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我真不想当皇上在线阅读 - 章八十三 魏鞅赴秦

章八十三 魏鞅赴秦

        大乾王朝·秦川郡·虎牢关

        “这虎牢商道……果真不受重视,甚至于连驻守边军,都未曾接收到查索自己的命令……”

        当魏鞅假扮商旅,跟随商队顺利出关,遥遥望见了那雄壮巍峨的虎牢关之后,不禁隐隐激动,心中感慨而道。

        终于……终于逃出这大骊边疆了啊!

        没错,是逃,而不是离开。

        因韩老国相临终举荐而惹下杀身之祸的魏鞅,这段日子过的极为狼狈。

        为了躲避追索,甚至于都不敢堂而皇之的步入官道,只能是抄小路隐秘前行。

        遇见稍微大点的城池,根本就不敢入内,只是偶尔在途经乡镇村落之时,能够备置干粮和饮水,而后便又匆匆上路。

        从思庭关至虎牢关,沿途足足上千里路程,魏鞅丝毫都不敢有懈怠,可谓是日夜兼程,未敢停歇。

        只有马儿乏了的时候,这才会稍事歇息,随便寻处农家或是破庙对付几个时辰。

        待得养足精神,便又开始星夜疾驰,直奔虎牢而去!

        这般日行上百里,约莫十余日的功夫,便顺利抵达大骊北部边疆——洛梁城。

        洛梁城虽处于边塞要地,但面对虎牢关这等天下第一雄关,即便是大骊也不愿拿人命往里去填。

        而大骊不主动入侵大乾,大乾也只是紧守国门,从未有过主动出击。

        故而洛梁城数十年以来都未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事,这也使得洛梁城早已失去了身为边关的警惕与紧张。

        平日间,生活在洛梁城的居民与守军,几乎都没有生活在危险边关的心态与意识。

        步入在洛梁城内,却是如同漫步在大后方的繁华城池一般,悠哉悠哉,惬意之极。

        至于虎牢商道开通一事,即便是在这洛梁城内也是刚刚传开,知晓此事的大多为列国商贾之流,却还有许多人并不相信或是不屑一顾。

        故而,这等消息都还未来得及传至国都中庭城内。

        那些高坐于国都之中的内阁大臣们,根本就不知晓还能从虎牢关直入大乾。

        这也便使得,在大骊全国上下都在追索魏鞅的紧张氛围之下,位于边关的洛梁城,却压根就未曾接到过任何文书?    更是无从知晓此事!

        于是魏鞅便在这等绝好的机会之下?    顺利得以通关成功,逃出了大骊国境之外!

        整个洛梁城对于他完全不设防备的状态之下?    他却是连事先做好的乔装都未能派上用场?    就这般光明正大的与商队一同出关,直奔虎牢雄关而去!

        “这……便是天下第一关么?”

        当魏鞅立于虎牢关下?    仰望着那雄壮巍峨,坚不可摧的天下雄关之时?    不禁面露微笑?    心中顿显期待。

        “秦国,秦王……”

        魏鞅强掩心中激动,不住默默念道。

        “鞅来也……”

        ……

        秦川郡·汉阳城·秦王王府

        “皇兄……”

        冒着滚滚热气的铜锅前,赵政正涮菜涮的不亦乐乎?    却发现六皇兄又一次望着锅中出神不语?    不禁关切而道。

        “怎的近日总是出神不止?莫非是有什么烦心事么?”

        “害~要说烦心倒也不至于……最多就是有些失落和遗憾吧……”

        赵谦轻轻叹了口气,却是径直放下手中筷子,再也无心去对付眼前这般美味。

        “哦?究竟何事……不知方便透露么?”

        赵政见此情形,也不由放下碗筷,面露好奇而道。

        “这……”

        赵谦闻听此言?    顿时面露难色,似是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

        “额?    若是不方便也就算了……”

        赵政一看六皇兄略有迟疑,登时便连连摆手?    示意若是不方便倒也就算了。

        “那倒不是……”

        赵谦缓缓摇首,眉头微皱着?    半晌纠结而道。

        “对了九弟?    你可知……大骊入秦?    却应从何而入?又需多少时日才可呢?”

        “这……”

        此言一出,顿令赵政微微一怔。

        毕竟六皇兄常年游历各国,按理来说这九州地形地貌,早已都印刻心间才是。

        如何会反过头来,还需问询自己呢?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轻咳一声之后,强忍住心中好奇应声而道。

        “若从大骊直入秦川,理应从大骊西部边塞——思庭关通关,再入我大乾东部门户——东阿城,而后再经由泰州、凉州十余郡地,便可进入秦川境内……”

        言罢,却是又略微思索过后,继续补充而道。

        “若是说需要多少时日的话……若骑马快行,不带辎重,最多一月有余便可抵达吧?”

        “是啊,一月之久完全足以了啊……”

        赵谦顿时也连连附声而道,面上更显犹疑困惑之色。

        “可怎的,他却还未抵达秦川境内呢?”

        此情此景,看在一旁的赵政眼中,不由心中一动,当即打趣而道。

        “莫非皇兄……是在等哪位女子呢?”

