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六月浩雪在线阅读 - 第2567章 无常(1)

第2567章 无常(1)

        回到家,桔梗就拿了一封信过来说道:“夫人,这是二姑奶奶寄来的信,一刻钟前大管家派人送进来的。”

        清舒接过信就拆了看。

        小瑜凑过头来问道:“写的什么?”

        “我本想让初初回京去京都女学念书,青鸾在信上说经业没同意。说经业舍不得孩子一个人独自在京,还是让孩子在苏州女学念书。”

        小瑜嗯了一声笑着说道:“孩子还是要放自个身边放心。不过一般都是当娘的舍不得,怎么青鸾与谭经业正好相反呢!”

        清舒笑了下说道:“这与她们的成长环境有关系。”

        青鸾是在众人的宠爱之下长大的,自小到大也没受过什么苦,也是如此才养成了单纯的性子。可谭经业不一样,他被父母漠视,被下人欺负吃不饱穿不暖。所以他害怕孩子离了身边也会被下人薄待欺负,所以不敢让孩子离开身边得亲自照顾才放心。

        小瑜奇怪地问道:“你为何提议让初初来京念书呢?”

        若是进文华堂念书也就算了,偏题的是京都女学,这就让人费解了。

        清舒解释道:“我是觉得青鸾太宠着孩子了,让初初回京趁机让她学会独立,不过谭经业不同意就算了。”

        小瑜笑着问道:“清舒,有没有想过将他们调回京?这样姐妹两人不用分隔两地,孩子也能进京都女学念书。”

        以清舒现在的能量,调谭经业回京并不是难事,运作下就能成。

        “经业想在地方上多历练几年,既有这个心我自不好拦着了。”

        地方上接触的案件更多,立功的机会也就多。而且谭经业不想回京,她也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在地方上多呆几年既学到了本事又攒了资历,也挺好的。”

        清舒笑了下说道:“不说这个了,咱们去做酱菜吧!”

        料都买回来了并且已经清洗干净,接下来就按照她的要求将肉啊辣椒等食材进行处理。

        闻着呛鼻的辣椒味,小瑜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还是进屋等吧!”

        清舒正在调料,看着她脸色通红笑着说道:“行,那你去吧!”

        窈窈跟福哥儿几个孩子放学以后就过来了,进了院子就看见众人正在忙碌。窈窈问道:“桔梗姐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夫人今天做酱菜,我们帮着打下手。”

        窈窈跑进厨房,问了正在忙乎的清舒:“娘,好久没吃甜酱跟牛肉酱,你多做点啊!”

        “放心,到时候让你一次吃个够。”

        听到她的声音,小瑜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道:“窈窈,你快过来,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了?”

        她给四个孩子都买了礼物,三个男孩子都是和田玉平安扣。沐晏拿着平安扣很无奈,这礼物一看就知道没花心思随意打发了。

        窈窈得的是一对赤金纹丝蝴蝶簪。这蝴蝶簪做工精美,轻轻摇一下那对蝴蝶好似就要飞起来。

        窈窈一见就喜欢,当即就将蝴蝶簪戴上了。

        小瑜看着窈窈身上藕荷色的衣裳,很是嫌弃地说道:“小姑娘就该穿得光鲜亮丽的,晚些瑜姨给你送几套漂亮衣裳来,像你身上的这种衣裳以后不要再穿了。”

        窈窈也喜欢穿漂亮的衣裳,但她也不嫌弃身上的,毕竟是她娘让人做的:“瑜姨,我娘现在在守孝,所以给我们做的衣裳都比较素淡。”

        清舒以前也将窈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现在是特殊情况,所以给做的都是素淡的衣裳。当然,她与符景烯也一样。

        想着还有一个多月就出孝,小瑜也不多说什么了。

        中午饭吃完清舒又继续去做酱菜了,一共做了三十多坛酱菜。哪怕清舒只负责调料,其他活都是阿蛮跟香秀等人做她也是累得不行。

        做完以后清舒靠在椅子上,累得话都不想说。好久没做这种体力活了都有些吃不消,所以啊人还得多动。

        小瑜挑了一坛牛肉酱,其他的口味各挑了两坛。没办法,牛不能随便杀,所以牛肉在市面上很少他们预定了几家才买到半头牛。

        在回去之前,小瑜问道:“清舒,什么时候让窈窈到我家住两天?”

        清舒笑着说道:“等放假吧,到时候你将他们五个都接过去也让我清静清静两天。”

        “那就这么说定了。”

        傍晚吃饭的时候,众人正准备举筷符景烯就回来了。窈窈笑眯眯地说道:“爹,你是不是闻着味回来的?”

        酱了六只猪蹄,他们四个人一人一只,还剩的两只清舒是给符景烯留着的。牛肉不好买,这猪肉跟猪蹄却是要多少有多少的。

        符景烯笑着说道:“这表明爹有口福。”

        吃过晚饭几个孩子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符景烯这才与清舒说道:“下午得了消息,老国公昏迷了两天才醒。”

        清舒脸色大变,问道:“怎么会突然昏迷?”

        符景烯摇头说道:“具体情况现在还不知道。你也别着急,老国公既然醒了就表明没性命危险了。”

        “跟易安下的两道圣旨有没有关系?”

        符景烯一愣,转而笑着说道:“你想哪去了。老国公那么睿智的人自能理解皇后这般做的深意了。这次昏迷我猜测应该是旧疾引起的。”

        听到这话,清舒就道:“英国公也是旧伤复发,听闻疼得彻夜难眠,昨日被大长公主带去了温泉庄子。”

        泡温泉可以缓解头疼,所以去年老镇国公就呆在温泉庄上。一是陪伴邬家老祖宗,二也是调理自己的身体。

        清舒也是一时着急乱了分寸,说道:“皇后知道这消息还不知道怎么揪心呢?”

        符景烯说道:“老国公没性命危险,但邬家太夫人却是油尽灯枯,御医说她熬不过这个冬天了。”

        清舒眼睛睁得溜圆,问道:“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易安都没说。”

        “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别管了,以后得空就多去探望下她老人家省得留下遗憾。”

        若不是清舒一直自责没多陪顾老夫人,他也不会将这事告诉她,这次不想让她再留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