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其他小说 - 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在线阅读 - 269:绝路(四)

269:绝路(四)

        正要把音响关了。

        “李旸,老子是莫星离!”音响里的声音很是暴躁。

        李旸看着那音响,有些不敢相信:“莫星离,你死了?”

        “死你ma!你关机了,我只能让人黑到你车里的导航系统。”

        李旸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莫星离死了附身在他车上。

        “你找我什么事?”李旸问。

        “顾言玦刚刚又被带走了?”

        “对,老子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这种艺人!”

        莫星离忽然笑了:“你就承认吧,你对你顾言玦还是很有感情的。”

        李旸暴躁:“有你ma的感情,老子没空跟你闲聊,还得赶回去发开除顾言玦的通稿!”

        “哦?那你去云城总署干什么?橙天搬过去了?”莫星离将他戳穿。

        他让施准黑进了李旸的车内导航,自然清楚他的路线。

        “滚特么蛋!”李旸怒骂。

        “不和你说笑,我发个地址给你,你马上去把东西给取了,如果顾言玦在明天早上还没能放出来,你就马上联系靠谱的媒体,把东西给发出去,然后动用一切人脉,把新闻做大……”

        李旸听得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什么东西?”

        “你拿到就知道了……算了,施准说网络现在也不安全,现在你的手机还有公司邮箱全被盯上了,这个地方,你马上过去,找一个叫魏珏的人。”

        李旸看着导航的显示屏上,已经自动选择了一个地址,是在海城。

        “你们到底干什么?!”

        “你先往那边开,我慢慢跟你解释。”

        李旸压了火气,先启动车子按导航的方向开。

        “李旸,顾言玦是被人害了。”

        “特么用得着你提醒?”

        从章鸣和王川的女人吃药被抓开始,这就是个圈套。

        李旸甚至怀疑过是章鸣搞的鬼,因为橙天刚刚和他解约不久,章鸣就去了炎煌,甚至连刘妍也去了炎煌。

        “炎煌娱乐的可能性很大。”李旸开口。

        “你知道炎煌娱乐是谁的吗?”

        “黄峻威。”

        传说中炎煌娱乐的幕后老板。

        “黄峻威只是个名头,这个人根本不存在,炎煌娱乐的幕后老板,是颜家。”

        李旸愣了一下:“颜家?”

        “嗯,没错,我还可以告诉你再多一点,颜家和司家的关系非同一般。”

        “司家?哪个司家?”

        莫星离沉默。

        李旸瞬间反应过来了,司家,帝城的司家,除了那一个还有哪个?

        他是做了什么,才惹上了这帮人?

        “你现在反悔退出还来得及。”莫星离提醒。

        李旸捏着方向盘:“反你ma的悔,老子现在只想赶紧弄死那帮人!”

        莫星离笑:“在顾言玦出来之前,你去海城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拿到的东西也不要经过任何人的手,不要再用手机联系我。”

        “知道,不用你提醒。”

        “好。”

        两个小时后。

        李旸开车来到指定的地点。

        和云城不同,海城没有下雨。

        这里是一处偏僻的地方,周围都是破旧的小楼,所以100号的别墅就尤其打眼。

        他走到门口,按了门铃。

        没多久,里面传出一个老头的声音:“哪里来的?”

        “云城来的。”

        “找谁?”

        “魏珏。”

        “什么事儿?”

        “替顾言玦取东西。”

        李旸按照莫星离之前的提示一一答了。

        没多久,大门就开了。个

        李旸走进去。

        刚要伸手敲门,忽然门中被开了一个洞,李旸吓得后退一步。

        一只手从里伸出递过来信封来,是刚刚说话的老人。

        “拿了赶紧走吧。”

        李旸没说话,上前拿过信封:“谢谢。”

        说完就直接转身离开。

        他真怕刚刚那个门洞里忽然伸出一支枪来。

        李旸走后,老人将大门关上,转身回到别墅的后阳台。

        一个男人正站在阳台上低头给水池里的鱼投食。

        这栋别墅外面虽然看着普通,但后面却修建了一个大鱼池,里面养的都是名贵的品种。

        这也是魏珏这个人,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魏先生,他走了。”

        “嗯。”

        过了一会儿。

        “管家有什么想问的?”

        “我只是在想,魏先生这样算不算违约。”

        魏珏动作一顿,他抬眼,鱼池里光打在他的脸上,依稀能瞧得见他清隽的面容。

        “违约一次,还了人情,也算值得。”

        况且,他不觉得这算违约。

        “但您不担心颜先生那边……”

        魏珏抓着手中的鱼食:“弄不死的人,才好玩不是吗?”

        ----------

        与此同时。

        云城警察总署,审讯室内。

        顾言玦被限制在特制的椅子内,不算明亮的灯光下,深刻的五官却愈发惹眼。

        “知道为什么抓你来吗?”审讯官问。

        “不知道。”

        “你是迤逦酒吧的经营者吧?”

        “是。”

        “那你是怎么在酒里cang了毒的,交代一下吧。”

        “不知道。”

        审讯官站起来:“顾言玦,我知道你的身份,我们今天既然敢抓你,就是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你配合一点,还能让你自己还有你手下少遭的罪。”

        “你要我怎么配合。”

        “很简单,把你们怎么cang毒,如何销售的过程弄如实交代清楚就可以。”

        顾言玦看着他:“我没有cang毒,更没有销售有毒的酒,这就是全程。”

        审讯官狠盯着他,像这种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势力就藐视法律的人他见多了。

        “我倒是有个问题,审讯官看着我,像是缺钱缺到需要去卖这东西赚钱的吗?还是你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审讯官起身,径直走到他跟前。

        一个抬脚,直接揣在顾言玦伤腿上。

        “是我审你,不是你审我。”

        顾言玦倒吸一口冷气,狠狠咬着牙:“所以你们这是要刑讯逼供了?”

        审讯官讥讽地笑了一下:“没有口供,一样能提公诉,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撑多久!”

        说完,转身先离开了审讯室。

        顾言玦坐在原地,腿上传来的隐痛让他有些难受,但是因为被限制着,他没办法动弹。

        不知这样坐着过了多久。

        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

        但不是昨晚的那个审讯官。

        警员走大顾言玦跟前,拿着钥匙替他开了锁。

        “顾言玦,你被保释了。”

        顾言玦强忍着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出审讯室。

        此时外面的天色微亮,雨已经停了。

        他走到大厅,看见顾彦文站在那里。

        顾彦文走上前来:“还能走吗?”

        顾言玦点头:“爸,是怎么保释我的?”

        “先回家。”

        “是不是用了顾氏集团担保?”

        顾彦文不语。

        顾言玦深吸一口气,到底是他低估了他父亲,还是高估了自己?

        “不如你陪我妈出国去旅游吧。”

        顾彦文愣了愣,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用顾氏集团来保释顾言玦的后果。

        “去多长时间?”

        “一个月,两个月,直到确保我妈的情绪可以稳定为止。”

        “好。”