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小说 - 巨星从退伍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8章 珍珠项链

第118章 珍珠项链

        118珍珠项链

        吃完《孤岛》杀青饭后,剧组就解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王彤坐高铁回了她的老家,吴小莉则坐飞机去了西部一个城市,也不知道去干啥,其他人也有往北走的,也有往南走的,各奔东西,组里只有七八个人和陈飞一起坐飞机回首都。

        贾科也和陈飞一起。

        从机场出来,陈飞和贾科告别,两个人也要各奔东西了。

        他正要伸手叫一辆出租车,忽然,一辆白色越野车停在了他的前面,车窗摇下,一张好看的脸映入了眼帘。

        “哥哥,上车。”杨希月笑得像一朵花一样。

        陈飞的脸上也情不自禁地浮现了笑容。

        他把沉重的行李箱拖到了后面,放进了后备箱。

        这一次去皮山岛拍戏,他去了差不多两个月,和外面也隔绝了两个月,和杨希月也差不多两个月没见面了,皮山岛当地的信号不是很好,当然,最关键的是他比较忙,也没太多时间和杨希月联系,所以此刻一见,还真的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尤其是杨希月并没有告诉他她会来接机,给了他一个小惊喜。

        陈飞把两大个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

        这两个行李箱,一个是他的行装,另外一个则是他给大家买的一些礼物。

        放好东西,关好后备箱车门,他这才来到副驾驶位置,拉开门坐了上去。

        “哥哥!”杨希月笑盈盈地看着她,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一样,全身上下处处都透着喜色。

        陈飞忍不住抬起头挠了挠她的小脑袋。

        杨希月像一只小猫咪一样,很享受地任凭陈飞挠她的头发。

        系好安全带,陈飞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把放在后座的挎包拿了出来,拉开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礼物递给了杨希月。

        “送给你的。”

        这是一个项链。

        但并非顶级珠宝,事实上,这个项链的价值不超过一万,不过就是一串珍珠吊着一个贝壳。

        珍珠不大,但色泽饱满,非常圆润,贝壳也不大,但造型别致,很是特别。

        杨希月接过看了看,很快就两眼亮晶晶的:“哥哥,这是你亲自为我做的吧?”

        她一眼就看出了事实的真相。

        “你怎么知道?”陈飞愣了一下,这些珍珠是他从当地渔民手里一颗一颗买来的,都是精挑细选。

        那个贝壳,是他在皮山岛捡的,非常罕见。

        后来他找了当地一家加工珍珠的工作坊,跟人家学了学,自己亲自给珍珠打洞,然后把他们穿了起来,最后,他再次自己动手,给贝壳打磨,做了造型,然后把全部东西串联起来。

        这个小礼物,从选材到制作到最后的定型,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完成。

        对于他而言,也算是有特别的意义,因为这是他第一次送杨希月礼物,其中的心意是很特别的。

        当然,他其实也不敢肯定杨希月一定会喜欢这个小礼物,因为他跟那些顶级的奢侈品相比的确是粗糙了一些,而且也算不上珍贵。

        他其实已经想好了,如果杨希月对这个礼物毫不在意,甚至有些不喜,那么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不过从现在来看,杨希月没有让他失望。

        而且,她还给了他惊喜,他都没有想到,杨希月竟然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他亲手做的。

        “是我自己做的,所以比较粗糙,小月,你怎么看出来是我做的?”

        “喏,你看,这些小孔的弧度并没有很圆,不像机械加工的那样圆润,这个贝壳上也有手工的痕迹,所以我一下就知道了,这是哥哥亲手为我做的。而且,从我的手碰到这一串珍珠的那一刻起,我就感受到了你的温度。”

        她把项链带在脖颈上,她的脖颈就像天鹅颈一样,修长,白嫩,非常好看,陈飞甚至会涌起一种忍不住亲一口的冲动。

        她把项链戴好后,又打开化妆镜认真打量了一番,这才朝陈飞嘻嘻一笑:“谢谢哥哥,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啵。

        她忽的一下探过头,在陈飞的脸上亲了一下。

        亲完之后她立即收回了脑袋,坐直了,她的脸上又是羞红又有些小幸福,她悄悄地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陈飞,很快,她的脸上笑容越发灿烂了。

        嘟嘟嘟!

