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最好不敢

第三十五章 最好不敢

        陈姐端了盘菜进来,和云之磊说:“羊肉汤差不多了,就等你上最后加料的工序了。”

        羊肉汤是云之磊压箱底的大菜。

        好多年之前,云之磊就把这个箱底整个掏出来给陈姐了。

        只不过,每到出锅的时候,陈姐还是会把云之磊给喊过去,让他负责把控最后两道工序。

        这羊肉汤,从选羊肉开始就有很多讲究。

        久负盛名的锡林郭勒羊不行、阿勒泰大尾羊不行。

        所有在草原上生长的羊都不行。

        必须是山羊。

        不能是安哥拉山羊那种以毛见长的,也不能是萨能奶山羊那种以奶见长的。

        就得是最最本土,最最本地的山羊。

        生长在草不茂盛的山上。

        没有人工的喂养。

        大部分的时间都吃不太饱,还要漫山遍野地觅食消耗原本就不怎么存在的脂肪。

        肉非常的紧致。

        没有一丝羊骚味,甚至吃不太出来是养。

        和大众理解的羊肉汤很不一样。

        “传男不传女”的食谱里面囊括了几十种大料。

        名字叫羊肉汤,却不是用来喝汤的。

        汤当然不是不好喝,就是有点重口味。

        紧致、没有脂肪,吃进嘴里,却一点都不柴。

        那种美味,无法形容。

        吃进嘴里的感觉让人恍惚,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肉,就是好吃。

        肉怎么可以这么好吃。

        等到所有的羊肉下肚。

        用不适合直接豪饮的羊肉汤下粉干。

        什么东西都不加。

        简直余味绕嘴,三日不绝。

        听起来简单的羊肉汤,实际上是道大得不能再的大菜。

        做起来要比佛跳墙一类的传统大菜麻烦得多。

        就算是云朝朝,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有机会一直吃。

        虽然云之磊在就已经只负责最后几道工序,但前前后后进进出出的,还是非常占用时间。

        云老拿这么道大菜招呼斯念,对云朝朝来说,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要说这羊肉汤是云朝朝的最爱,也是再恰当不过。

        如果非要拿【大云氏羊肉汤】和【七步泡面】比的话,云朝朝肯定还是要选前者,就算后者是她自己亲自做的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云朝朝喜欢羊肉汤,那是爸爸的味道,谁都比不了。

        云之磊一走,斯念就变成了好奇宝宝。

        “老人家住市区吗?”斯念问云朝朝。

        忽然被提问的女孩看了看斯念,不知道他为什么有此一问。

        出于对客人的基本礼貌,云朝朝还是做了正面的回答:“嗯,对。”

        “那明天我跟你一起呗。”斯念的自来熟,犹如星辰大海。

        不,不是犹如,是尤胜。

        “我去看姥姥姥爷,你要一起?”云朝朝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你认真的?”

        “我倒是想呢。可我没时间。”斯念叹了一口气,转头对着潮长长委屈巴拉地说:“师姐的徒步,还有三天就要结束了,我要是再不赶过去,就连一天都逮不到了。你能懂兄弟的难处的吼?”

        斯念又是叹气,又是揪心,又是不舍的,摆明了一副要让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架势。

        “懂。去吧孩子。”潮长长应声以尽快结束斯念入戏太深的表演。

        “那你会送孩子到市区的是吧?”斯念摸着杆儿就往上爬,“孩子一个人会怕怕。”

        “就你这样,再过十年,你师姐也未必觉得你已年满三岁。”潮长长有点不知道怎么搭理抽风状态的斯念。

        这位同学估计是被师姐拿棒棒糖当小孩子哄习惯了,一时间忘记自己已经年满十八,身高还超过一米八的事实。

        “你就说你送不送吧?”斯念终于是正常了一点。

        他其实也很烦师姐拿他当小孩。

        但他如果不可爱一点,再可爱一点,就连有事没事在师姐面前刷存在感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不是要搭朝朝的便车吗?你跟着一起到市区的话,到时候应该是李叔送你吧?你是去机场对吧?”潮·首负·继承人·长长并不觉得现在的自己还有送人去机场的便利条件。

        “李叔送,和兄弟送,那能一样吗?”斯念并不答应,并且把话题从不靠谱往离谱的方向带:“你送我去机场,顺便去帮我看望一下姥姥姥爷,我这次来去匆忙,也没来得及问候咱……”

        潮长长决定要制止前室友喷薄而出的表演欲:“我送你!要走着去、跑着去、坐公车去、打车去,只要你一句话,要怎么走我都随你。”

        “你明天就走?”云学霸很快就抓住了重点向斯念提问:“不是要参与反倾销诉讼的全过程吗?”

