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你有劲吗

第三十六章 你有劲吗

        给仓库围墙涂鸦的日子。

        总是那么的惬意和愉快。

        每天,都只需要想着,第二天要喷什么区域,上什么色。

        这不是一个太过长远的目标。

        但每天一睁开眼睛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做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种感觉,潮长长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平凡的特别。

        简单的幸福。

        潮长长的身上,有很多的标签,唯独没有平凡。

        从幼儿园开始,潮长长就经常拿全国甚至是国际各种比赛的奖项。

        他出生在云端,成长在喜马拉雅之巅。

        最后跌落,也足够惨烈。

        要么在云端,要么在泥底。

        要么一直被人捧着,要么被现实踩着。

        能像现在这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什么都不用想,每天都充满干劲。

        连一度要和他诀别的睡眠,都在不知不觉中,重新爱上了他。

        每天早上6-10点,下午4-6点,潮长长都在仓库的围墙涂鸦。

        赶在仓库围墙的内侧或者外侧有背阴面的时候。

        早上十点到下午四点的这段时间,被定为mk    fairwill的非户外工作时间。

        时值盛夏,太阳高悬天空,地面经常发烫,仓库根本就没有什么阴凉的地儿,云朝朝不允许潮长长在这段时间“加班加点”。

        “就你这潮黛玉的架势,要是隔三差五地晕个倒,中个暑,我还得对你负责,你总不会是想让我还没正式接手品牌,就先弄个命案出来吧?”

        鉴于潮长长之前“在太阳底下走了两步”就中暑到晕厥的前科,云朝朝给出的理由,不可谓不强大。

        斯念走后,有大概半个月的时间,旧仓库这边只有朝朝长长。

        潮长长一开始还想,这样的【朝夕相处】会不会有些尴尬。

        但事实并没有往让人尴尬的方向发展。

        潮长长很忙。

        为了方便盛夏时节的户外涂鸦,潮长长在斯念走之前,让他用推子,直接给自己推了一个光头。

        都说光头是检验帅哥的唯一标准。

        潮长长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经得住检验。

        反正云朝朝既不热情,也不冷淡,保持着让人非常舒适的距离。

        偶尔还是会一句两句话就怼的潮长长说不出话来。

        但这样的事情,并不经常发生,因为云朝朝也很忙。

        半个月的时间,倔强的头发一点一点地从头皮爬了出来。

        这会儿,已经演变成了一个利落而又帅气的小平头。

        这算是一个小小的变化。

        这半个月,发生最大的事情,就是高考分数出来了。

        云朝朝和她自己【大言不惭】的一样,以原始分高出第二名六分的绝对优势,拿到了省理科状元。

        以云朝朝的成绩,压根也不需要什么竞赛和冬令营的加持。

        成绩一出,yc国际,又上了一波热搜。

        yc葛功明接受了很多的采访。

        记者们想要采访的,当然不会只有葛功明这个园丁。

        他们把yc国际的二十个绩优生里面的十九个,都采访了一遍。

        全省前百名,有二十人都在同一个学校,这样的事情,放眼全省各大重点高中,就只有yc国际做到过,还不止一次。

        但每一次,都还是能在高考分数出来的那一段时间,引起全省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的关注。

        yc国际的金字招牌更加熠熠生辉了。

        yc绩优生的名号,也越来越响亮。

        媒体最想采访的人,除了葛功明,当然就是状元。

        但云朝朝一直都没有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面。

        她非常明确地告诉葛功明,她不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云朝朝考上yc国际的时候,有写过家庭背景。

        因为云之磊一直以来过于低调的做派,在公开资料上,几乎不可查,所以,也就没有给葛功明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

        加上云朝朝自己在学校也比较低调,从来都把自己归为绩优生,没在生活上,显示出来一点的优越感。

        葛功明要是没有跟着云朝朝去过一次仓库找潮长长,压根就不知道云朝朝真实的家境是什么样的。

        清华和北大招生办的人,找葛功明各种要状元联系方式,葛功明既然答应了会守口如瓶,就肯定不会对外说什么。

        再后来,见葛功明这条路走不通,招生办的人就通过云朝朝的简历,找到了云朝朝高一时候的老师,希望能够在云朝朝报志愿之前,再做最后的招生努力。

        清华和北大招生办的人,是最拼的。

        他们的目标都很明确。

        盯紧全省前百,状元更要给予200%的关注。

        好不容易拿到了号码,一打过去,永远都是关机。

        还有媒体的,知道云朝朝是跨了城市高考,查到云朝朝和云姚织带的关系,一大堆人,就差直接把云姚织带给围了。

        以前,云姚织带的车间和仓库分散在工业区的各个角落的时候,还不是那么明显。

        现在全部整合到了一起,任谁一看,都知道这个厂的规模不一般。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记者们的新闻嗅觉,一下就敏锐了起来。

        来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这些人全都败在了云姚织带的门卫那里。

        云之磊历来低调,从来不在媒体上露面。

        他视媒体如蛇蝎。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把云朝朝保护得很好。

        宝贝女儿现在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要搞潮牌,要开新闻发布会。

        这些,云之磊不赞同,但也并不阻止。

        他有自己的心结。

        女儿既然没有,他也不想用自己过激的反应,让女儿记着那些根本就不曾存在于她记忆里面的事情。

        云老和云宝达成共识。

        采访可以,但要等到发布会的那一天。

        云朝朝管这叫饥饿营销。

        云之磊有些不解,明明已经花钱准备好了发布会,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地来个饥饿营销。

