死磕第二产业。”

        “是啊,”潮长长非常坦然地接受了这种程度的挑衅:“金融和地产,赚钱的时候是很快,而且还很轻松,感觉不费吹灰之力直接数钱数到手抽经。等到出问题了,破产的速度,那也是一骑绝尘的。”

        这些都是潮长长的往事不堪回首。

        他是潮一流和赢曼而唯一的儿子,他并不抗拒成为接班人。

        但他一直都觉得,爸爸起码还能在商场上再风云二十年,他蛮可以先玩个十年十五年的,再想着要怎么做生意。

        等到了那个时候,实在还是不喜欢,就把潮一流留要给他的钱,做个保本的理财,他都能一辈子无忧无虑的生活。

        哪曾想,一眨眼,就变成了想在的这副模样。

        老赖。

        失信被执行人。

        是什么让他完全没有危机意识?

        大概是过去十八年,都过的太顺了吧。

        潮长长不反驳,云朝朝也就没有了继续挑衅的兴趣:“t台和u型池今天就要开始搭建了,等下设计师就没什么事了,我让他过来和你聊一聊,看看你们能不能碰撞出什么火花。你也看看你的视觉导向,有没有什么增减项。”

        “好的老板。”潮长长忽然冒出了一个全新的称谓。

        云朝朝看着他笑了笑,原本是想皮笑肉不笑的,最后没忍住,整个人笑得花枝乱颤。

        “那就先这样?”云朝朝强忍了一会儿笑意,准备离开潮长长的库管宿舍打算去忙别的事情。

        “好的老板。”潮长长觉得这个称谓叫得比上一次还顺口了。

        “你还没完了是吧?”云朝朝赶在自己把肚子给笑疼之前,起身走了。

        “老板您慢走~”潮长长拖着尾音,又来了一句。

        发布会的准备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程中。

        云朝朝找来的设计师团队,不是mk        fairwill原来的那一个。

        她以帮年轻设计师开工作室的方式,招揽了很多优秀的设计师。

        通过内部比稿的方式,这次发布会,一共要发布五个系列。

        每个系列都出自不同的设计师工作室。

        火烧云系列,是这五个系列中的一个。

        除了图案本身,还有剪裁、面料选择什么的,这些事情,云朝朝是交给了另外一个设计师。

        潮长长会给涂鸦墙署名,但并不会给这个系列署名,比较像是设计师和涂鸦艺术家的联名,因此也没有遭到设计师的抵抗。

        这个系列一旦成功,火烧云就会成为mk        fairwill的品牌标识,反而让火烧云系列的设计师,有了更多的期待。

        潮长长和发布会的舞台设计师沟通完了之后,就有了一个全新的想法,就有点兴奋地直接去找了云朝朝:“我有一个你一定会喜欢的想法。”

        “你很了解我吗?还没说就敢说我一定喜欢?”云朝朝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还是高兴的,这是潮长长第一次跑过来找她。

        “不是很了解,但我判断你是一个吃货,这一点应该没有问题吧?”潮长长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依据。

        “嗯哼,说说你的想法吧。”

        “我想要给t太和u型池做涂鸦。”

        “你是嫌弃正反两面,整个库区的涂鸦,还不足以显示的风采?”云朝朝并没有给t台涂鸦的计划。

        “不是。我是从你刚刚说的话里面得来的灵感,你不是想做一个高附加值的中国潮牌吗?滑板啊什么的,国内确实现在有很多人玩,但那种感觉,大部分还是会被认为是舶来品,对不对?”

        “你继续。”云·老板·朝朝言简意赅。

        “我就想着,要让这场秀充满中国的元素,而且是那种外国人耳熟能详的中国元素。”

        “比如呢?”

        “我要把t台,直的这个部分,直接喷成辣条,然后u型池,从西红柿炒鸡蛋切入,以宫保鸡丁做池底,再到水煮活鱼切出。这是一场发布会,也是一个中国美食的盛宴。你的七步泡面也可以加入。然后下一季的主题,就可以主打中国美食,每一件t上面,都有一道中国美食,我们以涂鸦的方式来展现,就像这样……”

        潮长长说着说着就开始兴奋,兴奋着兴奋着,就开始动手画。

        “我好像确实没有看到过中国美食主题的潮牌设计。”云朝朝用头划着u型,来来回回地审视潮长长:“潮长长啊,你怎么这么多创意?”

        “我大概天生就是适合画涂鸦和做潮牌的。”这句话,潮长长是脱口而出的,很像是以前那个不可一世的首富继承人嘴里的话。

        潮长长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大言不惭】了,猛地一下说出口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尴尬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然也不会让你给仓库涂鸦了,云老都说了,云宝的眼光是很高的。”云朝朝也拿了自己的老爸做挡箭牌。

        意外啊。

        云老板竟然给予了肯定。

        潮长长张了张嘴,组织不出语言。

        又张了张嘴巴,还是说不出话来。

        “你傻啦?”云朝朝紧接着解释了一句:“我爸是说在挑选涂鸦艺术家这方面的眼光很高。”

        “你看过我涂鸦?”潮长长终于满脸疑惑地说出了一句话。

        “没有吧……”云朝朝也跟着摆出了一张疑惑脸:“要不你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