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八零之福运小寡妇在线阅读 - 【014】安排

【014】安排

        不过经过这一次,两人慢慢的也相处起来,再互相聊了半年后,在年底的时候,两人领了证,只是在自家半个了酒席,算是成为了正式的夫妻。

        周家老房子是三室一厅的,正好郑彩彩和周桑一人一间,闲暇时郑彩彩回家的次数也不少,发现两位相处的模式真的再幸福不过了。

        甜蜜的,比年轻人都要热乎,蜜里调油也不过如此。

        郑彩彩是一线女星,每年的收入起码上亿。

        周桑是市值上了十亿的化妆品公司老板,养活两个人自然也不差。

        不过周明现在还在上班,每月的薪水七八千左右,足够两人的日常所需了。

        在加上各种其他的杂七杂八的奖金,一年下来差不多有十五万,就算两个女儿不给钱,他们俩也不愁吃喝,生病了也不怕,有保险。

        有一个三年,这次的代言依旧是郑彩彩,依旧没有要代言费。

        经纪人这次是没脾气了,谁让两家的长辈结婚了呢,给妹妹的公司代言还要钱,这就不好看了。

        广告依旧是周桑拍摄的,这次拍摄的广告比起上一次要更加的华美诱惑。

        而且广告还被投档到了国外,花费了极高的价格,同时媚颜公司的产品也正式在国外发售。

        “桑桑!”夜晚,房门被人敲响。

        周桑赤脚打开门,就看到郑彩彩穿着睡衣站在房门前,趁着打开门的功夫,猫腰钻了进来,溜进了被窝里。

        周桑无奈的回去躺下,“又闹什么幺蛾子?”

        “你觉得卓熙然怎么样?”郑彩彩问道。

        “卓熙然是谁?”

        郑彩彩没脾气了,打开手机找出了对方的照片,“就是这个人。”

        她看了一眼道:“谈恋爱不合适。”

        “哦!”既然妹妹说不合适,那大概率是不行的,只能回绝对方了。

        周桑见她有些郁闷,问道:“想谈恋爱了?”

        “嗯!”她年纪也不小了。

        自出道后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呢,转眼都要28岁了。

        郑妈妈生她的时候刚18岁,那时候郑家的条件很差,而且那边的人结婚都早。

        “还有其他的人选吗?”

        郑彩彩碍着给她看了七八张照片。

        周桑指着其中一个人道:“这个可以谈。”

        “……”郑彩彩沉默好一会儿,才道:“这是影帝谢嘉衍,不好追的。”

        “我出资出剧本,再请个大导演,让你和他演主角,你加把劲,能不能追到人就看你的本事了。”

        郑彩彩一把抱住周桑,“桑桑,你真好。”

        “所以,你也别在大海里捞针了,感情这种事,怎么能挑挑拣拣呢?不合适就第一时间拒绝,别糟蹋自己的感情。”

        “嗯,听你的。”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整理好了一个剧本,随后根据郑彩彩的推荐,敲定了一位大导。

        之后剧本和资金一步到位,谢嘉衍那边看到剧本后,也第一时间答应下来。

        没办法,剧本太好了,这绝对是一部可以拿奖的电影,就是女主角有点一言难尽。

        娱乐圈一线小花旦,称号看起来很唬人,可是演技的确不太够。

        好在导演是个善于挖掘演员潜力的,不然就冲着郑彩彩,谢嘉衍也是不会答应的。

        周桑派了琪琪过去做了统筹,她在剧本开机期间,没有去剧组里露过面。

        近四个月的拍摄期结束后,谢嘉衍出现在了周家的餐桌上。

        “叔,妈,我男朋友谢嘉衍。”

        谢嘉衍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后礼貌的和二老打招呼。

        “桑桑呢?”