        不解归不解,云之磊还是无条件地选择了支持。

        “我在这边待着,也就还有接下来这一个月了,等我去学校报道了,你要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就没有这么方便了。”10:00-16:00,每天最正午的六个小时,云朝朝也没有让潮长长闲着:“你趁这段时间,熟悉一下高考的题型和知识点,看看你有哪方面欠缺的,我再着重给你突击一下,等有时间了再帮你找几本有针对性的习题。”

        云朝朝只给潮长长留了半个小时吃饭的时间,剩下的全都用来补他过去这些年落下的高考知识点。

        “你留给我的十六本武功秘籍,已经把各种常见的问题归类得非常详尽了。”潮长长忍着没有再说云朝朝最讨厌的谢谢,直接说了自己的感受:“我感觉我只有看完那些秘籍,就能直接成武林盟主了。”

        “武林盟主?”云朝朝略微带点挑衅地看了看潮长长:“所以……你明年也要考状元?”

        “不敢有那么大的野心。我尽量艺考考好一点,文化课也不给你丢人,行吗?”潮长长有点不太确定这个回答够不够标准。

        理科虽然说有很多知识是触类旁通的。

        但不同的教育体系,还是存在很大的区别。

        潮长长落下了十几年,不是一下就能补上的。

        当然,他也不是彻底落下。

        毕竟他是另外一个教育体系里面的学霸。

        “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就能丢了我的人?”逆鳞姑娘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鳞片,又被触碰了一下。

        “我错了!”潮·认错大师·长长立马就换了一种说法:“我努力考清华美院。希望来年能够格给师姐提鞋。”

        “谁是你师姐?”云朝朝对【师姐】这个称呼,没来由地有些抵触。

        抵触完又觉得这是一个自己最希望能够成为现实的称谓,于是紧接着补充了一句:“等你考上了再叫也不迟。”

        就这样,逆鳞姑娘自己把自己的逆鳞给理顺了。

        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是潮长长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和学习时间,晚上六点过后,一直到睡觉之前的时间,全部被用来给云朝朝“建模”生日礼物。

        按照潮长长原本的想法,他是想要把mk    fairwill新厂区的一整套视觉导向系统都直接做出来的。

        一来,他没有想过内外两面的围墙涂鸦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工程,加上工作时间的限制,进度比他原先预计的要慢一些。

        二来,随着旧仓库改造的逐日推进,潮长长有些不太确定,导向系统的这些事儿,云朝朝是不是已经有人在负责了。逆鳞姑娘从头到尾,都只说了让他涂鸦。

        三来,他脑海中的那一套系统,要是都做出来的话,以他现在的经济实力,很难定制到品质足够好开发布会的。

        基于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不确定,潮长长最后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用skecthup给自己的整套设计建模。

        等到云朝朝生日的时候,让她先看一看这套视觉导向系统。

        如果满意的话,再慢慢做出来。

        如果不满意,那就当是看个图解个闷。

        一个半月的时间,一开始,会觉得有点长。

        真的过起来,也就一转眼的事情。

        潮长长晚上很忙,云朝朝也没有闲着。

        随着mk    fairwill的人慢慢进驻,原本的仓库,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

        原本,除了备用的六号仓库,带了一点科技感,1-5号,都是再传统不过的仓库的样子。

        现在的库区,每天都在焕发新生。

        处处透着潮牌的气质,尤其是夜景工程的灯光打开之后。

        旧仓库的外墙,都快成了新的网红打卡地。

        很多人特地从市区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多来打卡。

        如果不是仓库大门紧锁,谢绝参观,来的人,估计会更多。

        一直到云朝朝生日前的三天,各种安排,才算尘埃落定。

        云朝朝一个半月来第一次,在不是10-16点的时间,来到了潮长长的六号仓库宿舍。

        潮长长没想到云朝朝会在晚上的时间过来。

        开了门,才发现自己忘了关上了笔记本。

        赶紧跑回去把笔记本给盖上了。

        “你看什么呢?这么神神秘秘的。”云朝朝把手放在了潮长长的笔记本上,用一副随时准备打开的架势发问:“是少儿不宜的内容吗?”

        这话,潮长长有点不知道要怎么接。

        “你还有两天就十八岁了,不算少儿吧。”潮长长顾左右而言他。

        “那不也是还有两天吗?”

        “对。所以你别看。”潮长长就这么承认了一项莫须有的罪名。

        “你还真看啊?”云朝朝顿时觉得笔记本有点烫手,打开也不是,不打开也不是。

        “还有两天就成年了,你有什么成年愿望吗?”潮长长再一次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有吧。我想在十八岁的时候谈场恋爱。”云朝朝往潮长长的跟前凑近了一点,满脸笑意地问:“你觉得我的这个愿望能实现吗?”

        “当然能啊!”潮长长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了。

        云朝朝还没有来得及问潮长长有没有推荐的,就听潮长长非常认真的介绍:“都说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盛产帅哥。就你这颜值,到了那边,肯定是校花级的,全校的帅哥都任你挑选。”

        “你有劲吗?”云朝朝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