        “现在就是个起步,离正式应诉还早了去了。前期准备工作,每个一年也得有个半载。我去追一趟师姐的脚步就回来。”斯念对着云朝朝,抽经似的眨着眼睛:“不影响你俩的发展,也不影响我自己的未来。”

        云朝朝并不怎么“待见”斯念。

        这个人想一出是一出的,言语和行为都透着让她无法理解的诡异。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

        斯念是个很会搞气氛的人。

        任何人只要在他的身边,关系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拉近。

        她不喜欢斯念莫名其妙问出的那些问题。

        又会在回答完那些小问题,承认完那些小欢喜之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

        云朝朝不太可能在潮长长压根就没有心思在她身上的时候,表现得太过主动。

        但她又不太安于现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如果有一天。

        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

        当着她和潮长长的面。

        斯念又问了一遍喜欢不喜欢这一类的问题。

        那么,潮长长会怎么回答呢?

        这样的问题,还真是尴尬而又令人期待。

        “潮小弟,你大哥决定了,就走着去吧。”斯念把自己的手机递到了潮长长的面前:“你大哥我刚查了一下,从这边到机场也就42公里,还不到一个马拉松的距离,徒步去最合适了。我们吃完午饭就出发,明天早上肯定能到机场。”

        斯念很愉快地做出了决定。

        潮长长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崩溃。

        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这会儿再出尔反尔,就有些不合适。

        “你还能不能靠点谱了?不靠着,摸着谱的边儿也行。这刚刚还晕着的人,你要拉着徒步一个马拉松?”

        “哪有马拉松?”斯念表示不认同。

        “42公里还不是马拉松?”云朝朝问。

        “当然不是啦,马拉松是42.195公里,这差了好几百米呢。”斯念说的义正辞严,仿佛他在强调的是195公里,而不是0.195公里。

        “要走你自己走。”云朝朝不想搭理斯念了:“你今天哪儿也别去,等下我回去和你校对涂鸦的稿件。我不太喜欢这个火烧云的颜色。”

        “是饱满度不够?”

        “不是,我不喜欢这么红红火火的一片,我想要灰黄相间的。”

        “灰黄相间的云?”潮长长以为自己听说了。

        “白马庄园的水飞的颜色你应该记得吧……?”云朝朝觉得自己有点说多了,她下意思地抬头看了一眼潮长长,发现潮长长并没有什么异样,才接着刚没有说完的话:“灰黄相间的水上飞机,飞在一片湛蓝的天空,灰黄映衬着蓝天,你有没有觉得那种感觉,比云朵更像云朵?”

        “按照水飞配色的这个想法还真是蛮特别的……”潮长长的脑洞也被带着起飞了:“或者可以再加点斑马纹什么的。”

        “对,飞在天上的时候看不出来,等到在水面上停下来,就会发现螺旋桨是斑马纹的。”云朝朝认真想了想,又否定了这个提议:“以水飞在蓝天穿越云朵的感觉来说,螺旋桨的斑马纹应该是看不出来的。”

        “确实。”潮长长点头表示赞同:“我回头看看火烧云和飞机云要怎么融合。”

        云朝朝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你会觉得自己画好的东西,一笔都不能改呢。”

        经云朝朝这么一提醒,潮长长也发现自己在画画这方面,要比以前好说话了:“这不是商业稿件吗?总不能只以自己的喜好为评判标准吧。”

        今时不同往日。

        生活都翻天覆地了,拿还有那么多的禁忌?

        潮长长已经把过去隔绝了,即便,在不经意间,有那么一瞬间的重现,也能不着痕迹的再次封印起来。

        “你以前画过商业稿件?”云朝朝不免有些好奇。

        “没有。我以前确实不接受任何人对我的画的评价。”潮长长自嘲地笑了笑,笑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自己。

        “所以,这是我的荣幸?”云朝朝问了一句,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喜怒。

        潮长长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可能又有哪里说错话了:“不,这是我的荣幸,谢谢小云总给我这个机会。”

        “那行,你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好好画。我明早先送斯念去机场,再去看姥姥姥爷,晚上回来我们对一下你的进度。”小云总一下就把今明两天的事情给安排好了。

        斯念闻言,满心满眼,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觉得委屈:“我就这么没人权?说好的徒步呢?”

        “人这生着病呢!就你有人权?”小云总气势十足地瞪了斯念一眼:“怎么着?要不要现在就出发,我可以陪你徒步去机场。”

        云朝朝明摆着要护着还在病中的潮长长。

        “这我哪敢呀?”斯念立马就怂了:“这不因为我兄弟体弱多病,才想让他多运动运动吗?”

        “你最好是不敢!”

        云朝朝自己都给人取了个外号叫潮黛玉。

        却见不得别人折腾潮长长。

        或者说潮长长体弱多病。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毛病。

        不着痕迹地提到白马庄园的水飞,云朝朝的心情就莫名变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