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小说 - 家有旺夫娘子在线阅读 - 第634章 气不死你!

第634章 气不死你!

        “难道我说错了吗?秦家出了这等事,我们告诉给丞相大人,是行善,免得他到了地下也被蒙在鼓里,那就太可怜了。”骆诚说得一本正经。

        明明是气死才可怜吧。

        李娇娘更想笑了。

        “行,咱们要行善,不要帮着他人隐瞒坏事。”李娇娘抿唇而笑。

        骆诚看了看天,“不早了,再回去睡会儿,天亮后再接再厉,一定要医治好丞相大人。”

        634

        李娇娘笑着点头,“嗯,治好后,明晚再带他来这里看新闻。”

        无霜摩拳擦掌,“无霜愿意帮忙。”

        “走走走,回去睡觉了。”李娇娘打了个哈欠,高兴说道。

        三人回了住处,各自回屋睡下了。

        李娇娘太兴奋,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李娇娘是被屋外的人喊醒的。

        听那声音,是秦桧身边当差的大丫头。

        只听骆诚说道,“马上就来,我娘子昨天累着了,这会儿还在睡着。”

        “我们小公子爷催着呢,劳烦娘子快些。”丫头说了声,就离去了。

        骆诚走到里间卧房来,李娇娘已经挑起帐子走下床来。

        正打着哈欠。

        骆诚道,“将你吵醒了?那秦家丫头真是不像话,来得太早。”

        李娇娘往桌上的沙漏那里瞧去一眼,揉了下眼笑着道,“不早不早,辰时了,太阳都升到屋顶了。”

        “你昨天睡得迟。”骆诚有些不满。

        李娇娘不认为然,笑眯眯道,“咱们速度快些!”

        骆诚见她调皮的眨着眼,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玩性倒是不小!

        他帮李娇娘穿戴好,来到正屋。

        无霜已经坐在那里了,似乎等得不耐烦,坐在桌旁无聊地转着两只核桃玩。

        屋里正在擦桌子的丫头,见李娇娘和骆诚走来了,喊了声“骆官人李娘子早”,便去端早点去了。

        三人吃了匆匆吃了早点,又来到了秦桧的卧房这里。

        秦埙从正堂走出来,焦急说道,“李娘子来得正好,我祖父睁开了双眼,但是还不能讲话,你快来看看。”

        “刚醒来吗?”李娇娘说道。

        “刚醒来,一醒来我就来找你,可巧你也走来了。”秦埙说道。

        李娇娘点了点头,“嗯,是昨天扎的针和那两剂药的作用。”

        进了正堂,秦老夫人也已经坐在那里了。

        大约是因为秦桧再次醒来的原因,秦老夫人看向李娇娘的神情,比昨天刚见到时要和善一些。

        “李娘子,今天务必要再接再厉。”秦老夫人坐在椅上,朝李娇娘微微颔首。

        李娇娘说道,“夫人,在下收诊金,定当竭尽全力。”

        秦老夫人喊着侍女,“带李娘子去看丞相。”

        “李娘子请进。”侍女朝李娇娘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娇娘熟门熟路,跟着侍女来到秦桧的卧房。

        秦桧这会儿的精神比昨天要好一些,昨天虽然清醒了一会儿,但人是糊涂的,完全不知身边人是谁和谁,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了,又昏睡过去。

        今天的精神要好一些,也认识到自己是中风了,也认出了李娇娘。

        他感到很惊讶,不能说话,只拼命地眨着眼。

        李娇娘朝他微微点了下头,说道,“我是你秦小公子爷请来的,给丞相大人看病,大夫放心,我会尽最大能力将你治好。”

        秦埙说道,“是呢,爷爷,她治好了衡阳公,也一定能治好了你。”

        量她也不敢搞鬼!秦桧心中冷笑,闭了下眼,算是默许。

        秦埙看懂了他的眼神,欣喜说道,“李娘子,我祖父说,他信任你。”

        这不废话吗?如今也只有她治得了这种病,不信任她的话,就等死吧!

        “如此,我便放心医治了。”李娇娘说道。

        秦家人服侍秦桧吃了点补汤后,李娇娘又开始给秦桧施针了。

        时间漫长而无聊。

        秦老夫人走来看了一会儿,不耐烦等,找着借口说府里的家事要看看,便离开了。

        秦埙想守在床前,可有客人前来点名要找他,他出去会客去了。

        长随去监督侍女煎药去了。

        屋里,只有一个侍女守在床前。

        李娇娘看一眼装水的盆,对那侍女说道,“水凉了,换些热水来。”

        侍女便端着盆去打热水。

        李娇娘往屏风那儿看去一眼,发现骆诚坐在屏风后等着,无霜站在屏风一侧,陪李娇娘施针。

        她马上往床边挪了挪,对睁着眼不能言语的秦桧说道,“放心吧丞相大人,我会治好你的,不然的话,你怎么处罚你家夫人的相好呢?哦,对了,也便是你养子秦熺的生父呢?”

        秦桧赫然睁大双眼,不相信地看着李娇娘。

        李娇娘眨眨眼,“嘛,你听不懂?好吧,我就简单的说吧,你那养子,是你夫人和她相好生的!他们瞒着你,说是你夫人大哥的私生子,现在你听懂了吧?”

        气死了可不怪她,这又不是她瞎编的!

        这是她夫人的真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