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不留情面

第十章 不留情面

        潮长长有个模糊的印象,但这事儿是在是太不重要了,根本就不在需要记住的事情的范围之内。

        “你特意跑这一趟,是找我有什么事吗?”潮长长有些云里雾里的,一穿错了衣服的神仙姐姐,总不至于跑这么大老远的找他推销衣服吧?

        要搁在以前,他还是首富的儿子,找他推销东西,也算是正常。

        现在都首负了,真有这样的必要吗?

        “我刚到yc的时候,学生会的人笑我拿三百块的mk    fairwill和你们的布加迪、爱马仕比,只有你没有笑,还开口帮了我。”云朝朝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是来还你两年前的人情的。”

        …………………………

        两年前的绩优生迎新晚会,是潮长长担任高中部学生会主席之后,组织的第一场大型校内活动。

        学生会为这台晚会,开了好几次筹备会。

        第一次开会,学生会的那帮人刚知道潮一流给潮长长预订了一台布加迪做十八岁的成人礼。

        因为文艺部长提前出国念高中,替补出任文艺部长的水淼淼酸的不行:“等我十八岁,我爸爸能送我台718,我都能笑醒了。布加迪,不咋地,我可真是一点都不羡慕呢。”

        体育部长作为男生也喜欢车,但喜欢的点,和水淼淼这种只看外表的不一样:“我不求品牌,我要性能好的,我爸要是能给我辆gtr,就够我满足的了。”

        身为女孩的外联部长没有被带到男生聊车的沟里去:“我不想要车,我十八岁的时候,要找我爸要个爱马仕,这样以后需要战包的时候,也不用一等就是一年多。”

        督导部长的成年礼,再次切换了一个全新的角度:“我爸比较实在,等我十八岁,估计会给我套房子。我如果要车子什么的,我爸肯定会说【买的第一天就贬值的东西要来干嘛】。”

        ……

        从主席到副主席再到各部部长,都展望了一下自己可能会有的成年礼。

        第一次参加会议的学习部长云朝朝在最后插了一句:“我爸说给我买mk    fairwill。”

        让学习部长担任学习部长是yc的传统,绩优生高二才进来,不能被学生活动排除在外。

        但学生会换届是在高一结束之后,暑假开始之前。

        每年暑假,学生会都会安排很多的活动,志愿者从省内做到省外,再做到世界各地。

        绩优生入学的时候,新一届学生会,已经成立了一整个暑假,也没办法参加正规的竞选。

        久而久之,就变成了绩优生入学之后,在二十个绩优生里面,选一个成绩最好的哪一个,直接做学习部长。

        本来就是个专攻学习的部门,学习部长以学习成绩说话,倒也不是不能服众。

        在绩优生入学考试里,取得综合排名第一的云朝朝,就是这么空降到学生会当学习部长的。

        只不过,绩优生都是凭借成绩进的yc国际,和潮主席还有其他各部的部长这样的“yc土著”,根本就不在能一起讨论成年礼的同一个序列里面。

        学习部长想要在自己进学生会的第一天努力融入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但连个自我介绍都还没有做,就在一众爱马仕、布加迪、gtr和保时捷成人礼展望过后,冒出来三百块一件的mk    fairwill,就着实让人有些尴尬。

        这都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有特别差强人意的品牌意思。

        说个施华洛世奇那种的,便宜到只有一两千块,但至少牌子有名的,也不至于会让空气都尴尬到凝固。

        以为自己听错了的文艺部长水淼淼认真地确认了一遍:“你是说那个装得和国外潮牌似的,实际上并不潮,并且只有三百块一件的mk    fairwill吗?”

        云朝朝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原本热烈讨论着迎新晚会的现场,瞬间就变得冷飕飕的。

        嘲笑也不是,不嘲笑也不是。

        水淼淼憋了一会儿,实在是没忍住,最后一笑就笑得差点断气。

        爆笑是会传染的,有一个人笑,所有人都会莫名其妙地跟着笑。

        潮长长怕水淼淼笑晕过去,只好开口解围:“mk    fairwill怎么了?我们生日最多收一辆车一个包的,新部长收的搞不好是一个品牌。”

        潮长长的这番话,说得非常自然,一点都没有可以解围或者圆场的意思。

        体育部长给潮长长比了比大拇指。

        他原本就无意参与到嘲笑学习部长的【发笑练习】中来,只是被带得有点忍不住。

        yc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土著】看不起【绩优生】的传统。

        毕竟,绩优生基本都是,十八岁就能拿着自己凭成绩赚来的一百万进清华北大的。

        他们十八岁的时候,都还只想着要收礼物。

        潮长长这么一说,原本不想笑的部长们跟着一附和,尴尬也就直接过去了。

        那是云朝朝加入学生会的第一天。

        【新部长收的搞不好是一个品牌】是潮长长开口帮忙说的第一句话。

        为了缓解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的【死亡尴尬】,第一次筹备会议就这么提前结束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云朝朝第二天就退出学生会了。

