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奇了怪了

第二十九章 奇了怪了

        是夜。

        斯念拉着云朝朝聊天:“你们家那栋楼,已经在公开招募竞买方了,你知道吧?”

        “你说烂尾第一高楼啊?”潮长长痞帅痞帅地笑着,心里满是无奈,“一直都说要拍卖,那也要有人要啊。谁不知道那栋楼风水有问题,哪里还会有人接手?”

        “赚不到钱的时候,当然是风水问题,要是赚得到钱,哪里还有什么风水不风水的?你家那栋楼,现在还卖不出去,不是风水问题,是价格和限制条件的问题。”

        “结论都一样,反正就是没人要。”

        “不是,这才第一次公开招募,招不到竞买方很正常。我大舅就是做地产的,我在他那儿有看到你们家那栋楼的招募公告,我把要点都拍下来了,给你看看。”斯念点开自己手机里面的相册,递给潮长长。

        潮长长点开了第一张图:

        【关于公开招募潮流国际中心名下资产竞买方的公告】

        一,资产状况

        潮流国际中心(第一高楼),地址:江鹭道520号,项目用地面积15,033.33平方米,建设性质为商业、办公。规划地上建筑层数66层,地下四层。建筑总高度约333.33米,地上建筑面积,112,222.22平方米,地下建筑面积55,555.15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67,777.37平方米。目前该项目已封顶且玻璃幕墙基本完工。

        二,报名条件

        (一)拥有一级资质的房地产开发企业

        (二)国内排名前500名的房地产开发企业

        (三)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

        (四)上年度营收不低于100亿的国内行业领先企业

        (五)细分行业权威机构公布的国内行业十强企业

        (六)中国企业家协会、中国企业联合会公布的中国企业500强企业

        (七)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企业

        (八)美国《财富》杂志评选公布的世界500强企业

        所有符合以上条件之一,并且可调控资金在50亿以上的企业均可报名参加。

        斯念在潮长长看完之后,指了指图片的末端:“你看最后这一行,要求可调控资金在50亿以上,就说明你们那栋楼现在的评估价已经超过五十亿了。”

        “你再看看这条,”斯念点开了第二张图片,对着第六个条款念道:“报名企业在在《报价书》中,应列明企业对竞买资产的整体报价。若参与报名企业所报价格低于评估价的70%,则视为无效报价。”

        “70%你知道以为着什么吗?就是有可能可以用35亿,买下一个价值50亿的项目。随便转手就是十几个亿,谁不心动啊?因为是你家的事儿,我还特地问我大舅了,他说要不是他们没有达到那八大条件,肯定集资就上了。”

        “我看这截至日期都过了?有人报名吗?”潮长长都没有听说有人要买楼的消息,如果情况真的这么乐观,老爸再怎么不希望他大学没毕业就参与公司的事情,也会给他交个底。

        再怎么说,今时不同往日。

        老爸也不可能再拿他当个孩子。

        “说是去问的人很多,报名的应该是还没有。那八大条件先不说,50个亿的现金,公告给的准备时间太仓促了。我大舅说着回头肯定会出延期公告。这拉锯战,也就是时间问题。要是一直没人报名,搞不好后面还改条件。”

        “不就是没人要吗?然后价格一降再降。我们家接手那那块地的时候,就是那么个情况,那之前都已经烂尾了快十年了。”潮长长当然知道,烂尾楼是有可能卖出去的。

        他没有悲观到寻死觅活,但烂尾楼处理起来的时间不是用天算的,多半都需要很多年,怎么都让人乐观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最后不还是有你们家接手了吗?”斯念鼓励了一下处于悲观状态的潮长长。

        “是啊,我们家接手了,然后我们家也破产了。我爸跳楼了,我妈割腕了。这惊天地泣鬼神的风水,难道还不足以差到让人闻风丧胆的程度?”潮长长对没什么营养的鼓励,表示了质疑。

        “哎!这不就还是个时间问题吗?但凡是第一高楼,那肯定都是门面工程。主管部门不可能不管你的。就是这门面有已经花了两次了,再找下一家的时候,肯定是要慎之又慎的。下一个接手的再出问题,那就很难看了。我听说是会倾向于本省有地产背景的国企,这样就比较有保障。”

        “上次烂尾,找到我们家,那不也是为了保障吗?结果你也看到了。上一次二十个亿,都烂尾了十年,这次按你说的五十个亿,怎么都得烂个二三十年吧?”潮长长当然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保持乐观。

        “我和你说,你是真的不用担心。我看报道了,上次烂尾,是那家企业出了问题,又是法人赌博,又是非法集资暴雷的,他们找了那么久的下家,根本原因是因为资不抵债,你们家接手就有一大堆麻烦,还得把债务问题给解决了。这次完全不存在资不抵债的问题。就算最后只有一个来竞拍的,只拿保底的35亿,解决你们家的问题也早就了吧?我都想不明白,你家里人为什么要怎么绝望。”

        “你见过谁家第一高楼烂尾了,还能东山再起的吗?”潮长长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主要是现实不允许他乐观。

        “有啊,史玉柱啊。巨人大厦不就是?原本不是要做国内第一高楼的么?后来还直接开了一个还债公司,把先前所有欠款都还清了。”斯念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例子。

        他不仅手是潮长长的是有,还是潮长长初一辩论队的队友,最擅长的就是举例子。

        “这么多年,也就一个史玉柱啊,而且人家东山再起是因为脑白金,又不是因为烂尾的第一高楼。那栋楼应该到现在都还烂着吧?”

