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晋末多少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围点打援和凑整(上推荐加更一章1.0)

第一百九十五章 围点打援和凑整(上推荐加更一章1.0)

        谢奕的脸色亦是一沉。

        之前他们都庆幸于苻雄不在,庆幸于氐人的反应迟钝以及兵马的数量很少。

        但是现在转念一想,苻雄之所以不在,肯定不是因为氐人已经打算放弃子午谷口的防备,而是因为蓝田或者略阳方向吃紧,苻雄必须要过去增援罢了。

        既然如此,苻雄肯定也不可能完全不在意子午谷这边。

        说到底,他将苻菁这点儿人马留在这里,就是布下一个空城计而已。

        司马勋杀上来就铁定露馅儿的那种。

        而且苻雄还专门让苻菁修筑起来了谷口位置的壁垒,甚至还是面向于南北两个方向的壁垒,这说明苻雄已经做好了让苻菁率军死守此地、固守待援的准备。

        换句话说,即使是晋军真的从北方绕路杀过来,苻菁都能坚持一下。

        准备的很周全。

        因此一旦子午谷生变,苻雄必然会驰援。

        到时候数千骑兵黑压压的杀过来,如何能挡?

        “那贤侄认为,应当如何是好?”谢奕的神色变得肃然。

        这一次,他不像是在聆听后生晚辈的看法,而是在正儿八经的询问计策。

        杜英正色说道:

        “既然子午谷是氐蛮所必救,那么从子午谷通往长安、略阳等地的道路总共就只有几条,而其中道路宽阔、适合于骑兵快速奔驰前进的,就只有一条官道,直通长安。因此可想而知,苻雄救援,必会走这条路。”

        谢奕点头,杜英的这个判断他还是相信的。

        天水、略阳方向,也就是凉州王擢发起进攻的方向,王擢这个家伙是典型的墙头草,作战肯定不会卖力,顶多就是四下抢掠一番罢了,根本不足以对氐人形成威胁,不然当初苻雄就应该坐镇岐山,防止王擢向东进攻,而不是坐镇子午谷了。

        毕竟子午谷谷口可远比岐山那边的地形地势来的险要。

        因此苻雄此时返回长安,准备支援蓝田战事的可能更高。

        当然,谢奕不知道的是,杜英看上出除了出身杜陵杜氏之外,和远在武威的杜氏没有任何的联系,连一个官衔都是空头官衔,但是实际上杜氏这些年在关中经营的情报网络,一直在为杜英所用。

        苻雄在哪里,杜英并不知道。

        历经战乱冲击之后,这还是杜英的祖父辈创立下来的情报网络,当然也已经七零八落,而且像是华阴客栈的负责人老牛这种,都已经上了年纪,自然能力已经比不上当年。

        凭借这样的情报网络,想要刺探到敌人的军事机密,显然不太靠谱,但是想要传递消息还是足够的。

        因此杜英很清楚,现在王擢在天水那边发起的进攻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猛烈,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这家伙演技也是杠杠的,闹得整个关中,不分敌我,都觉得他的威胁或者贡献很大,实际上就只是在双方边界上反复横跳、来回摩擦罢了。

        或许这也算是一个本事。

        当然,这样的挑衅是不足以引来苻雄的。

        苻雄只可能在长安,在得知子午谷遇袭之后,也只可能顺着长安延伸过来的官道南下。

        得出这个结论,谢奕是根据经验,杜英是根据情报,不管怎么说,此时两人达成了共识。

        “我们围点,”杜英伸手指了指前方的壁垒,又攥紧拳头,“打援!”

        围点打援,后世解放军克敌制胜的法宝,屡试不爽了。

        尤其是在攻坚力量不足,而敌军又有强援在外的时候。

        杜英当然不介意拿过来用一用。

        “妙也!”谢奕抚掌感慨,“之前本将只看眼前,却忽略了身后,有赖贤侄点醒,此战若胜,贤侄功不可没;此战若败,个中责任,谢某一人担之!”

        杜英心中亦然升起来感动之意。

        只是谢奕这句话,就很令人放心了。

        有如此主将,也难怪将士们愿意用命。

        谢奕旋即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收起来感慨之意:“本将现在的兵马不过三千,想要设下埋伏,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杜英微笑着说道:“将军莫要忘了,我关中盟将士,犹然还有千人。”

        “但是······”谢奕登时皱眉。

        旁边的晋军将领们也都下意识交换了一个眼神。

        真的不是我们有想要嘲讽盟友的意思,只是凭借你们这千人,恐怕还不够人家苻雄塞牙缝的。

        谢奕等人的担忧,显然也出现在关中盟的几个家主脸上。

        如果说之前的关中盟,更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那么现在见识了战争的残酷、氐人的凶狠之后,这几个家主实际上都难免有些畏惧。

        突袭氐人的三千骑兵,都能打成这样,那他们要是直面苻雄率领的骑兵,人数甚至有可能还在这之上,又应该如何是好?

        打不过,好像溜。

        杜英微笑着说道:

        “既然将军有所担忧,那不如这样,我关中盟留下来五百兵马,帮助将军进攻,也算是打磨一下关中盟士卒,而将军予我五百人,这样有本地关中盟士卒配合,又有王师精锐攘助,或许更有希望。”

        谢奕迟疑一会儿,方才斟酌道:

        “本将麾下兵马三千,贤侄麾下兵马千余,让贤侄率领一千人去埋伏苻雄,本将终归有所担心。这样吧,贤侄既然想要锻炼麾下兵马,则予我两百人,而本将予尔七百人。

        若是如此的话······贤侄有一千五百人,其中更有我麾下将士七百,或可与苻雄一战,本将这里两千五百人,亦然能应付的过来,这也算是······凑个整。贤侄以为如何?”

        杜英还没有说话,旁边的晋军将领脸色都已经变得有些怪异,各家家主甚至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凑个整?

        这是凑个整就能解决的问题么?

        这个整恐怕得凑到五千、一万的,才能解决问题吧?

        谢奕并没有在意周围的目光,只是看着杜英。

        莫名的,他对杜英很是信任,觉得这个年轻人刚刚所说的并不是大话。

        杜英直接一拱手:“多谢伯父信任。”

        “等尔凯旋,你我一醉方休。”谢奕亦是慨然说道。

        伏击苻雄,闹不好就会被苻雄反杀,他当然清楚个中凶险。

        因此谢奕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莫要逞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