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告别过去

第三章 告别过去

        葛功明盯着潮长长脸上官方得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了足足有十秒,才开口:“失信?被执行?你一个小孩子,失什么信?”

        “我怎么就小孩子了?上上个月,我的成年礼都上社会新闻了,【首富富养儿子拿4100万的布加迪当十八岁生日礼物】,这一类的热搜,连着上了好几天,【儿子该不该富养】的超话也有一堆。这么关心学生的葛妈,竟然没有关注到吗?”潮长长坐没坐相直接把脚架到了教务处主任的办公桌上。

        葛功明见一次,扫荡一次,也纠正布不了潮长长的屡教不改。

        今天是第一次,葛功明对潮长长的吊儿郎当视若无睹。

        葛功明没有拍潮长长的脚,直接拍了一下桌子,因为情绪激动,用了比他自己想象中大得多的力气。

        嘭的一声巨响,像极了别的学校的政教处主任发怒的样子。

        这个不符合葛妈人设的动作,把葛功明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你爸你妈……葛妈……”葛功明一下没有组织好语言,语无伦次地做着解释,“不好意思啊,葛妈不是要对你拍桌子啊,你先别着急,什么失信不失信的,你高中都还没有毕业,怎么算都还是个孩子,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葛功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边搓手,一边转圈,脑子飞快的运转,“实在不行,你就参加高考,飞不飞机的,失不失信的,国内的学校总没有问题了吧?你考个清华和北大,我们学校还发100万奖学金,这笔钱念个大学,肯定是够了。”

        yc国际学校有给学生注册国内的学籍,学生可以参加美国高考act和英国高考a-level,也可以参加国内的高考。

        “国内高考?葛妈你逗我呢吗?我一个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念国际课程的人,你让我参加国内高考?还要考清华北大拿奖学金,你以为我是考神呢?”

        “你怎么就不是考神了?你一个参加美国高考能考上哈佛和耶鲁的人,你一个参加英国高考能考上牛津和剑桥的人,怎么就不能参加国内高考,考上清华和北大?”

        潮长长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yc国际每年考取清华和北大的人数都傲立全省是没有错,但那些人,是和潮长长完全不一样的绩优生。

        yc国际学校创办之初,因为生源不足,接受所有年级插班生。

        创办的第三年,yc出了一个省理科状元。

        第四年,包揽了文理科的状元。

        第五年没有出状元,上北大和清华的人数,直接占了全市的一半,把隔壁两所超百年历史的省重点都甩在了身后。

        事不过三,一次两次,可以说是运气,连续三年就是绝对的实力。

        从创办第六年开始,无数家长,削尖了脑袋把学生往yc国际学校送。

        潮长长小学毕业的那一年,yc国际学校不再接受插班生。

        从那一年开始,进yc就只有两种途径。

        第一种,是通过小学一年级的入学考试,并且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在学校一念就是十二年。

        十一年半前,潮长长入学的时候,yc国际学校的学费是10万/年,这些年,因为通货膨胀,再加上学校的名气逐年提升,学费已经达到了普通家庭根本没有办法负担36万/年。

        yc国际的绝大部分人,都不是来自普通家庭的。

        第二种,是等到高二,通过yc国际高中部绩优生考试,考试面向全省已经念完高一的学生,每年二十个名额。

        通过绩优生考试进入yc国际的学生,不仅学费全免生活费全免,如果参加国内高考上了清华和北大,还有一人一百万的奖励。

        真金白银,一点都不打折扣,和录取通知书,一同送到学生家里。

        每年,想通过绩优生考试进入yc国际学校的人,说万里挑一有点夸张,但千里挑一,绝对是往保守了说。

        挑选绩优生,是高中部政教处主任的最重要的绩效考核。

        绩优生考试看成绩,但又不全看成绩。

        二十个录取名额全都在高中部政教处主任的手上,有着绝对的自主权。

        这二十个绩优生里面,有十个拿到百万巨奖,政教处主任算合格,有十二个就算优秀,可以拿绩效奖。

        yc国际学校不差钱,压根就不介意多发几个百万巨奖。

        招收绩优生的目的,原本就是为了打响学校在国内高考中的名号。

        用巨额奖学金作为“诱饵”,从别的学校“抢”已经完成高一课程的学霸,让那些个未成年的学生过早为“五斗米折腰”,yc国际学校的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是广受诟病的。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一个人高一的成绩,并不等于高考的成绩。

