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摩拳擦掌

第二十五章 摩拳擦掌

        “联系啊……”潮长长犹豫了。

        虽然,他讲起以前同学的时候,是非常自然的。

        但那些人,都已经属于他的过去。

        是首富继承人的朋友。

        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对于大部分曾经的朋友来说,应该都会是个避之唯恐不及的麻烦。

        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曾经喜欢过的女生,都能变成那副模样,更何况是只同窗过一年,还许久未曾联系的前舍友。

        潮长长连电话号码都换了,就是不想和过去再有什么交集。

        一直处于他要不主动和谁联系,就没什么人能联系上他的状态。

        尽管不是很彻底,潮长长也已经真真切切地告别了过去,还不止一次。

        “怎么?就联系一下,问问情况也不行吗?整个中国织带行业,可都还等着你出手呢。”云朝朝一出口,就把一次朋友间的联系,提到了一个国家级的高度。

        话说到这个份上,又是潮长长自己起的头,如果连个电话都不愿意打,就有些说不过去。

        最重要,这会儿还不只有云朝朝一个人有这想法,云之磊也很需要支持。

        虽然行业不同,但有别的行业的成功案例,他多少也能有点底气。

        “我试试吧,好几年没有联系,也不知道原来的电话还打不打得通。”潮长长没有再说拒绝的话。

        电话号码是换了,但通讯录还在。

        潮长长在通讯录里面找了一会儿,就把电话拨打了出去。

        “喂。”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速度快到潮长长都没来得及做心理建设。

        “斯念,我是长长。”潮长长开口的第一句话,一点都听不出来,他内心有什么波澜。

        “厂长啊?我还经理呢。”斯念语气不太愉悦地回了一句。

        斯念接电话的态度,让潮长长有些不知道要怎么把话说下去。

        自己给人打的电话,就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事儿。潮长长于是就顺着斯念的话说,“经理啊,我是长长。”

        他有点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开得出来玩笑。

        就是不知道玩笑开完了之后,要怎么开口。

        潮长长终于还是开口了:“好久没有联系,我……”

        “说吧要多少。”斯念没等潮长长说完,就直接发问了。

        “啊,什么要多少?”潮长长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你忽然找我不是借钱吗?你家里出了事,我本来想找你问问的,又怕你觉得没面儿。自家兄弟,别不好意思。”斯念直接得让潮长长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一直没有和以前的朋友联系,一来是怕觉得尴尬。

        但尴尬并不是最主要的。

        凌驾于尴尬之上的,是不希望面对水淼淼和他【告别】时的那一类场景。

        或翻脸,或同情,或鄙夷,或疏远……

        这里面没有任何一种情况,是潮长长愿意面对的。

        他硬着头皮打了这个电话,没想到好几年都没有怎么联系的斯念,会一上来就问【要多少】。

        有点意外,又有点说不上来的情绪,潮长长下意识的扯了扯嘴角:“我好意思的话,你打算借我多少?”

        “我们家今年现金流也是没有很充裕,我爸今年都没给我什么钱。”斯念解释了一句。

        潮长长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刚也就是好奇里面加了那么一点感动,话赶话地随便问了一句。

        “知道了。我不是……”潮长长再一次切入正题。

        明显会让听的人尴尬的问题,他刚刚就不应该直接问出口。

        他大概是太久没有和以前的同学相处过了。

        竟然会拿同学的客气当真,并且直接开起了玩笑。

        到底是谁给的勇气,让他对过去生命里的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地误解。

        先是水淼淼,现在又是斯念。

        潮长长重新组织语言。

        又一次,还是没等潮长长把话说完,斯念就直接把话给截留了:“你要借多的,我肯定没有,借你个一两百万还是没有问题的。我都不用问我爸要。我存了十八年的压岁钱,总共一百多万,我都没动过,你要就全给你。”

        原来,不是误解。

        竟然,不是误解。

        潮长长的心情像过山车似的,从波峰到波谷,跌宕起伏。

        “谢谢啊,斯念,你这话说的我都思念你了。”潮长长是感动的。

        “想我就来找我玩呗。这是你新号码是吧?我存一下。”斯念说完还加了一句:“你把卡号发给我。”