        第二次筹备会召开的时候,学习部长的文职,就已经换了另外一个绩优生在坐。

        …………………………

        潮长长和云朝朝并没有什么交集,就算有,最多也就是一面之缘+一句话的缘分。

        这缘分是在太弱,弱到曾经贵人事忙的潮主席,就算经过接连的提醒,都没能想起来学生会曾有过这么一号人物。

        “只要没欠过情债,就没有什么需要还的人情,”潮长长痞帅而又戏谑地终止了这个毫无意义的话题,切换到更有意义的:“绩优生这会儿不都应该在准备高考冲刺吗?”

        “寒假在清华自主招生冬令营里面考了前10%,可以降30分录取。”云朝朝对冲刺高考的说法很是有些不以为然,“不降分录取我都能考进清华,降30分还有什么好准备的?”

        惹不起。了不起。

        潮长长下意识地在心里面给云·绩优生·学霸·朝朝点了两个赞。

        yc国际的绩优生,果然都对高考这件“小事”,有着非比寻常的霸气。

        潮长长语塞了一会儿,才帮云朝朝想了一个继续好好准备高考的理由:“你稍微冲个刺,拿个状元。这样就能在考上清华北大的一百万奖金上面再加一百万。”

        “是吗?”云朝朝似乎并不知道yc国际历来就省文理状元的额外奖励制度。

        “你不是绩优生吗?”潮长长被云朝朝的状况之外给整疑惑了。

        “我是绩优生,就应该知道学校有什么额外的奖励吗?”云朝朝用和神仙姐姐气质背道而驰的语气怼潮长长,“你是我同学你都还不记得我名字呢?”

        得!这都能绕回去?

        潮长长惊了。

        不要尝试和女孩子讲道理。

        古人诚不我欺。

        自知理亏的潮长长,没再多做什么解释。

        云朝朝是只在学生会待了一天,没有错。

        云朝朝是一面+一句话之缘,还是没有错。

        可再怎么没有错,云朝朝也曾经在潮主席手底下做过一天的学习部长。

        这么特别、这么【天生一对】的名字,潮长长竟然连个印象都没有,也着实是有些不应该。

        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没有新部长的自我介绍?

        为什么他没有在云朝朝过来之前拿到那届绩优生的名单?

        为什么云朝朝只做了一天的学习部长就不做了?

        疑问有很多,奈何关于那时候的记忆,已经模糊到根本就没有办法在搜寻点蛛丝马迹。

        “那我现在记住还来得及吗?”潮长长满脸歉意地看着云朝朝。

        云·神仙姐姐·学霸·朝朝这么大老远地跑了几百公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潮长长都认为自己只有收起所有的痞帅乖乖被怼的份儿。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他是连教务处主任都敢打,呃,删掉重来,敢怼的【十大神兽之首】。

        潮长长把姿态放得很低,云朝朝却还是愤愤不平地送上了三个字——“来不及。”

        “……”

        一点面子都不给,前学生会主席没办法和现学习部长继续聊下去了,云朝朝却没有彻底把天给聊死,“你知道葛主任私底下找我说什么吗?”

        话题变得太快,潮长长差点没有反应过来,“说什么?”

        “他让我不要针对水淼淼,还老神在在地说水淼淼是什么忍辱负重。”云朝朝不屑得就差【切】出声来,“但凡有点正常智商的人,都能一眼就看明白水淼淼是什么套路吧?”

        云朝朝这话说的,直接把潮长长的智商都给拉到了水平线以下。

        真有那么不堪一击吗?

        借口是他找的,授权申明是他写的。

        潮长长在继续否认和直接承认中间摇摆。

        他更倾向于否认,但当着云·推理大师·朝朝的面撒谎,似乎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潮长长避重就轻地问:“你这么诋毁yc葛孔明,你问过那一堆追随明哥的善男信女的意见了吗?”

        云朝朝压根不搭理某个试图转移话题的前主席,完全不按默认既定的剧本出演,“水淼淼找你要学校退款,你就给写授权申请啊?这算什么?分手费?你一个首负继承人,分个手还要给人百万分手费?”

        “我……”潮长长语塞。

        特别不神仙的姐姐不依不饶、不留情面:“你怎么这么穷大方呢?你是把水淼淼给怎么了吗?”

