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点睛之笔

第二十七章 点睛之笔

        潮长长在堵心之余找了一个话题:“这个鸡爪真的很好吃,比外面卖的那些卤味都要好吃。”

        “都说了是新鲜没冰冻过的鸡爪做的,能不好吃吗?”云朝朝这位一个鸡爪都懒得给潮长长夹的姑娘,在潮长长说完好吃之后,又把装鸡爪的整个食盒,直接拿起来放到了潮长长的面前。

        云之磊又开了一听啤酒,给潮长长递了过去:“还能喝吗?”

        潮长长稍一迟疑还是伸手接过:“那我就再喝这一听吧。”

        酒都递到面前了,再拒绝也是不好意思。

        但他确实不能一直这么喝下去。

        工作还没有做完,就把自己喝高了,肯定是不合适的。

        反倾销应诉,多半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在这个之前,仓库围墙涂鸦的底稿,是一定要尽快画出来的。

        如果不是云朝朝的爸爸都来了,潮长长打算吃个泡面或者连泡面也不吃,就一口气先画完底稿再说。

        “那就再走一个,”云之磊给自己也开了一罐新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云之磊碰完杯之后,颇有点语重心长地对潮长长说,“你们家的那些事啊,你也别太担心,总还是会有办法解决的。”

        潮长长的手还举着。

        原本碰完杯就应该收回来喝的,这会儿却像入定了一样。

        他没想到云之磊会忽然提起他家。

        更没想到云之磊会在这个时候,借着喝酒的契机安慰他。

        反应了好一会儿,潮长长在赶在云朝朝被他傻愣着的动作乐出声之前,把手收回来,猛地喝了一口啤酒道谢:“谢谢云叔叔。”

        “这有什么好谢的?也不是帮了你什么。”云之磊又喝了一口啤酒才放下自己手里的罐子,伸手掂量了一下潮长长的那一罐,发现已经没有重量了,“你这是一口就干了啊?我看你这酒量,是要用箱算的啊。”

        说着,云之磊又准备给潮长长打开第三罐。

        “没,我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潮长长拦了一下,“等下还要画图,我现在这么多,就差不多了。”

        “画什么图啊?”云之磊问。

        “就这边仓库围墙的底稿。”潮长长举着食指划了一个圈。

        “哦,涂鸦啊?”云之磊搞清楚状况之后转向自己的女儿,“云宝啊,你不是已经在找涂鸦艺术家了吗?”

        “这有个免费劳动力,能不花钱就搞定的事儿,干嘛还要去外面找?你不知道现在做一个品牌有多难吗?”云朝朝有很多生意经。

        “你表哥给你介绍的那两个美院的同学,不也是免费劳动力吗?你怎么看都没看一眼?”云之磊把云朝朝的“前科”给卖了。

        “我眼光很高的好么。”云朝朝瞪了自家老爸一眼,“我也就是让潮长长试一试。免费劳动力嘛,让做个无用功什么的,也挺合适。”

        “我是收了钱的劳动力,不是免费的。”潮长长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白拿工资的,就算是让他做无用功,他也是没什么意见。

        “拿着库管的工资,做着涂鸦艺术家的活儿,这买卖是不是还挺划算的。”云朝朝像是示威又像是撒娇地等着云之磊。

        “我这也吃的差不多了,我还是先去把无用功给做完了。”潮长长站了起来,准备回六号仓库的库管宿舍,继续刚刚没有画完的底稿。

        “你这孩子,把你同学说得都无心吃饭了。”云之磊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

        “没有,没有。”潮长长赶在云之磊说云朝朝之前,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主要,还是对泡面爱的深沉。”

        背好画板,潮长长看着云朝朝说:“我那锅汤就先拿回去煮了。”

        潮长长泡面狂热爱好者的人设还在继续。

        片刻都不曾松懈的影帝级的演技,让云朝朝很是满意:“你别边煮边画,把锅烧焦了就行。好好的锅借给你,你得全须全尾地还给我。”

        一心记挂着泡面的云朝朝,也没有再做挽留。

        她能看出来,潮长长有点不自在。

        云之磊是一个非常好沟通的长辈,但潮长长第一次见,还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她硬塞了一个角色,怎么也不可能是轻松自在的。

        看在潮长长把泡面狂热爱好者的戏码演得这么逼真的份上,云朝朝决定放免费劳动力回去继续作画。

        再怎么样,云·真狂热·朝朝今天也是一定要吃到七步泡面的。

        “好,锅在我在。”潮长长郑重地答应了下来。

        没走两步又停下了。

        “你过敏好点了没有。要是需要去医院的话……”潮长长之前就问过要不要陪着去医院,这会儿重新问完一遍,问完才发现情况已经有了变化:“有云叔叔在……也没我什么事。”

        走到五号仓库的“操作台”,潮长长端起煮了一半的大骨汤转头告别:“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慢走不送。”云朝朝头也没抬,就扯着嗓子,扬了扬手。

        “云宝啊,你干嘛故意针对人家啊?”云之磊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应该用别的表情。

        “哪有故意针对?”云朝朝坚决不承认。

        “老爸这么大条神经都感觉到了,你还说没有?”