        “她工作忙,有些日子没回来了,昨晚打电话,说是脱不开身,等下次再见。”

        谢嘉衍家境很不错,家里经营的是跨国纺织公司,上面有个哥哥继承家业,因此谢嘉衍的生活相对要更自由一些,这才能够专心的拍戏。

        郑彩彩嘟唇,“这丫头,姐姐带着男朋友回来,都不知道过来看看。”

        郑妈妈无奈的点了点女儿的额头,“快请小谢坐着,你妹妹忙,当和你似的。”

        “我有时候也很忙啊。”郑彩彩招呼谢嘉衍落座,到底是不死心,拨通了周桑的电话。

        “桑桑……”

        “嗯,知道你带男朋友回家了,我现在很忙,过几天回去再联系你。”

        “不是,你去哪里了?”

        “在帝都有事,先挂了。”

        “……”看着被挂断的手机,郑彩彩有点傻眼,然后仰头冲着厨房喊了一嗓子,“叔,桑桑去帝都了,你知道吗?”

        周明举着湿漉漉的手探头,“不知道啊,什么时候去的帝都?”

        “我哪里知道,都没顾得上和我说几句就挂了。”

        谢嘉衍看着这一幕,不免觉得好笑。

        之前听郑彩彩提起,她的母亲是重组家庭,原以为可能相处起来有些尴尬。

        可现在再看,明明相处的很融洽,而且郑彩彩和重组家庭的妹妹似乎都没有任何隔阂,除了在称呼上能一目了然,感情特别到位。

        既然能和重组家庭的叔叔与继妹相处的融洽,就说明郑彩彩不是个表面感知到的那种姑娘。

        通过这四个月的相处,她在剧组里没少被导演反复ng,纠正演技,不过郑彩彩从来不会耍脾气,反而私下里还会不断的钻研。

        实在是理解不了的,会找谢嘉衍虚心请教,时间长了,两人互相了解,这才走到了一起。

        两人在家里待了两天,没有等到周桑回家,随后就去了港城。

        见过了周家的长辈,肯定要去谢家见一见对方的家长的。

        只是这次去似乎不太愉快,谢家的长辈得知郑彩彩的职业和家世,总觉得有些无法接受。

        虽然谢嘉衍是娱乐圈的,可家世背景摆在这里,郑彩彩作为女孩子,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难免会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好的印象。

        郑彩彩也知道,这怪不得人家,毕竟娱乐圈的八卦太多,藏污纳垢的新闻也时刻冒出来。

        她之前也谈过恋爱,可惜都无疾而终,28岁的年纪,注定不是干净的小姑娘。

        好在谢嘉衍站在她这一边,努力的劝说着他的父母。

        几天后,周桑出现在了港城谢家。

        “谢总,初次见面。”

        “周总好,什么风把周总给吹来了?”

        “和贵公子谈恋爱的郑彩彩,是我家的人。”周桑开门见山,“虽说是继母带来的姐姐,可是我们两人的感情很好。贵公子无意于谢家公司的继承,现在背景也没有了问题,不知二位可否退一步?”

        在电话里听到郑彩彩委屈的声音,周桑无奈只能来跑一趟。

        郑彩彩在旁边听到“我家的人”这句话,激动地差点没叫出声来,她家妹妹真的是太霸气了。

        若非谢嘉衍在旁边揽着她的肩膀,大概率是要冲上前去的。

        周桑是商界的后起之秀,短短数年,将一家公司的市值做到了几十亿,其手段不可谓不高绝。

        原以为只是简简单单的小明星,没想到背靠着周桑,这门婚事的确要慎重考虑了。

        只能不能把郑彩彩当做一个随意打发的小人物看待。

        周桑并没有和谢家闹僵的打算,儿子要娶一个女明星,这在很多豪门里都很难被接受。

        换位思考,周桑站在谢家二老的角度考虑,可能也会反对。

        实在不答应那也没办法,郑彩彩颜值在线,也不愁找不到下家。

        皆大欢喜,那自然是最好的。

        随后两人的恋爱公布,双方的粉丝差点没掐起来。

        谢嘉衍的粉丝觉得,郑彩彩只是个没什么演技的流量女明星,哪里能配得上他们风光霁月的影帝。

        而郑彩彩的粉丝则恰恰相反,郑彩彩颜值逆天,流量爆炸,却偏偏和谢嘉衍走到了一起,很明显不合适嘛,谢嘉衍那么闷的一个人,真的能给他们家彩彩带来幸福?