        “唉,你就不要那么悲观,就算要个二三十年,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能解决?你要实在不放心,你以后就跟着我去北京混,你的衣食住行小爷我都包了。要求也不高,等你家问题解决了,你小小地给分个一两个亿就行。”斯念勾了勾嘴角,露出得意的笑,“那些觉得你家就这么不行了的,都是傻子。”

        “你要去北京啊?”潮长长逮到个细节转换话题,他不想继续烂尾楼的话题,他好长时间都没有上网,并不知道外面这会儿讨论成什么样了。

        “对,我要报北京的学校。”斯念大概是没怎么反应过来,跟着潮长长就把话题给转换了。

        “你不会也要去清华吧?”潮长长有点小惊讶。

        “也?”斯念对这个字表示疑惑,“你吗?”

        “没。”潮长长顿了顿:“是云朝朝要去清华。”

        “这分都还没有出来,就知道清华上了?”

        “你不都知道朝朝是学习部长了吗?她大学霸,状元级别的。”

        “能有人比你还学霸?”斯念不太信,他在yc那会儿,潮长长是年级第一。

        “嗯,和她一比,我就是学渣。”潮长长说的,也算是实话,绩优生是高二的事情,并不在斯念当时关注的范围之内。

        “这还真没看出来。长这么好看居然还能是学霸!”斯念有些惊讶。

        “长什么样和是不是学霸有关系吗?你帅得这么惨绝人寰不是也要去清华吗?我还真没想到,你学习后劲这么足。”潮长长不免也有些意外。

        “我是要去清华……”斯念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潮长长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斯念按下了潮长长的大拇指:“我是要去清华……旁边的北京语言大学。”

        “你考语言大学?那不是首先要英语好吗?”

        初一那会儿,斯念的成绩很是一般,经常抄他作业。

        不过斯念主要是英语底子不好。

        英语不好又非要上个国际班,其悲惨程度可想而知。

        “我报提前批小语种不行吗?再说了,我英语是yc国际的那种教学体系不行,最多就是和你比不好,又不真的是很不好。我高考还靠英语拉分的。”

        “是这样……”潮长长有些不太确定,斯念说的是不是真话。

        “诶,你还真别不信。就你那英语水平,你去高考,不一定有我考的好。你都没学过语法吧?语法那种题,别说是你,很多土生土长的老外都不行。”

        “我信。”潮长长是真的相信。

        他要不是因为知道这里面的区别,也不会觉得自己参加普通高考是没有可能考上清华的。

        中国人去考汉语四六级,考的不如外国人的,比比皆是。

        当然了,中国人考雅思托福gre什么的,也有很多是比土生土长英语是母语的人要好。

        “你说信的时候,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你应该相信的,你给了我第二个考清华的理由。”

        “第二个?你也要去清华啊?”斯念完全没有听葛功明提起过。

        “我没参加高考。”

        “那你说什么清华?”

        “我明年啊。明年去跟着你混。”事实已然如此,如果他足够努力,通过清华的艺考,应该还是有机会的。再怎么样,他都答应过云朝朝,会竭尽全力。

        “这样哦?那云朝朝呢?她也明年吗?”

        “怎么可能,人家很有可能是我们省今年的状元,就她那成绩,哪有等到明年再上的道理?”

        “那就是说,接下来的这一年,兄弟我就近水楼台了?”斯念眨着眼睛发动脑筋。

        “什么近水楼台?”

        “云朝朝啊。你看吧,我们两个家里都是制造业的,还都要和欧盟打反倾销官司。回头就算写家族史,都可以大范围复制粘贴,这得是多大的缘分啊?”斯念说的一脸认真。

        “哦,也是。”潮长长笑了笑,皮笑肉不笑。

        “你这什么表情啊?你该不会也喜欢云朝朝吧?你要是也喜欢,那兄弟就不夺人所好了,到时候去了北京,给你做雷达,帮你看着,连只公的苍蝇都不让接近。”

        “我?”潮长长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纠结了几秒,在斯念等不下去之前,潮长长开口了:“我肯定没有啊。我家现在这情况,哪里有可能喜欢谁?我跟谁在一起不是害了人家啊?你说是不是?饱暖问题都不知道要怎么解决的人,还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你喜欢谁,和你家什么情况有关系吗?”斯念定定地看着潮长长:“兄弟就问你喜不喜欢?”

        “我……不喜欢。”这个答案,与其说是给斯念的回答,不如说是潮长长说给他自己听的。

        “那你不上我可就上了啊。人姑娘还说喜欢你,害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斯念笑了笑。

        “谁说喜欢我?”

        “朝朝姑娘啊,还能有谁。这儿就咱们三个,总不至于是咱俩相亲相爱吗?你要真的对我有想法,本少爷也不是不能勉为其难地试一试。”斯念说话,戏谑而又随意。

        潮长长被惊到了:“云朝朝说她喜欢我?然后她和你说?”

        “对啊。”

        “她为什么和你说?”

        “因为我问她了啊。”

        “然后她告诉你,说她喜欢我?”

        “是啊。但人姑娘也说了,人喜不喜欢谁,全凭心情,一天可能变八回。”斯念一说到这儿就来劲:“这简直太对我的胃口了有没有!兄弟我就喜欢善变得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姑娘,每天都能保持新鲜,完全没必要换来换去那么麻烦。”

        “哦……是这样啊。”潮长长听完前半句,后面斯念说的什么,他基本都没有听进去。

        他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失望,对【一天可能变八回】这句话。

        也真是奇了怪了。

        他都没有过期望,为什么会有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