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修真小说 - 逍妖法外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章 坐而论道

第四百一十章 坐而论道

        天下的分魂之法有千万种,光苏异知道的便不下十指之数,但唯独没有如此精细的分法。

        他将眼前那道灵魂看作一桶水,想成一块玉石,甚至是一张大饼,却始终不得其法,每每到最后都只能暗道一句:“哪有这般简单”。

        夜琈见苏异的身子都变得有些虚幻,担心他过于较劲反而无益,便劝道:“已经过去五日了,在这么下去道没悟成,你的神识却是崩溃了…不如先退出去,稍作休息再说。”

        她其实已经没有了念想。短短五日的时间,虽然是片刻不停,但想就此悟通六道归一的关键,还是太过一厢情愿。

        夜琈没有丝毫失望,反是有些释怀,又对竭尽全力为自己介道的苏异生出些许感激与惭愧,凭白耽误了人家五日的功夫。

        可苏异听到这话,却是忽地两眼放光,犹如在绝暗之中寻到了一线之光。

        他激动道:“对了!正该退出去再说!”

        夜琈只以为他是到了强弩之末,连忙带他撤出神识世界,两人从阵眼里归来,逆转大阵回到肉身之中。

        苏异刚睁开眼睛便感到一阵眩晕,如天地不停倒转,好一会才定下神来,着急开口说道:“师姐被困在自我六道里三百年,就连思维也受了禁锢。虽说神识世界确实是分魂的最佳场所,可分魂未必就只能在神识世界里不是吗?”

        “再说,六道归一最终不还得回到肉身,进行世界六道的融合,对吗?”

        夜琈听完便即陷入了沉思,渐渐发觉自己确实被一把思维的枷锁给套住了,太执着于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毕竟那是已经浸淫了三百年的道,再熟悉不过。

        就像花了三百年时间去破解一道难题,总不可能在临破题时才去换一种解题的方法。

        问题更在于,她始终坚信自己所走之路,所用之法,都是正确无误的。

        夜琈想通,也说服自己从那条老路上掉头,才释然道:“依师弟看,若是不在神识中分魂,又该在何处分?用什么方法分?”

        苏异皱眉沉思,揉搓着自己的下巴,缓缓说道:“既然已经换了一个方向,便不妨试想一下,如果直接分魂太难,那是不是可以借来一个量器,量度好之后再行分魂,会不会便简单许多?”

        “至于这个量器是什么…”他犹豫半晌,又道:“师姐觉得,可以是魂气吗?”

        夜琈低头看起了自己的手掌,看完掌心看掌背,手指轻轻摆动,似在感受着魂气的存在,良久过后终才说道:“师姐觉得可以。”

        苏异大喜过望,心道这几日的拼命总算没有白费,有了新的方向,思路便是豁然开朗。

        他正想去浅试一下这个新想出来的法子,却是忽地头痛欲裂,浑身发麻,伏倒在地,身子不住地颤抖着。

        夜琈忙伸出手来搭在苏异的肩上,这一掌仿佛能安抚下他悸动的灵魂,也让他的身体渐渐恢复了平静。

        “师弟不必急着去试验,只要方向是对的,便不怕走不进那个境界。你刚经历过生死,师姐也才重回人道,都需要时间恢复魂气。分魂一事,日后慢慢探寻便是,急不来…”

        苏异只觉方才灵魂被敲了一记闷棍,好半天才缓过来,重新坐直了身子,略为虚弱道:“多谢师姐。”

        “接下来轮到你了。”夜琈接着说道。

        “轮到我?”苏异疑惑道,“什么轮到我?”

        “自然是介道…”夜琈笑道:“介道人之间是平等的,没有主次,不分高低,我已经提了一问,接下来你也可以提一问。”

        苏异当然知道介道人没有你一问我一问的死板规矩,这只是出于夜琈的一番好意,便也不推辞,略作思考后说道:“师姐提到这个,我还真想起来一个疑问...是有关师姐直接从畜生道遁入饿鬼道的问题。”

        “你想问师姐是如何办到的吧?”夜琈点头道:“其实师姐也是借了那猫妖的光…和数十年的尝试,于常人来说,那是一件浪费时间且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师姐只是别无选择罢了。”

        “要说如何办到,那也是在神识受到胁迫的极端情况下,通过分魂之法才做到的。如今回到现实,还是得乖乖重回人道,方能再进行六道轮转。”

        苏异有些失望,忍不住摇头抱怨道:“世界六道里的每一次轮转,都要以人间道作为起点,未免太过耗时耗力了,若是能做到六道之间完美衔接…”

        他说到这便停下,重重叹了口气,对那往后的设想不再热切。

        夜琈不忍看他垂头丧气的模样,便鼓励道:“现在没有的,不一定就不存在,就如方才那分魂之法也是你想出来的,你未必就不能找到一个完美轮转六道的方法。”

        “师姐当真是这么想的吗?”苏异又重拾起一些信心,道:“我这正好有一个想法,只是好像有些虚无缥缈…”

        “说来听听?”夜琈笑道。

        苏异接着兴致勃勃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在六道之外再辟一道,作为六道轮转的媒介?”

        夜琈盯着眼前的少年,似乎能看到他身上发出的光芒,隐隐要盛过自己。

        饶是夜琈自认为悟性天赋绝佳,却也被苏异那股求索的精神触动,几乎要被他的才能所折服。

        “你所问之道,师姐记下了。你我一同探寻,希望你不要松懈,下次再见之时,都能有所得。否则再介道时你什么都拿不出来,可别怪师姐不客气…”

        “下…下次?”苏异没忍住脱口问道。

        他确实没有想到那么远,这次离开南钊国,说不定便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地方,更别提再见了。

        夜琈却是脸色一僵,方才的感动很快烟消云散,质问道:“怎么了?你是嫌弃师姐人老色衰,不想再与师姐介道了?”

        “没有…”苏异有些失措道,心想这是哪门子事儿。

        夜琈虽然谈不上是什么天仙下凡,窈窕婀娜,但生得也是十分标志,略显丰腴的体态更是她的一大特点,令人总是忍不住多看两眼,久看久回味。

        只是这些都不是苏异所关注的,他的注意力始终都落在这位师姐惊艳的才华上。

        “师弟是觉得…师姐惊才艳艳,才华之出众早已令人忽略了外表与年龄。所以什么年老色衰…根本不存在的。”

        夜琈听罢脸色才缓和了些,说道:“这话师姐爱听。”

        苏异大概能感受到她的心情,相比于被三百年岁月带走的青春与容貌,她更在意的是没能用这大好时光去追逐自己梦寐以求的境界。

        但同时,她那道隐隐透露着狠色的目光也像是在发出警告道:老娘可以自认年老,但你要是敢提,就必死无疑。

        想明白这个道理,苏异便开始言语讨好起这位活了三百余岁,心智却与自己相差无几的师姐,终才换来她一句:“那师姐预祝你一路顺风,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