        后来谢嘉衍的粉丝拿出了他们偶像的家世来碾压郑彩彩。

        郑彩彩的经纪人和助理在背后透露出了周桑的存在,并扬言两人是亲姐妹。

        如此一来,两家的家世相当,好些人居然诡异的平静下来了。

        豪门和豪门的结合,似乎更加容易被人所接受。

        事件平息的原因,让两位当事人哭笑不得。

        两年后。

        郑妈妈正在家里照顾小外孙,听到敲门声,起身过去打开门,看到一个身着朴素的女人站在门口。

        “你找谁?”郑妈妈开口问道。

        刚出狱的林秋意无处可去,想回来找周明,可是却发现家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你是谁?”林秋意愤怒且惊惧的问道。

        郑妈妈一时之间觉得好笑,“你来我家,怎么还问我是谁?”

        “周明呢?”林秋意扒着门框,想要冲进去。

        郑妈妈站在门口堵着门,“干什么,想要私闯民宅?你找我丈夫做什么?”

        “……”林秋意感觉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裂开了。

        许久之后,她找回理智,惨白着脸反驳道:“你撒谎,周明是我的丈夫,你这个鸠占鹊巢的女人,周明,周明……”

        “哇……”里面正在睡觉的奶娃娃似乎被吵醒了,郑妈妈不免愤怒起来,她一把将人推出去,迅速关上门,扭头冲进房间里,抱起小外孙哄了起来。

        外边不断传来砸门的声音,她也没有理会,重新哄睡了小外孙后,给周桑打去了电话。

        这种事,找周明的效果不大,还是得找桑桑那孩子才行。

        得知林秋意出狱,此时正在家里胡闹。

        周桑拎起衣服和车钥匙,开着小迷你赶回家里。

        进来后就听到身边的老邻居们说起林秋意的事情,催促周桑赶快去劝一劝。

        一路走上楼,就看到林秋意在门口哭闹撒泼。

        她也没说别的,拿起电话报了警。

        “……你怎么能报警?”林秋意听到女儿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心都要碎了,“我可是你亲妈,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有其母必有其女,受着吧。”周桑道。

        林秋意很快就被带走了,因为不是什么大错,被带去教育了一顿后就放了出来。

        站在警局门口,看着前面眼前并不拥堵的大街,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无处可去。

        之前她算计那么多,为的是什么,如今却落得个无家可归的下场。

        “上车!”周桑是真的不能不管她。

        林秋意倒是很想有尊严的转身离开,可是尊严不能当饭吃。

        车内,周桑没有迂回。

        “两条路,你现在有手有脚,还不到退休的时候,可以自己去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第二条路,我养你,但是会把你送到养老院。”

        林秋意哪条路都不想选,她祈求的看着女儿,“我不能和你一起住吗?”

        “很遗憾,没有第三条路可选。你的女儿,在当年已经死在医院里了,怎么死的,相信不需要我帮你回忆一遍。”

        最终,林秋意选择了第二条路。

        第一条路太辛苦,她是坐过牢的,再找工作,难免这个社会对她不够宽容。

        曾经从公司高管到豪门太太,再到阶下囚,巨大的落差让林秋意始终放不下心底那微弱的自尊心。

        敬老院的条件相对很不错,每年也得几十万,周桑让人去调查过,没有什么肮脏的阴私手段。

        林秋意住的是单人间,里面设施齐全,除了感觉到孤独,没有任何的不适。

        周桑从来不去探望林秋意,最开始林秋意按捺不住心底的躁动,经常给周桑打电话,第二天就打不通了,再次被周桑拉黑。

        自那之后,再想联系女儿,就得通过护工转述。

        在敬老院一直住了五年,周桑没有来过一次,几年下来,林秋意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周桑是真的没有原谅她的打算,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她了。

