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要试试吗

第十七章 要试试吗

        夏日的晚风,轻轻拂过工业区区仓库。

        1-5号旧仓库的围墙,灰灰暗暗的,镌刻了旧时光划过工业区的痕迹,和新接入的6号围墙拥抱在一起。

        没有间隔和嫌隙,只有一灰一白,一明一暗的色彩对比。

        晨曦爬过围墙,慵懒地照在六号仓库门口的那片空地上。

        还没有来得及做绿化的水泥地,两道斜长的身影,一长一短,离得很近。

        投下长影的主人,定定地看着短影主人的眼睛,不免有些讶异。

        某位刚参加完高考的绩优生,是出现了重大考试后遗症?

        是考傻了,还是脑子没有转过高考的弯?

        在高考还剩下一个月的时候,孤寂而又无所事事的潮长长,一遍一遍地给叉车机器人做非常细节的编程,几厘米几厘米地更新最佳行进路线。

        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开一本像字帖一样的武侠秘籍。

        那时候,他就在想,他要怎么解释,他拿了这么多本秘籍,却不愿意认真修炼里面的绝世神功。

        离高考还剩下一个星期的时候,对未来感到迷迷又茫茫的潮长长,想着云朝朝会不会不打一声招呼就来,一来就直接把他抓去考场。

        他想过自己到底要怎么回答。

        或许,来的人,不一定是云朝朝。

        也有可能是那个看着他长大的葛功明。

        可是,这两个人都没有出现。

        是他自己退学的,也是他自己说没有足够水平参加国内高考的。

        云朝朝字字带刺的学历打击,深深地扎进了潮长长的心底,尤其是在带刺女孩仿若透视般地,点出他想过好多遍的,关于未来的职业方向。

        是下一个库管,还是下一个服务员。

        潮长长想过,很多次。

        只是,他不愿意让自己往更深的层次去想。

        在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耳提面命地拖着他上考场,他是不是会去?

        他去了,是不是可以考个差不多的成绩,去个差不多的学校。

        可是。没有。

        谁都没有出现。

        云朝朝没有。

        葛功明也没有。

        现在,高考都已经考完了,才想到来问这样的问题,问他愿不愿意参加高考。

        这问题,何其讽刺。

        此刻,潮长长的表情还算可以,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在连他自己都不愿意触及的地方。

        他是难过的。

        无以复加。

        有些命运,他不得不接受。

        可【不得不】是什么?

        是没有办法。

        是无能为力。

        并不代表他愿意。

        可是。

        这个世界。

        哪有那么多。

        你愿意就能行的事情?

        今天,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一天。

        也是潮长长自欺欺人的梦醒时分。

        该醒来了。

        在沉睡和苏醒之间,潮长长用尽浑身的气力,才让自己的身体,不跟着心灵一起颤抖。

        他太用力了,以至于忽略了云朝朝话里面,和高考同样重要的一个信息——【等了你这么多年】。

        满打满算,提到最前。

        从云朝朝成为yc国际绩优生的那一天开始计算,一直到今天,也不到两年的时间。

        不管有什么样的故事,又或者,有什么样的一话之缘,也到不了【这么多年】的程度。

        潮长长想要自怨自艾,爬过围墙的晨曦,和站在晨曦里的云朝朝,都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

        还好,他习惯了不把这个世界放在眼里,也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

        “我们,认识很多年?”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疑问,不带一丝情绪,没有过多的表情。

        云朝朝愣了愣,略显慌乱的眼神,没有了字字戳心时候的淡漠。

        就好像,她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一字一顿地说了什么。

        “-1岁吧,可能。”

        云朝朝给了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1岁?”潮长长回报了同款的愣神,“-1岁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辈子?”明明是云朝朝自己开启的话题,她的回答却越来越不确定。

        这现实的世界,人死不能复生,历史不能重演。

        这现实的世界,哪来什么前世和今生?

        大概,云朝朝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又或者,是想着别的事情,不小心说错了台词。

        那,就这样吧。

        现在的他,有什么资本,对这样的事情,刨根问底?

