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自我解剖

第十四章 自我解剖

        “你没看箱子上写的吗?云姚织带,当然是生产织带的。”吴姐像看着外星人似的看着潮长长,“你放眼整个工业区,有不知道云姚织带的吗?”

        热情的吴姐,冷不丁加上的注解,中断了潮长长设计逃跑路线的进程。

        足足二十秒过后,潮长长问了一个很无脑的问题:“织带是什么?”

        “你连织带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好意思来云姚?你不是云总的亲戚吗?”吴姐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么大个老板,还不到五十岁就老糊涂了?”

        吴姐是话多的类型,什么都说了,就是不正面回答问题。

        吴姐并不是刻意要掩盖什么的“传销大姐头”,她就是这么个说话找不到重点的人。

        但就算再没有重点,只要说的足够多,总还是会把有用的信息给透露出来。

        “织带,就是丝带,各种各样的。”吴姐看了潮长长一眼,发现他并没有表现出秒懂的表情,只好继续解释:“涤纶色丁丝带、尼龙雪纱带,丝绒带、丝带发饰、丝带花饰……还有罗纹丝带、织边印标,就各种各样的,你能理解哇?”

        能随随便便放弃哈佛耶鲁,还能轻轻松松搞定牛津剑桥的潮学神这会儿脑子有点宕机。

        吴姐说了这么多,他还是没能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应。

        “就你这年纪,肯定也有喜欢的小姑娘吧?那你喜欢人家肯定要给人家买礼物?那你买礼物肯定要包装?那你包装肯定要系个丝带。丝带,丝带你懂了哇?”吴姐一边说一边拿手比划。

        她总算是明白,这么“粉雕玉琢”的一个小伙子,为什么要来守仓库了。

        原来是脑子有点不好使。

        “做个丝带,要这么多仓库。”

        回神过后的第一秒,潮长长多少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介于之前的误解有点深,潮长长非常努力克制自己思维的发散,才没有再一次往需要设计逃跑路线的方向想。

        “这有什么啊?前面那一边还有两个仓库,都是我们云姚织带的,新厂区那边正在建的仓库,那才叫大,等回头建好了,我们全都搬过去,你再好好长长见识。”

        “需要这么多仓库,是因为销路不好吗?”这是忽然出现在潮长长脑子里面的想法,他这么想了,也直接这么问了。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们云姚知道,占全球织带市场1%的份额。你知道全球百分之一是什么概念吗?我们每天都有集装箱要运往世界各地。都是一大批一大批的,肯定是要订单做完了再往外送,总不能做一点装一点是吧?那么多的品类,生产周期肯定也都不一样。是不是这么个理?”吴姐与有荣焉地说。

        好不容易逮到个比她还不了解仓库的,语气里面虽然带着嫌弃,解释起来却很是热心。

        “全球织带市场的1%是一个什么概念?这个市场的体量有多大?”潮长长下意思追问。

        潮长长的脑子不宕机,问题稍微有了点深度之后,吴姐就有点根本上了,“体量?什么体量?你才来第一天就需要体量?有人欺负你吗?我可没有啊。”

        刚刚好不容易积累的那么一点点优越感忽然被抽走,吴姐心情就很是有些不美丽,虽然她的名字叫吴美丽。

        三号仓库的一个库管,搬了一会儿箱子过来吴姐这儿吃早饭,看到有个陌生的面孔,直接问吴美丽:“啊丽嫂,这细胳膊细腿的谁啊,新来的?我看怎么这么不像能来我们这儿看仓库的啊?”

        “对啊,小伙子你叫什么啊,你是不是来我们云姚做库管的啊?”吴姐的反射弧,大概是比大象还要长。

        “长长,我姓潮,你叫我长长或者潮长长都行。”潮长长跟吴姐介绍完名字,转身找话题就和刚刚过来的库管聊天,“大哥贵姓?”