        汲汲营营了一辈子,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林秋意说不上来是一种什么感受。

        她出身于普通农民家庭,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但是架不住这个女儿争气,考上了名牌大学,毕业后更是嫁给了魔都户口的丈夫,结婚后直接成为魔都人,每每回家,村子里那些人羡慕的眼神,让林秋意别提多自豪骄傲了。

        可后来她不满足于现状,盯上了高庆,一番运作下来,她做了高庆两年的地下情人,后来更是直接转正,成为高太太。

        谁知道没有风光多久,锒铛入狱,一切美梦化为泡影。

        她此时真正的后悔了,若是当年没有贪慕富贵,今天她可能会靠着女儿走到人人仰望的高度。

        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周桑不死,她这辈子的高度有限,充其量一家人裹着普通的生活,但是周明父女却得生活在林秋意的高压手段之下。

        说到底,林秋意就不是个端正的人,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人。

        悔悟,是这个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

        人在风光的时候,有几个会为以前的事情感到后悔的?

        只有落魄了,才会反思自己是不是错了。

        伤害既然已经造成了,勇于承担后果就是了。

        该赔钱的赔钱,该偿命的偿命。

        “姑姑!”办公室门推开,一个帅气的少年领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走进来。

        小女孩看到周桑,快脚上前抱着她的手臂,“小姨,朵朵来看你了。”

        搁下笔,看着面前两个孩子,一个是周蔚和秦瑶的儿子周旻,一个是郑彩彩和谢嘉衍的女儿谢桑桐,两个娃娃自小青梅竹马,感情特别好。

        周桑始终没有恋爱,更没有任何结婚的打算。

        郑妈妈之前还提醒过周明,周明为此也没有说太多,只说女儿怎样都好,不结婚也能养得起自己。

        他不敢揭开女儿的伤疤。

        每每想到这点,心里对林秋意的愤怒就窜起来,这辈子是无法化解的。

        周桑有意把周旻培养成继承人,当然这个决定没有告诉别人,万一日后情况有变,也免得空欢喜一场。

        “你们怎么过来了?”

        “今天休息,爷爷奶奶不在家。”周旻小大人似的解释道。

        两年前,老城区这边拆了,两家干脆在新楼盘里定下了一套房子,门对门,日后也方便走动。

        未免周桑一个人的生活太过孤单,郑彩彩拿出大半的积蓄,在周桑楼下买了二手房,不拍戏的时候每晚都会跑到周桑家里蹭被窝,有时候还会把女儿塞到她家里。

        她理解郑彩彩的想法,就算被强塞了一个小拖油瓶,也没有觉得不耐烦。

        小姑娘很可爱,不是吗?

        如今的媚颜公司有了自己的办公大楼,占据帝都的黄金地段,年营业额超四百亿,已经算是同行业里的领头羊了,在全球有无数的粉丝,每一次公司出新品,对全球无数女孩来说都是一场美丽狂欢。

        从最开始被人质疑,到如今的国货之光,媚颜公司实现了真正的国货担当。

        高庆不行了,高家的公司这些年被压缩的只剩下一个市值不到千万的小公司,因为儿子这辈子出不来了,他把公司留给了女儿,只在银行里给儿子留下了一笔钱,万一出狱了,至少不会露宿街头,起码还有钱点傍身。

        想到周桑如今的成就,高庆心里无线的后悔。

        若是当年知道儿子做的事情,若是让儿子娶了周桑,如今的高家,是不是就不会落到这样难堪的地步。

        高欣欣这些年也沉稳不少,跟在父亲身边历练,撑起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还是问题不大的,哪怕高庆给高俊远留下了一笔遗产,她也没觉得哪里不对,毕竟兄妹俩的感情一直都不算差,况且钱哪里有公司来的重要。