        很多高一成绩很好的人,到了高二高三就不行了,很多高一吊车尾的,又会后来居上。

        这一点,但凡被重点高中蹂躏过三年的人,都能够理解。

        只要不是北京,一个城市,能考上北大和清华的,总共也就那么一点人。

        葛功明是怎么提前两年把这极少的一撮人,聚集到一起的,绝对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潮长长嘴里的葛妈,外人嘴里的yc政教处主任“葛孔明”。

        他主持绩优生考试的第一年,录取的全部二十个绩优生,就没有一个高考成绩是在全省排名一百开外的。

        那一年,学校破天荒地发了二十个百万巨奖,其中有十八个,都是绩优生拿到的。

        剩下的两个绩优生,不是没有办法拿到奖,而是因为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拿着清北的分数,报了人大和复旦。

        葛功明自此一炮而红,“葛孔明”的名号响彻全省教育界。

        这样的“葛孔明”说说自己要拿潮长长牛津和剑桥的offer去充门面,潮长长心里其实是相信的。

        绩优生不管考了多少分,都会被认为是前面十年的基础教育做得好,让葛功明捡了漏。

        只有潮长长这种从小带起的,所有人都说是被他教坏了的学生出了成绩,才能让葛功明扬眉吐气。

        潮长长能够理解葛功明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也知道葛功明差点把桌子拍裂的那一掌不是针对自己。

        但理不理解、知不知道又能怎样?

        如果前方有光亮,哪怕只有那么一丝一毫,潮长长也不会放弃。

        可惜,前方有的,只是像黑洞一样的无尽深渊。

        过去的生活,已然不属于他,未来的生活……

        呵,未来。

        多么奢侈的字眼。

        一个老赖,也配谈未来?

        “这个退学申请,你就先放葛妈这儿。你先回去冷静一下,葛妈也想想办法,好不好?”

        潮长长想说不好,他家的问题,不是回去冷静一下或者一百下能够解决的。

        葛功明不了解潮长长成长的世界,潮长长也没有想让他理解。

        潮长长还有很多话想要和葛功明说,最后说出口的话,就只剩下他自己根本就不会相信的一个字:“好。”

        就让葛妈继续心怀不切实际的希望吧。

        就让他潇潇洒洒地转身离开,不再回来。

        没理由自己遭遇变故,就要让所有人都跟着一起丧。

        潮长长没有和任何一个同学告别,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从十一年半前入学开始,首富家的潮长长就是yc国际学校的中心。

        时隔十一年半,首负家的潮长长,不希望在离开的时候也成为中心。

        来学校找葛妈退学,是潮长长给自己的仪式,他是来切断和过去的最后一丝联系的。

        过去和未来的这个分水岭,需要有点仪式感。

        葛功明是不是签字,都不影响这个仪式的完成。

        从办公楼拾级而下,抬头望天。

        一朵朵白云,宣告着这座城市让人艳羡的空气指数。

        一轮高悬的艳阳,无差别地照亮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却唯独忘了驱散潮长长头顶的那片乌云。

        潮长长对身边的整个世界,都有意见。

        他的整个世界都已经崩塌了。

        太阳,凭什么还高高挂在天上?

        他为什么要在家里出事之前一个月成年了?

        晚一个月不行吗?

        老爸为什么没有在破产之前携款潜逃?

        哪怕只是把他和妈妈先送出去也行。

        这想法自私吗?

        当然。

        可是,他能怎么办?

