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南宝衣萧弈在线阅读 - 第672章 她的二哥哥,她的夫君

第672章 她的二哥哥,她的夫君

        星辰如斗。

        以沈议绝为首的金吾卫,策马朝盛京城疾驰而来。

        行至半路,沈议潮忽然勒住骏马。

        沈议绝瞥向他:“阿弟?”

        沈议潮低声道:“我的帕子落在了野柿子林,我想回去找找。”

        沈议绝只当他不想见萧弈,因此没有多言,独自带着金吾卫走了。

        沈议潮勒转马头,朝野柿子林疾驰而去。

        找到那处山洞,整座洞窟早已崩塌,山风吹散了火药味儿,四周燃烧的枯草和崩裂的温热石头,依稀能够证明这里曾经出现过一场爆炸。

        他翻身下马,提起挂在马鞍前的铁艺气风灯,朝坍塌的洞窟走去。

        满眼都是废墟和石头,当然查不出什么。

        他单膝蹲地,放下气风灯,从怀中取出青铜罗盘和寻龙尺,细细检测。

        山风将他雪白的斗篷,吹得翻飞作响。

        他拢住斗篷遮蔽山风,只专心地盯着怀里的寻龙尺。

        寻龙尺的指针,慢悠悠轻颤颤转向一个方向,仿佛是在证明那个姑娘还活着。

        沈议潮眸色微动。

        他站起身,吩咐道:“把那里挖开。”

        几名暗卫从黑暗中现身,对视几眼,立刻行动。

        都是大雍的顶尖高手,不过一时半刻,就将沈议潮所指的地方给挖开了。

        火硝味儿扑面而来。

        废墟之下,年轻男人双膝跪地,手臂屈起,用并不宽阔健硕的后背,在废墟之中硬生生撑起了一小方天地。

        两个姑娘蜷缩着被他护在怀里,胸脯微弱起伏,勉强还有些呼吸。

        就在一刻钟之前。

        南宝衣和南胭被捆在一起,正绝望之际,山洞深处有人走了出来。

        南景穿着看守城门的小卒服制,提一盏油灯,惊恐地盯着她俩。

        他看守城门时,见南宝衣骑马出城,一时好奇跟了过来,躲在这处山洞偷偷张望,没想到竟然亲眼目睹两个妹妹陷入绝境。

        甚至,就连他自己也一同陷入绝境。

        他看了眼那些炸药包,咽了咽口水:“你们,你们得罪了什么人,山洞外面可有人守着,我走出去是否安全?”

        “别废话。”南宝衣心中升起希望,“南景,帮我们解开绳子!”

        虽然和南景有仇,但身处绝境,除了指望他,也指望不到其他人。

        南景沉吟着,打量南宝衣片刻,想着萧弈尊贵的身份,于是拔出佩剑,割开了麻绳。

        南宝衣捂着磨出血的手腕,冷静道:“山洞里面可有出路?”

        “没有。”南景言简意赅,“看着深,其实往里走也就只能走两丈远,是个死洞穴。”

        他话音落地,洞外传来传来羽箭的呼啸声。

        一点火光落在了引线上。

        “我们要死在这里了……”南胭睁圆美眸,捂着头惊恐尖叫!

        南宝衣屏息凝神,心跳如雷,不管不顾地冲过去,想踩灭引线。

        可是已经来不及——

        三兄妹脑海中一片空白。

        时间仿佛静止。

        这一瞬,又像是很漫长。

        南宝衣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许多人。

        为自己筹谋了一辈子的祖母,糊涂却又爱着她的爹爹,馋嘴却又仗义的珠珠,还有……

        她的二哥哥,她的夫君。

        少女瞬间泪如雨下。

        南胭满眼绝望。

        她的一生,都和南宝衣绑在一起,为了争一场场胜负,机关算尽辜负青春,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和她一起死在这种地方……

        南景抬手,轻轻放在心脏的位置上。

        真奇怪,到了临死前这一刻,他惦记的竟然不是功名利禄。

        他竟然很想再回锦官城,去青桥胡同的那个小宅院,带着被夫子点评为甲上的试卷,给爹爹和娘亲观看。

        那时候少年意气风流不羁,心有多大,眼中的天地便有多大。

        那时候妹妹还很小,会天真地牵着他的手,软软糯糯地唤他哥哥,问他书院是什么样,夫子和同窗有没有欺负他。

        那时候娘亲尚还在世,会在他每个月从书院回来的那天,给他炖最滋补的猪骨汤,给他做最爱吃的糖油果子。

        那时候爹爹很宠爱他。

        会攒上三个月的零用,给他买一套贵重的文房四宝。

        听外面的读书人夸赞潜溪书院好,爹爹就牵着他的手,揣着所有的银票,冒着绵绵细细的山雨,带他去求学。

        老夫子嫌弃他是外室子,不肯收他,爹爹放下尊严给人家跪下了,嗫嚅地念叨,他的景儿是个懂事明理的好孩子,将来一定能考中状元,求老夫子给他的景儿一次机会……

        爹爹一生无用,却偏偏爱子如命。

        南景抬袖擦泪,却越擦越多。

        真奇怪,那么久远的记忆,他竟然仍旧记得如此清楚。

        他更咽着,想起爹爹临走前的叮嘱:

        ——只是啊,小景,你到底是哥哥,你得爱护妹妹呀。这世上,再没有其他姑娘,与你的血缘如此相近……小景,你要爱护妹妹啊。

        引线已经燃到尽头。

        南景连思考都未曾,一手拉过一个小姑娘,拼命往山洞深处跑。

        背后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

        滚热的火浪袭向他的后背,他就势滚到山洞最深处,双膝跪地,将两个妹妹牢牢护在怀里,高高举起双手,用并不健壮的双手和脊背,拼命为她们撑出一方天地……

        泪水滚落的瞬间,就被火焰蒸腾而去。

        年轻的南家公子,在临死前,在爆炸的火光里,轻声呢喃:“爹爹……”

        然而那个人,再也不会听见了。

        清风朗月,山野寂寂。

        沈议潮行至废墟前。

        这年轻男人的尸体早已炸得焦黑,很难分辨出究竟是谁。

        他伸出手轻轻触碰。

        焦黑的尸体便坍塌在地,彻底化作难以拼接起来的骨头。

        沈议潮又望向南宝衣和南胭。

        两人衣衫褴褛,血肉模糊,但胸脯微微起伏着,显然还有活命的希望。

        他沉吟良久,低声吩咐:“把她们送去深山老村,永远都找不到出来的路的那种。不许叫任何人知晓。”

        暗卫试探:“皇后娘娘也不能知晓吗?”

        沈议潮站起身,面无表情:“任何人。”

        暗卫立刻去办。

        沈议潮沉默着跨上骏马,往盛京城皇宫而去。

        此时,皇宫宝殿。

        萧弈满脸是血,被五根铁棍死死压在地上,睚眦欲裂,青筋暴起。

        沈姜居高临下:“服不服?”

        萧弈狰狞一笑,吐字清晰:“不、服。”

        ,

        咱们段评可以发图啦

        求月票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