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丢人事大

第三十二章 丢人事大

        云姚织带的新厂区很大。

        一眼都望不到边的那种。

        潮长长当库管的这边,1-6号仓库连到一起,就能让人感觉到规模了。

        这会儿看到新厂区,才知道什么叫规模。

        新厂区比旧仓库那边,大了20倍不止。

        潮长长对能够生产出全球占比1%织带的工厂,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商务车刚刚进入新厂区,云之磊就从办公楼里匆匆走了出来。

        “欢迎。欢迎。”云之磊迎出来打招呼,在和潮长长握手的时候发问:“这就是你说的同学是吧?”

        “这是我舍友,斯念。”潮长长给做了个介绍。

        “欢迎,欢迎。”云之磊又和斯念握了一个手,“谢谢你抽空跑这一趟雪中送炭。”

        “云伯伯,您别和我这么客气,都是同学,朝朝的事,就是我的事。”斯念的这个自来熟,真的是既不分年龄也不分性别。

        “真的是很抱歉啊。行业协会的人刚刚过来了。我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开完会。”云之磊是开会开一半跑出来的。

        “那您赶紧去开会,我会当这里是自己家工厂的,我到处转悠一下,时间就过去了。”斯·自来熟·念把什么都安排的好好的。

        “行业协会的人第一次来,我也不是很熟,不然就叫你们一起开会了。”云爸爸明显比他的宝贝女儿要更加重视斯念这次专门过来帮忙应诉的事情,解释完过后又征求自己宝贝女儿的意见:“云宝,你要不要给你的同学介绍一下我们这边的车间?”

        “平时有人过来参观不都是李叔开车绕一圈给介绍的吗?”云朝朝还是第一次被云之磊要求亲自带人参观新厂区。

        “你以前也没带同学来过啊。我是想着说,这两个都是你同学,你介绍可能更好。云宝要是不愿意……”云之磊勉强了谁,也不会勉强自己的女儿。

        “没不愿意,你赶紧上楼开你的会去。一开始行业协会就让你做会长单位,你怎么都不愿意,这会儿找人过来商量,该焦头烂额了吧?”云朝朝看得出来,低调惯了的云之磊这会儿挺不自在的:“你忙你的去,其他的我能搞定。”

        云宝用特别有感染力的笑容抚慰云老那颗不安的心。

        云之磊和斯念打了一声招呼,说好中午在食堂安排吃饭,就被云朝朝给推回了办公大楼。

        “你俩是想我走路带你们参观一下?还是让李叔开车带着我们仨绕一圈?”云·厂区向导·朝朝上线了。

        斯念选择用双腿来丈量云姚织带的新厂区:“走,走!我一天不走个几公里,就浑身难受。”

        潮长长想了想厂区的规模,比较想选坐车,奈何云朝朝压根没给他发表意见的机会。

        虽然依旧没搞清楚原因是什么,但潮长长还是明显地感觉到朝朝姑娘生他气了。

        从他说中午想留在仓库给底稿上色那句话开始。

        “那就走路带你参观一圈,”云朝朝接纳了斯念的提议。

        不知道哪里做错了的潮长长,非常坦然的接受了自己被剥夺了发言权的事实

        云朝朝带着潮长长和斯念,一边走一边介绍:

        “云姚织带的新厂区有九个生产车间。”

        “刚刚他们开会的地方,是办公楼。”

        “办公楼的背面,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云姚的第一车间。”

        “这个车间是生产涤纶色丁丝带的。”

        “你可以往车间后面看一下,那边有六个一字排开的仓库,看到没有?”

        斯念头往旁边探了探:“这六个仓库和我们昨天住的那个地方差不多大了。”

        “你说的没错。”云朝朝赞同过后继续介绍:

        “云姚织带的每个车间后面都配了六个仓库。”

        “车间和仓库以前是分散在不同的地方的。”

        “现在车间搬到新的厂区,仓库也就全都跟着搬了过来。”

        “我再带你们看看里面的生产线。”

        “……”

        “再往前面走,你看写了第二车间的那里,是生产涤纶罗纹丝带的。”

        “第三车间负责尼龙雪纱带的生产。”

        “第四车间生产涤纶织边印标丝带。”

        “第五车间做的是丝绒织带。”

        “第六车间负责丝带发饰。”

        “第七车间生产丝带花饰。”

        “第八车间是做丝带小包装的。”

        “第九车间负责丝带印刷。”

        “第八和第九车间,算是二次加工车车间,车间会更大一些,仓库相对就小一点。”