        他一个葛妈嘴里的小孩子。

        当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老爸从自家办公楼的22楼一跃而下,先是碰到了12楼外立面的泡沫标语,后又砸在了足有五层楼高的树冠上。

        树枝穿胸而过,没有一根完好的肋骨,脏器伤了五六个,却无比“幸运”地没有生命危险。

        除了“幸运”的老爸,还有接受不了打击,左手接右手,连着割了两次腕的妈妈。

        一夜之间,潮长长从首富家唯一的继承人,沦为首负家唯一不寻死的人。

        可是,他能怎么办?

        他一个刚刚成年就成了老赖的人。

        “潮……潮,你等我一下。”潮长长才刚刚走到操场,水淼淼的声音,就从他的背后传来。

        这下好了,还没走到yc国际的大门,就又来了一个让潮长长潇洒不起来的人——水淼淼。

        让潮长长义无反顾地放弃了act,推迟了上大学时间的女同学。

        水淼淼是yc国际接收插班生的最后一年进的学校,从初中开始,就是潮长长的同学,是众多仰慕潮主席的女生之一。

        肤白貌美大长腿,说话软软糯糯的,有事没事就在潮长长的面前刷存在感。

        但因为一直都不同班,潮主席贵人事忙,压根就没有什么印象。

        直到进了高中部,水淼淼替补当选学生会文艺委员,近水楼台,一举拿下。

        水淼淼刚表了个白,潮长长就接受了,理由是——潮水潮水,天生一对。

        “怎么了,七水,你这是要来送我呢?葛妈这么快就把我卖了啊。”潮长长当时答应的很随意,却做到了言听计从的宠溺。

        自己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女朋友跟着难受,是肯定的。

        家里破产之后的一个月,潮长长都没有和水淼淼联系,这会儿被叫住了,难免有些过意不去。

        大概是过来的太急,水淼淼一个劲儿地喘气:“没,我是刚好看到你从葛主任办公室出来,就出来找你了。”

        潮长长捋了捋水淼淼因为跑得太快,散落到肩膀上的一缕头发,“课上一半就跑出来送我,这么舍不得我呢?”

        水淼淼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想要开口又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潮长长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等着,等水淼淼把气给喘匀了,不再有其他的动作,他一个老赖,动人女孩一根头发丝,都实属不应该,再有别的,就是不负责任。

        潮长长没有想过要和同学告别,但如果这个人是水淼淼,理应要好好说个再见。

        犹犹豫豫好一会儿,水淼淼最终还是开了口:“你入学的时候,应该是用的投资模式吧?”

        yc国际学校的学费有两种收取方式。

        有和别的学校一样的普通模式,一年一年地交学费。

        还有“鹤立鸡群”的投资模式,一次交十年的学费,每年念书都免费,学校会在你学生毕业离校的时候,把入学时交的十年学费一次性退还。

        投资模式就相当于是拿每年的投资收益当成是学费。

        潮长长入学的时候,投资模式是交一百万,现在水涨船高,想要“免费念书”需要家长一次性缴纳三百六十万。

        水淼淼不说,潮长长都忘了自己退学,还会有笔“遗留财产”。

        这个时候还能事事处处都为他着想的人,除了葛妈,大概也只剩下水淼淼了。

        “确实是用的投资模式,谢谢你提醒我。”潮长长眼睛又酸了酸,没想到年少轻狂的自己,看人眼光倒真是不错。

        这样的氛围,这样的场景,特别适合来个拥抱。

        但潮长长忍住了。

        这里还是学校。

        就算不是,女朋友什么的,也是需要停留在过去的。

        他一个老赖,没必要拉着人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跟着吃苦受累。

        “就……我去年去你家玩,我爸不是去接我吗?……我们还没下楼那会儿……我爸听说第一高楼那个项目特别赚钱……就也入了一百万的股……我……爸爸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家再怎么样,肯定也不缺我们这一百万……”水淼淼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

        “……”

        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潮长长从来没有听爸爸潮一流说起过这样的事情。

        潮一流拿下第一高楼项目,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非要参一股的兄弟,就算不拿一个亿出来参股,至少也有个三五千万的,一百万这样的投资,潮首富是绝对不可能看得上的。

        这要真的收了,就纯粹是给儿子喜欢的女生一个面子。

        怪不得那天之后,向来只要儿子学习好,就什么都不管的潮一流,忽然语重心长的说什么,谈恋爱要找好看的,结婚要找门当户对的。

        “就这事儿啊?”潮长长痞帅地笑了笑,“我知道了,回头我和葛妈说一声,反正我也走了,学校如果要退钱,我就让直接退给你,还有别的事吗?”