        “我不过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重要罢了。”云朝朝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紧接着一脸严肃地问:“他谁啊,就值得我针对?”

        云之磊笑着摇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说了算。”

        “云老放心,你家云宝打小就是算数最好了,算无遗策。”云朝朝的脸上带着小得意,语气里面带着小嘚瑟。

        “你呀,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别把自己算沟里了就行。”云之磊笑了笑。

        他对自家闺女一向是放心的。

        父女俩惯常的相处模式,向来是点到为止。

        …………………………

        云之磊回去之后,潮长长把一锅煮好并且彻底去了浮沫的大骨汤,给云朝朝端了回去。

        “你对mk    fairwill接下来的发展,有什么设想吗?”潮长长把素描本递给云朝朝:“我画了一些图样,有几个不同的风格。外墙主要是要抓人眼球,远远地看着,就知道是一个潮牌。内墙主要是品牌内部的人员自己看,我就想画得有格调一点。还有就是品牌形象了,好多潮牌都是用老虎、猴子、熊猫一类的动物,我在想,mk    fairwill要不要用一朵云。不是白云,就是像这样的。和今天日落时分挂在天空的火烧云那种感觉。还没有潮牌是用云做主题的,刚好你又姓云,你觉得怎么样?”

        云朝朝看着潮长长,也不说话,就是浅笑盈盈。

        云朝朝笑得潮长长有些不自在:“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第一次见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你这又是风格又是主题的,你让我一下子从哪里开始回答?”云朝朝的笑容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我只是说让你试一试围墙涂鸦,你怎么连品牌形象都操心上了?”

        这个问题,既直接又尖锐。

        想想也是。

        这是人家的品牌。

        不说一声就画这么多,明显有越俎代庖的嫌疑。

        “我画着画着,不小心,就画多了。”潮长长抱歉道。

        “我喜欢这朵火烧云。”云朝朝翻起了潮长长的素描本,笑容比先前的浅笑盈盈更加灿烂了,“这朵云真好看,就是可爱了那么一点,不太像我。”

        云朝朝把素描本举起来,转换了几个角度:“从这个角度看,这朵火烧云还蛮张扬的。这倒是和我挺像的。”

        “你能在这朵云里面,同时看到可爱和张扬?”潮长长有些意外。

        “对啊。你画的时候没有这个想法吗?”

        “有。”潮长长坚定坚决地点了好几下头,“就是可爱又张扬。”

        “你是说我吗?”云朝朝问得饶有兴致。

        “我……我说这朵火烧云。”潮长长的回答,没有了刚刚的笃定。

        “哦,也就那样吧。不朵一云吗?”云朝朝兴致没了大半,“你就这朵火烧云上了个色,其他的图样就这么干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等你上完色我再看看适不适合mk    fairwill吧。”

        “那行,回头要是不行,你就直接说。不要不好意思。”潮长长也是第一次接到涂鸦的“活计”,心里不是特别有底。

        “你搞笑呢吧?我为什么要不好意思?你有什么可让我不好意思的?”云姑娘又起了一身的逆鳞。

        潮长长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抚顺的那一种。

        潮长长没有话说了。

        因为他自己都觉得云朝朝说的非常有道理。

        人姑娘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他还真是习惯性地把自己的脸,想得比脸盆还大。

        在潮长长长时间的沉默里面,逆鳞姑娘把一碗煮好的七步泡面端到了他的面前。

        除了之前看到过的腐竹、丸子、香肠这些配料,最上面还放了一个已经去掉了蛋清的生蛋黄。

        “你趁面的温度还超过90度的时候,用筷子把面夹起来搅拌这个生蛋黄。”云朝朝亲自做了一个示范,吃了一大口,才抬头提醒潮长长:“尝尝和你以前吃的泡面会不会有些不一样。”

        “我以前只在吃火锅用牛头牌沙茶酱的时候,用过生蛋黄搅拌。”潮长长一边让蛋黄液均匀地裹上面条,一边说。

        “没看出来,还是个行家啊。牛头牌沙茶酱里面的生蛋黄是灵魂,七步泡面的生蛋黄是点睛之笔。蛋黄比蛋清干净,生吃熟吃都行。你趁蛋黄液彻底凝固之前,把这口面吃了。剩下的面就只能和熟的蛋黄为伍了。”

        潮长长依言吃了一口饱含蛋黄液精华的七步泡面。

        这是他第一次吃泡面吃出幸福的感觉。

        他抬眼看着还在吃面的云朝朝。

        逆鳞姑娘吃面的样子很可爱。

        确实是可爱而又张扬的。

        【刚刚为什么不直接承认呢?】潮长长的心里划过一个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