        “……”

        云朝朝对厂区里面的每个车间,和车间里面的每条生产线都如数家珍。

        这一趟介绍下来,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多小时。

        车间里面有空调,温度很低。

        但车间和车间之间离得都比较远,三个人走在路上晒太阳的时间要比在仓库纳凉的时间更多一些。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介绍,云朝朝没嫌天气热,也没嫌路太远。

        夏日正午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挂在天上。

        毒辣辣的,照得人晃眼,照得地面发烫。

        一会儿吹空调,一会儿头顶艳阳。

        潮长长走在最后,他已经有点走不动路了,云朝朝和斯念看起来却还是精力十足的架势。

        【我果然是一个四体不勤的人吗?】

        在没有了自信之后,潮长长连自己的体力都怀疑上了。

        就他这样的状态,还好意思要喜欢谁?

        潮长长觉得自己就是笑话本笑。

        潮长长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云朝朝和斯念。

        如果没有师姐的那个故事,云朝朝和斯念这两个中国制造的接班人,还真的是蛮般配的。

        潮长长这么想着,觉得自己的汗都热得流不出来了。

        就从头到脚,一阵阵地发凉。

        然后他就真的凉了。

        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不打一声招呼就晕了。

        人的身体,和人的心情,常常是紧密相关的。

        潮长长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

        这两天又是赶底稿,又是想斯念说云朝朝喜欢他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

        潮长长已经整整两天都没有合过眼。

        他来的时候就头重脚轻,又在冷气充足的车间和热得发烫的地面,来回切换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这是潮长长从未有过的极限体验。

        这一件件一桩桩加起来,潮长长非常不幸地中暑了。

        可能是因为身体本来就不太好,一中暑就直接给中晕了。

        潮长长晕得还很不是时候。

        没在车间里面,也没在阴凉的地方。

        就这么直挺挺地摔在了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沥青路面上。

        砸到地上的那一秒,潮长长还是有意识的,他听到有人跑过来,把他的头扶了起来,然后焦急地问:“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说话。”

        这是云朝朝的声音。

        潮长长想说他没事,但睁不开眼睛,也开不了口。

        再一秒之后,潮长长感觉到有另一个人,直接把他从四五十度的地面给一下打横抱了起来。

        这应该是个公主抱吧?

        来自他的前室友斯念。

        然后潮长长就彻底晕了,还没来得及羞愤,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这一晕,让潮长长原本就已经归零的自信,直接降到了负值。

        早知道会这样,就算云朝朝再生气,他也还是会拒绝过来新厂区吃午饭。

        等到意识渐渐回笼,潮长长人就已经被挪到厂区的一棵大树底下靠着。

        上面是树荫,底下是泥土。

        风轻轻地吹着,感觉不到像夹心饼干一样的热。

        斯念在一遍一遍掐他的人中。

        云朝朝一遍一遍地问:“怎么还没醒?”……“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先送车间里面去?”

        羞愤难当的潮长长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了云朝朝有多着急。

        “你不要担心。车间里面冷气太足,他这一下进去忽冷忽热的更不好。户外中暑我有经验,这边树荫底下的这个温度现在就挺好的。我先把他弄醒再说,可惜我的急救包什么的都在背包里没带过来。”这话是斯念对云朝朝说的。

        “你要什么?藿香正气水吗?办公楼那边就有,我让李叔开车送过来。还有什么吗?他能醒吗?要不要打120?”云朝朝用一连串的问题,表达了焦急的心情。

        “藿香正气水、一个汤勺、一瓶高度的白酒。有这三样应该就够了。他这呼吸什么的都没有问题,情况不算严重,我们等他先醒了,再看看要不要去医院。”斯念继续掐潮长长的人中。

        一下又一下,力道不可谓不大。

        能够听到云朝朝和斯念的对话,就说明潮长长在生理上已经醒了。

        但在心理上,潮长长并不愿意醒来。

        尴尬,丢人,对自己失望,不知道要和斯念还有云朝朝说些什么……

        好多情绪,就这么一股脑儿涌了上来。

        斯念加重了力道,照这么再这么掐下去,再多来几下,应该就会直接把人中给掐破了。

        潮长长极力忍了下来。

        破相事小,丢人事大。

        “这么久还醒不过来,这样不行,得去医院。”斯念也有点急了:“你叫司机过来了吗?”

        “怎么会这么严重?”云朝朝忽然就自责地带上了哭腔:“我刚不应该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的。看都不看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