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全凭心情(白银大盟@头号墨粉)

第二十八章 全凭心情(白银大盟@头号墨粉)

        斯念第二天中午就到了。

        也不知道是司机连夜开车把他送过来的,还是坐什么交通工具来的。

        反正潮长长看到他的时候,人都已经站在了厂区门口,没有行李箱,就背了一个登山包。

        斯念一直都是有点【表里不一】的男生。

        高高瘦瘦人长得还白净。

        乍一眼看上去,颇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

        但他一直都特别喜欢极限运动。

        什么徒步啊、露营啊,全都是他的爱。

        以前在学校寄宿的时候,斯念说什么攀岩啊、速降啊、极限越野啊,潮长长其实是不太相信的。

        光从皮肤的颜色看,斯念就不像是一个经常要去户外活动的。

        每天都说极限运动,怎么看怎么像是叶公好龙。

        今天看到自己的前舍友背着个登山包站在厂区门口,忽然又觉得特别像那么回事。

        “你怎么来的?”潮长长四下张望了一下,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交通工具,“怎么一身汗?”

        “剩十公里的时候,我就下车然后一路跑过来的。”斯念回了一句。

        “为什么那么早下车?你就算打不到车,公交车不是也能到吗?”

        “我就是顺便运动一下,晒晒太阳。怎么晒都晒不黑,我也是挺烦躁的。”斯念伸出自己白的发光的手,在太阳底下转了转,然后把刚刚用来和潮长长联系的手机,放到了口袋里,“这么久没见,你要是不介意我这一身汗的话,我们是不是该来个拥抱。”

        斯念张开了双手等着。

        “我想我还是介意的。”潮长长拒绝了一个汗人的拥抱提议,“我帮你把包拿进去吧。”

        斯念也没客气。

        把包从背上拿下来,递给了潮长长。

        潮长长一下没拿稳,差点给直接掉到了地上:“你这包里装的是铁啊?”

        “你好歹一大男人,这手上就没点力气的?你拿不动还是我自己拿吧。”斯念伸手准备把自己的包给接回来。

        “不是拿不动,是一下没有想到这么重。”潮长长稳稳地就把包提起来,往仓库的方向走。

        “我的包重吗?还行吧。都是些户外运动的用具。我本来是收拾好了行李打算去徒步的,这不听到你这儿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就过来了。既然是住仓库,我也懒得换等到城市旅游的行李了。我包里连睡袋和帐篷都带了,你这儿只要有空地,我就没有问题。你这四体不勤的,我也不能什么都指望你,是吧?”

        潮长长有点无奈地笑着问:“最近怎么都喜欢说我四体不勤呢?”

        “还谁啊?你还和谁联系了?我认识吗,是咱们初一那会儿的同学吗?”斯念好奇。

        “没谁。你……还不认识的。”潮长长扯了扯嘴角,他为什么能记得云朝朝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这什么命犯桃花的表情啊?就你说的要和欧盟打官司的那个女同学吧?”斯念左顾右盼了一下,也没有发现还有什么人:“你赶紧叫出来认识一下啊。”

        “她这会儿正在整理宿舍,她不知道你会带着野营的装备来,昨天想着给我们俩,换一个大点的宿舍。”潮长长没有否认,挑了一个他想说的点解释了一下。

        “啊哟,这姑娘贤惠啊。要长得还过得去就娶了。”斯念这会儿不是特别正经。

        “你说的什么话?”潮长长瞪了眼睛,愣了表情,斯念这话说的实在是有够夸张的。

        斯念啧啧了两声,“人话啊,还能是什么话?又不让你娶,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哦,你说你娶啊。”潮长长舒了一口气。

        只不过,上一秒才如释重负,下一秒心就揪着沉了下去。

        “不然呢?”斯念反问道。

        “没……挺好的。”潮长长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似笑非笑地叹了一口气:“人姑娘昨天还问我,你帅不帅呢。”

        “那你怎么说的啊?”斯念蓦地来了兴致。

        “我的室友,那必须是帅得惨绝人寰啊。”潮长长笑了笑,真诚之中带了那么一丝勉强,“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一下云朝朝。”

        潮长长得去看一下云朝朝换宿舍的进度。

        她过来那天,有好几个人帮忙,现在就一个人收拾东西,估计要很久。

        再想到自己房间推挤成山的复习资料,潮长长就觉得换宿舍是个大工程。

        “我去啊!云朝朝?!那不和你从宋朝开始就注定了的情侣名吗?这我还怎么娶啊?”斯念有点夸张地哀嚎了一声。

        潮长长意外了:“你也知道那副对联啊?”

        “废话,你也不看看那副对联是在哪儿挂着的。”

        “哦也对,江心寺是你们那儿的。我都还没有去过呢。”

        “我大小去到大,去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次,都去腻了,也没啥好玩的,不然也不会无聊到去研究挂在门上的楹联了。”斯念并不会对那副对联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潮长长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的前室友:“云姑娘比较正经,话不多也不怎么爱开玩笑,你等下收敛着点,别一惊一乍地把人女孩给吓到了。”

        “啊哟诶,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古人啊?还姑娘上了。我是那么没谱的人吗?”斯念说了一句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怎么能说服的话,就开始催促:“赶紧的,别管住哪儿,先给我找个洗澡的地儿,我这一身汗,快难受死了。不洗干净了,也不好往人女孩面前凑,你说是不是?”

        ”潮长长被斯念不能用正常逻辑来解释的出现方式,给搞得哭笑不得:“你知道不好,你还非得跑着来?

