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东窗事发

第十五章 东窗事发

        “来了啊。”潮长长心里惊涛骇浪,问出来的问题却风轻云淡。

        就好像他不是在车门打开的那一秒,才知道来的人是谁,而是一个早早就已经约定好的见面。

        “嗯,来晚了。”从下车的人,没等闸门全打开,就这么直直地快步冲了过来,给了潮长长一个拥抱。

        惯性太大,潮长长差点后退一步。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这是哪对就被重逢的情侣。

        知道的,就仅仅只是紧张。

        潮长长被这个明显比【打招呼】的时间要来得更长一些、还带点颤抖的拥抱,弄得有些进退维谷。

        “葛妈,你再不把我放开,我可能会产生某些不必要的误会。”跳过了生命中短暂而又漫长的三个月,潮长长痞得一如从前,“咱们这情况,算是母子还是师生好啊?”

        “你怎么样啊?”葛功明松开潮长长,上下打量了一下。

        “我能怎么样,我当然是很好啊。好吃、好喝、好睡,活少工资不少,哪儿哪儿都是好。”潮长长避开了葛功明满是探寻意味的目光,非常努力地扯起自己的嘴角,“天是我的,地是我的,整个库区都在我的脚下。”

        “你都瘦成这样了,还吃好、喝好、睡好?你这都还没我上次见你的时候状态好。”葛功明拍了拍潮长长的肩膀,又拍了拍潮长长的背,完全不相信他笑着说出来的这些瞎话。

        “怎么可能,我现在状态不要太好。现在是以瘦为美好吗,你看我这两米的大长腿,超模见了我,都得靠边站。”

        潮长长就这么站在仓库的闸门后面和葛功明说话,一点都没有要请他进去的意思。

        他的库管宿舍,没有好客的条件,也没有好客的物资。

        在这个孤寂的夜晚,葛功明的忽然出现,让潮长长觉得温暖的同时又心生尴尬。

        吴姐要是还在,还可以找吴姐要杯茶什么的。

        他现在真的是连热水都没有。

        潮长长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住宿条件有多么不好,都首负了,有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不想让葛功明看到。

        大概,在潮长长的内心深处,他真正害怕的,不是他自己会丢面子,而是葛功明会伤心。

        …………………………

        葛功明一直把潮长长当成自己吹嘘的资本,从他还是生活老师就已经是这样了。

        潮长长还是【十大神兽之首】的时候,就听过葛功明给在老家的爸爸妈妈打电话吹嘘,“你儿子现在可出息了,首富的儿子那都是你儿子的学生,见到都得叫你儿子一声葛老师。”

        做了十几年首富儿子的老师,一下接受不了自己的得意门生变成失信被执行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除了这个,葛功明更不能接受的,应该是他看着长大,一心当作学习门面的学生,出不了国,上不了学。

        明明是考神,却沦落到守仓库,最关键,他还没有办法帮他。

        上一次到山村找潮长长回来没几天,葛功明就从中介那里收到了剑桥给潮长长发的无条件录取通知。

        照道理,以葛功明对和潮长长有关的事情的执着,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第二个周末,还要继续过去劝说。

        临出发前,被扬言要举报葛功明的云朝朝给拦下了。

        云朝朝和葛功明说,她找人查过,潮长长至少被两家银行债权人,申请限制出境。

        葛功明在yc十一年半,在教育界,多多少少也积累了一些资源,到了金融圈,就基本是两眼一抹黑。

        潮长长相信葛功明不会把他也和潮一流一样,成了失信被执行人的事情告诉云朝朝。

        葛功明更加清楚自己一个字都没有说过。

        限制出境一类的事情,潮长长要是不说,葛功明根本连想都想不到。

        潮长长没有在家里出事之后逃离,是放不下重伤的潮一流和情绪崩溃的赢曼而,并不是走到机场被人拦下,或者什么样的“东窗事发”。

        就连潮长长自己,都只是推测,并不确定有没有债权人申请限制他离境。

        云朝朝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说至少有两家银行,让葛功明刚刚拿到的offer都变得烫手,不知道要怎么和潮长长说,也不知道要怎么劝。

