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逃跑路径

第十三章 逃跑路径

        夜晚。

        十点半。

        云朝朝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出现了。

        没说几句话,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潮长长从足以淹没他灵魂的尴尬里面走出来,看着左手的脸盆又看了看右手的康师傅牛肉面。

        至少有两分钟的时间,他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反应过来。

        直到仓库的大门被打开。

        直到停在仓库门口的一辆商务车,传出了发动机的轰鸣。

        云朝朝来过了。

        她是怎么来的?

        她现在就要走?

        这是一个礼拜三。

        yc是一个寄宿学校。

        云朝朝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

        绩优生没有可能在这个非年非节的礼拜三放假。

        仓库和yc国际学校中间,隔了不大不小的两个城市。

        云朝朝现在这个时间赶到,很有可能是下课直接坐高铁来的。

        那么,仓库外面这台已经发动的车子,是要送一个明天要上课的绩优生回学校?

        可现在这个时间,不可能再有始发的高铁。

        200公里的路程,不算有多遥远。

        但如果是开车,算上进城出城的时间,就算高速的路况再好,怎么也需要两个多小时。

        如果一切顺路,不堵不停,一路到底,最快也要半夜一点,才能赶回yc国际。

        云朝朝为什么会在这么一个完全不合常理的时间,出现在一个完全不合常理的仓库?

        就为了给他送一脸盆的生活用品和五袋方便面?

        这会不会有点太夸张了?

        比起脸盆和方便面,难道不是桌上的那一堆书山纸海才更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潮长长从山村过来,是直接到了他之前收到过定位的六号仓库。

        到了之后直接用密码进来。

        体会了一把深夜的孤独。

        完成了一次不知道应该算崩溃还是发泄的嘶吼。

        潮长长一直以为六号就是一个独立仓库的门牌,却原来,六号仓库并不是一个孤零零的存在?

        既然有一号仓库和六号仓库,那么就应该还有二三四五号。

        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想这些?

        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对!更重要的!

        潮长长快步追了出去,他要问清楚库管宿舍里面的那一堆高考资料意欲何为。

        他甚至想,如果云朝朝也和葛功明一样,让他参加今年的高考,他是要答应,还是不答应。

        刚刚愣神的时间太长,长到潮长长这会儿用百米速度飞奔,也没办法追上一台已经发动的车子。

        发动机的声音,一秒比一秒更加远离。

        仓库门口残留的尾气,被夜晚的黑暗驱散无影。

        这是云朝朝第二次蓦然出现,也是第二次忽然离开。

        潮长长的脑子里面,有很多的问号。

        就算他和云朝朝在学生会打过一次照面,就算她帮云朝朝说过一句话。

        他和她,还一样是几乎没有交集的两个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朝朝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就走了?

        会不会是他嘶吼得太吓人了?

        又或者是他滴水的发梢太不好客了?

        太多的问题,让潮长长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仓库的隔音不够好,他刚刚的歇斯底里,连他自己都能吓一大跳,把人姑娘吓怕,也属于合情合理。