        问卡号的话一出,就肯定不是假客气。

        是真的要把自己十八年的积蓄都贡献出来。

        一个能存下所有压岁钱的人,平时肯定不是靠压岁钱生活的。

        但这一份情谊,在这样的时节,就显得尤为珍贵。

        奔涌而来的情绪,让潮长长觉得有些意外。

        他以前没有那么敏感,大概是家里出事之后,才变成了这样。

        如果不是当着云朝朝和云之磊的面,他可能就感动到需要拿纸巾了。

        潮长长奋力压下自己的情绪:“哪有你这样上赶着给人借钱的?我现在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不是打电话找你借钱的。”

        “那什么事儿啊?你真别跟我客气啊。”斯念并不是特别相信,潮长长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不是他心中所想。

        “就你以前和我说你们家打赢的那几个欧盟的官司,想问问你,当时都找的什么律所,或者有没有律师推荐。”潮长长直接表明自己的终极意图

        “啊?你要问的是这事啊?”斯念一反应过来立马就兴奋上了,“怎么着,你们家也要和欧盟打反倾销官司吗?”

        “没,是我……同学家。”潮长长找了一个最适合安在云朝朝头上的称呼。

        “你同学那不就是我同学吗?”斯念瞬间就情绪高涨到了下一个层级,“我们家当年和欧盟啊美国啊打那些个官司的时候我还不记事,就都是听说,完全没有亲身参与的跌宕起伏。到时候你同学家和欧盟打官司,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好。”潮长长在犹豫中答应了下来。

        他没有说自己一个老赖要怎么去欧盟这样的话。

        毕竟,这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事情。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帮云姚织带找到合适的律所。

        虽然说,打火机和织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

        但针对欧盟反倾销应诉的经验,肯定是可以借鉴的。

        “我和你说,让你同学家,呃,我们同学家,一定要应诉。打火机最开始是美国出了一个cr法规,就是防止儿童开启装置的法规,那时候没应诉,也不觉得问题有多严重,结果当年中国打火机出口美国的份额就直接下降了70%。后来欧盟有样学样,也来搞这么一出,我们家就牵头就应诉了。最后直接让那个法规还没有来得及生效,就被打回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斯念是真的很兴奋。

        滔滔不绝摩拳擦掌,准备重新走家族辉煌路。

        “同学家是有准备要应诉的。这不打电话问你有没有好的律所介绍吗?”

        “律所我倒是不太清楚,以前从来也没有关注到这个点上,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问我下爸,回头再给你回电话。”斯念都准备挂电话了,又想起来问:“你现在在哪儿呢?要不问完了我直接去找你吧。我这一高考完,就闲得和条咸鱼似的。再不出去晒一晒活动一下,估计都要臭了。”

        “别啊,这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一样,说风就是雨的。我同学……我们同学家也就是还在考虑要不要应诉,你先给介绍一下律所什么的,等以后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你再过来也不迟。”

        “那也行。我先去问清楚。好像还有国外的律所,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专门和欧盟打这种官司的律师,也不知道现在退休了没。”斯念在继续回忆。

        “你先去问问。”潮长长表达了自己认为的当务之急。

        “小时候还有听家里人说,有一回他们到欧洲做庭前分析,国内律所的人没有一起到,找翻译都找了半天。唉,你说我这在yc念了一年就念不下去的半吊子英文要怎么全程参与啊?你到时候一起啊,再小的细节你也得给我翻译啊。”斯念话里话外,都是兴奋过度的样子。

        “斯念。”潮长长又叫了一声前舍友的名字。

        “怎么?长长还有什么指示?”斯念被潮长长从追忆往昔的状态里面,拉了回来。

        “你还是先去问问吧?要是律师退休了,或者律所不在了,咱们在这边自嗨,最后你指不定要失望成什么样子,你说是不是?”

        “也是哈,那你等我电话。”

        “行。我等你。”

        潮长长刚挂了电话,云朝朝的问题,就接踵而至:“怎么说?”

        “我前舍友有点兴奋。我让他先去问一下家里人。当时的律所和律师,如果还在,找起来应该不太难。”

        “我们打反倾销官司,他为什么兴奋上了?”云朝朝不解。

        “民族情结吧,大概。就想着要亲眼见证中国工业的崛起,直接把所有不合理的条款都打回去。我看他兴奋的那个样子,这一类具有行业指导意义的官司要是能赢下来,确实还是挺提振行业士气的。”

        “那他有没有说多久回消息。”云朝朝追问。

        “应该很快,我前舍友,是个行动派。”潮长长回答。

        小一辈的一说要应诉都这么兴奋,让云之磊怀疑自己秉承了二十一年的,和气生财的原则,到底是不是经商的【正道】。

        “我们边吃边等。”云之磊招呼两个小的先吃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