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一团迷雾

第二十章 一团迷雾

        潮长长回到仓库的时候,工程队已经进场了。

        一二三号仓库同时开工,看起来热火朝天,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

        云朝朝站在二号仓库的门口。

        那个角度,可以同时看到三个仓库的进度。

        女孩穿着潮牌。

        这是种不显身材的装扮。

        但即便是这样,还是能透过并不修身的t恤,看到一个俏丽的背影。

        呃,某潮的视线又下意识地跑偏了。

        女孩认真盯着进度的架势,像极了一个工程监理。

        “朝朝。”潮长长对着那道倩丽的背影叫了一声。

        背影转身,一脸诧异地问:“你叫我啊?”

        这个反应,并不在潮长长的意料之中:“是我叫错了吗?zhāo    cháo,【雲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的朝朝,不是吗?”

        “是啊。但是没听你这么叫过,听起来就有点奇怪。”云朝朝眨了眨稍微有点迷茫的眼睛,下一秒,就变得明亮而犀利,“正常你第一次叫别人名字,不是应该连名带姓的吗?”

        “不好意思,云朝朝。”潮长长立马就【正常】了起来。

        “你等等,这更怪了,你好好的叫朝朝,怎么又连名带姓上了?”朝朝姑娘眼里的不满,尤胜刚才。

        所以说,女人啊。

        还真是一个奇怪的物种。

        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把潮长长推进一条名为【说什么都是错】的死胡同。

        “云小姐。”

        潮长长有换了一个称呼。

        弯腰十五度,微微侧着头,浅浅的微笑。

        非常绅士的肢体语言。

        “你叫谁小姐呢?”不满还在继续。

        亲切不行,全称不行,绅士也不行。

        潮长长没招了,“那冒昧问一下,请问怎么称呼?”

        “……”云朝朝一时语塞。

        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竟然难倒了称呼的主人。

        身为mk    fairwill的品牌持有人,左括弧,下个月开始,右括弧,怎么能在这样的时候,丧失了话语的主导权?

        “你叫我zhāo    cháo吧,【雲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的朝朝。”某位女孩在潮长长的之前那一长段话里面,加了一个吧,就算作了一个回答。

        “……”

        潮长长一时、二时、三时,五六七八时语塞。

        所以,答案是不是正确,不取决于答案的本身,只取决于说答案的人是谁。

        内心可以有异议,言语却是不能。

        潮长长特别心甘情愿地顺应了称呼主人的要求,又叫了一声:“朝朝。”

        脸上带着笑。

        痞帅痞帅的。

        是很久没用出现过的,最初的那个样子。

        “嗯,什么事?”云朝朝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又在真的上扬的那一秒,有意变成了严肃的表情。

        云朝朝大概比较习惯痞帅状态的潮长长。

        有点想笑,又觉得现在笑了是给自己找麻烦,生生给忍住了。

        她必须要装作若无其事,就好像之前那一番关于称呼的讨论,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下午进了一趟市区,找了一些涂鸦的素材,耽搁了一些时间底稿我可能要明天早上才能给你。”潮长长解释了自己叫住云朝朝的原因,“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肯定是画不完的,太晚了影响你睡美容觉。明天再给你,你看行吗?”

        回应潮长长的,是云朝朝的质问:“我长得很难看吗?”

        “没,我……,我没有说过你难看……吧?”潮长长被突如其来的质问弄得都有些不确定了。

        “我既然不难看,为什么要睡美容觉?你让我睡美容觉,那不就是觉得我不好看吗?”

        这逻辑……

        好强大。

        强大到无法反驳。

        “没,没有的事,”潮长长迅速缴械投降,“那我画好了给你,差不多半夜两点的样子。”

        “你半夜两点,找一个女孩子看底稿,你觉得合适吗?”朝朝同学的质问还在继续。

        只说【没用的事】就完了?

        连句夸奖都没有。

        “……”

        没搞清楚重点的潮长长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就想了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真理——不管女生有没有错,都一定要先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紧接着,潮长长就从云朝朝那里,收获了一个灵魂质问:“你错哪儿了?”

        yc国际曾经的辩论队队长,没想过自己会有怎么说都落入下风的时候。

        说不过,咱躲还行不行?

        “围墙如果里面和外面都要涂鸦的话,可能会花费比较长的时间。”潮长长岔开话题,紧接着又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你的生日是下个月几号?”

