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在线阅读 - 第二章 了解一下

第二章 了解一下

        “站住!”从葛妈切换成葛主任,葛功明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

        不知道是被葛主任吓住了,还是脚下被灌了铅。

        明明应该径直离去的人,就这么定定地站住了。

        不能动脚只能动手的潮长长双手捂着耳朵,做了一个【我不听】的动作。

        他的手掌从脸颊划过耳际,不着痕迹的擦掉了从眼眶滑落的两滴眼泪。

        潮长长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潇洒,也没有他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你爸妈,不是连问都没有问一句,”葛功明纠正了潮长长偷换的概念,“他们是现在没有精力问,你懂不懂?”

        说话间,葛功明站起来绕到潮长长的正面。

        相比于葛功明从收到退学申请就开始的激动。

        潮长长的脸上,完全就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他很平静。

        平静得不像十八岁的年纪。

        眼泪却像没有拧紧的水龙头,一颗接一颗地往下掉,连个缓冲都没有。

        速度快到连眼眶都没有来得及泛红。

        眼泪是眼泪,潮长长是潮长长。

        就和哭不出来的演员滴了眼药水似的,没有表情也没有感情。

        别人不懂这样的潮长长,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葛功明却很清楚,这是潮长长真正崩溃时候的样子。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出现过一次,现在是时隔十一年的第二次。

        葛功明伸手拍了拍潮长长的头,再进一步,就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潮长长爱面子。

        就算流泪都不愿意暴露情绪。

        葛功明给潮长长时间,调整情绪。

        绕了办公室一圈,葛功明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组织语言。

        办公桌上的永动摆件,嘟-哒,嘟-哒,一下又一下,成为葛功明公室里面,唯一没有情绪波动的存在。

        简单的机械运动,最能调节人的情绪。

        可能一分钟,也可能都没有到,流了起码有一瓶“眼药水”的潮长长结束了像鸵鸟一样的【我不听】,转身安安静静地看着葛功明,等着他开口。

        痞帅少年的崩溃,来得十年一遇,去得了无痕迹。

        “你帮帮葛妈好不好?你只要拿到了牛津和剑桥的offer,葛妈就能去吹牛了。”葛功明不想看到潮长长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苦口婆心地劝道,“至于你去不去念,要不要出国,那都是另外一回事,你说是不是?葛妈真的很需要你牛津和剑桥的offer来帮忙充个门面。”

        “在我这里,你的外号是【葛妈】,到了外面,你的外号就是【葛孔明】。”潮长长摇头轻叹,“堂堂yc葛孔明,怎么会缺我这点小门小面?谁不知道yc的政教处主任,手握连续两年全球前百大学录取率100%的记录?”

        潮长长的语气戏谑中带着嘲讽,却不会让听的人觉得反感。

        葛功明在潮长长独特的语言风格里面,感觉到了劝说成功的希望,“怎么不缺?你也说了,我们是国际学校,全球前百,也有第一和第一百的区别好吗?这就好比你在国内考个普通985,和考个清华北大,那吹出去能一样吗?”

        yc国际学校有非常独特的校园文化,拿下最受学生欢迎票选第一名的老师,会有三倍的年终奖。

        连续三年斩获这项殊荣,就会获得晋升。

        打从这个奖项设立以来,葛功明就没有让这个第一旁落过。

        潮长长从小学部升到初中部的时候,葛功明升任初中部的学生处副主任。

        学生会发起的每一个活动,只要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不触犯法律、不危害身体,葛功明就算顶着再大的压力,也一定会让这些天马行空的活动创意落到实处。

        凭借一腔热血,葛功明把yc国际学校学生活动的深度和广度,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初中部的人和葛功明混熟了之后,都叫他明哥。

        【有事儿找我明哥】成了初中部每一个同学的座右铭。

        从小学到初中,潮长长一直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他念到哪个部,就是那个部的学生会主席。

        这一点,和他是本市首富的儿子有关系,却又不是特别有关系。

        真正让潮长长立于不败之地的,是他敢给同学们争取,很多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福利。

        比如,邀请国际大专辩论赛的评论,连续赢了中文和英文两场师生辩论赛,让学校取消了每天早上六点半的晨跑。

        再比如,只要整个宿舍没有一个人月考成绩是退步的,就可以在下一次月考之前享有不熄灯的权利。

        又比如,让学校食堂开设宵夜,把本市各种网红名小吃和烧烤悉数网罗。

        yc国际学校,除了葛功明这个生活老师出生的大专生,其他不是来自师范殿堂,就是直接从省内各大学校高薪挖来的资深特级教师。

        葛功明的晋升之路,可以说,是同学们一票一票给堆砌出来的。

        葛功明的晋升之路,惹来了很多老资格的老师们的不服。

        一个第一学历只有大专的人,一个就知道搞点学生活动的人,有什么资格平步青云,升得比所有人都快?

        一个没有为学校的升学率做出过任何的贡献的人,一个就知道和学生一块儿破坏学校规章制度的人,除了严重影响升学率还能干什么?