        同样的,成熟了,稳重了,才知道当年哥哥对周桑做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可原谅。

        周桑如今很厉害,别说是现在,就是高家鼎盛时,也达不到周桑现在的高度。

        人家没有对高家赶尽杀绝,那是人家的人品好,不是他们可以肆意欺辱的理由。

        “桑桑,你真的不打算结婚了?”深夜里,郑彩彩抱着周桑,嘀咕一句。

        “不知道,没遇到合适的。”周桑是没打算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的,等送走了周明,她自然也会离开。

        “桑桑这么好,那些男人都瞎了眼。”郑彩彩现在做母亲了,和影帝丈夫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没有娱乐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再加上郑彩彩背后有周桑保驾护航,轻易无人敢对她做手脚。

        每次她过来,基本上都是周桑听着,郑彩彩一个人叽里呱啦的说个不停。

        大概是深夜,家里的房门被按响。

        起身认命的去开门,看到谢嘉衍站在门口,她侧开身,让人进门。

        不多时,谢嘉衍将包裹着的郑彩彩抱出来,“早点休息,人我带走了。”

        这几乎是已经成为习惯了。

        等人一走,她关上门,重新回屋睡觉。

        周明是在79岁那年离世的,周桑也已经五十多了。

        她并没有结婚,始终保持着一种优雅女性的仪态生活着。

        看到身边哭的无法自已的亲人,周桑的心情诡异的平静,反倒是郑妈妈哭的晕厥了过去。

        办理完周明的葬礼,周桑递给了郑彩彩一份文件。

        文件是一份股权协议,媚颜公司给了郑彩彩百分之十的干股,只需要每年等着分红,没有管理权和决策权。

        “桑桑,你这是干什么?”接连哭了好几天的郑彩彩神情萎靡,看着这份股权协议,不明所以,“我有钱,这些年嘉哥投资了不少产业,每年也有不少钱的。”

        “那是你们的钱,这是我给你的,日后也算是给朵朵一份保障。”

        不管要不要,说到了朵朵,郑彩彩到底没有拒绝。

        几日后,周蔚的办公桌上也出现了一份文件,媚颜公司旗下剩余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转让协议,全部给了周蔚。

        “签个字吧。”

        周蔚一把攥住她纤细的皓腕,“桑桑,你有事瞒着我。”

        “不算大事,公司目前的发展方向很稳定,我也懒得理会了,准备去找个江南水乡生活几年。”

        “什么时候回来?”周蔚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似乎有大事要发生。

        “说不好,可能三年五年的,也可能后半辈子就不会来了。”食指敲了敲文件,“赶紧的,大男人别磨磨唧唧的。”

        “那我不签,我可以帮你打理公司,但是你不能一走了之。”

        “要脸不?要不是周旻还没回国,这里的股份可没你的份。”周桑懒得理会他,“签了吧,老爷子不在了,我心情很不爽。”

        周桑在几日后突然离开了,没有告诉任何人,只留下一条信息,说是找到了满意的地方,会给他们详细的地址。

        他们等啊等,一直等了近十年,才终于等到了周桑的消息。

        却已经是她过世的消息,与此同时,夏国电视台发布了这些年周桑为国家作出的巨大贡献。

        很多年前,在周桑崛起后,有很多人都说周桑这人抠门,似乎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慈善。

        如今明白了,虽然没有捐过钱,可她为这个国家作出的贡献,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周桑的丧礼很隆重,各行各界的成功人士,或认识的或不认识的,都来为这位伟大的女性送行。

        这其中,哭的最厉害的是郑彩彩,时刻保持着优雅的国内第一女星,此时哭的毫无形象可言,数次昏厥于丈夫的怀中。

        又是一个清明节,满头白发的优雅老太太出现在一座干净整洁的陵园墓碑前,将几样新鲜的水果和洁白的百合花放下。

        “桑桑,我来看你了!”

        “这是从国外空运回来的新鲜水果,鲜花也是,你应该很喜欢吧。”

        “我很喜欢,相信你和我是一样的。”

        “我现在身体很好,还能再活个十年二十年的,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