        “怎么,你要送我生日礼物啊?”云朝朝挑眉问道。

        “我就是想知道离发布会还有多少天,看看我一个人涂鸦,来不来得及。”潮·首负继承人·长长听到礼物这两个字,还有点犯怵,以至于给了一个过于诚实的回答。

        这个解释一出,云朝朝挑眉的微笑就挂不住了,非常直白地表达自己的不满:“你连个生日礼物都不想送?”

        潮长长怀疑自己不在仓库的这个下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朝朝同学的心情看起来有些不美丽。

        早知道云朝朝这会儿心情不好,他就直接回六号仓库,不上赶着一回来就把人叫住。

        晚霞映在天空,给云朵染上了深浅不一的红色。

        阳光透过挂在天上的火烧云,散发着日落前最后的绚烂。

        不像晨曦那么清淡,不像正午的阳光那么刺眼。

        红彤彤的一大片。

        暖暖的色调,丰富的层次。

        把天空变成了一幅油画。

        潮长长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还没有剪,还很长。

        “你有皮筋吗?”潮长长问。

        “你不去剪头发?”云朝朝问。

        “艺考生,头发长一点,不是更像那么回事吗?”终于,话题顺着潮长长主导的方向切换了。

        这让他从表情到内里,都舒了一口气。

        “还是理理吧,这也太不整齐了。”云朝朝一脸的嫌弃。

        “好,听你的,我找个时间去。”某潮温顺得和小绵羊一样,深怕稍有不慎,又触碰到云姑娘无处不在的逆鳞。

        “27号。”云朝朝说了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伸手扯下了扎在自己头上的黑色电话绳皮筋递给潮长长。

        珍珠般黑亮的长发,披散下来,划过肩膀,散落在身后。

        头发扎起来的时候,是一个干净利落的小女孩,放下之后,忽然就多了很多的温柔……

        潮长长也不知道心里面想的这个词用得对不对。

        温柔。

        云朝朝和他说话的时候,从来也没有温柔过。

        再加上一身的潮牌的加持。

        怎么看都和温柔或是女人味,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皮筋你要还是不要?你怎么一天到晚,都让我把手举这么高?”某位姑娘想起了早上的那支漆笔。

        “哦,要,谢谢……不好意思。”潮长长借皮筋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但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人家小姑娘头上扎着的这一根。

        “我回去找根皮筋。”云朝朝看了看潮长长,“没事我就走了啊。”

        “好。”回答完,潮长长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忽略的事情:“你说几号?”

        “27。”

        “是下个月27吗?”潮·画工·长长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时间来不来得及。

        “是的。”云朝朝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冷冷的,没有什么表情。

        和潮长长在山村的时候,看到的高冷神仙姐姐差不多。

        “下个月27的话,就还有将近40天的时间,”潮长长在脑子里面预估了一下时间,“应该来得及!你去找皮筋吧,我也回去画底稿了。”

        一段介于愉快和剑拔弩张之间的,带点火药味,又带点别的什么说不上来的味道的谈话结束之后,自以为已经主导了话题方向的潮长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连这次谈话的初衷,都没有解决。

        底稿。

        到底是今天夜里给,还是明天早上给?

        潮长长长这么大,身边出现过很多女孩,就各种各样的。

        他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比较会聊天的男生。

        也自认为比较会看人。

        但他完全都看不懂云朝朝。

        像一团迷雾。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生气。

        也不知道生气的点在哪里。

        云里雾里的潮长长,想着想着就笑了。

        这是一个充满自嘲意味的笑容。

        他到底是有多自恋,才会觉得自己比较会看人?

        在他受全校女生追捧的那些年,他谁都没看上,最后看上了一个水淼淼,还放弃了哈佛和耶鲁。

        他这样的眼光,要是也算【会看人】,那这个世界,大概也没有什么不会看人的人了。

        如果他早走半年。

        是不是就不会在联合国青年代表大会上演讲?

        如果他早走半年。

        是不是就不会有成人礼的全民热搜?

        如果这些都没有,是不是就不会有人关注到旋转广告牌的事故?

        潮长长越想越多。

        越多越难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开始认为很多事情,都是自己的责任。

        这种【责任感】,压得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根本就睡不着觉。

        一闭上眼睛,就好像睡在了云里,虚空缥缈,没有支撑。

        然后从云端下坠,自由落体。

        再然后,他就惊醒了。

        作为首负家唯一没有寻死过的人,潮长长希望自己可以担起所有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