        后面的车等不及了,连连按喇叭催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就走!这就走!”

        杨希月连忙探出头去朝人家道歉。

        很快,汽车缓缓驶出,朝陈飞所住的公寓开了过去。

        这一天的傍晚时分,杨希月戴着陈飞送她的项链大摇大摆地走回了家去。

        她没有拿钥匙自己开门,而是按了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她一连按了三次。

        但里面慢悠悠的,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来开门。

        “奇怪了?刚才不是说都在家里吗?”她挠了挠头,有些不解。

        过了三十多秒钟——其实时间并不长,只不过是她觉得漫长而已。

        过了三十多秒钟,有人来到了门口:“谁呀?”

        “爷爷,是我,开门!”杨希月连忙回答。

        “你这小丫头,出门怎么能不带钥匙呢?”杨希月的爷爷一边开门一边咕哝。

        咯吱一声,门打开了,但杨希月并没有进门,而是一直站在门口。

        “赶紧进来啊!”爷爷催促。

        但杨希月还是不动,只是一脸笑吟吟的。

        嗯?

        老头一愣。

        情况有点不对劲啊!

        他的两个炯炯有神的眼睛骨碌碌一转,随后,目光从上到下一扫,很快,他就发现杨希月挂在脖子上的项链了。

        老头伸出手拿住那一串项链看了看,刹那就明白了:“陈飞送你的?”

        “嗯!”杨希月重重地点了点头,非常得意。

        “不就是一串破项链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老头不满地咕哝。

        “爷爷,这是哥哥亲自去渔民手里一颗一颗地采集回来,然后手工为我打造的,她代表的意义,这才是最关键的。”

        “切——”老头哼了一声,不以为然。

        杨希月抬起脚跨进大门,然后大摇大摆地朝客厅走去。

        “爸,妈,我回来了!”

        她大声地宣布着,仿佛别人不知道她回来了似的。

        她的父亲和母亲显然已经听到了门口的对话,两个人一起好奇地盯着她胸口的那一串项链看了起来。

        “还不错,挺漂亮的。”她母亲说。

        “看来他还是很很用心的。”她父亲说。

        “这应该算是定情信物了吧?”她母亲自言自语。

        “看来她们的事算是基本定下来了!”她父亲说道。

        一家人都很开心。

        此时,陈飞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他洗了一个澡,穿上了睡袍,惬意地躺在了大床上。

        不过他并不能休息,他去拍《孤岛》的这一段时间,雨荷影视这边积累了很多事,都需要他一一处理,虽然很多事情张雨荷都已经做出了决定,但张雨荷还是把她的决定全部传给了陈飞,叫他再看一看,有什么问题的也好及时查缺补漏。

        不过陈飞只是把重点放在了归零基金上。

        雨荷影视的事,他相信张雨荷,他相信她一定能处理好的,他要多放一些关注的是归零基金的投资。

        前一段时间,他跟张雨荷说了一个事,叫他多留意一下国内的初创企业,看看有没有类似威信的公司。

        在陈飞未来的规划中,威信和抖阴是两大支柱,必须拿下,而且必须把他们做强做大。

        抖阴.....现在的科技暂时还不太支持,不过威信却是可以了。

        陈飞一份一份地把张雨荷给他的那些文件看了一遍,但很遗憾,他没发现威信一类的科创企业。

        那一些资料看完,陈飞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内容实在太多,哪怕他精力过人,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只觉得脑壳一阵一阵的疼痛,于是,他不由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不过,比起身体上的不适,他更难过的是直到现在都还找不到一家类似于威信的企业。

        难不成他要亲自下海,亲自创建这里的威信?