        “我今天本来是计划好徒步五十公里的,这一下换你这儿来了,再不跑两下,我身上的毛孔应该会憋屈死。”斯同学一脸的憋屈。

        “又没人逼你来。你蛮可以等来了以后,绕着仓库跑个千八百圈的。”

        “那多没意思啊,你兄弟我要是绕着仓库跑,那才几个人能看到我的绝世风采?你这话对得起这沿途十公里的父老乡亲吗?”

        斯念和潮长长聊着天,云朝朝的声音就从五号仓库靠近大门的地方传过来,“潮长长,你过来帮我一下。”

        潮长长应了一声往仓库走,看着云朝朝手上抱着个大箱子,赶紧加快了脚步。

        潮长长已经走得很快,像跑一样,健步如飞。

        哪曾想,他身边的斯念比他更快,像箭一样冲了过去,非常熟练地接过云朝朝手里的大箱子:“我来我来我来!怎么能让女孩子搬这么重的东西呢?”

        斯念的那个驾轻就熟的样子,一看就是和他自己说的一样,是在工厂长大的。

        潮长长是有心帮忙的,就是他在这方面的反应,和斯念差了一大截。

        当然,除了反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手上还拿着斯念的登山包。

        潮长长走过来,要去斯念的手上接下箱子,被斯念给拒绝了:“你那大少爷的体格,连我的小包拿起来都带喘气的,搬箱子你就算了吧。”

        “再怎么看都是你更想大少爷的体格吧?你都白得发光了。”潮长长不知道斯念是怎么定义【小包】的。

        “我这是天生丽质,晒不黑好么。你快给介绍介绍!”斯念看着云朝朝。

        “斯念,这是我同学云朝朝。”

        “朝朝,这是我同学斯念。”

        云朝朝的手上没有东西,但斯念两只手都抱着箱子,也不能握手或是怎么的,只能过过嘴瘾:“你同学可真是大帅哥和大美女啊。”

        斯念把大帅哥放到了大美女的前面。

        他对自己的颜值,比对自己的成绩,要有信心的多。

        “谢谢你能过来,我爸说他明天中午请你吃饭,到时候你给他介绍一下律所,我们再研究一下要怎么应诉比较好。”云朝朝和斯念说话,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的热情,但绝对的温柔而又礼貌。

        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待遇的潮长长只能在一旁看着。

        “好嘞!云大美女,这箱子要搬去哪里?”

        “就隔壁六号仓库。你和潮长长住五号吧,这边比较大。”

        “别介!你就安安心心在大宿舍待着,我俩睡一个床都行。你这搬来搬去得多麻烦?”斯念不自恋的时候,还是非常绅士的。

        “单人床,一米的。”云朝朝看了斯念一眼,“你确定你和潮长长两个要睡在一张单人床上?”

        “一米怎么了?放两个睡袋都还绰绰有余呢。而且这大夏天的,我睡地上就行。”斯念很是大气地说。

        “你要是真在地上睡,我会被我爸说的。哪有这样的待客之道。我就搬这一箱子东西过去就好了。”云朝朝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她转头看了看潮长长:“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从六号搬过来的?书和资料什么估计你这几天你也不用,就先放着就好了。”

        “没什么要搬的。我去把牙刷和剃须刀拿过来就好了。”潮长长的画板什么的这会儿都已经在五号仓库宿舍了,确实也没有什么东西是要拿的。

        “那行吧,你把你室友的包拿到五号宿舍去,我去帮你把浴室的东西都装盆里面,等下一起给你拿回来。”云朝朝安排完潮长长,就带着抱了个大箱子的斯念,去了六号仓库的宿舍。

        “云大美女啊,谢谢你收留我兄弟啊。”斯念一边走一边说。

        “你是不是和谁都这么自来熟?一口一个美女的,你叫着不别扭吗?”

        云朝朝有点不太喜欢斯念的表达方式。

        这人谁啊?

        什么叫感谢收留他的兄弟。

        这是想要彰显什么?

        彰显他和潮长长认识更久,关系更好?

        “我摆事实讲道理,怎么会别扭?不然你叫我大帅哥,我肯定听得心花怒放。”斯念还是一如既往的表达方式。

        “不好意思,虽然你远来是客,但我并不觉得你是大帅哥。”这剧话,云朝朝说得客气而又疏离。

        “哈哈哈,我还第一次听人说我不是大帅哥的。”斯念乐了,笑得忘乎所以。

        云朝朝终于有点忍无可忍,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斯念。

        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过了好久,斯念才止住了笑:“诶,大美女,你喜欢潮长长吗?“

        认识还没有五分钟,就问出这样的问题。

        这个人也是有够奇怪的。

        云朝朝拒绝回答。

        “啊,你别误会啊,我早上来之前,想起来给明哥打了一个电话,他有和我潮长长是被他和学习部长给劝过来的。明哥对学习部长那叫一个赞不绝口。我先前还以为学习部长是男的,是你,没错吧?”

        “明哥?”云朝朝反应了一下,“你说葛主任?”

        “对啊。”

        潮长长念初中那会儿,葛功明是yc国际初中部所有学生的明哥。

        斯念虽然只念了一年,想要找葛功明还是没有什么困难的。

        “喜欢啊。”云朝朝反射弧略长地回了一句。

        斯念倒像是没有想过云朝朝会给出证明的回答,缓了一下才问:“那我兄弟知道吗?”

        “他不需要知道啊。他都没说喜欢我,我凭什么要喜欢他?”云朝朝反问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他说了,你俩就成了,是吧?”斯念确认了一遍。

        “那怎么可能?喜欢这事儿吧,在我这儿,就是全凭心情。我一天变八回,回回人都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