        被潮长长叫大哥的人,根本就不接腔,“cháng    zhǎng?年纪不大,野心不小,刚来厂区第一天,就想做厂长,想做厂长你可是来错了地方,这边就是仓库,想做你要去新的工厂。”

        这位大哥不太喜欢潮长长的嚣张。

        “不是,就我名字就叫这个。”迫于无奈,潮长长连身份证都拿出来了。

        他带着身份证出来,是觉得第一次去食堂,得有个身份证明。

        没想到最后还真用上了,尽管是吃饭都已经吃完了以后。

        “这不就俩长吗?叫什么厂长。”来人看了潮长长的身份证一眼,坐下呼噜呼噜地吃了小半碗面,才开口,“我是负责三号仓库的,我叫王石子,他们都叫我石子哥,这仓库我排行老二,你叫我二哥也行,阿丽嫂家的那口子,负责一号仓库,那是大哥。除了主管,你再认得我们俩就行了。我们这儿都粗人,没有那么多讲究,你别贵来贵去的,我可买不起。”

        王石子吃了两口就站起来走了,“阿丽嫂你这给我留着啊,我刚是忽然饿得有点晕了,我先去把货搬完,我等下再来吃两碗。”

        潮长长站起来,拦住了王石子,他觉得这是自己融入库管大家庭的好机会:“石子哥,你先坐着把面吃完吧。我一新来的,我闲着也是闲着,我去帮你搬一会儿。”

        “行啊俩长,年纪不大,做人很会嘛。你去给我搬!”王石子倒是个会躲懒的,听说有人要帮忙,一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吴美丽拦了潮长长一下,瞪了王石子一眼:“你让他一个六号仓库的新人帮你搬,出了问题谁负责啊?”

        “搬个箱子能出什么问题?”王石子显然没有吴美丽那么的循规蹈矩。

        纸箱子看起来没有很大,规格是113*80*88cm。

        因为以前没有扛过,潮长长特地看了一眼规格,心算得到0.79552立方米的体积。

        涤纶织带也好,尼龙织带也好,说到底都是轻飘飘的布,不是什么密度大的东西。

        潮长长就跟去健身房重训似的,直接把箱子提了上来,准备学着其他库管的样子,直接一箱子扛集装箱里面去。

        装满织带的箱子的重量,超出了潮长长对“轻飘飘的布”的预期,提起来的时候就差点扭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紧接着就一个趔趄,没走两步,就直接连人带箱子给摔了。

        很多人为了表达自己的“收入微薄”,都开玩笑说自己是搬砖的。

        但砖其实并没有那些人想象中的那么好搬。

        术业有专攻,就算是最简单的搬箱子,也一样是需要技巧的。

        王石子听到动静,放下筷子,赶紧跑了过来。

        箱子摔了个变形,但没有直接散开。

        虽然最近这两个月有点睡眠不足加体重骤降,但潮长长并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人。

        归根到底,还是他没有学会搬东西的技巧。

        潮长长带点抱歉地想要把这个箱子拿起来,继续没有走完的搬运路。

        王石子赶回来了,“你这变了形的箱子放进去,其他的箱子还放不放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王石子去仓库里面拿了一个新的箱子,把被潮长长摔坏的那个换了出来。

        里面密密麻麻的织带,一根根一条条看起来,确实是很轻,加在一起就重得像是铁块。

        临时工潮长长上岗还没有半分钟,就遭到了“工头”的嫌弃。

        为了让自己的第一印象,不至于跌倒水平线以下,潮长长试着努力:“这箱子这么大,不太符合人体工学,空间利用率也不高,我去量一下集装箱的尺寸,回头把箱子的长宽高设计一下,就能更合理地利用货柜空间了。”

        潮长长把货柜的容量和纸箱的体积,当成了一道物理题。

        他的强行表现,并没能帮他找回任何的颜面。

        反而进一步加深了王石子对他不靠谱程度的认知:“行啦,没力气就说没力气,我们又不笑话你。招你这么个细胳膊细腿的来,也真真是够可以的。这边仓库要搬新厂区,以后大概只需要随便什么人看门就行。”