        “高考已经结束了,如你所见,我没有离开过仓库,也没有参观过考场。”潮长长认认真真地,正视自己的过去和现在,以及不知道有没有的未来:

        “你是没有出成绩,就知道自己能上清华的绩优生,我是就算参加了高考,也没有办法为你,或者为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考上清华的国际生。”

        “我其实不太清楚,你为什么帮助我,又为什么刺激我。但我还是要谢谢你,让我认清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究竟有什么不同。”

        “现在的这个时候,我家的这个情况,一个原本其实是陌生的你,让连葛妈劝说都听不进去的我,离开了山村,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我应该不会这么一直鸵鸟下去。”

        “谁知道呢?没学历的人,就一定不能在这个世界上好好地工作和生活吗?端盘子的人,就没办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吗?”

        “我会尽快把底稿画好了给你,看看是不是你需要的。然后,我,要谢谢你这几个月的关照。”

        潮长长要告别过去。

        他之前就告别过,却告别得不够彻底。

        如果没有过去,他到不了这样的仓库,看不到这样的字帖。

        潮长长再一次准备转身,他要找个只有他自己的地方,好好的冷静一下。

        当着葛妈的面崩溃,他还可以找到理由原谅自己,当着云朝朝,绝对对的不行。

        “葛主任他已经尽力了。”第二次转身的潮长长被云朝朝接下来的这句话,给留了下来,“他是看着你长大的对吧?你们两个有时候还挺像的。都挺鸵鸟。”

        潮长长停顿了。

        一秒,两秒,三秒,五六七八秒。

        没有平复好情绪,还是把身体转了回来。

        这个时而带刺,时而温和的女生,为什么总是有办法用一句话,就让他双脚灌铅,挪不开一步。

        “我先前有点针对水淼淼,葛主任可能是看不下去,就和我说了一些明显不符合逻辑的虚假事实。然后他还和我说,退一万步,你也能参加国内高考。又说就算没有考上清华,就算没有奖学金,一个国内的大学,他都完全负担的起。”

        “……”

        这是潮长长记忆中的葛功明。

        “然后,他忘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就算有学籍,高考也是需要报名的。报名去年十一月就结束了。他一级一级往上找,连北京都去了,教育部也找了,一直努力到高考前一天。他和你一样鸵鸟。他早就应该明白,高考报名,是没办法更改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

        潮长长是真的没想过,高考需要提前半年多报名。

        这么一来,葛功明为什么没有在高考之前出现,就解释得通了。

        和潮长长之前自己琢磨的,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他还是有点低估了,葛妈对他的重视程度。

        “不过这样也好,”云朝朝总是有办法用简短的几个字,就引起潮长长的注意,“葛主任给你办了休学,没有退学,你明年再考清华,还是应届生。”

        明年……

        多么遥远的字眼。

        清华……

        多么遥不可及的字眼。

        今年趁热打铁都不可能考上的学校,明年又会有什么不同?

        “我看过你的a-level成绩。其实我也有考过a-level。大概知道是个什么深度、有什么区别。你数学、化学、物理、生物、绘画,拿了五个a*。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全都是最高分,这说明你的理科基础,完全没有问题。a-level和国内高考有差别,但数理化的东西,并不存在国界和语言的差别。”

        “然后,还有最重要的一个然后,”云朝朝破天荒地卖起了关子,“你没发现你的绘画是a*吗?我报清华建筑,我本科要学五年,你明年考清华美院,到时候我们一起毕业。”

        “清华美院?”这是一个从来没有出现在潮长长脑海中的选择。

        他把画画当爱好。

        他在a-level70多门课里面选中了美术,也只是无聊多考一门。

        申请牛津和剑桥,拿3个a*就绰绰有余了。

        潮长长从来也没有想过要申请什么艺术学校,更不可能想着要参加高考。

        “你那么好的理科成绩,因为教育体系的不同,多多少少可能会有些影响。你普通高高考不上清华,你艺考还考不上吗?我还没弄明白,清华美院有没有自主招生。就算没有,你的那些机器人编程的国际证书,也一样可以参加清华的冬令营,说不定也能拿到降三十分录取什么的。艺考生要是能通过自主招生,你搞不好会是历史第一人。”

        女孩抬起了她的右手,手指修长,皮肤很白,在清晨阳光的映射下,有微微一点点的泛光,“怎么样,要不要试着给mk    fairwill的即将搬迁的新总部做个外墙涂鸦,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清华美院想要的考生。等到时候发布会一开,品牌形象和新的地位一推广,这也算是你艺考简历上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亮点。”

        女孩把一直拿在手上的漆笔,递向了潮长长。

        “要试试吗?”

        女孩又问了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