        既然有人做了这么多的安排,肯定还是会找时间和他说明。

        当一个问题,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时候,就不要去想。

        这是潮长长一直以来的学习心得,也是他所有考试都能拿a*的包括但不限于条件。

        …………………………

        在没有鸡叫的凌晨两点半,潮长长还是醒了。

        他过去十几年的生物钟,被才生成一个月的临时钟给逼退得无影无踪。

        睁着眼睛,脑子里面想了好多,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想。

        就这么等到了天边的第一缕光。

        前一天,潮长长到的晚,没有看到这个仓库区的全貌。

        借着第一缕晨曦,潮长长到仓库门口逛了逛。

        六号仓库的孤独,并不是潮长长的错觉。

        1-5号仓库,是有一个大门的。

        不是密封的,可以透过电动闸门,看到里面的仓库,和巨大的仓库编号。

        除了前面有闸门,后面还有围墙,把1-5号仓库隔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库区。

        六号仓库孤零零地游离在这个有围墙的库区之外,完全不像是可以编号在一起的。

        潮长长迎着初升的太阳,绕了六号仓库一圈,发现这个仓库的背后,有一面正在修葺的墙。

        等这面墙修葺好,再把原来的1-5仓库靠近六号这边的围墙拆掉,就能结束六号仓库的游离状态。

        这堵没有修葺好的围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六号仓库会这么新。

        也好到地解释了为什么潮长长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管。

        早上六点半,1-5号仓库的闸门自动开启。

        没多久,就有了人气和炊烟。

        潮长长跟着烟的方向,来到了已经开启的闸门口往里面看。

        仓库禁止烟火,所以一号仓库小食堂的灶,架在露天的地方。

        虽然闸门开了,但他也就是在门口站在,并没有直接走进去,他没有不请自来的习惯。

        昨晚百思不得其解的思考云朝朝的用意,一直想到半夜到十二点半。

        如果不是因为赶路一天的疲惫,他大概还会继续想下去。

        迷迷糊糊,两点半就醒了,一直到现在。

        活得像一台不需要休息的机器。

        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

        也不知道是懒,还是潮大少爷连个泡面都不会煮。

        “你是六号仓库,新来的库管吧?在门口杵着干什么,快点进来。”

        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女性,一脸热情地招呼潮长长进去。

        “你来得不巧,柳主管昨天去市里面开安全会议了,要到今天中午才会回来。不然他肯定会领着你,给你介绍介绍。”微胖女性稍微停顿了一下手里翻炒萝卜干的动作,抬眼看着潮长长,像是解释又像是抱怨:“这仓库不大,纪律很多,晚上九点关门,主管不在,没人能出门。”

        “这仓库还不大啊?仓库越正规,肯定纪律也越多嘛。”潮长长非常认真地挂了个微笑在脸上,“怎么称呼您?”

        潮一流教过他,要和经常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搞好关系。

        不管那个人,属于社会的哪一个层级。

        比如家里破产之前的保姆和司机什么的。

        潮长长小的时候,经常和家里的司机和保姆斗智斗勇。

        每天揣度这要把这些人弄走,好让潮一流和赢曼而能够分分秒秒陪在他的身边。

        过了那个特定的叛逆阶段之后,潮长长和身边的人,几乎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适度的亲近,适度的客气,刚刚好的距离。

        “哎哟诶,还您呢,叫的我和个老奶奶似的,免贵姓吴。”

        “吴姐早。”

        翻炒萝卜干的中年女性愣了愣,随即就很开怀地笑出了声:“刚才还叫奶奶,这会儿就叫上姐了。”

        “那人眼睛得多瞎,才会管吴姐叫奶奶啊?”潮长长没有强调那话不是他说的,直接带着一个莫须有的“那人”,和吴姐组成了对敌联盟。

        他没有问过贵姓,也没有叫过奶奶,不知道他对面这位中年女性,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哈哈哈。”被叫吴姐的人,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悦:“主管有特地交代让我今天早上去叫你过来吃饭。你看看,这都不用我叫。你可比那些每天不睡到七点半就不肯起来的老油条好太多了。有什么忌口的没有?”

        “我啊?不吃葱白,不吃姜末。不吃会飞的动物的内脏,不吃四只脚着地的下半身。不吃空心菜的梗子,不吃白菜的叶子……”

        吴姐停下手中的活计,叉着手,等着潮长长把嫌自己命长的话给说完,没多久,就发现潮长长是在和她开玩笑。

        看着潮长长脸上的笑意,吴姐还没来得及生起来的气,就噗嗤一声,直接笑到破功:“小伙子说话真有意思。”

        “嗯,吴姐您给口饭吃就行,我很好养活,煮熟了的都吃。就着清水煮白菜都能吃下三碗饭。”