        他心里正感慨之际,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

        “是我。”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是张雨荷。

        这么晚了,张雨荷还亲自过来,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他连忙站起,出去把门打开。

        果然是张雨荷。

        今天的她穿了一身修身西装,脚下是高跟鞋,一副派头十足的女总裁打扮。

        不过她有些风尘仆仆的,脸上全是疲惫,连妆容都有些暗淡了。

        陈飞才把门打开,她就大步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后,她打开随身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份文件出来。

        “这是我刚刚拿到的资料,你先看一下。”张雨荷说。

        陈飞知道事情紧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连忙接过文件看了起来。

        原来是一家公司的投资企划书。

        陈飞没有细看,而是快速找到了关于这家公司的产品的介绍,才看了几眼,他就眼前一亮。

        这是一家跟威信十分类似的公司。

        陈飞把资料翻到了第一页,从头开始看,他看得非常认真,一句话一句话的阅读,有时候还皱着眉头想上一想。

        他在看资料的时候,张雨荷站了起来,把包放在了沙发上,她很放松,仿佛这里是自己的家一样。

        她去了卫生间一趟,洗了洗脸,补了补妆,整理了一下衣服,之后,她微笑着从卫生间出来,自己打开冰箱,看了看,但没发现她喜欢喝的饮料,只有一瓶瓶的矿泉水,无奈,她只得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陈飞这个人还真是奇怪呢,明明才二十岁,可是心态却跟一个老年人差不多,饮料什么的很少喝,只要有机会,就会向人推销他的养生理念。

        她刚刚把水喝完,润湿了一下差点就要冒烟的嗓子,陈飞就把资料看完了。

        “这家公司我们投了!”

        张雨荷把矿泉水瓶丢进了垃圾桶,来到陈飞身边挨着他坐下。

        “现在的问题是,想投这家公司的人实在太多,而且很多是大公司,我们只怕竞争不过。”

        “你是怎么知道这家公司的?”陈飞问。

        “今天晚上参加一个聚会,偶然听说的。”她把事情大概讲了一下。

        陈飞听了,皱了皱眉头:“你是说,现在想给他投资的,至少十个人?”

        “对。”

        陈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环抱双手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很快,他做出了决定:“走,我们现在去找马腾。”

        “现在去?会不会太晚了?”

        “现在不去的话才是晚了,这一家公司我们必须拿下。”

        “为什么?不就是一家社交公司吗,这样的公司其实还有很多的?”

        “社交互联网企业的确很多,但真正值得我们出手的,却不多,这一家公司算是一个。我之所以看中这家公司,两点原因,一是公司的产品,第二,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我很欣赏,或者说他的理念跟我完全一样。”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马腾。”张雨荷站了起来,把包从沙发上拿起。

        “我先换一件衣服。”陈飞去卧室换了一套正式一点的衣服。

        两个人驾车,迅速去往了马腾的公司。

        这家公司规模还不算大,但很显然,看好这家公司的投资人非常多,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但还有投资人来到公司主动和马腾洽谈第一轮投资的事。

        陈飞和张雨荷来到那家公司时,前台走了上来,看见陈飞,她一愣:“飞哥?”

        “杨小姐你好,我们要见一下你们公司的负责人马腾,麻烦你通报一下。”

        那个前台一下呆住,她并没有见过陈飞,可是陈飞怎么知道她姓杨呢?

        她还在发愣,陈飞已经闯了进去。

        “飞哥!”前台回过神后,急忙追了上来,“飞哥,请问你有预约吗,马总说了,没有预约的人他一概不见。”

        “我没有预约,但他今天一定会想见我!”陈飞大步流星的。

        他很快就找到了马腾办公室,此时,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里面有人正在洽谈,陈飞有些无礼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穿着西装的马腾和另外一个投资人愕然地看了过来。

        “马总,我是陈飞,我想投资你的公司。”

        马腾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他站起来,礼貌笑道:“飞哥,抱歉,我们公司已经有人投资了!”

        “应该还没有签合同吧,那就推掉,换我们?”

        办公室里的那个投资人听了,眼神一冷。

        马腾则是一脸古怪。

        陈飞来到马腾前面坐下,说道:“相信我,我是你最佳的选择,因为我能给你的不仅仅是钱!”

        说完这句话,他把一张纸递给了马腾,纸上写了几个词:语音对讲机、朋友圈、摇一摇、查看附近的人。

        马腾看见那几个字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陈飞,过了三秒左右,他道:“飞哥,你能等我一会儿吗?我们这边马上就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