        云朝朝当时和葛功明说,她可以帮忙去说,还可以说服潮长长出来继续念书或者工作,只要葛功明愿意把潮长长人在哪里告诉她。

        葛功明不知道是魔怔了还是怎么了,就真那么答应了。

        于是就有了,葛功明探望过潮长长一个礼拜之后的那副神仙姐姐的对联。

        葛功明知道潮长长没多久就到省会来了,就觉得自己没有信错人。

        云朝朝回来之后说,应该给潮长长一点时间,让他自己慢慢走出来,葛功明这么大一个教务处主任,也就信了这个邪,还想着同龄人可能交流起来更有效率。

        葛功明没有想过,云朝朝说让潮长长出来继续念书和工作,是让他来工业区看仓库。

        在葛功明美好的愿望里面,潮长长就是要参加今年的高考的。

        云朝朝的成绩摆在那里,让葛功明对潮长长的高考又多了几分信心。

        潮长长意外,一直到高考,云朝朝都没有找过他。

        葛功明比意外还多了生气。

        碍于云朝朝要参加高考,就硬生生地忍着没说。

        等到高考一结束,就怎么都要第一时间过来看看潮长长。

        他居然就信了绩优生会给潮长长安排一个有前途的工作,这算的哪门子葛妈。

        …………………………

        葛功明是在仓库闸门才打开一条缝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下车,冲了进来。

        等到闸门彻底打开,载他过来的商务车,就直接开了进来,停到了一号仓库的门口。

        潮长长一开始以为在商务车里面的女生,竟然真的从商务车上面走了下来。

        这让某位可劲儿地吹嘘自己两米大长腿的库管很是有些尴尬。

        他是什么样的状况,瞒一瞒葛功明可能还有点办法,要是当着云朝朝的面,就真的和只穿了一件皇帝的新衣似的。

        不知道是有太多的东西要拿,还是要给潮长长和葛功明留点单独说话的时间,云朝朝下车拿着个大包直接进了一号仓库,司机跟在她的后面,提了足足有四个大包。

        潮长长的尴尬降到了最低值,莫名地还生出那么一丁点的失落。

        “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一看。”葛功明没看出来潮长长的心理有什么变化。

        一号仓库和六号仓库,虽然已经包在了同一堵围墙里面,但离得还是有些远。

        商务车停靠一号仓库,完全不在【见面打招呼】的距离之内。

        葛功明主动提了,潮长长也不好再拦着。

        “你买了这么多书啊?”葛功明进库管宿舍的第一反应,和潮长长当时的惊讶差不多。

        潮长长犹豫了一小下,决定实话实说:“不是我买的,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潮长长的这个回答,让对云朝朝有些“怨气”的葛主任不免有些意外。

        葛功明挑了挑眉:“都是学习部长给你准备的?”

        葛功明翻了翻桌子上的书和资料,发现都是新的。

        一时不知道应该把“怨气”撒在潮长长还是云朝朝的身上。

        房间没有多余的椅子,葛功明非常自然地在潮长长的单人床上坐下。

        他照顾【十大神兽】的时候,也是这么坐着,一个个给盖被子收拾床铺。

        【神兽】终于是长大了,学会了自己收拾床铺。

        葛功明扫了一眼,很快就扫到被潮长长从书桌移至床头的那十六本绝世秘籍。

        “有时间不知道学习,关顾着在这看……”原本准备好用来批判的话,在看到秘籍内页之后,直接被葛功明吞回了肚子里,“这是学习部长的学习笔记啊?”

        有那么一瞬间,葛功明气不打一处来,“你既然都有认真在学,那你为什么不去参加高考呢?”

        “明知道考不好,哪能坏了yc葛孔明100%全球前百大学录取率的记录?”

        “我在乎那点记录吗?”葛功明气得要摔笔记本。

        “葛妈息怒,连个漂亮师娘都还没有给我找,就气出大把皱纹没人收了怎么办?”潮长长真真假假,连哄带安慰地解释,“我就是觉得这个字体好看,拿来当字帖看一看,完全也没看明白里面写的是什么。我这连国内小学都没念过的人,哪里有脸参加高考?”

        看着潮长长的这个样子,葛功明原本对云朝朝还剩的那点怨气,也就消失无踪了。

        想来学习部长也是尽力了。

        yc有很多人,高价求购云朝朝的课堂笔记。

        甚至有出版机构直接找上葛功明的。

        云朝朝对外的一致回复,说的都是自己不做课堂笔记。

        原来这一本本分分钟就能出版的学霸笔记,都在这个给人当字帖。

        这一面,尽管有些糟心,知道自己看着长大的神兽,除了身形消瘦,整个人还算健康和开朗,也算是稍微安心了一点。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以后还有时间,还可以慢慢劝。

        高考考完了,学生是没事了。

        主管教学的教务处主任,还有的是事情在忙。

        葛功明得赶回去。

        他有太多的话,想要和潮长长说。

        他还要好好帮潮长长做个规划。

        但现在不是最佳时机。

        如果不是因为极致的担心和生气,葛功明并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让云朝朝带他跑这一趟。

        潮长长没有挽留,起身送葛功明到仓库的门口。

        原本停在一号仓库的商务车已经掉头来到了六号门口。

        “葛主任,最后一班动车九点十分就开走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云朝朝很放好了东西,很自然地过来打了个招呼,不过分热情,也没有态度冷漠。

        潮长长松了一口气,葛功明要真的走不了,他还不知道要怎么安置了。

        等到葛功明走了,潮长长的气刚松到一半,又提了起来。

        司机走了,葛妈走了,云朝朝却留了下来。

        确切地说,不是留,是又往一号仓库走。

        潮长长看着云朝朝的背影。

        他为什么总是看到这个女孩的背影?

        这背影明明……为什么……

        一时想不出来用什么形容词在【……】里面填空。

        词穷间,这个背影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我先去收拾一下东西,我明天再来找你。我大概会在这边住两个月,我明天再和你商量仓库的事情。”

        明天?

        两个月?

        商量?

        仓库的事情?

        这四个不太有逻辑的要素,估计够潮长长百思不得其解到山村晨鸡报晓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