        “啊?这……”

        赵谦顿时一愣,而后回过神来,连忙解释而道。

        “九弟,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皇兄!我懂,我懂~~~”

        赵政一脸坏笑着连连摆手,示意自己全都明白。

        男人嘛,这种事情……不很正常嘛?

        “九弟……你啊你……”

        赵谦顿时哭笑不得,只得连连摇首,知晓自己这下是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了。

        “怪不得皇兄要跟我一同回返秦川呢,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赵政当即恍然大悟般想通此事,若是这般想来的话,一切却都能解释的通了。

        不然六皇兄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随自己一同回返这鸟不拉屎的穷困边郡呢?

        原来六皇兄也不难免俗,还是因为某位绝色女子啊……

        “不是,九弟!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眼见得九弟越想越歪,赵谦忍不住连连摆手,急忙解释而道。

        “嗯嗯,我懂,我懂~”

        赵政故意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全都明白。

        “你……”

        赵谦顿然无语,一向善于辩驳的他竟都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

        眼看着九弟那一副早已认定的模样,于是也只能是无奈一叹,听之任之了。

        而赵政眼看着六皇兄那副摇首叹息,一脸遗憾的失落模样,也不禁开口出起了主意。

        “对了,皇兄,若真要说从大骊赶赴秦川的话……目下却还有第二条路可堪通行!”

        此言一出,顿令赵谦猛然一怔,而后眼前一亮!

        “你是说……”

        赵谦不禁转头望向九弟,两人却是在同一时间,异口同声般齐声而道!

        “虎牢商道!”

        两日后,浩浩荡荡的秦王车队,又一次离开汉阳,直奔边关虎牢而去。

        ……

        “没想到今年春节,竟是在秦国度过的……”

        已然抵达秦川境内,顺利从虎牢关通关入内的魏鞅,望着窗外街道上熙熙攘攘的热闹人群,不禁感慨而道。

        他现在所在之地,是由华夏商社出资修建的华夏商贸城,位于虎牢关后方的巨大平原上,距离虎牢关大约十里左右。

        由于仓促而成,目下建造的还较为简陋,仅仅搭起了几大片可供交易的场所而已。

        至于相应配套的酒肆、客栈、仓库等等场所,都还在逐步的缓缓增设之中。

        但即便如此,这座刚刚对外开放不久,还显得简陋异常的商贸交易之城,却吸引了大量人口涌入,显示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

        须知这座华夏商贸城,可是虎牢商道唯一指定官方交易之所。

        相比于虎牢关外临时提供小额交易的关市来说,这座深入秦国境内的华夏商贸城,占地面积大了足足十倍有余!

        在此处通商,不仅无须像思庭关外或是东阿城外那般,小心翼翼的私自开市,随时担心会被两国查处罚没。

        而是可以公开大胆的随意交易,不仅毫无风险可言,甚至还能享受戍卫军队的保护与治安。

        除此之外,更是可以免除一切关税、杂税,仅由管理此城的华夏商社按额抽税。

        抽税比例恒定不变,仅以每笔交易额度的多少,相应抽取税金。

        简单来说,就是交易金额越小,抽税越少,交易金额越大,相应比例需要缴纳的商税自然也就越多。

        但你如果不交易,则连关税都无需缴纳,自可任意通行。

        可若是谁敢偷税漏税,私自交易,一经查处,没收所有财货,就地逐出关外,永生不得入关通商!

        如此罕见税制,却令魏鞅都忍不住暗生钦佩,对于设定此等税制的秦王殿下,心中更为钦服景仰!

        这等利于商贾之税收政策,以及公开合法的大力提倡商贸,再辅以虎牢关连通三国之地利!

        假以时日,这虎牢商道究竟会兴旺到何种地步……

        嘶~简直是不可想象啊!

        “还有这煤石……”

        念及此处,魏鞅顿时转头,望向屋内烧的正旺的煤炉。

        眼看着那些黑黝黝的煤块,竟能够提供堪比木炭得火力与热度,魏鞅不由便有些啧啧称奇。

        “不曾想这世间……竟还有这等天地奇物么?”

        只见那煤炉连接着一根管子通向屋外,听店家说是为了排出对人有害的‘煤气’,否则屋内之人便会因此昏迷乃至于丧命。

        除此之外,这煤石几乎再无任何缺点,且售卖价格,更是仅有木炭的一半而已!

        且在这煤石的产出地——百里秦川附近,煤石的价格更要便宜许多!

        如此一来,几乎家家都能够烧得起煤石,再也不会出现那种在寒冬腊月,被活活冻死的人间惨况了……

        而对于秦王殿下这等善举,魏鞅更是心中敬服,忍不住感慨连连。

        “对了,一个人待在这屋中也是无趣,不如下去走走转转,也好了解一下秦国民众的真实面貌……”

        心下这般想着,魏鞅当即便起身穿衣,裹紧身上的大氅,冒着寒风离开了临时租住的客栈。

        ……

        “煤石之物,虽其貌不扬,却极显大用!

        其火力之旺,热力之盛,毫不亚于材炭!

        然秦王开于山林,馈于万民,仅以半数而沽,造福天下苍生!

        嘻!此等天地奇物,却现于秦川大地!

        是为上苍赐秦国之福,更为上苍感秦王之德也!”

        ——《王道之法》·魏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