        王石子觉得自己是个小领导,怎么都要知道得比其他人多一些。

        潮长长没有反驳。

        石子哥需要优越感。

        从普通的库管,到整个仓库的二哥,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石子哥自己心里面认为的最大成就。

        潮长长没理由非得说点什么打击人家的优越感。

        他是首富继承人的时候都没干过这样的事情,现在都首负继承人了,就连这么干的资格都没有了。

        主管回来的第一时间,还特地带潮长长参观了1-5号仓库。

        等到所有人都跟着主管一起去参观6号仓库,发现里面所有的箱子都是空箱子,还有个奇怪的叉车在那里不务正业地挪去,就觉得潮长长根本就不是老板家要过来守仓库的远方亲戚,而是安插在这里的什么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很快,潮长长这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关系户就云游在了库管的团体之外。

        最后连主管都觉得,潮长长是不是老板派来想要监视他或者替代他的什么人。

        潮长长从小就游刃有余的人际关系处理能力,到了这个仓库之后,就直接失能了。

        除了吴姐还是每天喊他吃饭,其他的人,连和他说话都嫌膈应。

        明明已经接了两个月的地气,到云姚的仓库之后,就开始水土不服。

        越是努力想要融入,就越是会格格不入。

        好在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潮长长找了两个饭盒,像真正去食堂一样,平日里就只是去打个饭。

        一天天地,孤僻而又安静地待在6号仓库。

        不去打打扰谁,也不被谁打扰。

        整个世界,都清净得让人无所适从。

        这并不是潮长长想要的工作。

        他也看不到要怎么在这里,走向和潮一流有过一言为定的未来。

        忽然空闲出来的时间,无处安放的孤寂,潮长长花了很多的时间去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根据货柜的体积,计算纸箱大小的最优解,用多大的箱子,才能更好的填满整个集装箱,装更多的东西。

        又比如,重新规划六号仓库的货架摆放方式和叉车机器人行进路线,给叉车机器人编程。

        明明是被云朝朝给威逼利诱来的,怎么就成了那个年近五十的大老板的关系户?