        潮长长说的忌口,每一个都是实话。

        当然,那是以前。

        他现在说的,也是实话。

        他一天没吃饭,这会儿就算让他吃白米饭配白米饭,他也确实是能吃得下的。

        忌口这件事情,只要不是一吃就会过敏致死的,就都是给惯出来了。

        潮长长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忌口,是什么时候没有了的。

        是在医院狼吞虎咽地有什么吃什么好腾出更多的时间照顾潮一流的时候。

        还是在山村不管村民们给做了什么都一点不剩给吃完了的时候。

        反正就是连个过度都没有。

        原本精贵到吃得再精细也经常引起不适的肠胃,在被生活无情地蹂躏了两个月之后,就坚强得根本就不像是在他身体里面揣了十八年的。

        “吴姐,咱们这些个仓库,是放什么的?”潮长长从侧面打听。

        云朝朝什么都没有说,就让他过来,这会儿绝对是两眼一抹黑。

        “就前面工厂生产的东西啊。”吴姐非常随意地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顺着吴姐指的方向,潮长长没能看到任何可以被称为建筑的东西。

        “原来这边,只有四号和五号是仓库,一二三就是工厂。这不现在规模扩大了嘛。工厂搬到两公里那边的新厂房去了。咱这边的仓库,以后应该也会有些别的用途吧。我们嘛反正跟着仓库走,在哪也都无所谓。我们这些看仓库的,至少也都十年了,也不知道为啥,忽然搞你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伙子来。六号仓库,估计是要搞什么我们搞不懂的新鲜玩意儿。”

        吴姐很健谈,巴拉巴拉的,潮长长才问一个问题,吴姐直接给回答了十个。

        除了没有一个回答在点子上,倒也让潮长长对这些仓库,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

        一辆挂着集装箱的大卡车从闸门进来,停在了三号车库的门口。

        司机下车,一边打电话,一边敲仓库的门。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仓库的卷门被打开。

        一个库管模样的人,伸着懒腰从仓库里面出来,紧接着又出来了四个差不多装扮的人。

        司机和五个半睡不醒的库管一起,一箱一箱地从仓库往卡车后面的集装箱里面搬东西。

        非常原始、非常体力。

        这个堆得满满当当的三号仓库,和潮长长看守的那个带点科技感的,可以给机器人编程的仓库,怎么看都不像是同一个年代的。

        放下手里吃了一半的早饭,潮长长站起身和吴姐打了声招呼:“我去帮忙。”

        这才是潮长长之前想象过的库管生活。

        “你去帮什么忙?好好吃你的早饭!管好自己的仓库就行。”吴姐拦住了第一天做库管的少年的热情:“这边的仓库都是库管负责制,你住哪个仓库,就负责哪个仓库里面的东西。一周也就不轮到一次这帮老油条早起,有什么好帮忙的?”

        “他们五个人,都住这个仓库?”孤独库管潮长长有点意外,库管宿舍不是小到只能住下一个人吗?

        “不然呢,这么大一个仓库,一个人搬,搬得过来吗?”吴姐完全不给潮长长过去帮忙的机会。

        初入职场的菜鸟库管不免有些心慌:“这些仓库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潮长长在心里面想着,他这是一不小心,被人骗到了一个倒卖非法商品的地方?

        “仓库能装什么。当然是工厂里面生产的东西啊。”吴姐的语焉不详,加剧了潮长长心里的不安。

        “那工厂生产什么?”

        吴姐像看个问题少年似的看着潮长长,没好气地说:“你连工厂生产什么都不知道,就脑子一热来看仓库?”

        这一刻,潮长长觉得自己破案了。

        他好像知道云朝朝为什么要逼他来看仓库了。

        这还真不是没有把柄在她手上的人,能随随便便看的仓库。

        是传销,还是不传销更恶劣的?

        他要怎么自救?

        潮长长摸了摸上衣口袋,葛功明给他的手机还没有被收走,现在应该可以找人求救吧?

        是找葛功明还是找卢境硕?

        还是硕哥比较好吧?

        怎么样都是全国散打冠军出身,还做了潮一流这么多年的保镖,处理解救人质一类的事情,肯定比葛功明这个教育口的人要强。

        潮长长环顾四周,开始在心里计算逃跑的最佳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