        “没……没了。”水淼淼摇了摇头。

        呵呵,眼光。

        呵呵,真是不错。

        “你有没有银行卡号?”潮长长问了愣神中的水淼淼一句。

        “有……有的。”水淼淼低着头,回答得有些没有底气,刚刚的那番话,她爸爸教了她很久,她也练习了很久,压根就没有想过潮长长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有就行,”潮长长带着水淼淼转身又回了葛功明的办公室一趟,“葛妈,我退学了,当年投资款是不是会还给我?”

        “会的,会的,正常是毕业就会还给你的,你要是急用,我帮你想想办法,反正你们去国外念大学的,有的早一年,有的早一个学期,都有的,葛妈怎么连这个都没有想起来呢!”葛功明习惯性自责。

        “不着急,如果可以退,你直接帮我把投资款退给水淼淼就好了,需要我签个换卡号的授权还是申明什么的吗?”既然下定决心要在今天告别过去,那就不能把今天的事情,留到明天。

        看到潮长长去而复返,葛功明满心欢喜地以为潮长长,是被水淼淼劝回来,不打算退学了,结果却等来了一个把钱退给水淼淼。

        “你这是要干嘛?”葛妈有点受打击。

        “不干嘛,你可能不太了解老赖,这钱一旦到我的卡上,就会直接被划走填我家的那个无底洞。”潮长长痞痞地笑着给没见过老赖的葛妈科普了一下:“失信被执行人除了不能飞机高铁高消费,还不能有钱。在欠银行的钱还清之前,不管我赚多少钱,除了本市最低生活保障,都会直接被划走,你把钱打我卡上,就是去填无底洞,我得在七水那里过一手。”

        潮长长没有说实话。

        “这样的吗?那我知道了。”不明所以的葛功明给潮长长拿完纸笔,“你先写个申明,我看看具体怎么操作。”

        安排好潮长长写申明,葛功明转身对着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水淼淼来了一句:“还是淼淼想的周到啊,长长没白为你放弃哈佛和耶鲁。”

        水淼淼低头不说话,办公室的气氛有点诡异,反而是写完授权申明的潮长长开口解围:“我哪只眼睛看起来像是能上哈佛和耶鲁还不去的,我闭上还不行吗?”

        葛功明是唯一一个知道潮长长为什么考完act还要考a-level的人。

        潮长长把授权申明交给葛功明,转头问水淼淼:“现在能安心点去上课了吗?”

        语气听起来有些宠溺,表情看不出一丝异样,痞帅的笑容一如既往。

        水淼淼低着头回到了教室。

        青春靓丽的背影,看得潮长长的心木木的,他竟然有点难过不起来。

        和家里的那摊子事情相比,现在的这个,真的不算什么。

        水淼淼能上一年36万的yc国际,说明她的家境不会差。

        她的学费是一年一年交的,又说明不是特别不差钱的那种家庭。

        那么多家银行,在争债权人顺序,水淼淼家如果真有投那一百万,要是放到破产清算里面排队,大概能排到下辈子去。

        潮长长给眼下这个特别不正常的转让,找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把水淼淼的面子和票子都照顾到了。

        他一个已经成年的大男人,没必要和一个17岁的小姑娘计较。

        他一个已经成年的男生,没必要让自己喜欢过的女生为难。

        收敛心神,潮长长又一次痞痞地笑得不把这个世界放在眼里。

        他没空搭理这个世界,他要去接潮一流出院。

        不知道要接去哪里,也不知道以后要怎么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