        潮长长从小学到初中的这九年,葛功明收获的质疑要远远多于掌声。

        潮长长初三的这一年,按照学校的投票制度,葛功明理应从副主任,升为主任,却迟迟没有动静。

        时任初中部学生会主席潮长长,完美演绎了什么叫“一呼百应”——集结了一百个初中部的学生,扯上了一面大旗,【明哥不升职,我们不升学】。

        事情一度闹到初中部罢课的程度。

        学校被逼得没有办法,最后干脆把葛功明放到了叛逆期学生最不喜欢的政教处主任的位置。

        升职没有问题,但要在保证升学率的前提之下。

        学校让葛功明立下了军令状,如果他上任之后的升学率没有去年好,就必须要引咎辞职。

        十二年一贯制,意味着yc国际的学生,从小学一路到高中,都是在同一个学校。

        这同时也意味着,唯一能够考验升学率的就只有高考。

        这个军令状,摆明了是奔着让葛功明主动辞职去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饱受质疑的葛功明,一个被学生一手捧出来的生活老师,在成为yc国际学校高中部的政教处主任之后,让yc国际学校的升学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参加act和a-level考试的毕业生,每一都拿了不止一个全球排名前一百大学的offer。

        参加高考的更夸张,直接挤占了全市考上清华北大的人数的半壁江山,把附中和一中这两所百年名校、省重点示范高中,一并踩在脚底下摩擦。

        一个私立学校,还是国际的,“鸠占鹊巢”到连高考都不放过,不得不让人感到唏嘘。

        yc国际学校的存在,是一个异类。

        骂的人很多,质疑的人很多,但削尖了脑袋往里面考的人更多。

        潮长长是学生里面的“刺头”,动不动就提这样那样的要求,却又偏偏是国际部成绩最好的那一个。

        学校对葛功明这种什么事情都和学生站到一起的老师,是又爱又恨。

        学校对潮长长这种除了学习好每天都在“挑事”的学生,也是又爱又恨。

        就这样,潮长长和葛功明一(狼)唱(狈)一(为)和(奸),给yc国际的同学们创造了很多“前无古人”的福利。

        yc国际的老师说起潮长长,都会说是让葛功明给惯的。

        葛功明却一直觉得,是潮长长成就了现在的自己,每次遇到什么事情,压根都不需要他开口,潮长长就已经抢先一步给解决了。

        这一次,葛功明一再开口让潮长长帮帮他,潮长长却没有答应的打算。

        “你act和a-level都考完了,就算接下来都不来上课,也不会不毕业,葛妈给你特批,行不行?”葛功明连政教处主任的特权都拿出来了。

        葛功明见不得任何一个学生退学,而潮长长又是任何一个里面最特别的那一个。

        潮长长看着葛功明,鼻子又酸了酸。

        他都已经和葛功明一样高了,不想把自己弄得和个爱哭鬼似的。

        潮长长定定地看着葛功明的脸上,用【全世界都不在我眼里】的痞帅语气开口:“我一个坐不了飞机的人,申请那么多学校,是要走着去吗?”

        “坐不了飞机?”葛功明有些吃惊,但更多的还是自责,“你恐飞是吗?所以你上学期考完act一个美国的学校都不申请,也是因为这个?”

        自责归自责,葛功明话里话外都透着欣喜,恐飞算不得多严重的一个心理问题。

        “我们学校有心理医生,你去看看……要校医不行的话,葛妈坐高铁带你去北京,我们去找最好的心理医生……实在还不行的话,你上飞机前吃几片安眠药,我到时候找个轮椅给你推上飞机,你睡一觉也就到了。”葛主任一下就想出了三个解决办法,常规的、非常规的,一应俱全。

        潮长长笑了,笑容灿烂到连与生俱来的痞气都消散了一多半,“非常遗憾地告诉葛妈,高铁我也一样坐不了。”

        “你这是,连火车都恐?以前怎么没……”葛功明内心的自责,呈指数式增长。

        他做了高中部的政教处主任之后,把主要的精力都花在了抓学习上,确实没有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从来不需要他操心的潮长长的身上。

        “不对啊!”葛功明的自责只加深了一秒,就发现了问题,“你初中不还组织志愿者去缅甸了?那时候学校不同意你们跑国外做志愿者,是不是我去给你摆平的?不说那么远,就上学期末,你还去联合国青年代表大会演讲了。哪次不是坐飞机?哪次不是好好的?你别告诉我,你之前都是走着去的!”

        这一连串的问题,问得葛功明直接上了头。

        潮长长一直都是学生里面的“刺头”没有错,但绝对没有撒谎的习惯,“你不要拿这些莫须有的理由搪塞我,葛妈还没老到记性不好的程度呢。”

        葛功明气得声音都上了一个八度。

        潮长长拉开葛功明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带着蔑视全球的眼神,一屁股坐了上去,一字一顿地说:“我,不,恐,飞,我,失,信。”

        “失信?忽然对自己没信心了?这有什么的?给学生树立信心,那是葛妈的强项。你的那些个获奖和活动材料,葛妈这里都有辈分,你要自己不敢寄申请,葛妈整理整理帮你寄就行。”葛功明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葛妈,我不是失去信心,我是失去信用,失信被执行人了解一下。”潮长长在葛功明茫然的眼神里补充解释,“失信被执行人,江湖人送外号l-ao    l-ai,老赖。我这么说我们葛妈妈是不是就能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