        潮长长有很多的疑惑,但最大的疑惑还是来自云朝朝。

        他到仓库的第一天,云朝朝忽然出现。

        给了脸盆和方便面,想来是赶时间。

        如果他的理解没有问题,那么,在接下来方便的时候,云朝朝应该要找个时间,告诉他,宿舍里面那么多的书和学习资料是要干嘛的。

        云朝朝有他的电话,还把仓库的定位发给了他。

        但云朝朝再也没有出现过。

        潮长长没有翻开那些崭新的高考复习资料。

        他都不确定,那些东西是不是给他的。

        只有那十六本武功秘籍是个例外。

        可能是因为字写的太好了,潮长长就这么不知不觉一本一本看完了。

        一遍看完又看一遍。

        等他轮流着看完第三遍,还没明白好这些资料究竟意欲何为,时间就这么过了两个月。

        到了高考的前夜。

        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件。

        没有人来找他。

        没有人拖他去考场。

        什么也没有发生。

        高考的第一天,和平时一模一样。

        高考的第二天,一切如常。

        潮长长认真地审视了一下自己,他究竟是有多自恋,才会觉得云朝朝逼着他来这个仓库,就是想要让他认真复习去参加高考。

        他甚至都想过,云朝朝要是让他去考,他要怎么认真而不失礼貌地拒绝。

        可是,什么都么有。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彻底告别了过去。

        仓库这边,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

        甚至连问都没有问,你是不是那谁的儿子,你家是不是破产了。

        这里的人,根本就不认识他。

        仓库的“工友们”,防备了潮长长一个月,发现他真的就只是团扶不上墙的烂泥。

        不会搬箱子,没有老板来照看。

        他们稍微干点不合规定的事情,也不会去打什么小报告。

        渐渐地也就不把他当回事。

        新工厂的仓库已经建好了,工友们开始准备搬迁。

        主管还是主管,石子哥还是石子哥,原来负责什么的就还负责什么。

        仓库的生态平衡,并没有因为潮长长的到来而发生任何的改变。

        高考结束的这一天,也是仓库搬迁的这一天。

        1-5号仓库里面的货物都搬完了,连货架都一起。

        明明新的围墙已经建好,明明六号仓库已经不是孤零零的游离。

        身为六号仓库的负责人的潮长长,一直到这天下午,都没有收到“随迁通知”。

        这天傍晚,石子哥邀请潮长长去吃散伙饭+乔迁饭。

        石子哥喝了点酒,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什么皇亲国戚,没想到你就是个被遗忘的。早知道这样,一开始也就不防着你了。我们这都去新厂区了,你一个人还在这儿吗?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单纯看门的,就隔壁那个工厂最近找门卫,以前那个老大爷走了。也比你一个人在这强,至少也有食堂。”

        石子哥到底还是个实在人,他有那么点心眼,全都写在脸上。

        之前排斥潮长长是真的,现在看他可怜也是真的。

        “谢谢二哥,我之前就是没学历也没经验,能有个工作就满足了。就是我这两个月,确实什么也没做,感觉是白拿的工资。虽然是最低工资标准,但也有1700,受之有愧。”

        这座城市发展得很好,最低工资标准,高于全国大部分的地方。

        潮长长没有花钱的地方,1700的工资,他留了两百应急,剩下的全打给了潮大力,让他取了现金转交给潮一流和赢曼而。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么不受人待见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待了两个月。

        是不是就是为了不够他原来一顿饭钱的工资。

        憋屈是肯定的,但也没有多难过。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生活在一个完全没有人关注的角落。

        他可以在这个角落自我解剖。

        离开了潮一流,没有了首富继承人的标签,他确确实实,一文不值。

        高考结束了,1-5号仓库的人都搬走了。

        他是不是应该认认真真去找个工作,找一个有升职空间的。

        快递员要不要学历?

        失信被执行人,能做快递员吗?

        潮长长其实想过要问一问云朝朝,他能不能离开,能不能去找别的工作。

        但他没有发信息,也没打电话。

        人小姑娘在冲刺高考。

        连葛功明都忙得没有时间给他打电话了,何况是一个有希望拿状元的绩优生。

        两个月,不长的时间,像是一个轮回,一切都回到了潮长长刚来第一天的样子。

        石子哥说的没有错,他就是一个被遗忘的。

        有人施舍他一份工作,然后就不再管了,想来人家根本不在乎这1700。

        也是他自己不争气,第一天帮忙搬个箱子都把箱子给砸了。

        后来融入不了,还是他自己的能力问题。

        施舍他工作的人,遗忘了他,但孤独并没有将他遗忘。

        潮长长有点难过,但不允许自己崩溃。

        都过去了这么久了,他崩溃给谁看?

        他才十八岁,难不成要这么自怨自艾一辈子。

        不管有没有学历,他的英文是明摆着的事实,他能不能去做家教呢?

        乔迁饭并没有吃很久,曲终人散,才刚刚晚上九点。

        仓库的闸门在这个时候自动关闭,和有好多人的时候一样。

        漫漫长夜,茫茫未来。

        一对车灯,撕开了夜的黑暗。中止了潮长长回库管宿舍的步伐。

        发动机的轰鸣越来越近。

        这不是仓库区最常见的大货车。

        这是一辆小车,但又不是特别小。

        这辆车慢慢开进了潮长长的视野。

        朝着这个搬得只剩下他一个人的仓库开了过来。

        潮长长记得这台商务车。

        他来这里的第一天,还百米冲刺追过这台车。

        没有追上。

        万幸啊,他没有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又莫名其妙地崩溃一次。

        上一次的尴尬,估计就已经够记一辈子了。

        可是,见到人要说什么呢?

        原本那么健谈的一个人,真的是不知道要挑起一个什么样的话题。

        不说话也没什么,只要不崩溃就好了,潮长长默默地做着心理建设。

        可当他看清楚来的人是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随时都会崩溃的冲动。

        这么矫情,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一个大老爷们?

        潮长长掐了掐自己的虎口。

        清醒了。

        忍住了。

        他以前不把这个世界放在眼里,他现在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