        就算他把水淼淼给怎么了,那也不关云大学霸什么事吧?

        除了继续无语,潮长长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债权人的顺序,是法院定的,这也是你能私下处理的?”潮长长越是没有接话,云朝朝就越激动,“我和葛主任说了,他要是把你的学费退给水淼淼,我就去找法院举报,他为人师表,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云朝朝明过激的反应,让潮长长不免有些怀疑:“我爸是不是欠了你们家的钱?”

        “你怎么不说你爸欠全世界呢,这样你也好跟着普度众生?”云朝朝摊手对着潮长长,不屑的眼神、调侃的语气很是有些生动。

        云朝朝的这个样子,莫名就戳中了潮长长的笑点:“嗯哼,朝朝姑娘,你看起来真不像是找我还人情的,比较像找我要寻仇。”

        潮长长当时留在葛功明办公室的那份授权申明,是为了彻底告别过去。

        他并不真的关心,那早就不属于他的一百万,会有什么样的归属。

        “人情是要还的,仇我也是要报的。”

        “还真有仇啊?”潮长长还在笑点的边缘徘徊。

        也说不出是为什么,潮长长忽然就觉得,被报仇比被还人情,要跟家值得期待。

        “我和水淼淼有仇,能算你头上吗?”

        “……”潮长长忽然就又不期待了,“我一个连分手费都给不起的负二代,云姑娘是想要怎么算我头上还是……算我身上?”

        潮长长话里有话,也不知道智商超群的云姑娘能不能立马就把这话里的戏谑给拆分出来。

        云朝朝一脸的厌弃:“看在你曾经帮我说过话的份上,我要给你提供一份看仓库的工作。”

        “看仓库?”

        “怎么?看不起看仓库。”

        “不是……”潮长长认真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内心,“我是有点意外。”

        “仓库怎么了,仓库包吃包住。你高中都没毕业你一个初中学历的,不看仓库,还能干什么?”云朝朝摆明了打击报复,到这种程度,犹嫌不够,“你是国际生对吧,这样的话这基础教育的学历也不被承认,不要说初中了,你这认真算起来是连小学也没有毕业。”

        潮长长的心里,一声叹息,【姑娘啊?你为什么要和一个老赖过不去,你不知道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吗?】

        叹息归叹息,说出口的话,还是么有什么毛病:“我是有学籍的,虽然没办法和清华都要降分录取的朝朝姑娘比,但初中肯定是已经毕业了。”

        “毕业怎么了?毕业了不起?”云朝朝的口气越发生硬:“你一个已经成年的人,有手有脚、四肢健全,就算只能拿最低生活保障,你也要出去工作吧?你难不成要在这偏僻的山村,让善良淳朴的村民接济你家一辈子?”

        “……”

        潮长长非常震惊。

        震惊于他竟然没有想过早就迫在眉睫的这个问题。

        “你去看仓库,工资我让仓库那边结现金给你。就一初中学历,包吃包住还给现金,就还那一句话的人情,算是够大了吧?”

        “为什么总拿学历刺激我?”潮长长不傻,难能停不出来云朝朝是故意的。

        “不然呢?你一个国际生,不拿个本科学历回来,还真当自己是名校毕业的不成?什么样的学历,就应该有什么样的工作。不过是阐述了一个事实,怎么就成了刺激了?”云朝朝不依不饶,话里话外,一点情面都没有给潮长长留。

        潮长长却并不觉得云朝朝的话,说得有多么难听。

        爸爸生活不能自理,妈妈情绪不能自控的时候,他确实是应该把照顾爸爸妈妈的身体和情绪放在第一位。

        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成年的他,首先要承担起的,难道不是一家人的生活吗?

        他寸步不离地守着潮一流和赢曼而,到底是不放心,还是想着要继续逃避?

        他并不一定要去看仓库,但他一定得有收入。

        潮长长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用潮牌搭配神仙姐姐气质的女孩。

        这个名字和他【天生一对】的姑娘,到底是不经意间点醒了他,还是有意撕开他的伪装?

        “看什么看?和你有关系吗你就盯着人看?你以为人人都是水淼淼吗?”云朝朝被盯得很是有些不高兴。

        潮长长一时也想不明白,这位绩优学习部长和水淼淼到底是有多大的仇。

        “这仓库,你守也得守,不守也得守。”云朝朝完全没给潮长长反应时间,就直接下了最后通牒,“你要是不愿意过去,我就去法院举报yc教务处主任葛功明,意图帮失信被执行人转移财产,他一个知名的教育工作者,你看看被举报会有什么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